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監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九年來,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使數以千萬計的大法弟子個人和家庭遭受了人類歷史上最慘絕人寰的迫害。無數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關押、勞教,至於到目前有多少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長期徒刑,有多少弟子被摧殘致死,更有甚者有多少弟子被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後焚屍滅跡……,在中共這個野蠻、血腥和虛偽的政權統治之下,那是無法統計的,多少個溫馨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又有多少個孤兒四處飄零?哪一個真修弟子沒有一本血淚史?

貴州省監獄(都勻劍江水泥廠,以下簡稱都勻監獄)就是惡黨在貴州迫害摧殘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之一。該監獄地處黔南州首府都勻市,貴州等地被非法判刑的男性大法弟子均被關押於此地,遭受非人迫害。目前也有北京、上海、四川、貴州等地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此。這些大法弟子均被惡黨認為是「重點人物」,其中有的甚至被非法判重刑高達15年。這個黑窩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隱蔽、恐怖,外面的世人甚至包括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親屬對裏面的迫害情況都毫不知情。這裏邪惡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的威逼、酷刑、摧殘、奴役每天都在進行著。惡黨規定每關押一位法輪功學員由國家財政撥款兩萬元以資鼓勵,以促使貴州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斷升級。在這陰森人間地獄裏,由惡黨培養出來的少數幹警揚言:「我們不怕下地獄,不怕神形全滅」,並唆使「包夾」的犯人想盡一切辦法從肉體和精神上折磨法輪功學員。他們說「打死算自殺、病死。尤其是對那些不妥協、不『轉化』的要死整,不要怕,有黨和政府支持,儘管執行!」

派人四處「取經」、「學習」 使迫害的殘酷達到極致

為加大迫害力度,監獄專門派惡警鐘山到河北保定、北京及各地嚴重迫害法輪功的「典範」監獄進行實地「取經」,派惡警王世軍到四川渝州監獄等地「學習」,他們回來後召開秘密會議,傳授如何威逼「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招數,要求在肉體上進行摧殘、折磨法輪功學員,連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也可以禁絕,比如不讓睡覺、大小便等。並鼓勵說,「轉化」一個,記功一次(含減刑、物質獎勵)。惡警王世軍說:渝州監獄的硬件設施是按法國全密封式修建的,那裏關押的學員有三、四百人,從入監到出監,都在密封式的關押中,連吃飯、上廁所都在同一處,根本無法和外界有任何接觸;12個人包夾一個學員,有專門的幹警負責,洗腦「轉化」一個獎勵5000─10000元。包夾的獎勵、減刑一定兌現。雖然我們都勻監獄在硬件設備上暫時還差一些,但是新監區已經快竣工,將有上千間的監房可以達到那種標準。會後他還威脅說,如果誰將今天的內部會議泄漏出去,就將取消一切獎勵和減刑,並進行加刑處理。

監獄還規定,只要有三年以上坐牢的經驗就可以進入包夾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組」。

都勻監獄採用古今中外各種邪惡方式長期血腥迫害大法弟子。獄中設有「牢中牢」,建立了所謂的「監管隊」、「談話室」、「轉化組」等,均用以迫害法輪功學員。警察唆使、操控勞教人員對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施以各種酷刑迫害,如長期捆綁在死人床上、關禁閉、坐獨凳、毒打、罰跪、用強燈照烤雙眼、強行灌食、非法加期、24小時監控、超負荷奴役勞動、長達幾十天不讓睡覺、強逼看、聽誹謗大法的錄音、錄像、使用車輪戰術等等等等酷刑逼迫法輪功學員,使大法學員處於疲憊不堪和昏迷、神志不清狀態下寫「保證」,達到所謂「轉化」的目地。在酷刑下,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瘋,甚至被迫害致死。誰能想到,都勻監獄這個惡黨瘋狂摧殘大法弟子的黑牢,卻因迫害法輪功得力,而深得惡黨及迫害法輪功元凶羅幹的賞識、並親自授獎為「部級文明監獄」(該監獄長侯立德是羅幹同學),而且,在二零零五年竟被惡黨評為「十佳監獄」。

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滅絕人性的罪行

以下就是都勻監獄這個「部級文明監獄」的業績─對法輪功學員滅絕人性的罪行:

酷刑手段(一)

