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貴州監獄二零零四年暴力洗腦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四年三月,貴州監獄為了逼迫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放棄信仰,實施暴力洗腦,指使犯人包夾、暴力「轉化」大法學員,聲明只要結果,不管過程,「轉化」一個大法學員就給犯人所謂「記功」一次,減刑三個月。這些犯人為了得到監獄的獎賞,用從惡警那學到的手法,殘酷折磨大法學員,無所不用其極,甚麼流氓手段都拿了出來。

1、貴州水城礦務局大法學員王國鈺遭到貴州監獄三監區的迫害。由監區長楊德新和幹事田根指使犯人陳遠龍(現五監區)、岑超喜(現五監區當記錄)和張世紅(吸毒人員)對王國鈺進行各種非人的折磨。

惡徒對大法學員王國鈺各種非人的折磨有:用手肘、拳頭毒打王國鈺大腿的內側面;用手拇指使勁按鼻子,會使人感覺鼻子又辣又痛、不通氣、掉眼淚;用手肘猛撞其腰部,用腳尖猛踢王國鈺的腰窩處;用手拇指和食指捏住鼻子,然後旋轉;最惡毒的是陳遠龍用他的生殖器瘋狂的污辱王國鈺。

惡徒每天強迫王國鈺坐在小號裏的一根小凳子上,不讓走動,從早上六點半起床一直坐到第二天凌晨四五點鐘才讓睡覺,並且不讓上廁所。有一次王國鈺要上廁所,陳遠龍、岑超喜和張世紅硬是不讓去,就把王國鈺壓倒在地拳打腳踢。

王國鈺曾先後多次起訴到黔南州中級法院,控告三監區對他的迫害,可邪黨的黔南州法院把控告信一次次打回貴州監獄,致使王國鈺遭到貴州監獄更加瘋狂的迫害,並遭到四監區副監區長鐘山的恐嚇,揚言邪黨的天下,王國鈺是告不了他們的。

2、大法學員馬天軍,水城教師,在興關派出所,凡參與迫害大法學員馬天軍的警察都不穿警服,除去警號,迫害方法特別邪惡:用一張凳子放在馬天軍的胸前,叫人坐在凳子上,還用錘敲打馬天軍的腳,由輕到重的敲,這樣外表看不見傷,但內傷特別厲害。馬天軍被迫害的至今還不能走路。而被劫持到貴州監獄一監區後,惡警還把他反銬在窗子上,總共銬了二十五天;在寒冬,惡警羅顯來還指使犯人寒冬不給馬天軍被子蓋。在貴陽刑偵二隊受盡折磨,馬天軍曾被吊了四天四夜。

3、貴陽大法學員莫琪,在四監區遭到了非人折磨。四監區惡警鐘山、王世軍指使犯人苗宇迫害莫琪,不讓睡覺,只要莫琪一打瞌睡,苗宇就會用竹鞭子、竹子枝抽他,不讓他打瞌睡;限制上廁所,只有苗宇同意才能上廁所,並且不讓兩個大法學員一起上廁所,每次上廁所都須看守人陪同。

莫琪被這樣折磨了兩個月後,又把他弄到三監區。三監區惡警田根和監區長楊某指使犯人岑超喜、陳遠龍、張世紅變著花樣的折磨莫琪,先是不讓睡覺,每天坐在一張小凳子上,不讓走,也不讓動,一直到凌晨四、五點鐘,周圍拉著線,線上面掛著毛筆,如果一打瞌睡,就碰在毛筆上,臉上就會沾滿墨水,直到四、五點才讓上床睡覺,而且還讓犯人半小時去騷擾,不讓大法學員休息,早上六點半起床,幾乎二十四小時都沒有睡覺。

