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年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 有一次,當我們發完資料照原路往回走時,看到一個人在念真相資料的內容,旁邊坐著一個人在認真的聽。見此情景,更增添了我要做下去的信心。

在那些日子裏,我一邊照看著未滿兩歲的小孫女兒,一邊在寫著真相資料,同時,抓住孫女兒睡覺的機會,靜心學法,煉功。可以坦率的說:那時,我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中去了。有一次,兒媳看我在那寫資料,也心疼的對我說:法輪功好,就在家煉唄,還寫它幹甚麼?我說:咱不得講善嗎?讓世人都得救嗎?她不再說甚麼了,有時還幫我寫。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把我近十年的修煉歷程寫出來,向偉大的師尊彙報,也和各位同修分享。

個人修煉階段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得法的農村大法弟子,那時沒有看書只聽了一遍師父的講法錄音。一九九九年元月二日正式學法煉功。

在得法前,由於和婆婆不和,導致和丈夫(現在也是同修)經常吵架。也不知是業力輪報,覺得老天對自己不公。所以,造成身體多病。甚麼扁桃腺炎,慢性闌尾炎,肩周炎,眩暈症,心臟病等等。打針吃藥都成了家常便飯。那時我天天在想:我為甚麼投生在這個世界上呢?在這苦中呆到甚麼時候是個頭啊!同時,丈夫在九八年秋季也患了肝病。花去不少錢,病情也未見好轉。

有一天他說:你到我老家去刨點藥根做偏方治肝病。到婆婆那住了一宿,第二天我剛要回家,婆婆對我說:聽說煉法輪功很好。當時心裏一震:法輪功!轉念又一想,我們是無神論者,甚麼也不能信。婆婆說:我已打電話讓人家來了。出於礙面子,我就不走了。那位親戚到了之後,給我放了師父講法錄音,我們一直把師父的講法聽完了,當時就覺得師父太偉大了!在這個地球上誰也比不上師父好,這就是我要找的,我要做師父的好弟子,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當時心裏就想:師父,弟子要能見到您就跪拜在您的腳下,您收下我這個弟子吧!

在我聽完師父的講法錄音之後沒幾天,我的扁桃體炎就返出來了。疼的吃不下飯,連水都喝不了。在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法。我想這是業力造成的,這就要去根了,沒有事。到了第七天就好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管我,當時心裏說不出來的高興和激動。

到一九九九年元月二日,我們村的一對老夫妻在大連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讓我去看師父講法,我當時就去了。當看到第四天的時候,「走路生風」。真正感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同時,丈夫的妹妹又給我們請來了《轉法輪》和《精進要旨》這兩本大法書。我們先看的是《精進要旨》,我們倆都搶著看書。當時書中就有兩頁反覆起落,我說也沒有風啊,是不是告訴我學法要盤坐著學呀!從那以後我再學法就盤上腿。

過大年之前,我一連看了三遍《轉法輪》,我覺得已放不下這本書了。在這個時候,婆婆說要來我這過年。因以前婆婆總是看不上我,我怎麼都是不對,有時還當著兒子面告我的狀,當時我非常的恨她,一眼也不想看到她。可轉念又一想:為甚麼在這個時間她來了呢?是師父安排來提高我的心性的吧。那我就按師父要求的去做,去掉對婆婆的恨心,她說甚麼我也不往心裏去了。由於我的心放下了,過完年婆婆就走了。

那些日子,我一天能看三講《轉法輪》有時兩天就能看一遍。每天煉兩遍動功,煉一遍靜功,而且還熱心洪法。就在我進入真正修煉的時候,思想業力開始嚴重的干擾我。有時,在思想中就想一些對師父不好的話來,怎麼也排不掉,急的我真要大哭。

有一次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背個大包袱進到一層樓裏狗就咬我,到二層樓裏狗還是咬,等到了三層樓裏我把包袱放下就進去了,醒來後想的是師父點化我背包袱了,怕執著了。等我再煉功時,思想業力也就沒了。再就是學法好睏。有一天學法,捨不得放下,手拿著書就睡了。突然,就聽到滿天轟鳴的聲音,我喊了三遍師父,就看到書中一個字也沒了,等再一看的時候甚麼又都有了。我想再也不能被困魔干擾了下去了,得突破它。由於我堅定了這一念,很快就突破了睏魔的干擾。

