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共看守所、勞教所見證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3日】中共對法輪功所進行的瘋狂的、喪失理智的群體滅絕性迫害歷時已有7年之久,這7年來,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以大善大忍的胸懷和堅強的意志一次又一次的給中共悔改的機會,可是中共的殺人本質註定了它一次又一次的錯過機會。最近陸續曝光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更是超出人類的想像和心理承受。

今天我作為一名在大陸遭受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用我的親身經歷、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在此見證有史以來最邪惡的迫害,證明秘密集中營的真實性。

我因為煉法輪功曾經在大陸歷經過中共的邪惡和摧殘,被非法送進精神病院和勞教所,精神被摧殘得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就我本人所認識的人就有6個被迫害致死,我身邊的朋友被判勞教、被判大刑的很多,被開除工職的、被警察恐嚇的、被送入洗腦班的就更加數不清了。

中國有30多個省,2000多個縣市,每個地區都有地方的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我於2000年4月至2001年4月先後被關押在北京東城看守所、北京團河調遣處、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當時看守所裏50%以上被關押的是法輪功學員,調遣處、勞教所裏95%以上被關押的是法輪功學員。中共就這樣在全國上下發動整個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著群體滅絕性的迫害。

當我從勞教所被釋放的時候,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學員有1000多名,而且還不算流動的被釋放的。最小的只有18歲,年紀大的有70多歲的老媽媽,在中共流氓政府的縱容下,警察可以任意的像打罵奴隸一樣打罵法輪功學員,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所歷經的迫害形式多種,承受語言凌辱、暴力毆打、強行灌食、受電棍電擊,強行灌食、被剝奪睡眠、體罰、高強度體力勞動、整天面壁思過、被迫在昏暗的燈光下織毛衣、不停的受到言語的侮辱和刺激。如果拒不放棄信仰,就要被關禁閉,在4英尺不到的黑矮單間裏「面壁思過」,直到把人的精神逼到死亡,把人的精神逼到扭曲。中共的罪惡一言難盡,罄竹難書。

1999年9月,我參加了在北京召開的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向國際媒體揭露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迫害的真相曝光後,江澤民下了「一個都不能放過」的通緝令。後來所有參加該次發布會的30多名法輪功學員都陸續被綁架,並被非法判大刑。其中目前我所知道的確定有2名學員──丁延、蔡銘陶已被迫害致死。我有幸暫時逃脫,於1999年11月逃往廣州參加法輪大法國際法會,因到廣州參加法輪大法國際法會被非法關押在廣州東山看守所。同時被抓捕的還有近百名其他法輪功學員,都被判了大刑或勞教。後來我被送到吉林四平精神病院,強行接受刺激性藥物和電療長達一個月,後因此刺激,部份失去記憶達兩三年之久。

2000年4月,我因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綁架。由於當時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中共就在天安門專門設立了一個派出所暫時非法關押各地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在那個派出所裏,設有鐵欄杆圍成的很多獨立房間,裝滿了不同年齡不同口音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我親眼看到了一名警察將一隻鞋脫下來,用它拼命抽打一名女學員的臉,她的孩子只有四五歲,嚇得直往後退。

我被非法關押在東城看守所的期間,每天都會看到新被關進的法輪功學員,看守所裏50%都是法輪功學員,每天晚上管教要求報數,問有多少法輪功學員。

由於中共採用株連的邪惡手段,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為了不影響本地官員和工作單位,當時大批學員上訪被抓時不說姓名、住址,他(她)們被編上號碼,關押在各個看守所內。看守所擁擠不堪。後來陸續被叫走,當時我還以為是被釋放了,按照中共的規定,每個被判刑、被判勞教的人都要到戶口所在地服刑,可是後來對各地去北京上訪的學員,就沒有規律地分配一部份到了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還有些分到東北其它地區,現在看來,是中共為掩人耳目。

當時非法提審法輪功學員的預審曾經恐嚇說:「把你們送到大沙漠去。」「弄死你們就像弄死隻螞蟻。」由此線索,加之證人指證,更加證明秘密集中營的真實性,而且類似蘇家屯集中營的地方不只一處,而是遍布全中國各大區域。

在轉運我們的過程中,我們被戴上手銬,把兩個人銬在一起,強迫跪下,臉衝座椅,手放在後腦勺上,車從外面看上去好像是空的,誰都不會想到車中押滿了善良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所有到勞教所的人都必須經過團河調遣處。這個調遣處,也被稱作集訓的地方,類似納粹集中營,簡直就是人間的地獄,沒有人能夠想像那裏沒有任何人權的情景。在那裏,法輪功學員所經歷的不亞於當年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被送去的人通常要在那裏呆上一個月,可是曾經有11名說出姓名的早期被送到調遣處的非北京戶口學員被關押在那兒長達半年之久,甚至將近1年,2000年初被送到調遣處,2000年底才被送到勞教所。到調遣處時穿的冬天的長衣服,夏天太熱,只好把長褲剪成短褲。

95%被關押的都是法輪功學員,所有的人一個一個單獨被叫到一個陰暗的封閉房間內,由兩個警察每人手裏拎著一根2尺多長的電棍,逼迫學員「認罪、認錯」,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悔過書」,如果拒不配合,就被電擊。我曾經被她們用2根電棍電擊達半個多小時,整個後背被燒焦,大腦被電得抽搐,面無血色。在調遣處的那段時間裏,不能仰面睡覺。在那裏,我們被迫低頭抱手,頭低到不能再低為止。每天早晚洗漱的時間加在一起不超過10分鐘,還被連罵帶踢的催促,更談不上洗澡。每天要包筷子,用一張上面寫著「已消毒,請放心使用」的小紙條將兩根本連在一起的木棍纏幾圈,每人必須完成規定的定額,否則不能睡覺。手都磨出了水泡。

在勞教所,中共更是用盡各種手段給人強行洗腦。挑撥犯人,肉體折磨,精神折磨,利益引誘等等,極具迫害之能事。長期的精神折磨和過度的體罰,使我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思維被扭曲,逐漸失去了正常人的思維,失去了做人的尊嚴。

如果在中共的帶領下,深入到勞教所裏「參觀」,你也許會看到與我描述的悲慘所相反的假相,也許你會看到草坪、花卉、養魚缸,那是中共掩蓋罪行的欺騙手段。你也許會聽到某個曾經被迫害的學員說中共挽救了他,那麼我可以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你:一群曾經善良的人們在歷經了中共對其所進行的殘酷的肉體折磨與精神摧殘之後,精神被殺戮,竟會淚流滿面的感謝共產邪黨的「不殺之恩」,這種邪惡超出人類的想像。

這場有史以來最邪惡的政黨對善良群體發動的群體滅絕性的、慘無人性的迫害,這場人類的悲劇,必須馬上被制止。我們強烈要求到中國進行調查,鑑於中共一貫欺騙的本性,我們要求自由調查的權利,我們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調查不能受到中共的任何干預和安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