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都勻監獄迫害大法弟子點滴記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都勻水泥廠監獄為貴州省專門關押大法弟子的監獄,被非法關押於此的大法弟子均被惡黨認為是「重點人物」,並且基本上都處於長期非法關押狀態。於是,這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隱蔽、恐怖。數年來,外面的世人甚至包括親屬對裏面的迫害情況也毫不知情,能知道的也僅僅是片言隻語、一鱗半爪。

因此,我們無法系統的對都勻監獄的迫害情況予以曝光。僅能以陸陸續續收集整理到的個別情況單獨列舉。儘管是這樣零碎的記錄,我們在收集整理時,也對其中的邪惡迫害感到悲憤不已、對大法弟子承受的迫害心酸莫名。

下文中揭露的警察或犯人,我們無意對其如何,畢竟這場迫害是從上至下的,他們也僅僅是跟隨者。我們只希望能以大法洪大的慈悲,大法弟子一次次的善良、忍讓讓這些迫害發起者和跟隨者知曉正義和真理。要知道人間畢竟是有因果循環、善惡有報的。

都勻監獄有無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件發生,我們還無從知曉,我們也會一直致力於調查。在此正告都勻監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已有一千六百萬勇士退出共產邪黨的今天,做人還是給自己留條後路。

我們希望被非法關押者的親屬能常去看望,減輕他們的壓力。也希望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能正念加持被非法關押的弟子,清除黑窩裏的邪惡。

下面是收集到的都勻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實。

(一)

2003年2月9日──2月24日,在一監區副監區長鐘山的唆使下,一監區大隊長馬雲(原凱裏市刑偵大隊副隊長,在職期間,經常用文字整人,判重刑,還騙奸別人妻妹。後因不法整死人而被判刑,其惡毒被鐘山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維紀組長曹寶龍(被判刑四次,在看守所、戒毒所、監獄等地學了一些極其惡毒的整人招數)帶著一幫犯人日夜不停對大法弟子朱星碧、戚東生、鮑建偉進行強制「轉化」,逼迫他們按照事先擬好的誹謗之詞書寫,不從即毒打。

在連續十多天的不讓睡覺、並被打得全身青一塊紫一塊的情況下,朱星碧跑去找警察鄭家軍,鄭家軍不但不管,反而讓犯人繼續加強毒打。

其它幾個監區的大法弟子聞訊,紛紛找教育科科長王華川、獄政科科長沈志江、監獄副政委蔣鳳民反映這種違反人權的惡行,但並沒有得到制止。由此可證明這是一件有預謀的迫害。

與此同時,監管監區在副監長周昶的唆使下,罪犯楊通玉(貴州三惠縣人)狠踢了大法弟子張壽剛腰部三腳,使其受重傷。事後教育科長王華川在大會上散謠:「是因為張壽剛侮辱包夾人員是他保鏢而被打。」想藉此矇騙其他大法弟子和不明真相的犯人。

2003年11月份大法弟子朱星碧等當著惡警王華川、沈志江、蔣鳳民、夏斌、鄭家軍、鐘山、王世軍、葛航、左勝利的面揭露了當時被迫害情景,使得鄭家軍當場面紅耳赤、滿臉惡氣、眼珠子差點鼓出來。沈志江急忙威脅朱家碧說:「你馬上就要出去了,你去上網呀,看看會怎麼樣?」蔣鳳民也在威脅不准再說下去,否則就是宣揚法輪功,會被如何如何。意圖阻止他們的醜行曝光在四樓22名大法弟子面前。

(二)

毒打朱星碧、戚東生、鮑建偉的四十天大迫害被社會各界知道後,紛紛來信制止他們惡行,並給他們講真相。王華川在四十天迫害尾期叫囂:「活動還沒搞完,各個參與迫害的惡警就都收到真相來信。我們要和法輪功鬥到底。」

對大法學員李林實行強制攻堅,五天五夜不讓睡覺,最多時有九個罪犯輪流值日夜不讓李林有半點休息機會。當時燒成監區長於新忠、副監區長喻文林、幹事趙學川在整個監區營造很惡毒的氣氛,強迫要求二百多個罪犯必須對李林、李成偉都很兇惡。一旦誰跟兩位大法弟子說句話、打個招呼都被拉去關禁閉。在這種情況下,李林撞牆住院搶救。而王華川竟在一次全監大會上公然撒謊說:「都勻監獄沒有迫害大法弟子,是被侮蔑的。」企圖掩蓋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三)

