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集中營事件讓我明白了一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4日】看了明慧網上曝光的中共集中營事件後,心裏的滋味難以用語言表達。震驚、痛憤、悲傷之餘,以往的許多不解之迷也便迎刃而解了。深刻地體會到邪惡至極,殘忍至極的殺人魔王──中共惡黨的殺人本性和吸血本性,就像一隻披著人皮的狼,表面上甜言蜜語,治病救人。可背地裏治死你還不夠,還要掏空你的五臟六腑,發殺人害命喪盡天良的黑心財。其實比狼還歹毒。善惡有報是天理。正因為如此,它的末日也即將到來……

我也是一名被中共迫害過兩年多的法輪功學員,我有責任揭露它。現在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寫出來,希望對真相調查有所幫助。

我是2000年去北京證實法的,在天安門廣場遭便衣惡警綁架。開始被關到附近的一個派出所裏。關在走廊一側一面全是鐵柵欄的鐵籠子裏,男女不分,裏面只有兩張接在一起也只能坐六、七個人的長椅子。我被關進去的時候,裏面只有幾個人,沒幾個小時,鐵籠子就滿了。又逐漸地被提走,都是有姓名地址的,說是當地來接的。聽那裏掃地的人說,院裏的大倉庫裏還關著六十多人呢,都是沒報姓名地址的。裝不下時就送走一批。我和幾個男女不同,素不相識的同修,也都沒報姓名,我想可能也得和那些人關在一起,可後來我沒能有機會見到他們。聽說他們當晚就被送走了,問他們的去向,說是往東北的甚麼地方,具體是甚麼地方沒能打聽出來,當時想等出去就知道了。一年多,出去後也沒能聽到任何消息。又屢遭惡警上門騷擾和迫害,自顧不暇,慢慢地也就淡忘了。直到如今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曝光,我這才恍然大悟,那些人的去向是不是死亡集中營?當時所說還有送往大西北的。因為當時進京上訪的人太多,大都是不報姓名的。北京方圓幾百里的拘留所、看守所都裝滿了。不得不一車車往外地送。

我當天就被惡警審問兩次。一次是白天,他們問我姓名地址,我不肯說,他們就在一張寫有犯罪嫌疑人的紙上胡編亂寫,給我強加罪名,被我搶過來撕掉了。那個寫字的小個子惡警氣急敗壞,像瘋狗似地朝我撲來,劈頭蓋臉惡狠狠地一頓耳光。我的額頭象鼓一樣轟轟直響,眼前閃電般雪亮的光球一閃一閃的,惡警還不解氣,使盡全力又重重的一掌,著實地落在了我的額頭。我只感覺自己像樹葉一輕飄飄地起了空,然後就趴在了地上,半天沒起來。滿屋的男女惡警見勢不妙,刷一下一哄而散,只剩下打我的小個子和一個高個子,他們見我半天未動,高個子惡警照我的腿上踢了兩腳,叫我起來。我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他們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的臉。我感覺眼皮又沉又重睜不開似的,鼻孔熱乎乎地有東西流下來。我看見我趴的地方有一攤血,高個子惡警也發現了,立即拿拖布拖淨了地,小個子惡警用毛巾擦擦手,不再審問我了,把我關在鐵籠子裏。裏面的同修見了我的臉都大吃一驚,我自己看不到,但我感覺得到那一定是鼻青臉腫的。甚至很嚇人。我以為這樣就完事了,可以和院裏那些不報姓名地址的關在一起了。

不料晚上小個子惡警又來提審我。我被帶到走廊另一側的一間辦公室,高個子惡警隨後也跟了進來。他們不讓我抬頭,怕我看他們的警號。他們還是讓我說出姓名地址。我不說,那個高個子的流氓惡警兇相畢露,抬起穿著大皮鞋的大腳,照我的小腹下方狠狠地踢來,我心裏雖早有防備,卻也躲閃不及,也踢得很重,當時就感覺來了月經一樣。接著,我的大腿和臂膀又重重地挨了幾腳,小個子惡警轉身出門去了。手裏拿個甚麼東西回來,往我臉上一挨就啪啪響,還放著白色的亮光,我的臉立即就麻酥酥火辣辣地疼,心想這就是電棍吧?我害怕地躲閃著,兩個惡警像惡鬼一樣把我按在了一個牆角的地方,我仰面朝天,大個子惡警兩隻腳分別踩住我的一支胳膊和一條腿,小個子惡警也同時兩隻腳踩住了我的另一隻胳膊和另一條腿,手按我的頭,我再也躲閃不開了,我的臉上脖子上,乳房上,留下許多他們凶殘的印記,差點毀了容,我掙扎著叫喊著他們不停手,我大聲地背著《威德》,他們還是不停手,我受不了了,就大聲地喊師父,這時他們的電棍好像不好使了,半天也不響了。離開我試了幾下還不響,並冒著白色的光,接觸到我時又不好使了,他們不得不住了手。

