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大法獲重生 卻遭惡黨長期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從小就多病多災。一次,我難過的像死了一般,我媽嚇得不敢抱我,並一腳把我踢到炕角,等我爸回來後,我媽告訴我爸說我死了,讓我爸爸出去把我扔掉。我爸用手摸摸我的胸口說:「沒死,還有氣呢。」就用棉花把我包起來。我在棉花裏暖了二十多天,活了下來,但身體很不好,瘦的皮包骨頭,經常流鼻血,頭痛、肚子痛。有一次得了肺炎,家人叫來醫生給我治療,聽說醫生給我打針時是提起皮往裏紮的。直至現在那些了解我情況的人見到我還笑著說;「沒想到這女子能活到現在。」

我十八歲就結婚。婚後懷第一個孩子時,經常流鼻血,反正我從小到大經常流鼻血,也就習以為常,索性不去管它,可後來走路都困難,一腳踩不穩,腿一抽筋就下跪。當時聽人們說可能是胎裏帶的,也不管它。生完孩子,正逢過年,我媽回家了,沒有婆婆的我只能靠丈夫伺候月子。丈夫不會做飯,飢一頓,飽一頓,有時沒太煮熟也不懂,這樣我又得了結腸炎,上廁所就痛。因孩子小沒人照顧,離縣城又遠,又沒交通工具,就醫困難,也就沒醫治。

九四年由於生活中一些不順心的事,生病發高燒,燒到四十度,請來村裏醫生輸液,才發現尿是黑的,醫生說:「你可能得了其它病,趕快到縣醫院檢查去吧!」第二天到醫院一查,是慢性腎炎,還有脂肪肝,結腸炎。我有這麼多麻煩,又沒錢,丈夫急得團團轉。拖了很長時間,東挪西借湊了些錢,結果治了兩三年,也沒治好。本來家境貧寒,這一鬧兩三年,更是雪上加霜。丈夫整天愁眉苦臉,倆口子時常暗自落淚,忍不住了乾脆倆口子抱頭痛哭,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有時,我就一個人想,我是不是死了合適,這樣下去會把這個家拖垮的。我想過喝老鼠藥;想過栽水缸;想過上吊,但每次看到兩個年幼可愛的孩子那麼懂事又心軟了(那時,他們碗裏只要有一點肉,一點雞蛋,都要挑出來給我吃)。他們不能沒有我,哪怕是個半死的媽!我哭了……。

九六年,我渾身發軟,心情低落的我無意中走到鄰居家,看到女主人正在看《轉法輪》。我心裏酸酸的想,人家活的清閒,還看書,我卻活的甚麼心思也沒了。誰知女主人就給我說起了大法的神奇,能祛病健身等。

我聽了她的話還半信半疑,但一看她煉功,我忽然來了興趣,也模仿著她做了起來,頓覺身上來了勁兒,不再那麼發軟了。與她交流中,我不知不覺的會開心的笑,我心想:看來我的藥罐子該扔了。

從那以後我每天學法煉功,終於有了活下去的信心。我得到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東西,上天的階梯──《轉法輪》。他是一本寶書,他讓我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觀和世界觀,他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想我這輩子不能離開這部法了。那是我們全家告別了痛苦的日子,我們沉浸在無比的幸福與歡樂之中,對大法對師父的感激真是無以言表。

然而好景不長,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了,邪惡的中共對「法輪功」及偉大慈悲的師父進行鋪天蓋地的誹謗,誣陷,像天塌下來一樣。那時我心痛無比,比病痛時的痛苦還大,眼淚不住的往下流。「這是怎麼了,難道他們不知道『法輪功』的美好嗎?我得去告訴他們。」

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我,一個沒出過遠門的農村女人,首次隨同修到北京上訪。我只想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美好,不要迫害法輪功,我的師父沒有錯,他叫我們修真善忍,做好人,提高心性,並通過修煉祛病健身。你們不能誣陷我的師父,你們不能不讓我們煉功啊。