貴州都勻監獄的惡人為達到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目的,使用各種酷刑手段折磨、毆打法輪功學員,並以各種「菜單」名稱稱之。

1.「夾心餅乾」:罪犯1人用雙肘猛擊被害人的背部,用膝蓋頂擊其胸口,肘膝瞬間同時用。
2.「爆炒腰花」:罪犯2人或1人將被打人的手提起,用肘猛擊腰腎處,輕者吐血。
3.「宮保雞丁」:罪犯用手把被打人的下胯提起,然後用拳頭猛擊胸口。
4.「定心丸」:將被打人強行按背靠牆壁,用拳頭猛擊胸口。
5.「洗折耳根」:罪犯從被打人背後用雙手大拇指掐耳根凹處,其餘四指環壓臉上。
6.「敲核桃」:罪犯手握半拳,遍敲被打人頭部。
7.「疏大筋」:罪犯用拳頭或手肘、腳後跟猛擊法輪功學員大腿(遍擊)。
8.「炒豬肝」:罪犯用雙肘猛擊被打人背部。
9.「二合一」:用二名罪犯把被打人的手拉成「十」字形站立,然後前後各一名罪犯用腳蹬背部和胸口,人手少時專蹬背部腰際處。
10.「平射」:行兇罪犯用手拉被打人雙手,強行按其背靠牆上,然後用腳猛蹬胸口。
11.「拔苗助長」:罪犯用兩人拉住法輪功學員的手,另一人平躺用一隻腳勾住頸部,一隻腳猛蹬胸口。
12.「吃大蒜」:用大拇指提下巴,用其餘四指和手掌壓住嘴鼻不讓呼吸。
13.「紮雞翅」:用手銬銬住雙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或平伸銬在1米九長的高低床上。

酷刑手段(二)

1. 用膠木棍敲擊膝蓋處,間斷性敲擊,令其經常保持紅腫。
2. 用開水、煙頭燙皮膚、手臂或其它部位。
3. 一天從早到晚坐在小凳上不准動,動就挨打。
4. 用多名罪犯輪流值班,干擾睡眠,不讓睡覺。
5. 用手銬將雙手銬在床上成「十」字形,把門窗全部關上,放造謠、誹謗大法的光碟,將電視機音量調到最大值。
6. 不讓解大小便;或沒有解完即強行拖回,造成腎病。
7. 電棍電擊臉、脖,直到嗅到肉焦味。
8. 用電棍逼其臉緊貼在電視屏上看電視,只隔兩公分。
9. 在法輪功學員背部衣服上寫打倒「×××」或大法師父,給法輪功學員徐仕文制了一頂高尖紙帽,寫上打倒「×××」或大法師父。
10. 在紙上寫師父的名諱,趁其臥休時放在其鞋裏,侮辱師父。
11. 生活上長期處於小禁閉狀態,向門邊走不能超過他們劃的界線,二塊地磚;向窗前須留三塊地板磚,不准超過;剋扣飯菜,不讓吃飽;購物除洗漱用品,其它均不讓購。
12. 用繩將腳在短休時吊在高低床上。
13. 剛一入監就遭到暴打,給下馬威。
14. 幹警威脅:「要轉化,不轉化,我們人民警察踩死你」等諸多惡語,直接脅迫法輪功學員。
15. 把門窗糊上白紙,外人看不到裏面的情況,為所欲為,或把門窗用布全部遮住。
16. 在犯人中成立「洗腦班」,讓他們採用各種低級下流的手段,用強制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17. 法輪功學員互相之間,見面不准說話。

酷刑手段(三)

1. 「噪音療法」:將法輪功學員手腳用手銬銬在床上,呈「大」字形,兩耳邊各放一個音箱,將音量調到最大值,也有用手提電話筒喊話,讓罪犯在法輪功學員耳邊大叫(受到此折磨的有:曹軍、余鴻兵等)。

2. 「細菌療法」:特別狠毒的某犯人說法輪功學員不會生病,把肺結核病犯吐的痰拌在飯菜裏讓你吃,看你生不生病。因長期處於禁閉狀態,飯菜全由犯人操作,不確切知道做了沒有,但有5人的確得了肺結核(他們是:王壽貴、周順志、胡大禮、宋彬彬、楊秀敏)。