4、大法學員王小東,貴陽平壩黎陽四六零廠,在四監區受到苗宇、曹寶龍、何昌文使用各種手段折磨,主要迫害王小東的是苗宇和曹寶龍。他們最常用的是不讓睡覺,每半小時去騷擾一次。最惡毒的是罰站,即強迫一直站在一塊瓷磚上,一直站到王小東全身腫起來,還是沒有讓王小東休息,直到昏過去,接著被苗宇和曹寶龍暴打,又把王小東打醒過來。

5、貴陽大法學員鄧樹斌,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和別的大法學員一道撕去貴州省監獄都勻劍江水泥廠掛的誣蔑大法的宣傳畫,遭惡警銬在鐵床上七天。前四天,鄧樹斌絕食抗議,那些惡警不但不管,還不讓他睡覺。惡犯晏光俊、苗宇、曹寶龍、聶小明等每半小時就去搖醒一次。白天惡警把電視機開到最大音量,強迫鄧樹斌看那些誣蔑大法的光碟,吃飯和上廁所的時候只打開一隻手銬,並強行他用自己的臉盆解手。

七天過後,惡警又把鄧樹斌弄到四監區四樓樓梯間的一間小房子,然後唆使犯人嚴寧和彭傳應、陸慶麟折磨鄧樹斌。一天,惡犯罰鄧樹斌一直坐在一張小凳子上,不讓動,一直到凌晨上五點鐘才讓睡覺。在閣樓上又是七天,總共十四天,最後鄧樹斌整個人都是昏的,就是上廁所都會睡過去,走路也會打瞌睡。

6、紫雲縣大法學員周順志,在二零零四年三月貴州監獄滅絕人性的迫害中,拒絕掛牌,不參加勞動,被惡警銬大鐵床上十三天,被折磨的非常虛弱,後來又被非法關押到二監區,二監區惡警專門組成了一個迫害周順志的「轉化」小組,由四個犯人和四個惡警組成,其中有從三監區調惡警杜運林、獄政科的周桂林、二監區的副監區長及一女警,總共迫害了二十天,後杜運林因迫害賣力,升副監區長。

7、貴州電視台法輪大法學員劉波,被貴州省監獄獄警王世軍等人唆使犯人對他進行各種折磨。在二零零三年的三月份,劉波被四監區幹部銬在鐵床上,不管白天還是晚上都不給開銬,吃飯、解手的時候僅打開一隻手銬,從三月到四月,總共銬了一個月。

8、貴陽大法學員趙鄂川在貴州監獄製成監區被迫害一個星期,惡警把他的雙手銬在床上,還一直不讓睡覺,一直折磨了一個星期。後來趙鄂川絕食抗議才讓他睡覺。

9、大法學員張壽剛,在遵義市體委工作,六十一歲的老人,遭惡警指使犯人嚴旭和聶小明用各種的手段迫害,最後張承受不起就撞牆,把頭都撞破了,人也昏迷不醒,最後就抬到醫院搶救,才保住了生命。[編注]

10、貴陽火車站大法學員李林,被非法關押在一監區時,惡警指使曹寶龍等人折磨,有時二十四小時不讓睡,有時幾天都不能睡,最後李林受不了折磨,撞牆自盡,後來被背到醫院搶救。迫害他的人,卻得到一個「記功」。[編注]

11、貴州工業大學大學生黃磊,二零零三年被貴陽市公安局非法抓捕,非法判刑。黃磊不服法院非法審判,遭到獄警副監區長鐘山、王世軍(主管幹事)指使犯人彭傳應、龔建國(二次判刑 吸毒犯)、晏光俊等人折磨,主要手段不讓睡覺,有時一天睡兩、三個小時,有時兩三天不讓睡,每天都坐在一張小凳子上。因長期的坐在凳子上不讓動,屁股上已長滿了瘡,褲子也粘在肉上了,還流很多的膿水。因長期不得睡覺,連走路都會睡著,甚至有時在廁所也會睡著。這種迫害,每次長達三十多天。