不料上訪被抓,被非法勞教一年,期間的身心痛苦和折磨難以盡言。

我媽身體不好,也不知甚麼病,頭頸僵直不能轉動,四肢嚴重萎縮,手跟雞爪子似的,兩隻胳膊只能在胸前窩著;走路時兩腳只能挪動半尺遠,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在我得法後不久,媽看到我的變化,也學煉了「法輪功」,人從此變得精神起來了,肢體活動也比較自如了,並且還能自己做一些家務活,可以自己出去走動。在我被勞教期間,媽心理受到嚴重的傷害,加上鄉政府、派出所的恐嚇騷擾;常人的譏諷嘲笑;親戚朋友的埋怨;每天跑七八里路到鄉鎮學習班被迫接受轉化……,重壓下她開始不能吃飯了,到後來根本咽不下飯,在學習班期間經常糊塗的找不到回家的路。開始村裏的人還照顧一下,後來由於鄉鎮的恐嚇說我是危險分子,村裏人連我媽也不敢接近了。我爸擔心我媽,只好每天到鄉鎮去接。可年過六十的爸也因女兒被關,老伴又蹲學習班,心裏受到刺激,也有點痴呆了,有兩次回家時本該往東走,他卻向西走,別人問他去哪裏,他說回家,人家告訴他,你走錯了,應該往東。原來爸也搞不清方向了,氣得老淚縱橫,嘴裏不住的叨叨:「這倒霉女子……」在邪惡的迫害下,媽承受不住身心的痛苦,終於倒下了(得了胃癌)。

那天孩子來勞教所看我,說漏了嘴,我得知了媽的病情。悲痛交加,再次舊病復發。

零零年十月底,我被釋放回家,一看躺在病床上的媽,強忍著心裏的劇痛,娘倆都沒敢流淚。媽病重了,我為了盡一點孝心,在娘家住著伺候媽,其實那時我媽已經滴水不進了。就這樣派出所還又到娘家找我,說是怕我跑了。我媽再一次提起了剛剛放下的心,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三,媽在長期的迫害下,含冤去世。

媽走了,我的身體好像又出現了病症,我就堅持在家煉功,不想派出所又來騷擾,正好撞上,他們就又把我拉到派出所,兩天後又被判兩年勞教。對於惡黨的這種手段,我已沒有了驚慌,只是擔心爸能不能承受的住,兩年的時間怎麼瞞得過?還有村裏的同修,他們要知道我又被勞教,會不會嚇得不敢煉了?我可憐孩子怎麼辦?丈夫怎麼活呀……

我思前想後,最後橫下一條心還是要堅修大法。於是我就靜下心來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不能被判刑,我不能被勞教,我要回家。惡警的車把我拉到勞教所,我蹲在樓道裏,這時來了一位上次管我的女警,她把我拉到一旁問我,你怎麼又來了,我就簡單的告訴她原由。我說,你知道我的身體狀況,你如果能證明我的身體情況,你們不收我,我就可以回家。女警聽了轉身走了。檢查身體輪到我的時候,一個警察科長叫道:王小小(化名)!還沒等我走到跟前,他就怒氣沖沖的嚷道:我們這裏不接受這個人,你們明知道她有病,你們不敢擔責任,讓我們擔,不接收!快!快!拉回去!並連拉帶推把我和送我的警察推出門外。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又一次呵護了我。

於是我回家了,這樣過了一年,公安局又一次來騷擾我,說是要收監,讓我去檢查身體,如果沒病了,就要再住一年勞教,我去醫院拿了病例證明,他們不信,就硬拉我去地區醫院進行檢查,結果還是有病,我又回來了,隔了幾天,他們又來說是上次檢查的不徹底,要我再去檢查。這次我堅決不配合,我說;「你們這算幹甚麼,醫院的證明你們不相信,那你跟你們領導說清楚,如果這次檢查出了我確實有病的話,你們得給我治療。我沒犯法,你們憑甚麼這麼折騰我,非得把我折騰死才算嗎?」那警察說:「不是不是,我得回去向上面請示。」

從此邪惡就沒再來騷擾我,而且我還要回了以前被邪惡以罰款的名義拿走的錢。感謝慈悲的師父保護我。我從心裏默默的對師父說;「師父啊!我一定做你的弟子,不辜負你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