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湖南大法學員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在1998年7月接觸「法輪功」,通過學法煉功修心性,我的身心發生了意想不到的巨變,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同時也淨化了我的身體。我以前是一個多病纏身的人,通過學法煉功修心性身上多種疾病神奇般的不治而癒。這也是每個煉功者親身體驗與最真實的表白。思想境界也得到昇華,我以前內心空虛苦悶、脾氣暴躁、動不動就大動干戈、疑心多變,從不為別人著想,只找別人麻煩,夫妻之間打架相罵;自從學大法後,時常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要求自己,不再妒嫉,不再與別從爭鬥、吵鬧,遇到矛盾向內找,找自己哪裏做得不好,並及時歸正自己,與親朋鄰里和藹友善,遠離了往日那極度痛苦與悲觀的空虛感。從此我感到無比的開朗與幸福,身心健康,慶幸自己能得大法真是太幸運了。與此同時我與同修們奔走相告就是想將這高德大法洪傳給所有的有緣之士。

然而,這麼好的功法,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只因邪黨江氏當權者怕自己權力受損,心眼小而不顧廣大群眾的身心健康,一意孤行的取締,利用著國家整個機器,所有的媒體工具誹謗、栽贓陷害「法輪功」。許多大法學員紛紛踏上了履行公民的合法權利──上訪;在上訪無門的情況之下和平請願。良知的使喚,身心受益的我與二位同修九九年十二月下旬懷著對政府的信任,從遙遠的南方來到首都北京信訪辦上訪,把實情告知:大法就是教我們按「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這麼好的功法對任何一個國家、民族乃至每一個家庭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然而萬萬沒有想到上訪的合法程序竟成為了「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而被當地公安局守候在此的副局長李洪波劫持到北京駐岳陽辦事處非法關押三天,由當地公安政保大隊葉建明(各派出所教導員、和有關單位的領導)劫回當地後直接送到本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天,勒索罰款現金五千元。此外家人被迫負擔到北京回來的費用開支一萬元。

從此,我就沒有了安寧的生活,縣政法委、縣「六一零」辦、街道派出所、當地政府、單位的有關人員有事沒事的經常到我家進行不斷的騷擾,因為做好人我真的被逼得經常性的心神不安,擔心受怕的。應該說人民警察站在我面前好像自己有一種安全感,可如今的他們在我面前我好像見到了暗鬼一樣。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那天,我正準備回娘家給母親慶祝生日,華容縣公安局政保科工作人員葉建明打電話到我家問我:你還在家,馬上來公安局一趟。電話一停,葉建明坐車已停在了我家大門口,非法把我綁架到了縣看守所強行關進了留置室(裏面又髒又臭、臭氣撲鼻)。除此之外甚麼日常用品都沒有,在這非人所住的空間場裏,我熬過了二個夜晚,第三天政保科大隊長陳良華把我丈夫叫來,讓他指責謾罵我打我,把我關進了審訊室;開始對我實行連續不許睡覺的審訊折磨,逼我把大法書交出;問我把書藏在甚麼地方了?我告訴他們大法書是何等的珍貴,它們不但不聽,還氣勢洶洶地說:我有辦法讓你交出來。公安局惡警文德富劈頭蓋臉給我幾耳光,當場口中鮮血直流。文德富當場就遭到了報應,像得了重感冒似的離開了審訊室。

輪番值班的惡警第四天開始對我嚴酷的逼供,拿電棍威逼,這位惡警對我很兇,當時我一時動了人心,把藏書的地方告訴了他。第五天惡警開始強制洗腦,逼迫我撕毀師父的像、寫所謂的「認識」,我堅決不幹。