但隨之而來的就是煉功前的腿疼病返出來了。從小腿到大胯疼的不能動了,翻身都很吃力。鄰居知道後勸我去醫院,我說:沒事。嘴上說沒事,可到了第十二天,我的內衣都換不上了,我默默的求師父:幫幫弟子吧!到了第十三天突然就好了。我含著眼淚謝謝師父:您又一次替弟子承受了痛苦!知道的人都問我是怎麼好的?我告訴她們: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我也從中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同時我的心靈也得到了淨化。自從那以後,我處處按大法嚴格要求自己,每出一件事,說一句話都能想起師父的一段講法去對照。

舉一個例子,我家東院以前蓋房子,照我家的房子搶前一步,未學法前我對此很反感他們,從此不願和他們說話,也不讓家人搭理他們。看著他家的房子就彆扭。自從學法以後,尤其是學到師父的:「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精進要旨》〈真修〉)這一段講法時,我的心結馬上就解體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從此以後,就像和他家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有時還主動幫他家幹活,她們與別人接觸時都說我學大法以後變的像另外一個人了。法輪大法太好了!由於我的變化和我的洪法,當時我村裏就有二十多人學煉法輪功。還有一些人也想學煉法輪功。

步入正法修煉

就在有更多的人都要學煉法輪功的時候,邪惡迫不及待的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當時的邪惡形勢是非常嚴峻的,世人被嚇住了,本來有一些想學大法的人,一看到邪惡的陣勢也不學了,甚至正在學煉大法的人也打退堂鼓了。過了一段時間,有人就對我說:「你可別煉了,叫人知道了你還煉那可不得了了。文化大革命的時期,他們把人整的夠苦的了,他們甚麼事都能幹的出來,千萬別煉了。」我當時就非常平和的對他說:「你也看過大法書,煉過功,怎麼這麼說呢?你應該知道我們的師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這和文化大革命不一樣,我們是修煉,是師父在救度我們。」我說:我甚麼也不怕,我就是要修煉下去,聽師父的話。

現在想起那段日子裏,世人看我們煉功人都變了樣了,也不像以前那樣熱情了。有的人還離我遠遠的,生怕像電視上宣傳的那樣。那時,我還不知道怎麼講真相,有時就和人家爭辯,讓人家不要相信電視上說的話,但是,效果不怎麼好。心裏也想:算了,你們不信,我們也不管你們了,自己修自己吧!

突然有一天,當地派出所來了五、六個警察,說是來看看你們還煉不煉了功了?當時,我和丈夫沒有一點怕心,就和他們講了大法給我們帶來的好處,同時又和他們講了大法教人向善,道德回升,我們的心靈得到淨化,與鄉里鄉親和睦相處,也得到了鄉里鄉親的讚揚。我們和這些警察談了很多很多,他們都笑了。走時,有一個警察還說:好你們就在家煉吧!又過了幾天,我村原來的輔導員(現在不修了)到我家來收大法書,說是派出所讓他收的,別人都拿兩本去應付應付了,你呢?我當時一本也沒給他。他一看也沒辦法,就走了。就這樣,我和丈夫(同修)在那樣的邪惡形勢下把所有的大法書籍完整的保存下來了。我也深深的體會到:是偉大的師尊在時時的呵護著自己,才有那樣的信心。

但從那以後,我和常人很少接觸,只顧自己在家學法,還認為自己在法上。過了很長時間,我的腦袋疼得厲害,感到不但不精進還像掉下來了一樣。記的那時我做過一個夢,夢見五個圓圈,前四個圈裏滿滿的,我是最後一個半圓圈,裏面空空的。我想人家都圓滿了,我差在那呢?就在這時,一位同修給我送來了師父的新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和《路》。我認真的學習了師父的新經文,對照自己的修煉狀態,才發現自己沒有走進正法的洪流中去,沒有去救度眾生。我悟到這一點,就決定走出去講真相。

