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又被綁架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還記得6月25日傍晚,媽媽匆匆吃了幾口飯就去上班了。20分鐘後,媽媽突然打電話過來說她被派出所叫去了。我當時並沒有心慌,只是冷靜地想該怎麼做。吃完晚飯我給大媽打了電話,並決定和大媽一起去派出所要回媽媽!正要出門,爸爸回來了,我告訴爸爸此事後接來了大媽,一起去了派出所。我們向值班員打聽後:知道人在,但我們是見不著的。

我們還是自己去找了。在走道上穿梭,突然出現了一個兇神惡煞的男子,大媽笑臉相迎問他哪可以找到(媽媽)?他卻用一副流氓德行說:「幹甚麼?沒有!沒有!」我和大媽還想再找找,爸爸說:「找到了也沒用,他們不會給我們看的」。我們只能等待明天的消息了。

回家後,我已精疲力竭,倒頭便睡。「咚、咚、咚……」,我被一陣敲門聲驚醒,以為是媽媽回來了!顧不得披上外衣就去開了門。可眼前卻出現了四個陌生男子,我一下子意識到了,便問:「我媽媽呢?」他們沒吱聲,並且沒經我許可就進了我家。這時爸爸也出來了,其中一個似乎認識我爸,他叫了我爸的名字,說:「你媽媽說資料都在這兒」。我趕緊進屋鎖上我的房門。

他們又是像上次一樣來抄家的。他們在外面翻騰,我在房間裏聽得一清二楚,爸爸說:「你們不用翻了,沒有的!」可他們還是繼續著所謂的「執法」!可不管怎麼樣,已經是半夜了,他們這樣不是擾亂居民生活嗎?更可惡的是,他們還搶走了我的電腦主機,用他們自己的法律來說就是侵犯公民的財產所有權。看看:這就是他們的歪理,「執政為民」!應該是「執政害民」吧!

第二天,媽媽還是沒有回來,無奈之下,我打電話給親人們。中午,我們去了派出所,當我們走進辦公室,一位負責的說正要找我們,他帶我們去另一辦公室要我爸簽字,我們想看上面寫了甚麼內容,可他卻遮遮掩掩的,說話也吞吞吐吐的。可大意的爸爸已經把名字簽好了,正要寫日期時,我其中一個親人說:「你寫甚麼日期呀,上面寫甚麼內容都不給我們看的,簽甚麼名呀,不要簽!」其中一個親人要拿來看,那惡警把紙按得牢牢的,那紙被撕破了。

沒想到惡警對我親人翻了臉,竟要動手去打了,還扯著嗓子、瞪著眼。接著又來了二三個,其中一個穿著便衣和拖鞋的,抓住我那親人的手說「抓起來」。我把那親人拉到一邊,並擋在他前面。

無奈我們又來到公安局,他們為了自己的「面子」與所謂的「政績」,利用著「奧運」,進行著這場對善良百姓的騷擾與迫害。在正常的社會裏,這種「面子」正好是醜惡的表現,這種「政績」只能是「罪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