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都勻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種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

一、酷刑(04年5月 ─ 9月)

貴州都勻監獄的惡人為達到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目的,使用各種酷刑手段折磨、毆打法輪功學員,卻邪惡的以各種「菜單」名稱稱之。

1. 「夾心餅乾」:罪犯1人用雙肘猛擊被害人的背部,用膝蓋頂擊其胸口,肘膝瞬間同時用。
2. 「爆炒腰花」:罪犯2人或1人將被打人的手提起,用肘猛擊腰腎處,輕者吐血。
3. 「宮保雞丁」:罪犯用手把被打人的下胯提起,然後用拳頭猛擊胸口。
4. 「定心丸」:將被打人強行按背靠牆壁,用拳頭猛擊胸口。
5. 「洗折耳根」:罪犯從被打人背後用雙手大拇指掐耳根凹處,其餘四指環壓臉上。
6. 「敲核桃」:罪犯手握半拳,遍敲被打人頭部。
7. 「疏大筋」:罪犯用拳頭或手肘、腳後跟猛擊法輪功學員大腿(遍擊)。
8. 「炒豬肝」:罪犯用雙肘猛擊被打人背部。
9. 「二合一」:用二名罪犯把被打人的手拉成「十」字形站立,然後前後各一名罪犯用腳蹬背部和胸口,人手少時專蹬背部腰際處。
10. 「平射」:行兇罪犯用手拉被打人雙手,強行按其背靠牆上,然後用腳猛蹬胸口。
11. 「拔苗助長」:罪犯用兩人拉住法輪功學員的手,另一人平躺用一隻腳勾住頸部,一隻腳猛蹬胸口。
12. 「吃大蒜」:用大拇指提下巴,用其餘四指和手掌壓住嘴鼻不讓呼吸。
13. 「紮雞翅」:用手銬銬住雙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或平伸銬在1米九長的高低床上。

二、雜用手段(04年10月份 ─ 06年3月2日前)

1. 用膠木棍敲擊膝蓋處,間斷性敲擊,令其經常保持紅腫。
2. 用開水、煙頭燙皮膚、手臂或其它部位。
3. 一天從早到晚坐在小凳上不准動,動就被打。
4. 用多名罪犯輪流值班,干擾睡眠,不讓睡覺。
5. 用手銬將雙手銬在床上成「十」字形,把門窗全部關上,放造謠、誹謗大法的光碟,將電視機音量調到最大值。
6. 不讓解大小便;或沒有解完即強行拖回,造成腎病。
7. 電棍電擊臉、脖,直到嗅到肉焦味。
8. 用電棍逼其臉緊貼在電視屏上看電視,只隔兩公分。
9. 在法輪功學員背部衣服上寫打倒「×××」或大法師父,給法輪功學員徐仕文制了一頂高尖紙帽,寫上打倒「×××」或大法師父。
10. 在紙上寫師父的名諱,趁其臥休時放在其鞋裏,侮辱師父。
11. 生活上長期處於小禁閉狀態,向門邊走不能超過他們劃的界線,二塊地磚;向窗前須留三塊地板磚,不准超過;剋扣飯菜,不讓吃飽;購物除洗漱用品,其它均不讓購。(04年10月─ 05年)
12. 用繩將腳在短休時吊在高低床上。
13. 剛一入監就遭到暴打,給一下馬威。
14. 幹警用威脅:「要轉化,不轉化,我們人民警察踩死你」等諸多語氣,直接脅迫法輪功學員。
15. 把門窗糊上白紙,外人看不到裏面的情況,為所欲為,或把門窗用布全部遮住。
16. 成立犯人轉化班,採用各種低級下流的手段,強行、強制轉化。
17. 法輪功學員互相之間,見面不准說話。

三、兩種惡毒手段

1. 「噪音療法」:將法輪功學員手腳用手銬銬在床上,呈「大」字形,兩耳邊各放一個音箱,將音量調到最大值,也有用手提電話筒喊話,讓罪犯在法輪功學員耳邊大叫。(受到此折磨的有:曹軍、余鴻兵)。

2. 「細菌療法」:特毒的某犯說法輪功學員不會生病,把肺結核病犯吐的痰拌在飯菜裏讓你吃,看你生不生病。因長期處於禁閉狀態,飯菜全有犯人操作,不確切知道做了沒有,但有5人的確犯了肺結核。(他們是:王壽貴、周順志、胡大禮、宋彬彬、楊秀敏)。