因那時我們還沒有真相資料,我和一位同修就拿個彩粉筆,在一個深夜裏我們倆走了六十多華里,在電線桿上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讓世人知道:大法誰也破壞不了,大法弟子是嚇不住的。在這個時候,我的兒媳從她姐家拿回一張大法真相傳單。我如獲至寶,馬上拿到小鎮上找複印社給複印。但是人家都說:「你的膽子也太大了,你也不看看這是甚麼時候,誰敢複印這些東西。」在回來的路上,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用複寫紙寫真相資料。就這樣,我用複寫紙一式三份照著真相資料上的內容一筆一劃的,非常認真的寫了下去。當看到我寫的真相資料成形時,我高興的不知道說甚麼好了!寫好的資料我就買來信封裝好,寫到百八十份我就出去發。有時也和丈夫出去發真相資料。

有一次,當我們發完資料照原路往回走時,看到一個人在念真相資料的內容,旁邊坐著一個人在認真的聽。見此情景,更增添了我要做下去的信心。在那些日子裏,我一邊照看著未滿兩歲的小孫女兒,一邊在寫著真相資料,同時,抓住孫女兒睡覺的機會,淨心學法,煉功。可以坦率的說:那時,我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中去了!有一次,兒媳看我在那寫資料,也心疼的對我說:法輪功好,就在家煉唄,還寫它幹甚麼?我說:咱不得講善嗎!讓世人都得救嗎!她不再說甚麼了,有時還幫我寫。

隨著時間的推移,有一次,我抱著孫女兒去市裏的一位同修家,她告訴我:可以從她那拿到資料。我當時的心情別提多高興了!我抓緊學法,晚上就出去發資料。在發真相資料時,自己也悟到一些理。有一次,我騎個車子到一個小村子裏去探探路,準備晚上去發資料。到村裏就看到一個人,面目表情很惡,我對他就有一個不好的印象,當天晚上去發資料又碰上這個人了,他說:「幹甚麼的?」我當時也沒好言的答對他。回來的路上,我和同修說:「我白天的念頭就不太好,所以晚上就讓我又碰到他了,我們是來救眾生的,不能有分別心。」從那以後我就注重對任何人講真相時的心性尺度的把握。

有一次,我從地裏幹完活往家走,看到母女倆從我的身邊而過,我當時就生了一念:「她們要和我同一方向走多好哇!我好給她們講講真相。」此時她們已走出去挺遠了,突然那個女孩又騎車掉頭向我面前騎來,下了車子眼淚汪汪的看著我,我一下就悟到了:「這是師父安排的,讓我給她講真相。」我非常平和的,認真的給她講了大法的真相,看得出:小女孩的表情是那樣的興奮!我又給了她一張「法輪大法好」的小卡片,並告訴她:「回家給你母親再講一講。」她連連點頭高興而去。看到她們離我越來越遠,我深深的感到救人的迫切感。

在講真相中,我也逐漸的去掉怕心,有時拿來資料,就想快點發出去,放在家裏不放心。有時和同修出去發資料也碰到心性互相磨擦的問題,聽到同修愛說常人話就心煩。在學法時,我看到師父講的這句:「人修煉主要是修心性」(《轉法輪》),我也和同修說,我們不光救人,還得在救人的過程中修心性,這樣,我們才能真正的提高。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和同修互相學習,互相促進,互相幫助,在正法的路上穩步的向前走著!

二零零四年的夏天,我通過講真相,接觸到了一位市裏的同修,他是在資料點工作的。因他的資料點被邪惡破壞了,他也正在找同修想再建一個資料點。說實在的,我以前就有想自己建個資料點的願望,我就把我的想法和當地的協調人說了,她也正為這一地區沒有資料點而發愁呢。在她的大力協助下,我和丈夫(同修)與那位同修共同配合組成了一個特殊的資料點。同修很耐心的教我技術,當我第一次打開網頁的時候,我的心裏好亮堂啊!心裏說:「謝謝師父!」從那以後,我們三人互相信任,互相支持,互相配合,克服很多常人難以想像的困難,使資料點正常的運作。

在以後的工作中,我心裏又出了一種依賴心。心裏想,同修要老在這地區做資料多好啊!同修也發現我的心思,就耐心的和我說:你要好好的學習技術,將來你好自己獨立做資料。可是當時自己心裏就沒有底。不知自己能不能行。我們在一起配合八個多月後,同修就離開我們了。同修走的當天晚上,我就打開了電腦,當時電腦屏幕上就顯現出:你的電腦已中病毒了。當時我想,我也不會排除啊。突然,就聽電腦砰的一聲,像放炮聲一樣,隨即就聞到一種膠皮味,然後電腦就一切正常了。我當時就悟到:這不是師父在幫我嗎?

