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貴州都勻監獄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四月六日】我是從監獄裏走過來的法輪功學員,不但親眼目睹,而且還親自經歷了邪惡對大法修煉人的殘酷迫害。正如偉大的師尊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一文中所講的,邪惡是「使用了集人類歷史中最下流的行為、動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惡毒的方式迫害大法與修煉者。」

我於2001年元月因散發真相資料被邪惡抓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裏,裏面的牢頭有時指著白色的牆壁問大家:「那牆壁是白的還是黑的?」若有人回答牆壁是白色時,就會遭到一頓毒打。後來牢頭才說:「當今這個世道啊,不能講真話,那牆壁本來是白的,只要上頭說是黑的,你就得跟著說是黑的,否則就會帶來麻煩,吃虧的是自己。」這使我明白了中共惡黨就不斷把人們逼得失去正念。

後來邪惡把我關入都勻監獄。在那裏面,多數星期天不得休息,晚上夜深不得睡覺,經常加班加點幹活,比地下黑工廠還要殘酷,根本就沒有一點人權。獄警經常聲稱:「監獄是國家的暴力機器,監獄就是殘酷的。」

包夾人員在獄方教唆下長期毆打法輪功學員,限定法輪功學員的自由,上廁所都是包夾人員護跟著,不准同時上廁所,不准交談,食堂吃飯不能坐在一起。株連政策使服刑人員不敢跟法輪功學員說話,否則就要挨扣分或遭毒打。一次服刑人員楊××和法輪功學員臧冬生打了聲招呼,就被包夾組的幾個人痛下毒手打成重傷,楊××爬著去報警,找了獄政科,當時監獄獄警蔣××到一監區來,反而把打人兇手姚××從D級提升到了C級。

2003年2月26日,都勻監獄以一監區作為試點,採用了馬三家勞教所的惡毒行徑,授權於馬雲、曹寶龍為大組長,組織了包夾組20人左右,圍攻一監區法輪功學員包健偉、臧冬生、朱星碧,強逼他們寫「五書」,把他們3人關進19號室,採取各種邪惡招式、謾罵往臉上吐口水,用鞋墊子打臉,每天毆打,暴踩若干次,一上來就是12人拳腳齊上,晚上用煙熏,澆冷水搖床不讓睡覺等折磨法輪功學員。他們3人受了整整7天非人折磨,但他們堅定修煉的正念始終沒有改變。

邪惡的第一招沒有得逞,接下來使用另一招,集中法輪功學員辦了四十天的洗腦班,每天從早上7點到晚上10點,晚上回來利用惡人折磨法輪功學員,它們的目的是把法輪功學員折磨到神志不清時叫其寫「五書」。在這期間湯閏春被監獄的幾個惡警通宵圍攻,監區長周××講:「如果你不寫出五書,不把你折磨死也要磨瘋你。」

2003年6月,法輪功學員石登靈被兩個惡警銬上刑床用酷刑強迫悔過,雙手腕被銬出了筷子那麼深的血痕,禁閉關了兩個多月才放出來。

都勻監獄惡警迫害大法修煉人,關禁閉,嚴管是監獄的家常便飯,有時還不讓到食堂吃飯,不能下樓,只准在號室裏做工,號室也成了不是禁閉的禁閉。人們常講: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失去自由!而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在牢中牢裏,寒冷的冬天象坐在冰窟一樣,不痛苦嗎?是凡進了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不同程度受到非人的折磨。

在監獄裏,法輪功學員都儘管承受了那麼大、那麼多,都本著慈悲,善念去講真相。而無論惡人對法輪功學員怎麼行惡,怎麼瘋狂迫害,但都無法改變真修法輪功學員堅修大法的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