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走好修煉路上每一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時我在大學讀書,學校逼迫我表態不修煉大法。當時我修煉沒多長時間,對法理解的不那麼深刻,再加上邪惡生命和因素對思想的干擾和刺激,我感覺壓力太大了,真是呼吸、走路都困難。

通過加強學法,保持正念,稍微冷靜下來了。我覺的當時面臨一個選擇,是學大法還是當常人?在我生命的深處有個最根本的想法:無論任何時候任何事情和學大法相比,我都要選擇大法。在以後的大學期間,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學法上,為正法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個人修煉基礎。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借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之際,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一下自己的修煉心得。

在個人修煉時期,師父通過講法告訴弟子看書學法的重要性。我按照師父要求的大量看書學法,同時堅持實修。在師父幫助消除業力和加持下,發現自己進步飛快,明顯感覺到心性在不斷提高。各種不好的觀念只要自己主意識強,知道這些東西不是自己的不要它,堅定想去掉,就能明顯感覺到它在逐漸減弱,直到全部清理乾淨。在同化法時,每當明白了法在某一層次的內涵時,真是很高興。

在正法修煉時期,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我明白了這場迫害產生的原因;對於舊勢力的由來以及如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都有了深刻的認識;更加明確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清真相。

學好法:經過前些年的學法,對於《轉法輪》,幾乎是別人提醒了上句,自己就能接出下句。學法時靠著熟練和記憶,有時嘴還在念,但思想稍微一溜號學法就已經不入心了。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因為大法弟子法學的好不好關係著是否能夠救度對自己寄託無限希望的與自己對映的天體無數眾生。通過和同修交流提到了應該背法,於是我也開始背法。在背法的過程中發現,那些背的不熟練、慢的內容就是指出了自己在這方面有漏,修的不好,應該加倍努力修好。

發正念:雖然看不到另外空間,但是我堅信發正念的威力並能夠感受到正念所起到的巨大作用,在遇到具體的事時不忘記運用正念幫助解決問題。

在色慾方面我的思想業力很大,為了不做、不想壞事我總得拿出相當大的精力來保持正念。有一個階段我每天都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這方面的物質因素,一個月的時間後明顯感覺到這方面物質因素少了,思想壓力也減輕了,不用在這方面花費那麼大的精力了。我就開闢更多證實法的項目或在目前證實法的項目上更清醒、理智的去做。

我覺的在發正念時主意識一定要強,明確清除對像,知道那些不好的東西不是自己,堅決清除掉。在日常生活中,思想中有不好的東西時不要拖沓,要馬上抓住它,然後就地正念清理掉。發正念也體現出信師信法的程度,人世間的任何事沒有另外空間的對應因素都不會存在,發正念就是針對那個根本的因素,運用師父賜予我們的神通直接起作用。要想做好一件事,雖然不能百分百的全部依靠發正念,但發正念在其中所佔的比重應該是相當大的,不可缺少,正念發的好往往會事半功倍。

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在我們這裏,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已經不是甚麼問題了。我自己能夠獨立完成上網下載,做週刊,做真相資料,刻真相光盤,出去發真相資料等等。我也更多的參加整體配合、協調做事中:做、推《九評》;安裝、推廣新唐人電視;做、推人民幣上真相印章等等。可喜的是這些整體配合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項目都圓滿完成。

在這個過程中我有一些經驗與大家共享:在整體配合做事過程中,必然有同修間意見不一致,心性上的摩擦,邪惡因素干擾等等情況出現。出現這些問題不要緊,重要的是你、甚至每個參與的同修都能夠正念十足的以法為大,不管我有甚麼不同的看法或意見,整體的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我們共同的目地,要放下自我配合好。同時伴隨著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干擾因素,一般都會成功。在整體做事過程中,每個人都會暴露出自己個人修煉中不足的地方,這時不要去指責別人怎麼樣,怎麼樣。修自己,向內找永遠是解決問題的根本所在。