2003年11月,因為大法弟子戚冬生寫信給監獄長侯立德和檢察院,同時當面揭露了他們毒打和侮辱大法弟子的罪行。都勻監獄反而將大法弟子張壽剛、朱星碧、戚冬生、莫琪、林建、陳中權等連續關禁閉三次進行折磨,每次十五天。由於全體大法弟子絕食抵制方出禁閉室。

都勻住監檢察院檢查科王科長找大法弟子戚冬生談話了解被迫害情況後說:「你寫的信已經收到並看了,要想看到民主,除非等我死了以後。」不但不履行自己作為執法監督的職責、督促監獄改正,反而助長都勻監獄的暴行。而原因僅僅為王科長收受了都勻監獄的重金,被其收買了。

04年和05年,隨著都勻監獄殘酷毒打和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在社會上逐漸曝光後,王科長又組織都勻市各機關部門、企事業單位參觀都勻監獄新監區,以顯示監獄的公開和文明。而與此同時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老監區,他們不但不帶人參觀,甚至連窗戶玻璃都被紙糊起來,尤其是四監區。妄圖掩蓋它們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記錄。

就算是被評為所謂全國司法機關「十佳」文明監獄的都勻市劍江水泥廠監獄,就算在都勻監獄公開參觀的新監區裏,殊不知新監區的一、二、五、基建監區因超時勞動(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一、二點,甚至第二天凌晨二、三點的情況也很普遍),很多人承受不住,用罐頭、玻璃瓶、鐵皮自殺者已有一、二十人。

還有一名犯人,勞動中電焊操作時,不慎摔倒,將高壓焊鉗和手一起伸到水裏,當時觸電身亡。都勻監獄卻以心臟病發作死亡上報,最後僅給家裏八百元錢就草草了結。

(四)

朱星碧、戚冬生、鮑建偉等大法弟子被毒打事件在社會上曝光後,都勻監獄懷疑與服刑人員張炎有關。於是監管監區副監區長周昶帶著七、八個幹警,將張炎囚禁在禁閉室的鐵籠裏,用幾支大功率電棍將其毒打、電擊至暈死過去。事後張炎向上寫信告發,王華川僅帶周昶給張炎口頭道歉。本已構成觸犯刑律的案件就這樣不了了之。而周昶還是我行我素,最後還被侯立德重用提拔當了正監區長。

(五)

李林被「五天五夜」的強制洗腦期間不想看它們的流氓嘴臉、聽它們謗師謗法的言語,為了堅持自己信仰,撞牆抗議,被住院搶救。在惡警鐘山慫恿下,曹寶龍、馬雲等犯人卻說:「沒事,你撞牆去吧。你不撞牆我們都幫忙抬著你去撞」。 (註﹕在痛苦中以死抗爭或以死解脫都是人的思想言行,在中國人迫害人時是時有發生的慘烈現象;但這不是修煉人應有的思想言行,因為它不符合法輪大法嚴禁殺生和自殺的重要修煉原則。)

(六)

由於迫害大法弟子而使用流氓手段的鄭家軍、鐘山在2004年初被任命為四監區的正副監區長(專管迫害法輪功)。鐘山毫不掩飾地說:「你們去告吧,反而把我告升官,告出個副監區長來了。」隨後它組織了用各種流氓手段對大法弟子的大迫害,進了四監區就像進了地獄一樣的慘烈。打、罵、不讓睡覺、生活上虐待等等,在裏面感覺度日如年。這段時間的迫害直到06年的3月初。

(七)

鐘山威脅林旒忠說:「你要『轉化』,你不『轉化』,我的人民警察踩死你。」

鐘山囂張的對苗宇說:「前次打這些煉法輪功的,被拿出去報導。這次又看能如何?」

鐘山對袁旭說:「要把一切發生的事情都消化在三、四樓之間。」因為四監區偏居一角,與外界隔絕,寫了「四書」的在四樓,未寫「四書」和寫「嚴正聲明」的在三樓。

鐘山還對大法弟子宣稱:「你們能接觸到的最高領導就是鄭家軍和我。」從這些話語中,可知道04年5月20日以後大法弟子遭到的肉體摧殘和各種酷刑有多暴烈,而且這些包夾人員都是鐘山親自挑選的在社會上有「名望」的服刑人員。

教育科長王華川找大法弟子周順志(原紫雲縣教師)談話時威逼其妥協,荒謬的說:「我文憑比你高,你要聽我的。」

(八)