有一次,因承受不了他們的迫害,黃磊跑去一頭撞在四監區辦公室外面的牆上,以此來抗議他們無人性的迫害。四監區副監區長鐘山不但不減輕迫害,還狠毒的說:「你把牆上的瓷粉撞掉了你要負責。」對於黃磊嚴正的抗議,僅招來更狠毒的迫害。彭傳應等犯人仍然對黃磊進行各種滅絕人性的折磨。黃磊絕食抵制迫害,鐘山指使犯人對其進行野蠻灌食,並威脅說,讓你家長出錢交灌食費。盜劫犯彭傳應受鐘山、王世軍的唆使,用小榔頭敲打黃磊的膝蓋骨,使其紅腫,不能行走。

[編註﹕迫害固然邪惡,但自殘是常人抗議迫害的行為,而不是修煉人應該做的,是違背大法修煉原則的。大法學員真正正念正行才能破除和解體這場並非人對常人的迫害。]

貴州監獄惡人榜

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惡警

喻文林,燒成監區副監區長,六一零「轉化」小組組長,執行「肉體滅絕」。
王華川,原教育科科長,專管迫害法輪功,後調四監區任監區長。
鐘山,二零零四年升為四監區副監區長,直接負責迫害大法學員。
左勝利,二零零四年升為教育科副監區長。
杜運林,因迫害法輪功升遷為五監區副監區長。
應旭,二零零三年還是內警隊隊長,二零零四年升為幹事,負責迫害大法學員。
周昶、趙學川,監營監區正副監區長,參與迫害法輪功最惡。
沈志江,獄政科科長。
夏斌,獄政科副科長。
周桂林,獄政科。
劉衛紅,原教育科副科長,現任基建監區長。
劉保衛,惡警。
田耕,三監區幹事。
楊仲新,三監區監區長。
羅顯來,一監區。
郭航,現在在一監區,原四監區幹事。
楊德新,二監區幹事。

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惡犯

以下犯人在貴州監獄四監區期間很少或從不參加勞動,主要任務就是接受獄警指使,對大法學員實施各種迫害,其中大部份都因此得貴州監獄的所謂「記功」。

曹寶龍,吸毒人員,家住羅甸縣,從十幾歲開始坐牢,至今共被判刑四次,他也公開承認自己算是羅甸縣一霸,當地有名的地痞流氓。

袁靈,銅仁沿河縣人,吸毒人員,多次被判刑。

馬雲,前公安人員,因使用暴刑打人致死被判刑,在貴州監獄期間四監區惡警副監區長鐘山一直都稱兄道弟,鐘山迫害大法學員的許多手段都是馬雲出的點子。

劉承勇,吸毒人員,家住織金縣城關鎮,十幾歲進少管所,共被判刑五次。
馬恩、金銅,家住織金縣,吸毒人員,多次被判勞教和判刑。

彭傳應,畢節戶籍,現家住貴陽市大營坡,在貴州監獄期間幹盡壞事,經常使用最壞的手段折磨大法學員,毫無人性。

苗宇,家住都勻市,自稱和惡警鐘山關係很好,故在鐘山縱容下幹盡壞事,使用各種毫無人性的手段迫害大法學員。

聶小明,織金縣人,吸毒人員。
夏賢廣,息峰縣人。
甘居華,四川省人,曾被判刑十五年被送新疆服刑。
敖國虎,金沙縣人,在貴州監獄期間一直參與迫害大法學員,自稱曾拿了一筆錢行賄惡警鐘山,故一直受到鐘山照顧。

晏光俊,六盤水人,吸毒人員,兩次被判刑。
龔建國,獨山縣人,吸毒人員。
丁四剛,普定縣人。
袁旭,都勻市人。
於大湖,三都縣人。
陸慶磷,羅甸縣人,多次被判刑,兩次在都勻監區服刑。
黃波,遵義縣人。姚成偉,惠水縣人。

希望正義之士補充以上惡人電話號碼、家庭住址等,便於追查,並震懾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