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地區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3日】我是97年走進大法的,經過學法煉功,不但一身的病全好了,還懂得了怎樣做人及生命的來源與去處,深感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從此生活幸福美好,對師尊的感激更是無從言表。

可是自99年7月20日大法在中國大陸無端遭打壓以來,儘管我並沒有違法但被監視,抄家關押卻時時伴隨著我,自99年9月至2003年7月先後被抄家3次,在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關押累計時間約13個月,還於2001年3月至2001年12月無理扣發工資、2千多元,至今未補發。

99年9月下旬,住地片警帶著一幫人到我家準備抄家,被我看見,不敢回家,四處躲藏,至九月底回家。2000年春季的一天晚上,我正在家中,突然住地片警帶著一幫人闖入我家中,抄走了煉功帶,還大罵特罵:要走打斷腳。

2000年12月我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被惡警抓捕,關進天安門派出所,我的手和頭被惡警有電棍打起了包,還看見一男同修的手被打成骨折,當天我是被送往北京朝陽看守所,一到看守所,看見一位男同修雙手被吊在樹上,另一位老年女同修全身被捆,躺在地上,惡警叫我們排成幾行隊,全部脫掉外衣,只剩一件單衣,蹲下埋頭,惡警邊看我們脫衣,邊罵師父大法和同修。後叫大家脫光衣服檢查,一個女惡警打我耳光,邊打邊罵,在監室裏人太多擠不下,我只好睡地下。我們不報名字,一位青年女同修晚上被惡警叫她脫去外衣褲,只剩一件衣服,雙手銬在窗上,腳上沒有穿鞋子,站在雪地上凍了兩個小時,還有的同修全身打成了紫色,我受警察欺騙,說出了名字。20多天後,住地片警接回,又被惡警非法把我關進了市看守所,監室裏法輪功學員9人,連刑事犯一共40人,睡在只有十多平方帶廁所的房子裏面,上面睡一層人,下面靠牆的邊睡一層人,下面地上5人一個高的,腳放在上層底下,頭在靠牆的邊上,4人光睡下最後一人側身強擠下,5人全部側身擠在一起,不能彎一點,睡覺稱之為上刑。在看守所一直關40多天又轉到拘留所,又把我非法關進了區洗腦班,在洗腦班絕食,反迫害講真相之後,在師父的呵護下回家。

回家後,住地片警又派3人長期跟蹤甚至攝像,生活費也給斷了。我有時上街撿點菜維持生活,還恐嚇家人,實在沒有辦法,就把我住的房子租一間維持簡單的生活,可惡警又恐嚇騷擾住戶,住戶害怕只好搬走。從區洗腦班回家後,派出所惡警開車想抓捕我,當時我正念很強,在師父的呵護下,邪惡的陰謀沒有得逞,區110惡警又派車跟蹤。

2001年9月底,我和幾位同修到某縣講真相貼不乾膠被當地惡人舉報,我們幾人全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當晚有五人關進了拘留所,我和另一男同修被關進了縣看守所,我們沒有報名字,3個惡警提審我一天半,對我拳打腳踢,我正告惡警,不能這樣對待我,絕食發正念,惡警不敢動手,就指使犯人打我,繼續絕食發正念,邪惡的陰謀破滅,誰也不敢動手打我。另一位女同修因煉功,被刑事犯用開水燙全身,3天後,我們同行幾人全被非法關進了另一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我們抵制迫害講真相,惡警魏所長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後下監室裏的同修手都被銬上,腳上是很重的鐵鏈,還要加上一個鐵砣,而且全部連在一起,有些是五人連在一起,我們監室是3人連在一起,她們叫張曉英,黃素英,還有一人不知姓名,上廁所都由我給他們脫和穿褲子。有40天左右在師父的呵護下回家。回家後,住地一片警又派人跟蹤,可當時我不知道。因一同修沒有回家,她的丈夫不知她的去向,我們就一同到處去找她。我們剛回家,跟蹤的惡人便報告派出所,街道辦事處綜治辦主任一行約十人闖進我家抄家,抄走了大法資料師父的照片,非法把我們關進派出所,發正念,兩個小時後在師父的呵護不,正念闖出了。