2004年5月20日,在三監區副監區長楊仲新、幹事田耕、杜運林組織下,成立了以罪犯陳遠龍為組長,張世紅、岑超喜為成員的「轉化」小組。對莫琪、王國鈺、徐仕文進行強制轉化。張世紅說:「我們就是幹警安排『轉化』你們的克格勃」,因而用盡各種酷刑對他們進行迫害,毒打、辱罵、晚上裝鬼嚇唬,大小便不准上廁所,並辱罵按倒在地,用腳使勁踩胸部和肚子,企圖使他們屎尿失禁流在褲子上。

大法弟子王國鈺將被毒打和迫害情況寫信告到都勻市法院,但被住監檢察院的王科長以證據不足和不是幹部指使的為由駁回。王華川找王國鈺談話時說:「檢察院、法院把事情轉到監獄來了,還要調查一下,但我不保證處理不出偏差。」「我們公、檢、法就是一家。」最後事情不了了之,而迫害依然在延續。

鐘山找王國鈺談話時,王國鈺罵其是流氓政府,鐘山默而不言,後說:「你要抓住一點不放,就讓你自生自滅吧。」

在惡黨幹警組織下,三、四監區包夾人員互相交流,對徐仕文迫害更加殘酷。它們製作文化大革命時的尖尖紙帽帶在徐頭上,並在其肩上放一碗水,讓徐坐著看電視不准動,動即拳腳相交,或用開水燙,或用煙頭燙,還有其它陰毒招數等等。所用方法全是集看守所、戒毒所、公安醫院、分流中心等黑窩邪惡之大全。如用男性生殖器放在徐仕文臉上、脖子、頭上侮辱,或整夜整夜不讓睡覺,不停地進行謾罵、折磨、侮辱。

徐仕文以絕食抗議,它們就以硬物或筷子撬嘴,強灌乾飯,完全不顧徐之死活。四個月下來徐仕文骨瘦如柴,走路風吹能倒,上廁所不能自理。06年3月6日要把徐仕文調往四監區再度折磨時。徐仕文撞牆抗議,死都不去,鮮血順著三監區走廊一路洒到醫院。當時四監區幹事李世洪、應旭、王士軍被驚住了,站在一旁傻傻看著。

(九)

裝運監區從2004年5月24日下午,監區長於新忠帶著姓趙的幹事,指使王家宇包夾大法弟子石登靈,而副監區長劉市民帶大組長周啟剛、謝煥琪包夾陳中權。從5月底一直到7月初,每天早上7點至晚上12點,持續不斷地洗腦折磨,消耗人的精神、意志。而又從7月開始,把洗腦地點換到圖書室,將門窗用紙糊住,晝夜不停進行毒打、面壁、看造謠錄像,每天最多僅凌晨4至6點兩個小時的時間睡覺,睡時還把腳用繩子吊在高低床上。陳中權全身被毒打得青一塊、紫一塊,腳腫得像水桶一樣大,眼睛只能睜開一條細縫。

這場迫害的起因是監獄給監區定下了轉化指標,只要結果,不管過程,各監區為了完成任務,就像瘋了般泯滅人性。

7月9日,石登靈趁吃飯時間向值班幹警反映王家宇毒打情況,要求見監區長於新忠,於卻拒而不見,當天指使另一包夾人員陳華(織金縣人)加強包夾石登靈,並告訴石登靈是於新忠安排的。7月14日該罪犯將號室反鎖,手指石登靈破口大罵,說:「不是你想見誰就能見誰的。」然後對石痛下毒手,將石左太陽穴打起一個大包,說話吃飯都痛得張不開嘴。

7月15日早送往醫院搶救,住院期間,王華川聽完反映的迫害情況後,說:「你們造成了重大的國際影響,就該打死。」醫院監區院長劉書芳聽完反映的被迫害情況後,說:「誰叫你們不肯寫『四書』『轉化』。」裝運監區監區長於新忠找石談話時,石登靈罵其是流氓。於新忠假惺惺的說:「你不要罵我是流氓,不是我打你的。」一口推掉自己的責任。

(十)

燒成監區副監區長喻文林在04年那次轉化迫害中任610小組組長,很多手段和安排出自此人唆使。特別是針對大法弟子王美華的迫害更加邪惡。王美華一直到六月底依然不「轉化」,抵制迫害。於是教育科幹事文勇對燒成監區記錄員王烏朋下令:「想盡辦法,整死他。」

罪犯柯裏給喻文林建議不准大法弟子睡覺、不准上廁所,然後再用幾支毒品注射就可將大法弟子意志摧毀。於是四個月下來後,大法弟子王美華身患四種結核,走路搖擺不定、風吹即倒,最後被送往醫院。

四監區在04年那次大迫害中,12名警察只有一人未參加迫害,其餘人人有份,有的甚至親自動手參與,如王世軍,鐘山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