殘酷的迫害事實

都勻監獄惡黨政委蔣鳳鳴、教育科長王華川等和610不法人員經常對包夾鼓勵說:要想減刑和不參加勞動,你們就想盡、用盡一切辦法在身體上、精神上折磨、摧垮他們(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病死,尤其對那些不妥協、不轉化的學員要嚴打,你們不要害怕,有黨和政府的支持,做好了還有獎。以下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具體事實:

迫害事實(一)

1. 03年2月24日 ─ 4月5日共40天「轉化」迫害前,即2月9日 ─24日,對臧冬生、朱星碧、包健偉採用毒打和不讓睡覺的方式進行「轉化」長達10多天。因遭到全體法輪功學員抗議。法輪功學員採用的方式:向監獄長投訴(寫信),或找幹警談。
 
2003年5月5日燒成監區長喻文林在王守明談出不「轉化」的原因後,就對其下身猛踩兩腳,然後又拉到辦公室用膠棍進行毒打,將其打的鼻青臉腫,用酷刑強行「轉化」。

2. 對李林用五天五夜不讓睡覺和辱罵的方式逼迫其「轉化」,又讓8─9名犯人輪流值班。李林被迫無奈頭撞牆壁住院(編者註﹕法輪功嚴禁殺生,包括自殺和自殘。常人的一些方法雖然能起到反迫害的作用,但是很危險,容易真的傷及性命。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時刻牢記自己是超常的修煉者,必須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為。)

3. 03年8月 ─04年3月將法輪功學員全部集中在一監區,因一監區犯人在惡警慫恿下,對大法弟子打罵甚麼都敢來。先後將王美華禁閉15天,嚴管3個月;張壽剛、臧冬生、朱星碧、莫琪、陳中權處於禁閉45天;林建15天;徐仕文兩次20多天。

4. 2004年3月10日─4月8日,馬天軍、陳中權、王美華、臧冬生撕了誹謗大法的漫畫,被副監區長鐘山用電棍電擊,臉、脖子上燒出肉焦味來。他們還被銬在床上成「十」字形,逼看誹謗大法的造假宣傳錄像帶接近40天,馬天軍被關禁閉。

2004年3月10日 ─4月8日:教育科科長王華川對法輪功學員王美華進行「轉化」未遂,惱羞成怒的猛扇王美華個耳光。

5. 2004年3月15日,大法學員被銬在床上呈「十」字形;強迫戴罪犯身份牌,他們是:徐仕文(20多天),張壽剛(61歲,7天),石登靈(7天),趙鄂川(6天),周恆元(40天),莫琪(4天),

6. 03年5月─8月,石登靈被關禁閉70天。使精神與肉體橫遭嚴重摧殘。

7. 04年5月20日─9月20日,監獄組織610「轉化」攻堅小組,喻文林任組長(此人極壞,很多毒招出自此人)給各監區定指標,只要結果,不管過程,各監區從犯人中抽出特毒的犯人成立強制「轉化」迫害小組,尤其是四監區、三監區、燒成監區、裝運監區,犯人之間互相交流「經驗」,抽出的犯人都是坐過二牢、三牢、四牢、五牢(註﹕二牢即進過二次監獄的人,以此類推)或者在社會打、殺兇狠的人。他們積累很多整人的毒招,因此出現前面所述一、二、三節的招法。監獄給這些罪犯好處:不讓他們勞動;轉化一個給一個單項記功,減刑三個月。各監區轉化不了的調回四監區進行轉化,因為四監區犯人都是從一監區400多人中抽出來的特毒人員。監區長鄭家軍、副監區長鐘山更是心思極壞,毒計百出。

獄方將法輪功學員分在四個監區迫害,以四監區為主。一監區:馬天軍、楊茂軍;二監區:湯潤春、杜貴林;三監區:莫琪、王國玨、徐仕文;基建監區:鄭剛、周順忠;裝運監區:陳中權、石登靈;製成監區:肖志非、趙鄂川、臧冬生;燒成監區:王美華、梅貴男;四監區:餘下全在四監區。

8. 從2004年10月─2006年3月2日前,各監區沒有被所謂的「轉化」 的逐漸收回監區繼續「轉化」。尤其05年6月份開始對蕭志非、馬天軍、楊茂軍進行強行「轉化」,利用余鴻兵、周匡堅等猶大助紂為虐。在這期間發生更嚴重的迫害。