三月八號這天,八名去北京上訪的同修被本縣公安局的惡警綁架,當場非法將我們十名大法學員捆綁至刑車上,並在縣城的大街小巷進行遊鬥,對我們的身心進行惡毒攻擊和誹謗。

這之後,華容縣公安局副局長文如湘、政保大隊長陳良華還從各個部門調動了七十多名工作人員對十名大法學員進行了連續十五個夜晚不讓我們睡覺的逼供和洗腦,當地一名大法學員白蓮英只因做「真、善、忍」的好人被逼得出現了一度的精神失常;還有一位白髮老人陳國權被體罰八天八夜;還有一名弱不禁風的同修向玉英被不法人員逼供時打得一聲聲慘叫、臉上腿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還有一名大法學員被皮鞭抽打的一聲聲像打鼓似的巨響;還有的被逼得放棄了做好人的權利,將家裏的全部積蓄拿來作為贖金才放回家。

當時的我被六天五夜的逼供折磨得暈頭轉向,神志不清,在威逼的恐怖下,我不情願的寫了認識,才將我放進了監獄。剛進監獄胸部就急速開始劇痛,當時我悟到自己做錯了,不該寫所謂的「認識」,做好人不是犯罪。我就與功友張小平開始堅持背法、煉功,哪知值勤武警匯了報,公安「六一零」惡警文如湘將二對十五斤的腳鐐手銬銬在我倆的身上,衣、食、住、行都不能自理;就這樣銬了我倆五天五夜,手腳都腫起來了,一位好心的警察值班時才給我倆鬆了銬子。

就這樣整整非法關押我兩個多月後,不法人員給我開了一張情節輕微無罪釋放書,當場將我手中的(監票)七百元錢收走說是應該交納生活開支。然而,邪惡的惡警陳良華將我從縣看守所直接送進了拘留所監督起來,當時是因為我家人拿不出五千元錢才不放我回家,它們要的就是錢,沒有錢就關死你。它們所作所為其實都是違法的表現。

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後,我在那紅色恐怖高壓政策下,由當初被「釋放」變成了因「擾亂社會秩序」被非法勞教二年。在送往株洲白馬壟勞教所之前,拘留所教導員徐某將我存放在炊事員手中的錢擅自扣壓五百三十元作為了生活費。邪黨不法人員百般的刁難、騷擾,挑撥我們夫妻之間的關係,讓丈夫恨我、怨我、不再管我;同時使女兒失去了母愛與關照,一個安穩祥和的家庭被這場腥風血雨的迫害搞得一家人各奔東西,給年老而白髮蒼蒼的父母及親人們增添了不必要的憂愁和無法理解的怨恨。

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我遭到不法人員用盡百般殘酷折磨洗腦。勞教所更狡猾的手段是偽善欺騙,引誘大法學員不知不覺走向了大法的反面,使邪惡有了迫害大法學員的藉口和市場;給大法造成了巨大的負面影響,這也是我所犯的最大的一個錯誤。後來我清醒了,我知道自己走了彎路,鼓足勇氣又走到大法中來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下旬,中共惡黨操縱縣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安局、當地派出所、各單位及本人單位不明真相的負責人、左鄰右舍、有事沒事的到我家進行不斷騷擾,採取株連九族的方式逼著丈夫暗管我的一切活動,叫他如實彙報,如不執行並受到降職、停薪留職的處分。就這樣家人也被利用了。有一天外地有一位同修打來電話,當時我沒在家,回來後就給功友打了過去,我們在勞教所裏都是生活在一起的,在經濟上困難之時我幫了她一點。回家後打電話說要給我寄錢來,叫我告訴她寄錢銀行和地址,哪知我丈夫當天就告訴了公安局,政保科大隊長陳良華、楊建龍等四名惡警氣勢洶洶衝進我家沒有任何理由要將我帶走,當時我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可是我心裏知道,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從來是不講理的,我不配合,他們就開始綁架,強行把我押上了警車。警車剛到公安局門口就平白無故的逼著單位快速送來生活費一千元,當時我對單位負責人說:這錢我不會認賬,你們不要給。就這樣沒有任何理由可講就由陳良華把我送到了榮家灣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十天,幾年沒在家一起和家人歡聚一堂共度佳節的權利就這樣被剝奪了,可惡的是他們還造謠誹謗說我們大法學員不要家,六親不認。真是喪盡天良。而且我娘家哥哥得知情況後,來到公安政保大隊詢問我關在甚麼地方,它們滿口不知道,還竟敢說我們不是兄妹關係。