從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經歷了許多事情,我覺得最讓我難忘的共有三件事:一是放下生死,從人中走出來;二是處理和原女朋友婚姻關係的事;三是處理父親病重住院的事。覺得這些事兒寫出來,對於遇到同類事情的同修可以起到一些借鑑作用:

一、放下生死,從人中走出來

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時我在大學讀書,學校逼迫我表態不修煉大法。當時我修煉沒多長時間,對法理解的不那麼深刻,再加上邪惡生命和因素對思想的干擾和刺激,我感覺壓力太大了,真是呼吸、走路都困難。

通過加強學法,保持正念,稍微冷靜下來了。我覺的當時面臨一個選擇,是學大法還是當常人?在我生命的深處有個最根本的想法:無論任何時候任何事情和學大法相比,我都要選擇大法。憑著這個最簡單的想法,我選擇了買火車票,放棄學業,回老家找同修繼續修煉。在買火車票時,我的座位是一百號,我想這一定是師父鼓勵我,告訴我在這件事上得了一百分。

回到老家,經過和同修交流,大家認為放下生死、從人中走出來後要更理智的對待這件事。首先有損於大法的事不能做,學校也沒有開除我,要和他們講清真相,在過程中把該做的都做好,結果邊走邊看吧。於是我又返回學校,老師找我談話時,我和他們講我對大法的認識,他們心裏也都明白,由於職責所在說了些言不由衷、似是而非的話,也沒有逼我做甚麼壞事。

在以後的大學期間,我用了很多時間學法,為正法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個人修煉基礎。

二、處理和原女朋友婚姻關係的事

在修煉前,我有個常人女朋友。上大學後兩地分開,在一起的時間很少,談朋友這件事對我修煉沒有造成多大的影響。二零零二年大學畢業後回到老家,在雙方家長的催促下我們定了婚。

這時從修煉角度看,我已經由個人修煉走入正法修煉了。學好法、發正念、講清真相這些事都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做的。女朋友雖然不反對我學大法,但是我倆在這件事情上還是發生過多次爭吵。例如:她想我多花時間陪她,關心她,陪她逛街等等,而我卻想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做三件事上。矛盾和爭吵次數多了,我想應該怎麼辦呢?要和女朋友繼續下去,然後結婚嗎?

這時周圍的同修也有不同的建議:有的說為了圓容常人的理,本著負責的態度應該和她結婚。有的說這樁婚事是舊勢力安排的,如果真結婚了干擾會繼續升級,應該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應該結婚。我冷靜下來好好思考了一下:我覺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是最對的了,這是根本不能動搖;那麼女朋友的要求站在常人角度理解也不能算錯。我倆各自的感受是:女朋友想要的東西我給不了,我想要的東西她做不到。我隱約的覺得要想解決這個問題好像只有分手了。

我最後決定不管怎樣,首先把大法弟子該做的正事都做了,對於結果是甚麼不再執著,去留聽師父的安排吧。後來是女朋友首先提出分手,原因是她覺的我不再像以前那樣愛她了,不能給予她所想要的東西。後來,她又找了個新男朋友,時至今日已經嫁人生子,生活的很好。而我因為沒有牽絆,也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正法修煉中,完成著大法弟子的使命。可以說,我們二人都很滿意這個結果。

對於這件事,我認為值的欣慰的是:在大法弟子中沒有造成不好影響,沒有因為關過不去、過不好牽扯周圍同修的精力。在常人中,兩個家族都能夠理解,沒有對大法造成任何負面影響。可以說是過程平穩,悄無聲息;結果圓滿,各得其所。

