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下的重慶西山坪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奧運期間,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大肆製造恐怖和緊張的氣氛,各種大會、小會,各種限制人的規定都出來了,值班警察可笑地背上武裝帶。奧運前後發生在西山坪勞教所的點點滴滴,讓人們更加看清了中共的醜惡面目。

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二中隊是迫害法輪功的專管中隊,惡人雷科金在此任中隊長已經多年(現已因故調離),雷多年來一直積極投入對法輪功的暴力轉化迫害,可以說其雙手已經沾滿了法輪功修煉者的鮮血,本人也在國內外是臭名昭著。奧運傳火時雷也成為了所謂的火炬手,這是中共邪黨對雷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獎賞。

奧運前七大隊二中隊的法輪功人數一直維持在二十多人左右,而奧運前的瘋狂抓捕,使法輪功人數一下增加到五十多人,另外因其它原因被送勞教的人員人數也急劇增加,被抓捕的法輪功人員中,有的僅僅因為發現有幾本書就被勞教了,他們中有相當一部份來自農村,有的剛得法不久。

萬州和梁平是重慶的邊遠區縣,由於奧運火炬要傳至萬州,而梁平又與萬州相鄰,因此這兩個地區瘋狂抓人,萬州非法勞教了四人,梁平非法勞教了四人(還有二人因故未送勞教,另悉梁平還抓了八名女法輪功學員)。來自梁平的大法弟子陳民國和陳孝敬都已過六十,由於梁平地區的抓捕任務超額完成,他們二人是以每人兩千元的價格賣給另一地區公安機關而被勞教的,兩人被抓後家人四處打聽消息,三個月後才得知二人已被勞教送至西山坪。

在被非法關押的五十多名法輪功中,有約二十人年齡已超過六十歲,他們都有著不同的社會背景和坎坷的人生經歷,現例舉一、二。

秦大群:約五十八歲,身體不好,來到西山坪七大隊一中隊(整訓中隊),身體除了遭受整訓隊各種折磨外,還被值班勞教魏紹紅等逼迫寫「三書」,不寫就罰站,扛沙袋,身體在難以承受中還被說成是假裝的,後來身體出現危險,被送至勞教所中心醫院,等到人已經快不行了,才保外回家,不久便離開人世。

孟雪濤:三十九歲,父母親在社會上有一定的地位,本人十八歲考入中國人民銀行工作,因修煉法輪功,第二次被非法勞教,現在人走路都不穩,步履艱難,下蹲時要用手扶住才不會摔倒。

張革:四十一歲,萬盛地區國稅局國家公務人員,雙眼幾乎失明,生活已不能自理,平常的活動有專人照顧,這樣的殘疾人也被抓來了。

張興渝:六十一歲,孤身一人,本本分分,很少言語,以拾荒為生,沒有給社會帶來負擔。

徐小華:三十多歲,自幼患有精神殘疾,以開三輪車為生。

謝晉:重慶郵電學院講師,第三次被迫害坐牢,腿部大面積潰爛、發黑,失去知覺,行走困難。

張培生:腿部有鋼板,行走艱難。

王志海:約四十二歲,被其他勞教人犯群毆致腦部受重傷,松果體兩處有淤血,長期臥床不起。

湯毅:約四十三歲,碩士研究生,外出打工路上因查出身上有法輪功相關物品而被第三次勞教(第二次勞教在雲南,通過絕食以及其母的奔走努力,闖出勞教所),湯毅一直以絕食抵制迫害,長期呼喊大法口號,震撼邪惡的黑窩。後期湯毅只吃少量自己購買的和家中帶來的食物,湯毅的母親(沒有修煉)可歌可泣,為自己的兒子四處奔走、伸冤,曾經每天趕車幾十公里給兒子送稀飯,在獄警面前義正詞嚴,曾經拿出一疊各種證書對獄警說:你們不如我的兒子。十一月二十五日,湯毅再一次正念闖出魔窟。

亢洪:三十八歲,重慶醫科大學畢業,第四次坐牢(勞教三次,勞改一次),雙腿摔成粉碎性骨折,現在人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語言錯亂,瘋瘋癲癲,受盡值班勞教人犯的折磨,人已奄奄一息。

奧運已經過去了,曾經沉醉於奧運輝煌的人們可曾想過,有許許多多的人因奧運而承受苦難,還有許許多多的人在為中華民族承受苦難。

附:西山坪勞教所非法關押的法輪功人員名單(十一月):

楊國剛、李文龍、馮飛、成定根、田維良、王顯華、鄒孝軍、徐小華、夏俊明、林德才、余富榮、任東川、朱志林、杜漢文、唐全、屈明洪、萬興林、遊大力、夏道平、張銀明、張平、鄭鵬、孟雪濤、張革、亢洪、羅蛟禹、湯毅、王志海、謝晉、李常利(音)、秦大群、蘇國紅,(以下人員六十歲以上)夏吉清、唐志仲、張興渝、江錫清、朱德富、陶於奎、石世田、段輝明、張培生、陳民國、陳孝敬、汪建雄、姜辛、袁正友、高樂之、王賢明、鄧力平、袁應江、劉光弟、盛建輝、龔延昭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