四、毒打

1. 2003年5月5日燒成監區長喻文林在王守明談出不「轉化」的原因後,就對其下身猛踩兩腳,然後又拉到辦公室用膠棍進行毒打,鼻青臉腫,最後迫其「轉化」。
2. 2004年3月10日 ─ 4月8日:教育科科長王華川對法輪功學員王美華進行「轉化」未遂,惱羞成怒的扇了王美華5─6個耳光。

五、罪證(一)

1. 03年2月24日 ─ 4月5日共40天「轉化」迫害前,即2月9日 ─ 24日,對藏冬生、朱星碧、包健偉採用毒打和不讓睡覺的方式進行「轉化」迫害達10多天。因遭到全體法輪功學員抗議。法輪功學員採用的方式:投監獄長信箱,或找幹警談。

2. 對李林五天五夜不讓睡覺和辱罵的方式,又讓8─9名犯人輪流值班。李林被迫無奈頭撞牆壁住院,被其所謂「轉化」。

3. 03年8月 ─ 04年3月將法輪功學員全部集中在一監區,因一監區犯人在幹部慫恿下,打罵甚麼都敢來,先後對王美華禁閉15天,嚴管3個月,張壽剛、藏冬生、朱星碧、莫琪、陳中權處於禁閉45天,林建15天,徐仕文兩次(20多天)。

4. 2004年3月10日─4月8日,馬天軍、陳中權、王美華、藏冬生撕了誹謗大法的漫畫,被副監區長鐘山用電棍擊打臉、脖子上燒出肉焦味來。被銬在床上成「十」字形,看誹謗大法的造假宣傳錄像帶接近40天,馬天軍被關禁閉。

5. 2004年3月15日,徐仕文(20多天),張壽剛(61歲,7天),石登靈(7天),趙鄂川(6天),周恆元(40天),莫琪(4天),銬在床上呈「十」字形;強迫戴罪犯身份牌。

6. 03年5月─8月,石登靈被關禁閉70天。

7. 04年5月20日─9月20日,監獄組織、610「轉化」迫害小組,喻文林任組長(此人極壞,很多毒招出自此人)給各監區定指標,只要結果,不管過程,各監區從犯人中抽出特毒的犯人成立強制「轉化」迫害小組,尤其是四監區,三監區,燒成監區,裝運監區犯人之間互相交流「經驗」,抽出的犯人都是坐過二牢、三牢、四牢、五牢(註﹕二牢即進過二次監獄的人,以此類推)或者在社會打殺得兇的人,他們積累很多整人的毒招,因此出現前面所述一、二、三節的招法。監獄給這些罪犯好處:不讓他們勞動;轉化一個給一個單項記功,減刑三個月。各監區轉化不了的調回四監區進行轉化,因為四監區犯人都是從一監區400多人中抽出來的特毒人員。監區長鄭家軍、副監區長鐘山更是心思極壞,毒計百出。

將法輪功學員分在四個監區迫害,以四監區為主。一監區:馬天軍、楊茂軍;二監區:湯潤春、杜貴林;三監區:莫琪、王國玨、徐仕文,基建監區:鄭剛、周順忠,裝運監區:陳中權、石登靈,製成監區:肖志非、趙鄂川、藏冬生,燒成監區:王美華、梅貴男;四監區:餘下全在四監區。

8. 從2004年10月─2006年3月2日前,逐漸的各監區沒有被所謂的「轉化」收回監區繼續「轉化」。尤其05年6月份開始對蕭志非、馬天軍、楊茂軍進行強行「轉化」,利用余鴻兵、周匡堅等走向反面的人助紂為虐。在這期間出現了:

a:9.11事件。8月2日八監的吳國忠(安順人,71歲,惡警給的名字,可能是假名,請查實給予揭露)一星期後的9月11日被迫害,於凌晨4時被迫害致死。時任監區長的鄭家軍,幹事應旭商量先抬到醫院,然後吊上吊瓶,抬出監區。人都死了,為甚麼還要偽裝搶救,想掩蓋甚麼?據說墊褥上留有血跡。

b:8月2日當晚,新入監的王力猛遭到四~五名罪犯,用襪子堵住嘴進行毒打,鼻青臉腫。

c:李林、鄭剛、王曉冬、王力猛、楊秀敏、姚俊京、劉述康、陳哲富等多次被打。

d:目前在二樓的死角上仍然對馬天軍、陳中權、蕭志非、王力猛、湯潤春、林毓忠等名新入監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蕭志非8月份曾糊塗過,做過錯事,現在又醒悟過來了。)

六、罪證(二)(2004年5月20日─9月)