總結起來,我覺得正法修煉中遇到、處理任何事情時都要以法為大,這件事只要對正法修煉有好處就去做,師父給你安排的結果一定就是最好的。

三、處理父親病重住院的事

父親患糖尿病十多年引發綜合併發症,最後發展為尿毒症,需要住院透析治療。

九九年時父親曾相信中共的造謠宣傳,對大法的態度不好,阻止我修煉。經過大姐(也是同修)和我不斷的跟他講清真相,父親有所轉變。父親喜歡研究《周易》,我們就給他講邵雍的「梅花詩」,講「推背圖」。父親相信中共,我們就給他看《九評》,破除他思想中黨文化的干擾。我們還不斷的發正念清除父親背後阻礙他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和生命,父親最後三退了。在有病期間,我們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有時也念,但是不能夠持之以恆。我們給他聽講法錄音,希望他能夠進一步得法,父親聽了一些後沒有堅持下去。可能是因為各種因素障礙,機緣不到吧,父親想得法太難了。

除了從修煉的角度積極救助父親外,從常人醫學的角度我們也是想盡辦法,住最好的醫院,住最好病房,找最好的教授,用最好的設備和藥物。住院透析期間,母親、哥哥、我、親朋好友都是全程陪護,晝夜輪番伺候。

休息時我想,像父親這樣應該有三種結果:一是大法的神奇在父親身上展現,趕快好起來,我們向周圍人講述大法的超常救度眾生。二是延續目前的狀況,作為兒女我們奉守孝道伺候老人。因為從醫學的角度看,尿毒症到透析這一步病人狀態好時生命可以維持幾年。這種發展方向會牽扯我和家裏人大量的時間、精力、金錢。當時我真實的情況是:三件事也做,但投入的時間、精力很少了,效果不好。三是遵從天命安排,人有生老病死,人到壽了總是要走的。

開始我發正念加持,希望第一種結果出現。過些時候,我思考這種發正念的方向有點不夠純淨,雖然我是想通過父親病好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但是也有不易察覺的對父親的情沒有放下。師父講發正念是針對邪惡的生命、因素或者干擾,而我現在是對常人發,希望常人怎麼樣,有點不對勁兒。於是我調整了發正念的方向:首先純淨自己,放下情;然後清除舊勢力在這件事情上安排的一切干擾因素;同時請求師父加持安排一條最正確、最純淨的路走。這條路可能是三種結果中的任何一條,但無論是那一條我只承認、只走師父安排的,不承認、不走舊勢力安排的。只要是師父安排的,無論甚麼樣我都堅定的走好,並且無怨無悔。

父親的病還在繼續加重,我們囑咐他千萬要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點頭稱明白了。就這樣父親走了。我相信,他一定有了個好的歸宿。雖然有遺憾沒有把父親留住,但後來家裏人說:你爸是天命到了,對於大法學的不誠心誠意,要不然不能這樣,你們當兒女的已經盡力了。我想周圍不修煉的親朋好友還是能夠看清楚,能夠理解的。這一點也和我們不斷努力讓父親從法中明白的同時,從沒有放棄醫療有關係。

現在母親和我一起住,她說這個有時間學法修煉的機會太難得了。從人中講母親有點怕父親,以前母親就有學大法的願望,但是伺候父親耗費了她大量的時間精力,雖然在父親明白真相後不反對母親學,但還是以伺候父親為主偶爾聽聽講法。母親表示一定好好修不錯過這個機會。

這三件事從我修煉開始,在時間上每隔幾年相繼出現。每件事我都堂堂正正的在法中,按照師父的要求走過來了,而且沒有拖拉很長時間。過後發現這幾件事至關重要,當我真正的站在法中把這些事處理好時,就給自己以後的修煉鋪平了道路,在以後正法修煉的路上各種干擾因素很少,走的比較平穩。

通過這些年的修煉,我認為要想從這場舊勢力安排的迫害中走過來:信師信法、敬師敬法是根本。要不斷的在這方面做的更好,用大法的要求不斷淨化昇華我們生命的本質,才能去掉舊宇宙為私的根本屬性,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的圓滿,進入新宇宙。

向師父合十!與同修共勉!謝謝大家!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