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惡黨使我家破人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我是一個陝西的農村婦女,家有六口人,丈夫、兒子、兒媳、小女兒和一個小孫子。1998年我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的得法之前丈夫患有多種疑難雜症,常年藥不離口,但還是時好時壞。我們唯一的孩子在1997年農曆九月初六慘遭橫禍,在西安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搶救,治療了四個多月總算到住了一條命,可是卻落下個高位截癱,在出院時醫生對我說「你要有思想準備,抱希望,也別抱有希望,好則可活一年,歹則半年。」這個噩耗對於我們一家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本來就多病的丈夫那能承受得了這樣沉重的打擊?他也病倒了,我強打精神,照顧兩個臥床不起的危重病人,對著他們是我強裝笑臉,背過他們時我卻淚如泉湧。

正在我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的時候,經人介紹我於1998年農曆4月25日喜得大法。為了臥床不起的丈夫和坐輪椅不願出門的兒子能學法煉功,就在我家成立了煉功點,我不識字,就叫別人念,他們父子倆通過學法煉功狀態越來越好。特別是我丈夫在一年多沒吃藥和打針的情況下還能下地幹一些農活,兒子的情緒和身體也有好轉。我心寬了,大法給我帶來了光明、希望和喜悅。

可是惡黨就是不讓人安生。1999年7月20日迫害發生後,我家的行蹤被監視,電話被監聽,惡警以及鄉政府職員三天兩頭來我家騷擾,威逼、恐嚇,就是不讓我們學法煉功。更為甚者,2000年元旦,小女兒和女婿旅行結婚,被惡警監視沒等兩個孩子旅行回來喝口熱水,惡警就緊隨其後非法抓人,將我的女兒女婿雙雙抓走。女兒以後正念走出。女婿被判了兩年半刑。

這真是給我們正在滴血的心上又撒了一把鹽啊!體弱的丈夫又一次倒下了,這時惡黨對我們一家還不放過經常輪番來騷擾,就要你簽那個不練了的保證。我們不答應,他們就三天兩頭的來。

在2000年的整月26日中午先後一群一群的來我們家三次,先是派出所來了一車,第二次來了一個人,第三次鄉政府又來了一車人,威逼、恐嚇與精神折磨。丈夫第二天,即正月27日含恨離開了人世。可是死不瞑目呀!就這樣惡人們還不罷休,不斷的威逼、監控、騷擾、恐嚇。

2001年6月5日我心愛的兒子再也經受不了這樣的重重的打擊也離我們而去。

我擦乾眼淚,我和孫子還算過得去,我們祖孫倆繼續學法煉功,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的真相,可是無惡不做、喪盡天良的邪黨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可是卻幹著毫無人性的勾當。

在2005年7月8日非法闖入我家,把我家所有關於大法的資料和值錢的東西全部抄走,將我這近六旬的人拉去破口大罵,打耳光,揪頭髮,拳腳相加,踢得我全身青一塊紫一塊,臉打的又紅又腫,頭髮揪掉了好幾塊。惡人把我送到看守所要勞教我一年半。在第三天來給我戴上手銬問我,「你那些東西從哪裏來的!」我說:「是救眾生的」。我責問他們:「看你們把我頭髮揪成啥樣了我孫子還不滿10歲無人管!」他們說:「誰讓你不好好管孫子,還要學法輪功。」我說:「學法輪功教人向善,做個好人,更好的人,哪點不對了?!」一名惡警指著我說:「就你這樣就是李洪志的忠實弟子了。」我說:「我師父是來救我的也是來救你的!!」那個惡警就出門去了。他們來了三次問我無結果,說是要把我勞教一年半。我在裏邊每天發正念、背法,給那些犯人講真相,後來號子裏的人都說他們回去以後跟我學法輪功。他們找了兩個醫院的醫生給我檢查了4次都是高血壓,心臟病。這樣,在被關押了42天後釋放。

2006年8月30日我和我妹出去發真相資料,又被惡人抓走,我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我說:「我們的師父是救人的,你看現在車禍這麼多,薩斯、沙塵暴、洪水這麼多,我們學法遲了,如果學的早我的兒子現在還好著呢。你們不要迫害好人,我不想叫任何人再遇到我這樣的不幸,所以才出來將真相,發資料救眾生。」他們不聽還把我們關在外縣的監所,要勞教我們一年半。

到了西安女子勞教所以後,兩個惡警恨不得快點把我們送進去,監所醫生要檢查身體,正測我們血壓時,進來一個女的問是幹甚麼的。另一個女的說是「法輪功」,那個女的說:「法輪功到大醫院檢查去,這不行。」把那兩個惡警氣的說從來沒見這樣的事,看把你們送進去我早點就回去了。到了大醫院後,檢查我們倆有病但不給我們說是甚麼病,二次回到女監,女監不要我們。這時我們才鬆了一口氣。把惡警氣的說要把我們倆倒到溝裏去,當初就不該接收我們兩個,他從來就沒遇上這樣的事,回來說了一路,沒辦法只好把我們放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