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的資料點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師尊多次講過,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因此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是極其重要的。為了整體提高,我先到有煉功點的地區,看到他們整體提高的很快。回來之後,通過交流之後,大家也認識到了,煉功點在各村也就成立起來了。

現在在一起學法、煉功已經有幾年了。經常在一起交流,大家整體提高的很快。沒勸三退之前,大白天就挨家挨戶送真相,講大法好。現在整體勸三退,倆人一夥,挨家挨戶一村不落的講。從去年二零零七年就把所有村的三退勸了一遍,現在講的都是當時不在家或者沒有退的,這就是整體的力量。


──本文作者


弟子首先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問好!向同修們問好!

我是大陸地區的農村同修,只有小學六年級的文化,為了有助於整體在法上提高、整體配合、一起更好的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寫出此文同大家交流。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師尊的洪大的慈悲與時時看護著弟子。在生與死的考驗面前,在人與神的選擇中,深深感到,真的沒有語言形容我們的師尊有多麼的偉大,大法使我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做好資料點協調工作 證實法

由於三次進京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兩次在家被綁架,這一年,我沒怎麼在家待。二零零零年末,我看到大批同修沒有經文、《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沒有人出來做,心裏很著急。於是和市裏同修聯繫上,我按時上市裏把經文、《明慧週刊》、真相資料拿回來,回來之後,想辦法送到同修手中。因為我當時懷孕了,騎自行車和走道很不方便。有時丈夫看我挺累的,出於心疼,也幫著往下送,就這樣也開始修煉了。

當時村裏派人看著每個大法弟子,出入都很不方便。每次都要走到村外去坐車,為了避免村子人看見,我回來時在村外就下車了,大包小包的往家拿東西。有時別人問我,我說,「回家了。」這樣,人們還以為我娘家在市裏呢。

由於當時的環境很緊張,有的同修的家庭環境沒有開創出來,家人不讓和別的同修聯繫,有時有新經文,我想不管用甚麼辦法,也得送給同修,讓同修早日看上經文。記得去給一名同修送經文時,他家裏人很不高興。我心裏也不好受,但回家一學法,心裏也就平靜下來了。我經常背師父的詩篇《洪吟》〈助法〉:「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 協吾轉法輪 法成天地行」。每次來經文,我都想辦法都送到同修手中。

開始我為幾個鄉鎮的同修取資料,然後再給同修送。幾個鄉鎮能有一千多同修。我就用車把真相資料拉回來後,就一個鄉鎮一個鄉鎮傳下去。當初就想把經文、《明慧週刊》、真相資料等東西傳到同修手中,也沒有多想,同修有事來找,大家在一起在法上交流,解決一些問題,就這樣,不知不覺成了資料點的協調人。

把自己溶於法中,在正法中昇華

到了二零零一年,我又生下了一個小男孩,這樣就感覺時間不夠用了。上市裏往回拿資料後,還要送資料。一個月四次週刊,又要學法,又要發好正念,還得出去領著同修散發真相資料與講真相,回到家中,帶孩子、洗衣、做飯、幹一些家務,當時感覺壓力很大,想停下來,找另一個同修做,可怎麼也沒找著。

我又一想,師尊讓我們做事先想到別人。我想:「我做有壓力,就推給別人,別人去做,不也有壓力嗎,遇到困難就退縮,這哪像個大法弟子。」可又怕做不好。當天晚上學法,師尊就點給了我。師尊講:「連上之後,我有點受不了,不管我層次多高,也不管我層次多低,因為我在常人中,我還做著一種有為的事情,度人的事情,心在度人。」(《轉法輪》)我知道做事用心去做,就能做好。大法給了我力量,使我又堅持了下去。

當一些同修有等、靠、要思想時,市裏大資料點出事了,同修被綁架,失去了聯繫,心裏空空的。師尊在經文《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講:「所以,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

我悟到得走出自己的路。於是,我到集市買黃布,到這個床攤買十尺,到那個買十五尺,就這樣幾十尺布買到手了,我又買了一枝毛筆,買了畫畫用的顏料,晚上在家用筆寫條幅,搭在衣桿上晾,一夜寫了很多,再送給同修。心想,也得自己做真相,我求師尊幫忙。

說來也巧,在市裏買東西碰到別的同修了,這次我們就真的開始做資料了。買了紙,上市裏同修那拿蠟紙版,我們用絲網刮真相資料,一面一面的刮,頭一面還好刮,第二面就很費勁,我兩個人一夜也就刮一千份,累的腰酸背痛。

我們分五個地方刮。我也學會了自己刮條幅、不乾膠。因為量太大,幾個鄉鎮就是幾萬份真相,怎麼也刮不過來。我和同修商量,買一台油印機做資料,沒有電還能用手搖。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們買了一台油印機做資料。那時候我們覺得很好了很滿足了。我們分兩班倒,有白天做的,有晚上做的,做完拿走,不積壓。

由於學法少,忙著做事,繁忙的工作,又要進貨,又要接貨,又要做資料,又得協調,還得做家務和帶孩子,還有常人的人際關係,還有同修的一些事。我一天拿筆記下一件一件事,對於學法來說, 本身就是一定的干擾。學法一少,心性也提高不上來,和同修配合不好,大腦裝的都是這個同修說甚麼了,那個同修說甚麼了,身體也非常疲勞,煉功也跟不上。