這時門外進來一個人拿走了電棍,還說了句:「別整出事來。」兩個惡警見我已傷痕累累,筋疲力盡地攤坐在地上喘氣,以為我肯定是怕了。又問我說不說,不說,就像剛才這樣再來一頓。我坐在地上堅決地說:「我豁出死來了,反正我已經這樣了」。小個子惡警把我帶到衛生間,讓我洗了臉,又把我送回了鐵籠子,走時惡狠狠地說:「明天再收拾你」。第二天,抓進的人也很多,進進出出的很忙亂,沒顧及上我,晚上我就被一輛拉著窗簾的警車送到了一個看守所,同車送的還有男女好幾個人,其中離我最近的是一位抱著不滿週歲小孩兒的年輕女子,孩子在懷裏直哭,好可憐啊!也許他不願意坐這破警車?也許他不願和媽媽一起被關到這鬼地方來……?

看守所裏的惡警獄審,比狐狸還狡猾,陰險,他們連哄帶騙,連欺帶詐軟硬兼施地套出了我的姓名住址,判我勞教一年,送進了北京大興縣天堂河女子勞教所。

雖說至今幾年過去了,但那裏的一些事我還歷歷在目,記憶猶新。慚愧的是那一段路我沒有走好,但是,我也要把那裏的邪惡揭露出來,讓世人知道,快點覺醒。以彌補我的過失,洗刷恥辱的污點,成為一名無愧的大法弟子。

天堂河女子勞教所的高牆深院裏,表面上環境很好,甚麼也看不出來。嶄新的樓房、寬敞、整潔的大操場,綠樹掩映,鮮花盛開,還安有許多的健身器械等。但是那裏的生活卻是非常的緊張。除了少量的勞動外,每天大部份時間都用來學習、洗腦、寫認識、感想、揭批等等,沒完沒了,不寫就會不斷被折磨。不識字的人也得別人代寫或自己用嘴說。許多人因為正念不足,受不住折騰,硬著頭皮違心地胡編亂造,胡抄,迷惑而又痛苦地混日子。也出現一些邪悟的人為虎作倀,使一批批送進去的人,沒幾個能過了這些關的。

那個高牆大院裏還有一個小院叫「集訓隊」也就是牢中牢,是地獄中的地獄。很多很長時間用了各種手段都不見效不「轉化」的人,被關在那裏受罪,而且一受就是兩、三個月以上,每天只有負責的管教帶上幾個早就選好的吸毒人員送進少量的窩頭。裏面的人受的甚麼刑,沒幾個人能知道,知道的也不敢多說。後來因為時間長了,我又被迫違心地抄寫了他們需要的書,揭批等,他們對我產生了「好感」,才告訴我說:「這樣做就對了,不然也是死路一條,小胳膊能擰過大腿嗎?」幾天前死一個了,是山東來的,一行三個人,都被勞教了,兩個「轉化」的還好,另一個「頑固不化」的已經死了,是電棍電死的,對外就說是得病死的,死也白死,你能咋的?後來我還聽說,那個牢中牢裏還有一個十八、九歲的小姑娘,已經被折磨瘋了,生活都不能自理,還關著呢,不知後來如何了?

那裏還有一個畢業於北京高校的女法輪功學員二十多歲,她和丈夫都是外地人,但在北京某單位上班,他們都修煉,她的小姑子也修煉。他們三個人一同去天安門打橫幅,結果都被抓。但都關在不同的地方,丈夫後來有了下落,也被判了勞教。可是小姑子一年多了沒有下落,像失蹤一樣,生死不明。不知現在如何?

