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黨用「株連」政策脅迫老百姓參與迫害親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我1997年得法。1999年7.20以後,為證實大法,我曾兩次去北京和平上訪。第一次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回來後,因我在看守所堅持煉功,給號裏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拒絕「轉化」,管教給我帶上18斤重的腳鐐和「夾背」。「夾背」用直徑16毫米粗的鋼筋焊成,將上身夾緊。還有固定手的6個鋼筋圈,前邊兩個,後面兩個,左右各一個,可以把手鎖定在3種不同的鋼筋圈裏,兩臂不能動,也不能躺,只能坐著。把對待死囚犯的刑具用在一個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我質問管教:「為何迫害好人?」她說:「這是上邊的指示,若不幹就受批評,不發獎金。」管教問我:「還煉不煉?」我堅定的說:「煉。我的命是大法給的,我煉功前患持發性腦水腫,把病例拿到廣州國際醫學研討會鑑定為『不治之症』,後事都準備好了。煉功不到半年病全好了。單位體檢時各項正常。了解我的醫生說:『太神奇了,簡直不可思議。』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是鐵的事實。更主要的是,法輪功要求修煉人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管教聽了我這一番話不吱聲了,給我去掉了刑具。最後管教讓我的家屬替寫了保證,交了罰款,我脫離了邪惡勢力的黑窩。

誰知走出了一個牢獄,又進入了另一個「牢獄」。回家後,單位領導給我的家人施加壓力,讓家人管住我,如果再出問題,全部開除。並惡毒的指使我丈夫:「其它問題你不要打她,只要是法輪功的問題,就照死處打。」丈夫提出要與我離婚,全家人都寫了與我徹底決裂的《決心書》和徹底劃清界限、保證不再出問題的《保證書》。因為我丈夫及兒子都在一個單位上班,丈夫怕被開除,整天監視著我,一看見我煉功就往臉上打,用腳跺。並罵我「不要臉,不是人」。一次我剛下樓走到街口,丈夫就跟上去一腳把我跺倒在地,我剛要起來,又是一腳,並惡狠狠的說:「再跑腿給你打斷!」這樣連跺帶拉一直到家,肋骨被打斷,疼痛難忍,呼吸困難。

我單位搞評估升格,省主管部門給單位領導打電話說:「你單位那個煉法輪功的,如果再出問題,就一票否決,取消你們學校升格的資格。」學校領導怕我再出去證實法,命令保衛處長讓家人把我鎖在屋子裏,派人看著我。三伏天,屋裏又悶又熱,心裏急的冒火。關到七天頭上,我說再這樣關下去,我的大腦要崩潰了。這時丈夫對兒子說:「叫你媽出去透透氣,甭讓跑了。」兒子把我帶到街口馬路邊,因怕我走脫,自己被開除失去工作,就緊貼著我的身子。我說:「讓我透透氣,你這樣貼著,我心裏難受。」怎麼說兒子也不聽。我嚇唬兒子說:「你再這樣,我鑽汽車底下不活了。」兒子說:「你鑽。」正好過來一輛大卡車,我就掙著往車前走,兒子上前抱住我的腰,掄起來轉了好幾圈(兒子一米八零的個子)把我往地上一放,我站立不穩,暈的趴在地上。兒子連拉帶拖把我弄到小區門口。圍觀的人問我:「他是你甚麼人?」我說是親兒子。那人自言自語的說:「怎麼會這樣?」我說:「因為我煉法輪功,兒子怕失去工作,才這樣對待我。」甚麼親情,母子情,被中共邪黨的「株連黨文化」盪滌的一乾二淨。當時鐵路派出所警察李××在那,問:「咋啦!咋啦?」我兒子說:「她要去北京,家裏人管不住她,你把她弄走吧!」李××打電話,一會兒國保大隊的車開過來了,不由分說將我劫持,在拘留所關了我半個月。

第二次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回來送進看守所。因為我不「轉化」,被非法判勞教三年,送到省女子勞教所加重迫害。在勞教所三個多月,一天我突然出現嚴重病態,兩腿走不成路,說話語言不清。到醫院作CT檢查,確診為腦出血。醫生說可能會出現「生命危險」。勞教所怕擔責任,當天晚上就給我家裏打電話。家裏人一到醫院,勞教所的人就走了。丈夫給單位打電話,單位也不管。兒子對丈夫說:「勞教所和單位都不管,咱也不管。」丈夫說:「都不管讓你媽咋辦?」於是把我帶回家,回家後病也好了。是師父在保護我,讓我脫離了牢籠。

回想中共的株連政策,真是邪惡,無所不在。中共對其要打擊的目標,一方面利用其控制的一切輿論工具,精心編造謊言,鋪天蓋地的污衊、誹謗,欺騙民眾;另一方面利用人們的懼怕心理、自私心理,逼迫、鼓勵、誘騙其他人幫其行惡,助紂為虐,使迫害步步升級。在中共謠言的欺騙下,很多人喪失了理智,喪失了良心,喪失了辨別是非的能力,他們不譴責豺狼本性、無事生非的中共邪黨,反而把罪歸到受害者身上,把仇恨發洩到受害者身上,使中共的罪惡目的一次次得逞。

《九評共產黨》的問世,揭示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令中共極為震驚,極為恐懼,令善良的中國民眾如夢初醒,紛紛譴責邪黨,聲明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中共的株連文化也在被人們認清,被人們唾棄,邪惡的黨文化正在被迅速的清除,面臨徹底的崩潰和解體。我進一步給家人講真相,清除共黨邪靈的干擾,丈夫和兒子都親眼目睹過大法的神奇和超常,頭腦開始清醒了,認識到了自己的行為是對大法犯罪,在網上發表了悔過聲明。現在家庭環境好了,我才把這些寫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