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志林在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被惡徒打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重慶大法弟子朱志林,45歲,2008年1月被非法勞教1年。最近,朱志林被勞教所的邪惡之徒打傷住院,已經有20天無法吃飯,每天只喝點豆奶或奶粉。情況堪憂!

事情的經過是:

勞教所對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按所謂的寬管或嚴管分組,嚴管組的大法弟子上廁所或洗臉都有所謂包夾跟著,平時不准出門;而寬管組的法輪功學員活動空間要大一點。朱志林在寬管組,平時也可到其他組與另外的法輪功學員下棋。2008年11月10日晚上,朱志林又在其他組與另一位法輪功學員下棋,值班的幹部付某就跟值班的勞教彭亮說:不准法輪功學員串組。彭亮就叫朱志林回自己的組,朱志林就隨彭亮回自己的組,彭亮邊走邊破口大罵朱志林,朱志林還聞到彭亮說話中帶著一股酒氣。當回到自己的組時,彭亮又破口罵朱志林所在組的組長。這時朱志林辯解了一句。

彭亮突然出拳打朱志林,朱志林就被打暈了,而且被打的血流如注;這時有人拉朱志林到幹部值班室去解決,在經過走廊時,彭亮又按住朱志林的頭往欄杆上撞,朱志林頭部太陽穴部位被撞了一個大包。在值班室發現:朱志林的鼻樑被打破,正在從傷口大量流血,值班室的地上一會兒就流了直徑有半米多大的一灘血。當晚朱志林被送到中心醫院止血包紮,卻沒讓他住院。

11月11日朱志林整整一天沒吃沒喝,11月12日朱志林才被送去勞教所中心醫院住院。後來經過家屬和本人要求,在沒家屬在場的情況下朱志林被送第九人民醫院檢查,醫生還沒照片檢查就說是皮外傷,沒甚麼大事,檢查結果說腦內無明顯異常情況。但究竟檢查結果如何,本人還是不放心,只是感到頭暈,無食慾,到目前已經有20多天無法吃飯,每天只喝點豆奶或奶粉。

朱志林無故受到嚴重傷害,打人者彭亮卻至今沒有受到任何處罰,照常值班,作威作福,若無其事。勞教所幹部有意推卸責任,家屬去醫院接見,幹部都是穿便裝不穿警服,意思是他們都只是代表個人或朋友與家屬見面,這件事情是朱志林與彭亮之間的事情,與勞教所無關。幹部要朱志林做筆錄,朱志林說的實話,比如說聞到彭亮打人時有酒氣,幹部卻不願如實記錄。

西山坪勞教所對勞教人員(如吸毒,盜竊,詐騙等)的迫害主要是強制的超負荷的奴役勞動,為勞教所掙錢;而教育大隊對勞動任務的要求比其他大隊要輕,所以很多普通勞教就通過所謂關係或賄賂的方式分配或調入教育大隊。教育大隊的很多普教自己都說,我有後台或者我給幹部交了保護費的,出了事情或打了人有人給我減鋼,彭亮就說過這樣的話。據說彭亮的父親是某檢察院的檢察長,是否給幹部交保護費就不得而知。所以彭亮值班以來幾乎每月都打人行兇,卻沒事,例如:八月,在大教室為了強佔位子,將已經絕食數月的大法弟子湯毅從凳子拖倒在地上,讓其躺著聽幹部訓話,幹部也不管;又叫人拉著湯毅的手從教室拖回宿舍,摔在馬桶邊,湯毅本來受傷的右手臂被經常拖拉,導致右肩關節脫位,至今無法復位,管理科雖然調查過此事,卻也不了了之。九月,彭亮在大教室將三組組長張秀康打得流了很多鼻血。十月,彭亮將五組的法輪功學員唐全按著頭按在地上。十一月將大法弟子朱志林打傷住院。

最近,由於教育大隊沒有了生產任務,有的邪惡之徒就沒事找事的迫害大法弟子。

附:重慶市勞教局:023-67502021
西山坪勞教所管理科電話:023-89090028科長劉華,副科長毛某;
七大隊(教育大隊)二中隊:023-89090025中隊長王靜,副中隊長王鮮華,胡躍進;指導員李勇(手機:13108983459);管理幹事陳登海;教育幹事嚴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