A、安順市老年大法弟子吳伯通被非法關押僅6天就被迫害致死。

吳伯通,男,2005年71歲,安順市關嶺縣水利局退休職工,家住安順市西秀區。99年7.20後,吳伯通因堅修大法,多次被抓到洗腦班迫害,曾被綁架到貴州中八勞教所判三年勞教。出來後認識走了彎路,就直接找到有關單位當面聲明在殘酷迫害中的違背大法的言行作廢,隨即又被抓回勞教所迫害。

吳伯通非法教期滿回家後,於今年五月與妻子潘映梅到貞豐縣講真相,被邪惡之徒非法抓捕,關押在貞豐縣看守所,近期被非法判刑七年,妻子潘映梅被非法判三年半,被關入貴州羊艾勞改農場迫害。

吳伯通被惡警從貞豐看守所劫往貴陽分流中心時,身體還很健康,之後他於2005年9月5日被關入貴州監獄,入獄僅6天,於9月11日上午7時35分被迫害致死。時任監區長的鄭家軍、幹事應旭商量先抬到醫院,然後吊上吊瓶,抬出監區。人都死了,為甚麼還要偽裝搶救,想掩蓋甚麼?據說墊褥上留有血跡。為掩蓋罪惡,遺體當日被惡徒強行火化。

B、8月2日當晚,新入監的王力猛遭到四、五個罪犯的毒打,他們用襪子堵住他的嘴,他被打的鼻青臉腫。

C、李林、鄭剛、王曉冬、王力猛、楊秀敏、姚俊京、劉述康、陳哲富等多次被毒打。

D、在二樓的死角(實則是禁室)仍然對馬天軍、陳中權、蕭志非、王力猛、湯潤春、林毓忠等名新入監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

迫害事實(二)

1. 幹警直接下令讓犯人毒打法輪功學員。教育科幹警文勇從04年5月25日至6月下旬對王美華進行「轉化」,未遂。他氣急敗壞的給時任燒成監區罪犯記錄員的犯人王烏朋下令:「整死他,收拾他」。於是犯人王烏朋猛扇王美華耳光,犯人熊千里用鞋底板抽打王美華,犯人李先友用膝蓋頂其腰部,並將備用開水灌他,犯人柯星甚至給監區建議用毒品摧毀王美華的意志。惡警指使七名犯人輪流找他吹牛,不讓他休息,不讓他大小便,不讓睡眠,依此對他進行所謂的「轉化」。王美華被迫害致身患有淋巴結核、左右胸腔結核、心臟心包結核以及腰椎結核。四個月下來,身體虛弱的風都吹得倒。大法學員梅貴男遭到同樣的待遇。

2. 王國玨被三監區犯人陳遠龍、張世鴻、覃趙喜用酷刑(所謂「二合一、吃大蒜、敲核桃、洗折耳根、爆炒腰花」)加上其它手段迫害,從7月10日到7月底遭到毒打。當王國玨解大小便時,三犯人把按在地上,用腳踩他的胸部和肚子。長時間不讓他睡覺。

3. 從7月底到九月初,徐仕文被三監區犯人陳遠龍、張世鴻、覃趙喜毒打和迫害,被打吐血、吐飯、吐清水,致使徐仕文不得不絕食抗議。邪惡之徒們用筷子撬開他的嘴強行灌食,把嘴全撬爛了。最後他承受不住被強制所謂「轉化」。期間三個犯人把他們的生殖器放在他的嘴上、頭上、脖子上,犯人無恥的說:我們就是幹警安排專門「轉化」你們的克格勃。

4. 從5月20日開始,由裝運監區副監區長劉士民「轉化」陳中權,結果未遂。劉士民將他交由犯人陳遠龍、張世鴻用菜單上招式和其它手段進行「轉化」。幾天幾夜不讓他閤眼,罰面壁,睡眠2小時都用繩吊在高低床上。陳的周身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腳腫得和水桶一樣粗。

