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迫害中認清惡黨本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9日】我生在山東一個貧窮的幹部家庭裏,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共九個、在父親的教育下,我們從小腦子裏就充斥著「聽黨的話,跟黨走,為黨而獻身」等觀念,我的父母哥哥都是黨員,在惡黨的灌輸下,很多年,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觀念。

九七年八月我得了大法,我的腦神經分裂症、心臟病,下身癱瘓等疾病不知不覺的全好了,原來身體過百斤,半年的時間達到一百四十多斤,換了一個人一樣,家裏人看在心上,就這樣我們全家四口人都走上了修煉之路。

九九年惡黨迫害法輪功,我們全家人就到大連市上訪,結果遭到了迫害,我們全家人被多次關押,妻離子散,多少年沒和兒女吃過團圓飯,五年沒見兒子的面,兒子在大連兩次被關押,愛人和女兒被劫持到馬三家集中營,我兩次在大連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馬三家非法勞教。

我在大連教養院進過小號,進過嚴管室,十天就有八天挨犯人打。在兩個多月的時間,我就剩了一把骨頭。幾天後我分到四中隊,他們整夜不讓我睡覺,我被罰站三天三夜承受不住就妥協了。幾個月後我的腳不能走路了。大連教養院女所解體時,惡人把我們都轉到了馬三家教養院後,我的身體出現了病狀,經檢查嚴重心臟病,血壓高,胃裏長東西,飯水不進一個多月。2005年4月保外就醫,當地公安人員和我愛人把我抬回家,左鄰右舍親朋好友誰也沒想到我能活著,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今天我死而復活,也驚醒了很多世人。

在幾年的修煉中有喜悅,有艱苦,也曾經走過彎路,由於自己沒有文化,學法不深,一到關鍵時刻有情的帶動下,就不能做好,左一跤右一跤地給大法蒙上了恥辱,寫三書,起了破壞法的作用。醒悟後我難受極了,我給自己今後的修煉路上留下了污點,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感謝師父和同修的對我的幫助,終於我回到了大法的懷抱中。回家後經過學法師父的新「經文」和「九評」,我才真正地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認清惡黨的真正面目,惡黨是靠打、砸、搶而起家的流氓集團,迫害的我流離失所,迫害我的身體有氣無力。可憐的我,以前沒用頭腦來分辨正邪,善惡,從而叫邪惡鑽了空子,一步一步的往下陷。至此是我深深的認識到黨文化的流毒。認清惡黨的邪惡,使我對大法更加堅定,我一定要從頭腦中,從思想深處徹底肅清惡黨的毒素,徹底與舊勢力決裂,堅定正念,跟師父一修到底。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