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惡警的凶殘無法動搖我的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4日】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講:「就是真的很危險而又不知問題出在哪裏時也不能沒有正念哪,無論甚麼情況下你也不能動搖對大法的根本信念」。我在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中,憑著對大法的正信走過來了。下面我就講述我在邪惡黑窩中被迫害的經過。

2001年10月21日,我和另外兩個同修在火車上被邪惡再次綁架,在看守所經受了半年拳腳(肋骨曾被踢斷)、灌食、竹籤穿指甲、吊銬、子彈頭刮肋骨、老虎凳、上大掛等酷刑折磨後,於2002年4月29日被非法勞教,繼續經受了二年多非人的精神及肉體迫害。

在邪惡的中共勞教所完全是流氓邏輯的流氓式管理,手段就是暴力和欺騙,在那裏,警察和刑事犯結成流氓「統一戰線」,大法弟子在裏面唯有反迫害,否則要麼消極承受巨大迫害的痛苦,要麼被邪惡洗腦,我在被非法關押迫害期間因為很少能看到大法,所以也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在勞教所,我和所有大法弟子都被限制不許真實表達自己的思想,大約02年6月份,就因為在惡警強迫寫的思想彙報中寫了大法好及堅修大法等語句,我被惡警用電棍、警棍、拳腳輪番毆打,我的臉被打變了形,後背傷了神經,一個多月後還時常神經痛。

就在我被轉押之前,勞教所的惡警為了突顯工作成績,愚蠢而殘酷的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進行了一次過篩子式的強制洗腦。我被強迫二十四小時坐板凳不許動,不許說話,不許睡覺,上廁所吃飯次數被嚴格限制,並且時間極短,兩個刑事犯輪流看著我,坐不直或稍一閉眼就拳腳相加,這樣三、四天下來我就頭暈腦脹吃不下飯,五六天時我睏的不行,有時坐著頭就撞到床角鐵上,上廁所坐倒在便池上(是蹲便不是坐便),頭撞牆上,可它們依然不讓我合一下眼,我開始出現心顫、體力下降,走路不穩,但我已清楚了它們的意圖,我告訴惡警們,我絕不會被所謂轉化的,更不會寫甚麼三書、五書,就這樣過了九天,第十天它們把我叫到辦公室假裝問了一下我身體情況,沒再提轉化的事,就讓我回寢睡覺了。

02年8月29日,我與被關押的大法弟子一起被轉押到另一勞教所,中共用本應該發展國民經濟的錢在這兩地方分別新建了監舍、辦公樓用於迫害大法弟子,所以大法弟子在這裏遭到的是更加非人的殘酷折磨。勞教所為了完成邪惡上級的轉化指標,把各種卑鄙手段施加在大法弟子身上,除了惡警和一些邪惡之徒直接迫害大法弟子外,還把所有的勞教人員強迫拉入這件事中,普通勞教人員被用來監視大法弟子,與大法弟子同吃、同住、同行,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包夾的普教會被誘惑以一個月的減刑,而大法弟子被認為違反邪惡規定時,包夾的普教並將和大法弟子一起受罰,甚至很多人集體受責罰,企圖用這種流氓手段激起普通犯對大法弟子的仇視,很多理智不清的犯人因此協同對大法弟子犯罪。這種陰謀從一入勞教所就開始了。當時定額120人的入所大隊被強塞了約240人,我們被要求每天坐板,一個擠一個坐直身子,後面人膝蓋頂前面人腰,一個刑事犯看一個大法弟子,睡覺時也一顛一倒睡在一張床上,長疥瘡的也不例外,大法弟子還動輒被施以拳腳、脫光澆涼水,酷刑折磨,和我關在一起的兩個大法弟子本來身體棒棒的,就是這樣被活活折磨死了。特別是所謂的強制轉化的邪惡程度外界真是難以想像。

2002年11月我被轉到一大隊,白天被強迫幹重體力活,晚上被強迫坐板到12點,加重的迫害使我身體難以承受,12月份開始出現心絞痛,呼吸困難,就這樣惡警還不讓我休息,原因就是我不放棄大法,當時我坐著要用一隻手輔助撐身體,走路蹣跚,因為食堂離監舍樓還有一段距離,每天開飯時,惡警就讓兩個刑事犯拖架著我,到食堂時我已上氣不接下氣,等調整完呼吸才吃幾口飯,吃飯時間已到了,就這樣到03年6月份,我已經瘦的皮包骨。更為嚴重的是在肉體折磨之上還被施以強大的精神壓力,我感覺我肉體已經到了死亡邊緣,精神幾乎崩潰了,全靠在背法中樹立的對大法的正信強有力的支撐著我。這期間又有一名同修被迫害致死,邪惡之徒為掩蓋罪行,還搞了一場搶救死人的鬧劇,同時對外封鎖消息,以至幾個月後我才偶然知道此事。在我出現嚴重心衰反應的時候,邪惡隊長還懷疑我是裝的,要強拉我出工,後被人勸止,不出工,並不等於讓休息,而是整天坐板,不讓說話。一次就因為我出言制止刑事犯毆打大法弟子而被刑事犯毆打,當我向警察反映情況時,回應的是耳光,理由是我的行為阻礙了它們做轉化。

04年3月5日開始我要求無罪釋放並絕食抗議勞教所暴行。3月7日,惡警與獄醫強行給我灌食著意加大了食鹽的玉米糊,灌完後,還讓兩個犯人看著我不讓吐,但濃鹽水拌玉米糊刺激著胃不吐也不行,我一直吐了一個多小時。這一次勞教所所長直接參與了對我的迫害,它讓兩個人把我胳膊固定住,兩個人固定我的頭,而後打我耳光。我本能的出腿阻隔時,它就叫你還敢踢我。惡警七八個馬上撲過來把我打倒在地,又拉起來打,打完後把我塞進了鐵籠子。所長還邪惡的說:你絕食我就給你灌,看你抗折騰還是我抗折騰。當天下午我得到了妻子和家人的正義支持,他們找到勞教所強烈要求見我(當時不讓我接見家人),經過交涉家人見到了遍體鱗傷的我,妻子當時警告惡警,要將所有打人兇手訴諸法律,要把它們的惡行在同國際上曝光。邪惡之徒則擺出偽善和欺騙的面孔,妻子也出於關心要我吃飯。妻子走後,我就吃飯了,而邪惡所長未因此罷休,再次指使惡警給我灌食,彰顯了它們灌食並非出於人道,它們才不在意大法弟子的死活,它們把灌食作為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我就這樣被關鐵籠子七天。

在我遭受肉體精神迫害的同時還被非法加刑,它們還對家屬說我不轉化不加刑沒法向我所在地公安局610交待。這也說明正是中共惡黨和江氏犯罪集團嚴密組織了這場迫害。我在被非法加刑53天後於2004年12月12日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終於活著走出了這個魔窟,而我的身體已相當虛弱,雙腿麻木,走路困難,視力模糊,經常的橫眉冷對邪惡環境,我幾乎不會笑了。

這段經歷也是我不願回憶的,但我還是把它寫出來,一來證實師父講的正信的力量,再則曝光中共邪黨操縱的惡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