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親身經歷認識中共的真面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9日】中共惡黨近年在極力的粉飾太平,藉以掩蓋其對法輪功善良民眾的暴力鎮壓,下面是我的一段親身經歷,寫出來讓更多的人民了解中共惡黨的真實面目。

在2000年11月份,一天夜裏,我們本地的三名警察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私自翻越我家大門,強行綁架了還沒有來得及穿衣服的我,並恐嚇我家人不許聲張。

在鄉派出所經審訊、核實我沒有任何違法行為,他們就問我上次拘留是為甚麼?我說是因為發法輪大法真象傳單,他們就又一次以發傳單為依據,拘留我並勞教二年,然而翻遍中國憲法、刑法、民事法,沒有一條規定,發真象傳單就可以拘留並勞教的,他們卻用一個並不成立的罪名對我進行多次刑罰。

我被勞教的第一站是長春市葦子溝勞教所。一分下隊,就被人帶進水房剃光了頭,剃完了頭,剛一進號房,幾個犯人一擁而上拳打腳踢,打得我暈頭轉向,在迷糊中聽一個犯人喊,給他來個滿天星,就有人把我推到牆邊,幾隻手把我的頭,後腦勺對準磚牆猛一推,我頓時滿腦袋金星閃閃,兩腿一軟,甚麼都不知道了。當我迷迷糊糊剛剛醒來,又被人拉進另一房間,幾個犯人按著我另一個犯人拿20多公分寬80左右公分長的鋪板子從小腿一直砍到大腿跟,腿被砍成紫紅色,這才被拉回來跟其他犯人一起坐板,坐了幾天板,我發現原來我進來時所遭受的體罰在這裏每天都重複的發生在每一個新進來的犯人身上,好像是這裏的不成文的規矩。目的是要打怕你,便於以後好管理,老犯人更是會利用這次機會發洩情緒,恐嚇別人。所以幾乎每個新進來的人都不同程度的遭受過這種「待遇」。

這裏的黑暗、暴力、狠毒、沒有人性,目無法紀,都在管教幹部的默許下進行著,讓人對政府絕望,對法律絕望,對人權絕望。我開始害怕,犯人在政府的庇護下甚麼都敢幹,這裏沒有一絲陽光,我在心驚肉跳中在極度恐懼、威逼下違心的寫了「三書」……

後來我被轉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六大隊。同樣一分下隊就遭受了拳頭打臉、開飛機等酷刑。

不長時間我又被轉到一大隊,號長名叫許輝,在朝陽溝勞教所沒有不知道他的,甚至管教都說誰不服從就送一大隊。許輝手段狠毒而且慣於掌控他人,精於洗腦術。

有一次勞教所搞強制轉化,許輝強行讓所有大法學員像煉靜功一樣雙盤腿,而且沒有時間限制,誰把腿拿下來誰就不配大法學員,就得寫「三書」,並且對堅持信仰者不給水喝,每天任由刑事犯人打罵。