忙種地、忙秋收、不管怎麼忙,我也要把每週五的《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都做出來,所以就要起早貪黑的做。後來靜不下來學法,就抄法。當抄到《轉法輪》師尊講:「這些事情我們都要給理順,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保證你在今後能夠修煉,但必須是真正來學大法的。」胡思亂想的思想沒有了,思想一下子靜下來,不好的念頭也沒有了,身體也輕鬆了,好像腦子靜止下來,甚麼事情也沒發生過,是那樣的清靜。我知道是師尊幫助了我,淚水不自覺地流下來了,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

大概是二零零三年,我們這個大資料點開始走了遍地開花這條路,當時就建起了三個資料點,只剩下鄰近的鄉鎮。那時,我市裏也沒有同修上明慧網,還得跑到大城市裏拿底稿,分給我們,我們再自己複印。

一個月四次《明慧週刊》,拿底稿,往返車費十四元錢,還不吃飯。我一算,一年的車費就得需要二千來元,時間還全用在坐車上了。我就和市裏的同修說學電腦,自己上網。市裏同修不贊同,認為我文化淺,我學不會電腦。當時覺的很難,就這樣,也就放下了。又過了一段時間,還是覺的應該學電腦,在心裏和師尊說:「弟子學電腦,能不能學會,請師尊點悟弟子。」通過學法,師尊講:「我不能和每個學員見面,特別是在中國大陸這種情況下,在學員見不到我的情況下,不能夠說有事情都要來找師父,所以就只能是以法為師。而為了使大家能夠修煉、能夠提高上來,那麼在這部法裏,我已經把使人能夠修煉提高上來的一切因素都貫穿在裏面了。只要你去學,甚麼問題都可以解決,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夠在法上去認識法,那就無所不能。」(《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晚上睡覺,就好像這電腦隱隱約約沒甚麼難的,一步找一步。我知道是師尊在鼓勵我,讓我走這條路。這樣,我上外地學電腦,學會了,外地同修給買了電腦,到我家來教我。我一商量電腦放我這,還不如放在市裏,市裏鄉鎮都能用上,這樣留在了市裏。從那以後,我們這的電腦上網點遍地開花走了第一步。過了一段時間,有的鄉鎮就有了電腦,自己上明慧網了,隨著激光打印機也來了,做出的資料比油印機好多了,這樣大家都買電腦、打印機,油印機沒人用了。

《九評》一出來,資料點的同修更忙了,打印書皮等,我家還是煉功點,晚上學完法就是九點多鐘了,再開機印《九評》,四天晚上就印一千本,拉到別的地方揀頁,一忙就是幾天幾夜,直到把書做完整了為止。我們用車拉《九評》挨家挨戶地發,一個村子不落都發到,《九評》就發了一萬多本。

資料點的同修與協調的同修都有這個體會,就是那個操心,真是耗盡了自己的所有。自己常想著師父為眾生耗盡了一切,我為救度眾生為甚麼不挑起擔子來?自己盡了多少責任?

不做資料,不做協調的同修,你們也想像不到他們的壓力,有的同修寫體會說:「負責人」太負責了,影響同修走自己的路了。據我所知,可不是太負責了,而是同修們不想走自己的路。

在農村來說,家裏大彩電,冰箱家電一樣不少買,就是不買一台電腦,怎麼也不願意開這朵花。

有一次,我動了智慧,不給做了,說忙不過來。如果你們哪個同修願意做,電腦、打印機等甚麼都現成的,只說一聲就可以了,自己不能做,願意上哪找都行,自己想辦法。

同修就告狀似的,不給東西了,影響她們修煉了,一看不行,還得給,又過了一段時間,一想還得讓他們自己做,得走資料點遍地開花這條路。這一次,我跟他們說,讓自己做,誰想做,甚麼都有。不做,自己想辦法。沒辦法,逼著他們自己做了,電腦、打印機等紙張給了他們,負責教他們技術。這樣就算開了朵小花。我們這個地區就是用這個辦法,同修先後都能做了,就算資料點遍地開花了。現在做資料的同修,才知道走了一條正確的路。

要想資料點遍地開花,首先得讓技術先開花,我們這兒,就是這樣做的,隨著技術的開花,資料點也遍地開花了。很多同修就障礙在技術上,這樣技術上的同修教了二期技術,隨著技術的開花,資料點也遍地開花了。當地同修都會了,隨時就把技術教了,也不用找外地同修,學的同修也沒有障礙了。如果每個同修都能上網,自己用的自己做,那個整體就會往前邁進一大步。

整體提高

師尊多次講過,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因此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是極其重要的。在正法修煉中,不但自己要精進,還要幫助走不出來的同修共同提高。為了整體提高,我先到有煉功點的地區。看到他們整體提高的很快,想從新組建煉功點,和他們交流之後,定好了時間。

回來之後,我想:「怎麼去呢,大冬天的打車還不行。」後來和有四輪車的同修協調好了,那天開車拉著一些同修到那去交流。通過交流之後,大家也認識到了,回來後,煉功點在各村也就成立起來了。

現在在一起學法、煉功已經有幾年了。經常在一起交流,大家整體提高的很快,沒勸三退之前,大白天就挨家挨戶送真相,講大法好。現在整體勸三退,倆人一夥,挨家挨戶一村不落的講。從去年二零零七年就把所有村的三退勸了一遍,現在講的都是當時不在家或者沒有退的,這就是整體的力量。

幾年來,在正法修煉中,的確經歷的太多太多了,回憶著寫下一些片段,有很多神奇的事蹟還沒有寫出來,用甚麼樣的語言和方式也報答不了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苦度。

弟子再一次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稿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