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都勻監獄迫害王國鈺、黃磊事實補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弟子王國鈺、黃磊現仍被非法關押在貴州省都勻監獄。

王國鈺被迫害致心、胸、腰椎結核

王國鈺,自2003年8月被非法判刑、非法關押到貴州省都勻監獄後,一直遭受惡警惡犯的殘酷折磨。

2003年10月,法輪功學員徐仕文被迫害致視力急劇下降,1米內看不清人影,不能穿磁環,惡警鐘山再次關他禁閉。王國鈺反映了徐仕文的實情,惡警鐘山惱羞成怒,第二天將王國鈺也關禁閉,15天後又直接轉去「嚴管」30天,接著又關了他兩次禁閉第三次關禁閉時,王國鈺絕食絕水8天,生命垂危,送去醫院搶救才作罷。這一回關禁閉、嚴管共72天。

2004年元月,惡警鐘山設下陷阱,事先準備好了手銬、腳銬,然後在走廊上、廁所裏貼出誹謗大法的宣傳畫,王國鈺與鄧樹斌為維護大法的尊嚴,撕下兩張邪畫,惡警教唆的幾個犯人苗宇、張昌財、彭傳應、盧慶林、趙高榮一擁而上,進行暴打,把王的腰打傷(後導致腰椎結核,現在站、坐都疼),惡警鐘山用高壓電棍打王國鈺的臉、脖子、手,隨後他銬在床上,強制看誹謗大法的光盤,音量開到最大,從早上6:30放到晚上12:00.晚上睡覺後,每隔半小時就由維紀組的犯人嚴寧、晏光俊等叫醒一次,目的是不讓他睡著。在這期間,王國鈺絕食絕水五天抗議迫害。15天後,以教育科長王華川副科長、左勝利為首的一個強制轉化小組企圖「轉化」他,王國鈺不予配合,王華川兇狠的打了他5、6個耳光,左勝利用手指戳他的頭。

他們沒有達到目的,王華川指示對王國鈺將採取一種特殊的幫教方法,有了這句話,鐘山就指使犯人苗宇、嚴寧、彭傳應、晏光俊等開始通宵不讓王睡覺,白天將他的手「紮雞翅」(向後反掉,站不能站,坐不能坐)且專門選了一副最小的手銬,將他的手往死裏卡,烏腫後約30分~1小時,再鬆開一次,專門銬、吊王國鈺的是吸毒犯馬恩金桐,這樣的狀態持續到37天後才解除。

2004年5月底,惡警將王轉到燒成監區,包夾人員由最初的5人增加到7人,中午不讓王睡覺。晚上隨包夾人員的心情,想讓他幾點鐘睡就幾點鐘睡,但一般都是晚11點到1點之間。有一次,到凌晨5點。他們整天讓王坐在木凳上不讓走動,7人除1人沒有參與外,6人輪流侮辱、辱罵王。毆打他的有熊千里(用手指戳王的頭,擰他的耳朵)、李光友(四勞毒犯,用膝蓋頂王的腰部,致使他的腰傷加重,他還用拖鞋扔打王),燒成監區的惡警教導員(副監區長)喻文林,陰險狡詐,整大法弟子的毒招很多,他糾集另外四名獄警組成「轉化」小組對王實施「轉化」,沒有得逞。

2005年6月上旬的一天,原教育科幹事文勇向燒成監區犯人王馬朋下命令:「整死他!」當晚他們折磨王國鈺到凌晨5點才讓睡覺,後王國鈺絕食抗議,他們才作罷。

2005年6月,王國鈺被診斷患有心臟心脆結核、左右胸腔結核、腰椎結核。儘管如此,惡徒仍不放過對王國鈺的迫害。2006年3月,王國鈺又被轉到四監區「嚴管」,整天被逼坐在凳子上不讓走動,上廁所都由包夾犯人跟隨。

黃磊遭「嚴管」迫害

黃磊,28歲,貴州工業大學學生,二零零三年被貴陽市公安局非法抓捕,非法判刑,2004年3月26日入都勻監獄。黃磊表明大法弟子無罪,被惡警鐘山下令坐小板凳,強令背監規,遭拒絕後,便不讓黃磊正常睡覺,有時每天只讓睡兩小時。在長達20天的折磨後,黃磊絕食、絕水3天。惡警鐘山對他說:「我們有一整套流水線的(迫害)方法。你要絕食我們就給你灌食,但灌食的費用監獄不會出一分錢,全由你的家屬承擔,灌食就是用管子從鼻孔插進去,插入你的胃部,從管子中輸入食物。你灌食的時候管子給你插進去又拔出來,多搞幾次,讓你嘗嘗灌食的滋味。」

惡警叫犯人彭傳應、苗宇、嚴寧、晏光俊、趙高榮將黃磊按在床上強行灌食。

原四監區監惡警區長鄭家軍要求加產量,由於黃磊拒絕生產,被犯人彭傳應多次用手打黃磊頭部,隨後是長達兩個多月的辱罵、威脅。

2004年7月,黃磊被惡警強行「轉化」長達30天,由彭傳應、晏光俊、龔建國等犯人直接實施迫害,不讓正常睡覺,一天只睡兩小時,甚至兩、三天不讓睡覺。彭多次棒擊黃磊的膝蓋骨導致紅腫、發紫、浸血。鐘山還無恥的對他說:「幹部要不保護你,這些犯人打不死你。」惡警王世軍打開電棍要黃伸手過去,黃沒有配合他,他則兇狠的將塑料瓶砸在地上,對他進行威脅。而另一個獄警應旭經常半夜來找黃談話,還對他說:「反正我是睡好覺才來找你談話的,而你沒睡,我無所謂,我們慢慢談。」由於長時間無正常睡眠,黃磊幾次差點暈倒。

2005年7月20日,惡警將黃磊轉至基建監區強制性超時奴役,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有時甚至達18個小時。

2006年3月5日,惡警又將黃磊轉至四監區進行嚴管,整天坐在號室內不讓走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