5.石登靈於2001年被貴陽政法委610辦夥同公、檢、法不法人員非法抓捕判刑五年,送到貴州省監獄(都勻劍江水泥廠)迫害。2003年5月至8月,石登靈被關禁閉70天,被長期鎖躺在死人床上。2004年5月24日,監區長於新忠帶著趙姓幹事,指使王家宇包夾石登靈,從5月底一直到7月初,每天早上7點至晚上12點,持續不斷地對他進行洗腦折磨。又從7月開始,把洗腦地點換到圖書室,將門窗用紙糊住,晝夜不停進行毒打、面壁、看造謠錄像,每天最多僅凌晨4至6點兩個小時的睡眠,睡時還把他的腳用繩子吊在高低床上。2004年7月15日石登靈被打得送進醫院搶救一個月。石登靈被裝運監區長於新忠安排惡徒對他進行毒打,長時間坐著不讓他動。2004年7月15日,石登靈被打得渾身是血,送進醫院急救室進行搶救一個月。7月9日,石登靈趁吃飯時間向值班幹警反映王家宇毒打他的情況,要求見監區長於新忠,於卻拒而不見,當天指使另一包夾陳華(織金縣人)加強包夾石登靈,並告訴石登靈是於新忠安排的。7月14日該罪犯將號室反鎖,手指石登靈破口大罵,說:「不是你想見誰就能見誰的。」然後對石痛下毒手,將石左太陽穴打起一個大包,說話吃飯都痛得張不開嘴。石登靈被連續迫害數天,一天突然被抬到了監獄醫院搶救。根據罪犯護士透露:石登靈被長期迫害仍不寫「四書」就被人用刀片劃了脖子。於是石登靈就甚麼話都不敢說了。這說明惡警沒招了,以殺人相威脅。期間還有人親眼看到惡警王世軍經常指使罪犯向石登靈施加壓力。

6. 張壽剛(已61歲)5月22日被迫害住院,被比他年輕二十幾歲的犯人包夾毒打三個月。犯人向教育科副科長王建軍反映,說他們人手少,只能這樣打(四監區)。

7.莫琪雙手被銬反吊在高低床上;杜貴林被手平伸直銬在1米九長的床上。唐太國遭到幹警王世軍和犯人合夥毒打。
 
8. 王曉冬在四監區,從04年6月16日─05年農曆新年前將近八個月時間被包夾他的罪犯管制。罪犯天天強迫他站在一塊地板磚上不准動,直到凌晨兩點,甚至到三點、四點。當他被迫害暈死過去後,惡徒就用冷水把他潑醒。冬天逼他三天洗一次澡,先用熱水燙他,再用冷水沖,當他沖完身上的肥皂準備穿衣服時,他們又往他身上他抹上肥皂,反覆的折磨他。回到號室,把所有的窗戶全部打開,地板澆上冷水,用電風扇吹他,還經常往他嘴裏放屁,下流之極。

9. 黃磊,貴州工業大學大學生。二零零三年被貴陽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判重刑。黃磊不服法院非法審判,遭到獄警副監區長鐘山、主管幹事王世軍,指使犯人彭傳應、龔建國(二次判刑吸毒犯)、晏光俊等人對他進行折磨。主要手段是不讓睡覺,有時一天睡兩、三個小時,有時兩、三天不讓睡,每天都坐在一張小凳子上。因長期的坐在凳子上不讓動,屁股上已長滿了瘡,褲子也粘在肉上了,還流很多的膿水。因長期不睡覺,連走路都會睡著,甚至有時在廁所也會睡著。這種迫害,每次長達三十多天。

有一次,黃磊跑去一頭撞在四監區辦公室外面的牆上,以此來抗議他們毫無人性的迫害(編者註﹕大法弟子不應採用常人的反迫害方式,容易真的傷及性命,且違背了大法對大法弟子的心性要求。大法嚴禁自殺,包括自殘。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時刻牢記自己是超常的修煉者,必須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和行為。)四監區副監區長鐘山不但不減輕對他的迫害,還狠毒的說:「你把牆上的瓷粉撞掉了你要負責。」黃磊的嚴正抗議,又招來更狠毒的迫害。彭傳應等犯人仍然對黃磊進行各種滅絕人性的折磨。黃磊絕食抵制迫害,鐘山指使犯人對其進行野蠻灌食,並威脅說,讓你家長出錢交灌食費。盜劫犯彭傳應受鐘山、王世軍的唆使,用小榔頭敲打黃磊的膝蓋骨,使其紅腫,不能行走。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