二零零三年五月,「六一零」這一恐怖組織又對我們實施肆意抓捕、罰款、解雇、強制轉化,對我們的人生進行全面的控制。不允許我外出打工、走親訪友,出門要向縣「六一零」請假;我決不配合,就外出岳陽打工,它們就四處騷擾找我,並給丈夫單位的縣糧食局的局長施加壓力,使丈夫單位的領導要他必須將妻子找回。我打工處老闆得知我的情況後非常同情我的遭遇,還說像這樣的好人哪裏找啊,現在的社會真黑暗。在丈夫的要求下就這樣我只好回到家後給人帶小孩掙點生活費。

誰知道「六一零」早已設下了陷阱將我往裏鑽,用金錢收買了道德品質低下、無惡不做、為了錢甚麼壞事都幹的流氓地痞華容駐岳陽中轉分路劉紅文充當特務,在岳陽、華容、錢糧湖等一帶打著要學煉「法輪功」的名義四處流竄,收集大法學員的一切講真相、救度世人發放真相資料的來龍去脈,企圖破壞資料點、綁架大法學員。我就因為把此人當成了真正要得法的有緣人,發自真心是為了別人的幸福,告訴他要多學法、煉功、修心性;他們就利用了大法學員的善良,利用了大法弟子救人心切的願望;還說自己是如何做的(如:發放了多少真相光盤、在岳陽君山公路邊掛過橫幅等),用謊言取得了我的信任,隨之向我要資料去講真相。直到農曆四月初八,我們七個同修被非法綁架到了縣公安局才知其真面目。那天公安局副局長文如湘、陳良華、「六一零」辦的高其豪、李某等惡黨之徒帶著二十多名不法人員擅自撞進我弟弟家中,將家來了個底朝天的大抄家,製造一系列的假相進行拍攝,上電視栽贓陷害,用莫須有的謊言進行宣傳,欺騙著不明真相的善良群眾,在群眾中製造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這事在本縣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從此所有不明真相的親朋好友、左右鄰居與我疏遠,甚至有的還躲避我。公安不法分子為了推脫迫害的罪名,說甚麼是我丈夫舉報的;這就是共產邪黨幹的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其實它們所做的一切是最怕曝光的。

「六一零」的這場陰謀又使三名大法學員非法勞教三年;我又被非法勞教二年,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所那個人間地獄裏,我因堅持信仰,拒絕轉化。惡警使用了各種迫害手段:偽善欺騙、強化洗腦、超負荷勞動、體罰、不讓睡覺、旋空吊銬、灌食、反銬、不讓大小便、不讓家人接見、指使犯人對我拳打腳踢。多次殘酷地遭受著迫害。

就是現在我雖然被當地「六一零」接回,還經常有不法人員來家騷擾,有一次「六一零」辦高其豪、李某、政保科陳良華還跟蹤至娘家,還有我單位(原肉食公司)的領導歐東生、譚伏秋及其他人也經常幫助惡人來騷擾我;監控了我家中的電話。我人身自由的權利都被剝奪了。還安排一些走向大法反面的原學員、惡人來騷擾;挑撥我與家人的關係……

就因為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到矛盾向內找,向內修的修煉人,由於不放棄自己的信仰,我受盡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與折磨。這就是當今其黨統治下的黑幫亂黨、政匪一家的真實寫照。憲法不是規定公民有信仰的權利、言論自由的權利、有上訪的權利嗎?為甚麼這一切應有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呢?而如今做好人也被定之為犯法呢?說真話講真相就要坐牢呢?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真的錯了嗎?善良的人們啊,請你們來聽一聽這發自內心的吶喊吧!用你們智慧的雙眼分辨一下善惡與真假吧!良心復甦的人們啊,請你們趕快行動起來,大家共同制止、早日結束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