2002年初我要外出,門衛通知惡警趕到不准我走,手指著我鼻子破口大罵,還想動手打我,被旁邊一個青年阻擋了3次才沒有動手,破口大罵:我代表政府罵你,驚動了四鄰。

2002年秋,惡警,張佳碧,石得明,綜治辦主任又無端闖進了我家,抄走了大法書籍,3張大法資料,並非法把我關進了派出所,第二天非法把我關進了市縣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派出所惡警問我還煉不煉功,我說:要煉,就不經任何法律程序把我關進了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五中隊,3個年輕犯人輪番迫害,不准走半步,晚上睡在很髒的地上,手足張開靠牆站立,不能動一點,時時都是叫罵聲,強行學習誹謗師父大法的書。由於學法不深,承受不住迫害,違心的「轉化」,當時的痛苦無從言表,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後又轉到七中隊,惡警張小芳叫我唱歌頌惡黨的歌曲,我不唱,關單間寫思想彙報。

成都大法弟子朱雲方,晝夜都遭吸毒犯毒打,痛苦的慘叫直至被打死。所有沒有轉化的大法弟子都是早上4點鐘起床,晚上1點鐘睡覺,隨時站立,眼睛疲倦惡警就指使吸毒犯在眼睛周圍擦風油精。

隆昌的岳麗永被監室的胡蓉(邪悟者)和吸毒犯強逼在嚴冬裏喝水,不准上廁所,在深夜岳麗永慘叫:你們要把我灌死,幾天幾夜全部在樓下站著不准動,大小便全拉在褲子裏,所有沒有轉化的大法弟子全部灌水,吃飯強逼喝湯,不准上廁所,小便拉在褲子裏流在地上,惡警張小芳主幹事,就指使吸毒犯強逼大法弟子脫下外衣擦乾地上的尿,然後一件又一件衣服扔掉,七中隊垃圾堆到處都是大法弟子擦尿的衣服,不准任何人去撿,全部倒掉,惡警不准同修幫助沒有轉化的大法弟子,(錢或衣物)如果發現就要加倍迫害。安岳的王洪霞沒有轉化,吸毒犯就把寫有誹謗師父的紙條貼在王洪霞的腳底下,不准上廁所,被灌水,尿拉在毛巾被上,一群吸毒犯還經常打她。成都大法弟子何玉梅,被吸毒犯強逼灌水,在嚴冬裏,光著腳在地上走路,強逼轉化,攀枝花市有位同修(不知姓名)被吸毒犯把牙打斷強逼寫思想彙報,寫完後,每次強逼蓋上私章,樂山的胡瑞連手被迫害成殘廢不能動,付麗群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胸部骨頭變形。新都的黎雲不轉化,吸毒犯在洗澡室強行把她腳盤上,手背起,用繩子捆起,強逼「轉化」,夏天極熱,惡警叫她曬太陽。

同監室一位同修叫黃承惠,因多種疾病,煉法輪功後全好了,上街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被非法關進勞教所,走向了大法的反面,以前的病又翻出來了,晚上鼻血直淌慘不忍睹,這時她的思想不清楚就去問惡警到底有沒有神。我告訴她:該說的才說,不該說就不要說。她就把我反?到惡警那裏,分隊惡警毛幹事馬上就安排了一個全中隊最壞的吸毒犯何平來包夾我,惡警毛幹事叫我每天寫五遍勞教人員行動規範,手寫起了繭子,平時就要做工,鉤花,線很細,中午在太陽裏曬太陽,頭曬昏,鉤不好,又拆反覆多次,晚上強逼背勞教人員行為規範,有時4點鐘起床,晚上1點鐘睡覺,每天只能坐在凳子上不能離開,還時刻聽到的都是叫罵聲,在那段時間裏,差一點把我逼瘋。

惡警張小芳慣用挑撥離間的手法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家人到勞教所來看望親人,惡警張小芳就在大法弟子的家人面前說壞話,把大法弟子迫害有病後,就四處打電話向大法弟子的家人要錢,勒索大法弟子,以上是我親眼所見,七中隊惡警和當地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實,可想而知,中國勞教所迫害死多少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