1. 幹警下令叫犯人毒打法輪功學員。教育科幹警文勇從04年5月25日至6月下旬對王美華「轉化」未遂,氣急敗壞的給時任燒成監區罪犯記錄員的犯人王烏朋下令:「整死他,收拾他」。於是犯人王烏朋猛煽王美華耳光,犯人熊千里用鞋底板抽打王美華,犯人李先友用膝蓋頂其腰部,並將備用開水灌他,犯人柯星給監區建議用毒品摧毀他的意志,並用七名犯人輪流找他吹牛,不讓他休息,不讓他大小便,不讓睡眠,被他們所謂的「轉化」,身體患有肺上淋巴結核、左右胸腔結核、心臟心胞結核、背上腰椎結核。四個月下來,風都吹得倒。梅貴男遭到同樣的待遇。

2. 王國玨被三監區犯人陳遠龍、張世鴻、覃趙喜用酷刑(所謂「二合一、吃大蒜、敲核桃、洗折耳根、爆炒腰花」)加上雜用手段,從7月10日到7月底進行毒打。當王國玨解大小便時,三犯人把按在地上,用腳踩他的胸部和肚子。長時間不讓他睡眠,被其所謂的「轉化」。

3. 從7月底到九月初,徐仕文被三監區犯人陳遠龍、張世鴻、覃趙喜毒打和迫害,被打吐血、吐飯、吐清水,絕食抗議。他們用筷子撬開嘴強行灌食,把嘴全撬爛,最後承受不住被其強行「轉化」。並被三犯人把他們的生殖器放在嘴上、頭上、脖子上,犯人說我們就是幹警安排專門「轉化」你們的克格勃。

4. 從5月20日由裝運監區副監區長劉士民轉化陳中權未遂。交由犯人陳遠龍、張世鴻用菜單上招式和雜用手段進行轉化。幾天幾夜不讓閤眼,罰面壁,睡眠2小時都用繩吊在高低床上,周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腳腫得和水桶一樣大。

5. 石登靈被裝運監區長於新忠安排毒打,坐著不讓動,04年7月15日石登靈被打得渾身都是血,送進醫院急救室進行搶救一個月。

6. 張壽剛(已61歲)5月22日被迫害住院,被包夾他年輕二十幾歲的犯人毒打三個月。犯人向教育科副科長王建軍反映,說他們人手少,只能這樣。(四監區)

7. 黃磊在四監區被「包夾」罪犯用膠木棍敲擊膝蓋,造成長期紅腫,不讓睡眠,一個多月下來被其所謂「轉化」。

8. 王曉冬在四監區從04年6月16日─05年農曆新年前八個月時間被包夾他的罪犯,天天強迫他站在一塊地板磚上不准動,直到凌晨2、3、4點不等。曾經暈死過去,被用冷水潑醒。冬天逼他三天洗一次澡,先用熱水燙他,又用冷水沖,沖完肥皂沫,準備穿衣服時,又給他抹上肥皂,反覆的折磨他,回到號室,把所有的窗戶全部打開,地板澆上冷水,用電風扇扇他,並經常往他嘴裏放屁。

9. 莫琪被手銬雙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杜貴林被手平伸直銬在1米九長的床上。唐太國遭到幹警王世軍和犯人一起毒打。

七、檢察院住監檢察科與都勻監獄同流合污

當法輪功學員寫信投訴監獄長信箱、檢察院信箱、法院信箱,某科長找某法輪功學員談話時說:要想看到民主,等他死了以後。他們不光不管,反而與都勻監獄一鼻孔出氣,致使王華川說:「你們造成了重大的國際影響,就該打死」。四監區副監區長鐘山說:「你們告吧,告出個副監區長來。」等諸多不一一敘述的狂妄之詞。

時任教育科科長的王華川在第一次實施毒打被曝光時,在大會上說:「都勻監獄被污衊迫害法輪功,同時竟敢大言不慚的說:『要和法輪功鬥爭到底』」狂妄至極。在他的主導下,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多種辦法的打壓,幾乎該用的都用了。「龍在神州」來採訪,邀請都勻地區各單位進行參觀。我走之前,他們主要是在二樓的死角上進行迫害,採用的手段有干擾睡眠、長期不讓睡覺或坐老虎凳迫害。因2月13日惡黨司法部下達了六條禁令,二樓目前有9人,4樓11人,其餘被所謂「轉化」的集中在三樓。

目前他們在死角上修房子,看到「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後,我想起來,這之前就有包夾犯人說要從北方轉來法輪功弟子到都勻監獄來,所以我把都勻監獄平面粗略的畫出來。惡人王華川現任四監區長,鐘山任副監區長。

都勻監獄平面示意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