從此我擔起了全市(我地區屬縣級市)幾百名同修的《明慧週刊》、師父的經文及真相資料、上網下載和曝光當地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材料的重擔。在這以後,又幫助另兩名同修建立了兩個家庭資料點。隨著《九評》的問世,我肩上的擔子越來越重。有一次,同修發資料被綁架,我正在家整理曝光邪惡材料,突然就覺得心好疼啊!都出不來氣了,就好似馬上就要過去了一樣。我和身邊的同修說:我們快發正念。當發完正念一切都恢復正常了。那時我明顯的感到另外空間的干擾和壓力,同時,另一個資料點也受到了干擾,表現在病業上。看到同修這樣,我就更著急了,學法和發正念也不靜心了,做事心也起來了,個別同修也埋怨起我了,也忘記了向內找了。那天我見到了協調同修,同修也看出了我的心思,就鼓勵我:「咱們一定給師父爭氣。」想到師父,我馬上就哭出了聲!是啊!我怎麼能這樣呢?我突然想到了師父的法:「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洪吟二》〈神路難〉)。我向同修點點頭心說:我一定不辜負師父的希望,史前的大願,正法的需要!

二零零五年的秋季,我地區的正法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資料點也多起來了。我們在這時也回到了家鄉農村,(因那時在家做那麼多的證實法項目特不方便),白天有很多的家務活,學法,煉功做資料都安排在晚上,所以睡很少的覺。有一天晚間,兒媳給我送東西,看見了我在做資料,趕忙跑到那屋把兒子找來,我當時還真有點不安。兒子過來一看驚喜的說:媽媽你真行啊!我當時的心也放下了,也為她(他)們擺放了一個好位置而高興!

回到家以後的日子裏,有時也返出怕心。有一天一位同修和我說:最近邪惡又要有甚麼行動了,聽說還是針對你們那個鄉來的。當時我的怕心就上來了,和市裏的同修商量,同修說:你把東西搬到我家吧,我們樓房很安全,隨即把鑰匙交給了我。當我剛把機器搬到她家的晚上,似睡非睡的時候就看到來了三個警察,我趕忙發正念,一會兒,警察就變的越來越小,最後化成一個個小黑氣團就沒了。於是我抱著打印機背著電腦就跑,很快就跑到好大的一片綠草地,心想:這下可安全了,好好歇歇吧。剛坐下,三面又出現了穿警服的人,慌忙驚醒。想到同修說的,不是衝我鄉來的,而是針對我的心來的。一出點事就用人的辦法去對待,不能用大法去對照,這怎麼能行呢?想到此,立刻把機器都搬回來了。我開始靜下心學法,增加發正念的次數,從那以後,再聽到說甚麼也不動心了。

在二零零七年秋季的一天,因家裏的事很多,那天又因給同修做了一批資料,到晚上就感覺全身都難受。剛躺在炕上,迷迷糊糊就聽有人在我耳邊說:不行你就先走吧,你修的太苦了。我心裏答應說:先走也行,太累了。又一個聲音說:你不能走,你的使命還沒完成,有很多的眾生在等著你呢!我立即清醒了。是啊,我不能走,不能走舊勢力的路,誰也別想鑽我的空子,我一定走師父安排的路。

下面我再和我們農村的同修談談我的修煉體會。我們農村大的村有幾千口人,小的村也有上百口人,我們修煉大法當地的人幾乎都知道。這對我們修煉上的要求就要更加嚴格,我們的言行直接影響著他們是否能被救度。如果我們修好了,他們自然就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舉個例子,我村有一個老年人,在「七﹒二零」後對大法很反感,後來他得了腦血栓病,走路非常吃力。零六年我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他都聽進去了,以後聽到他對別人說:你看人家煉法輪功的不是挺好的嗎,身體健康,家庭還挺和睦的,而且對誰都挺好的。不久此人的拐杖就扔了,還能下地幹活了!這樣的例子還很多,我就不一一談了。其實這些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只是看我們在對待具體事情上心是怎麼動的。

我的近十年的修煉歷程要寫的還很多,其實,我們每個能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都能寫出一本很厚的書來。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稿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