還有一個,老太太,是山東人,六十來歲,她和兒子都修煉,並一起來北京上訪被抓後,老太太被判勞教一年,兒子卻下落不明。他兒子才三十歲,正準備結婚呢,半年以後,傳來了噩耗,她兒子死了,怎麼死的?警察說是跳火車死的,往東北的途中。到底是怎麼死的誰也不知道。老太太好幾天沒說話,眼睛紅腫了好幾天。

還有一個叫安得利的二十六歲小媳婦。也許是因為她名字很特別,也許是因為她長得年輕漂亮又非常能承受;也許是因為她的經歷,讓人很牽動心腸……總之,我記住了她的名字,並永遠不能忘記。同批送來的人,經過十天半個月後,幾乎都被所謂的「轉化」了,只有她安然不動。在走廊裏一站就是兩個來月,幫教說勸,管教打罵,電棍電,不讓睡覺,一頓一個小窩頭,強迫念洗腦的文章等等,一切手段都沒能使她動搖、屈服,最後就把她送進了那個集訓隊,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消息,約兩個月後的一天開運動會,全勞教所每個班都得出人參加,我所在的屋也去了三個人。參加的人回來說:看到安得利了,她已經「轉化」了,還為運動員寫了甚麼詞。但是她已經不認識安得利了,聽到大喇叭喊這個名字,她就在人群中四處尋找,可是她沒有找到,原來安得利就坐在她的身邊──那顯然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頭髮花白,又瘦又小,還有點彎腰,怎麼能和兩個月前那個二十多歲,風華正茂、年輕漂亮的媳婦聯繫一起呢?她好像說不下去了,聲音斷斷續續的,越來越小,我的心也在顫抖,並隱隱作痛……。不知她受到怎樣的折磨?

後期還送進一位白髮如雪的老奶奶,她七十多歲了,聽說是第二次被勞教了,她總是低著頭,不論走路、說話、吃飯一刻都沒見她抬起過。覺得很奇怪,一問才知道,她的大脖筋被打斷了,但我想她的頭總有一天能抬起來。望著那如銀似雪般的頭,沉重地攤在脖子上,邁著蹣跚的腳步的身影,覺得心裏直翻個兒,是誰竟能對這樣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奶奶下如此毒手?惡警們貪圖名利,仰仗權勢,是非不分,人性全無地幹下多少壞事,誰能數得清呢?

出來後,也遇見幾位和我一樣從那裏放回來的人。聽說那個「集訓隊「裏還關了一些有傳染病的人。一個有肝炎病的老太太說,她被檢查出病來以後,就被轉移到那裏,兩三個月後被「轉化」好了,才放出來的。她說裏面相當恐怖。每人一個小屋,不足兩米見方。只能睡一個人的地方,還不讓睡覺。閉上眼睛就有人打,不讓洗衣服,不讓出屋,窩吃窩拉。還要經常上刑。很多電棍捆在一起電是常事兒,兇狠的吸毒人員被帶進來幫助、灌食,並拳打腳踢地大顯身手也是常事。不分白天黑夜,經常聽到讓人驚心的慘叫聲。

我在那個與世隔絕的,沒有自由的特殊空間裏,呆的時間不算長,有限的範圍內,嚴密封鎖的情況下,就能了解到以上這些,或許只是那裏邪惡罪行的九牛一毛,和中共集中營裏的罪惡比起來,更是小巫見大巫。但是也足以說明中共惡黨的邪惡、殘忍、流氓和獸性。一切正如《九評》中所說,它利用人們的善良,用謊言和欺騙開路,以殺人、整人為樂事,靠吸血活著,它還有甚麼壞事幹不出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讓我明白了以前不明白的一切。破解了許多不解之迷。在鐵證如山面前,它還有辯解的必要嗎?它那令人作嘔的醜惡嘴臉再也掩蓋不住了。

我有個朋友,他的二姨姐姐在內蒙古,最近得了一種怪病,全身浮腫。當地醫院確診不了,猜測可能是腎壞了,想要換腎,讓他幫助聯繫北京某醫院,看能不能換腎,回答說腎源充足,現在就可以來換。於是就準備了二十萬塊錢,匆匆地來了,並很快住上了醫院。不知這麼方便的腎源是哪來的?是來自集中營?還是別的甚麼勞教所、監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