大法學員任向輝,以前因反迫害跳樓造成腿骨折打了鋼板。根本盤不上腿,許輝命四五個犯人搬著他的腿強行雙盤。毫無人性而言。

有一位姓郝的大法學員,因被搜出經文被拉進管教室。當再回來時,誰也認不出他了,眼睛打成紫青色,臉腫起一拳頭高,大夥從衣服上才看出是他。

記得我有一次想要回三書,許輝讓幾個犯人把我拉到床邊,上身按在床上,然後他親自動手用鋪板子發瘋般地砍我的屁股,每一板子砍下來,我都感覺肉被砍斷了砍折了,我痛得大叫,以為管教幹部會過來管一管,然而我錯了,許輝之所以敢打人,那都是在管教們的授意下進行的,否則他一個普通的犯人有甚麼膽量在司法機關內打人呢?管教們聽見也裝沒聽見,根本就不會來管的。許輝更加肆無忌憚,一板子接一板子的猛砍。我疼痛極了,感覺無助、絕望。一股莫名的恐懼令我全身發抖,屁股被砍成了搓衣板,像蒜瓣一樣凸凹不平,打出的死節一年多時間才消下去,在這政匪一家的酷刑下,我不敢再堅持我的信仰了,儘管法輪功讓我戒了煙酒,給了我健康的身體,儘管法輪功讓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好人,將來會無限的美好。可是共產黨不讓你做好人,就打你,你要開口罵人他們才滿意的說改造的不錯,我知道我在高壓下泯滅了良知,失去了做人的氣節,我覺得生不如死……

在一大隊除方便、吃飯外其餘時間全是坐板,要求盤腿身正直、一動不許動,每天十餘小時的盤腿,人很難一動不動,可你稍稍一動,一頓毒打不可避免。長時間盤腿有人腿麻了、木了、不聽使喚了,值班喊方便時劈哩啪啦的掉下床摔在地上,還是站不起來,又怕挨打,就用雙臂爬行,每一次方便都有人摔在地上,一旦聲響大了,驚怒了號長,他會說,「教育教育他」,可別認為是要上文化課,過來幾個打手就是一頓打,「教育」在這裏是打人的代名詞。

我真正體會到了度日如年,每一秒鐘都在痛苦中煎熬,時時刻刻生活在提心吊膽之中。心情十分壓抑,再加上時常遭受暴力摧殘,內外交困,我開始每天下午發高燒,夜間盜汗、咳嗽,人也越來越消瘦,後來我只剩下皮包骨頭,眼睛深凹下去,氣短無力,上下樓很費勁,他們說我這是肺結核,給我打吊針,可仍然沒有忘了強迫我坐板。

人一旦沒有了正念,各種人心慾望全上來了,我開始想家,我想孩子,想父母、更想自由……

其實我的情況早就應該保外就醫了,符合國家有關法律的所有條文。父親2001年跑了十八次長春,僅車費花掉了1000多元,可不花錢找關係就是不放人,法律在中共這兒變得一文不值,他們任意的毫不遮蓋的踐踏法律。

終於,經過一年半的煎熬,在2002年3月份我離開了那人間地獄,奄奄一息的我活著回到家裏,全家人抱頭痛哭,彷彿隔世相見。我雖已回來,卻是個廢人,不能幹活,還需要別人照料。妻子要料理家務,照看五、六歲的孩子,還要護理我,整天忙得不亦樂乎,而年過半百的老爹老娘,不但不能安享晚年,還要一面四處張羅錢給我治病,一面要種家中十六、七畝的農田,看著白髮蒼蒼的父母,翻水田,平稻地,早出晚歸的勞碌,奔波,身為兒子內心滋味無以言表。還有風言風語說我不煉法輪功家不能造成這樣,可是我一個農民白天幹活,晚上找時間鍛煉鍛煉自己的身體,難道這也錯了嗎?難道這比殺人放火罪都大?難道這比貪污腐敗都可恨?比賣淫強姦都可恥嗎?中國的法律到底是應該去管誰呢?!沒被抓之前我年輕結實有用不完的力氣,在家中翻地耙地趟地我一個人就可以了,是家中的主要勞力,可現在家中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治病花去10000多元錢,現在依然不能幹重活,所有這一切,不全是中國政府警察那毫無法律依據的判處所造成的嗎?法輪功帶給我的是健康、快樂、祥和,而中共惡黨卻給了我疾病痛苦和貧窮,這是明擺著的事,我的鄉親怎麼會認識不清呢?

善良的中國人民哪!不要再被中共的粉飾之詞所迷惑了,看一看風靡全球的《九評共產黨》,了解一下你生活中無處不在的共產黨不應該嗎?中共惡黨的整個歷史充滿了鬥爭、暴力、恐怖和欺騙,它已經危害您的利益很久了,您可不要被它把您賣了,您還幫它數錢、還要給它唱讚歌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