恐怖的四川西山坪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3日】大法弟子古勝學2002年再次被綁架到西山坪後,在七大隊流氓的嚴管組一直受著慘痛的折磨,特別是在嚴管組的前幾天,那些惡毒的藥教(吸毒者)幾個人把他強制的按坐在地上,把他的兩隻腳像散盤一樣狠狠的給他擠攏,然後再用人把他的頭使勁向前壓在地上,又把他的雙手反押在背上,整個腰部和頭部彎得像個半圓形,身體不准動一點,久了痛得他忍不住時有一點呻吟聲發出來,那些壞人又用毛巾、手去捂他的嘴,這就是那些毒教所說的「正坐3」,有時晚上12點還要讓他這樣扣起。晚上睡覺還不准朝牆睡。而且兩隻手還必須放在被子外面,每天早上5:00、甚至更早就把他從床上叫起來「反省」迫害了。

總之,很多時候是要怎樣整你就怎樣整你。比如惡警規定一天只准上兩次廁所,一頓只准吃一兩飯,夾一兩塊土豆之類的小菜還是那些毒教背著惡警對我們所謂的「恩賜」,吃了飯那些藥教又諷刺、辱罵你;不吃又要遭那些壞人暴打。最後他們又是用極其毒辣的手段強迫你吃下去或灌下去,反正是讓大法弟子生不如死。

另一個大法弟子伍瓊在2005年3月被第三次劫持到西山坪後,在嚴管組也是受到了極其嚴酷的毒打和煎熬。用藥教的話說,他們輪番的、分批的、分階段的對伍瓊進行輪流的「轟炸」。儘管它們用盡了小人丑惡的手段,比如毒教付亞強用火燒、用針刺,他們氣急敗壞的還用繩子把他雙手向上吊起來讓他雙膝跪在床上,並且還讓他通夜通夜的不睡覺等等一系列慘無人道的高壓迫害。

他還經常被那些惡警從這個組轉到那個組,有次七大隊的大隊長田鑫在2005年4月28日借酒發瘋狠狠的打了幾個耳光,還氣勢洶洶的臭罵了他一頓,背地裏田鑫還對藥教組長說:「你們誰把伍瓊轉化了我就給你們減一個月的刑。」就像原來大法弟子張全良被迫害時田鑫承諾的誰把他轉化了就減刑三個月一樣。重賞之下,小丑逞兇。所有那些藥教使用種種卑鄙無恥的野蠻行徑迫害伍瓊,有一次伍瓊的右大腿打裂了,整個右腳腫得足足比原來大了一倍,惡警不但不把他送到醫院,反而還變本加厲的強迫他正坐、正站幾個小時。

那些藥教迫害大法弟子的另一個手段就是無休止的敲詐大法弟子的錢財。記得有一次伍瓊的親人給他寄了400元錢,就被那些小丑要買紙、買洗滌劑等等藉口把他的錢三兩次就花完了。其實敲詐勒索不只是嚴管組大量存在,而且在普管組也是經常的、普遍的存在,有的藥教組長還強迫大法弟子的錢(卡)拿給他保管,結果沒過幾天錢就少了或沒了。有個藥教組長趙嶼楠夥同朱嘉龍、王晉明目張膽讓他組上的法輪功修煉者每人每月給他們幾十元所謂的「保護費」,不然就給他組上的大法弟子施加壓力。只要是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他們任何一個組的毒教在任何一個時候都可以無緣無故的毆打。這些事情,我們也多次的向中隊、大隊反映過,但是那些惡警都不理不睬。有一次大法弟子文祖明被趙嶼楠等幾個兇手打了之後還不准他給大隊長反映,很顯然,有很多迫害都是那些惡警指使那些壞人幹的。

還有一個大法弟子陳昌均在2005年5月在嚴管組也是被惡警叫毫無人性的藥教把他整得說話、走路都很費力,他的身體在被迫害之前是非常強壯的,哪知短短的一個月就被迫害的很瘦,體重至少下降了十多斤,有一個叫某某波的毒教在晚上12點的時候還拿鐵床上鬆動的鐵棒兒打他的頭部,當時他慘痛的叫了起來,值班的惡警聽到慘叫還走到房間外面不讓他叫。那段時間陳昌均被迫害得胃病也發了,惡警又不准他到醫院,他整天都在咬緊牙關忍受著難言的劇痛和毒教們非人道的折磨。

* * * * *

西山坪勞教所到現在為甚麼還那麼邪惡?那些惡警為甚麼還那麼瘋狂,除了我們大法弟子還有一些個人心與執著沒有去掉之外,其中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我們在那裏被迫害過、甚至被迫害得很嚴重的同修離開魔窟後都沒有及時揭露那裏的邪惡之徒。大家可能有這種想法:你出去會揭露邪惡、他出去會揭露邪惡;我做的不好,我沒有怎麼抵制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在認識我的同修面前,我不好意思將自己走彎路的經歷和名字說出來,所以這樣無形中就給了那些邪惡苟延殘喘的空間,無意中又使被非法勞教的同修在舊勢力安排的黑窩又受到殘酷的迫害和折磨。

同修們:快快突破自己怕這怕那的後天觀念吧,我們一定要排除思想中那些不想讓你揭露邪惡的因素的干擾,聽師父的話,做好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工作。願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能早日的利用好自己的筆,早日的把當地勞教所、派出所、監獄等等黑窩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如實的報導出來,這樣才能早日的解體一切黑手爛鬼。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