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尋道

見到明慧網《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啟事》,我就想動筆寫點修煉體會,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修煉過程當中,自己如何學好法、走正,過好心性關等等,至關重要,至於修煉的提高,那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自從來到這迷的塵世,身上逐漸沾滿了髒東西,艱苦的生活,名、利、情的纏繞使我感到了人的疲憊,人生究竟為了甚麼?人為甚麼活著?哪裏才可尋得人生的真諦?四十多歲的我便開始接觸算卦、周易、各種氣功等,好像要在其中探究或找尋甚麼……在古典氣功連載上見過法輪常轉、釋迦牟尼的三千大千世界之說。從西安郵購了一些氣功書,看了台灣名人著作,知道了一些有關閉關、打禪甚麼的,讀過修佛修道人的故事。但是,這一些看了學了之後卻感到沒有甚麼實際收益,也沒有解決我長久以來的根本疑問,我繼續不斷的苦苦追求尋覓著。

一天做了一個夢,夢中我走進了一個小土地廟裏,小土地廟裏有尊泥塑的神像,看上去在那裏好像已經有好多年了,身上的樣子就像人穿髒了的衣服,發著油污的光,狹窄的小土地廟裏面顯的有些黑暗,他叫我到他身後,但我只是領悟到,卻並沒有聽到他的說話聲。我到他身後那裏一看,有一個小窗口,從窗口往外再一看,窗口外面湛藍的天空格外晴朗,一條很寬的大道一直向西南方向延伸著。我在夢中似有所領悟:這不是神仙指路嗎?!大道就在眼前了……

一九九八年,我有緣得法修煉。那是九八年八月的一天,晚飯後我和兒媳用自行車推著剛一週歲的孫子上街遛彎。當走到一個報亭跟前時,忽然看到了書架上的《轉法輪》,我下意識的摸了下口袋,有些尷尬,主人說這個時間到這裏來的沒有遠處的,你可以拿書回去,看著好你送錢來,不好明天送書來。正合我意。拿到書後,我也沒有心思遛彎兒了,早早的回到家中,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這本書。看書中似能聽見師父的聲音,又感到裏面寫的非常的在理且很深奧,過去我所學的有關人類的知識都為我學大法打下了基礎(在歷史的久遠年代師父早就安排好的)。我深深的溶在法理之中,當時自身不好的東西就被「真、善、忍」照得往下掉。當我讀到「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度人」,「開光」等地方,我自言自語道:「這不就是神嗎?!」從此,我每天都學讀天書《轉法輪》。這以後,我陸續的到報亭那裏買全了所有的大法書籍、煉功帶、法輪章,又找到了煉功點,我又修又煉,師父收下了我這個徒弟。

悟道

師父講:「特別是我們有許多練功人,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條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這個,那個干擾;修那個,這個干擾,都在干擾他,他已經修不了了。」「這些事情我們都要給理順,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保證你在今後能夠修煉,但必須是真正來學大法的。」(《轉法輪》)我明白了修煉的法理,清理了家裏以前看過的東西。很快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把以前練別的功推過去的病從新翻出來,開始了消業。共兩次大的消業,就像感冒,第一次半個月,第二次十天,最奇怪的是當我處於工作狀態時一點也不流鼻涕,只要閒下來,就流個沒完,還有點喉嚨疼、低燒,一點也沒耽誤上班,更沒有吃藥。

師父說:「所以我們修煉人一旦身體出現哪個地方不舒服的時候,我告訴過大家,它不是病。可是常人認為的這個病的狀態,在和修煉人的身體中消業時所表現出來的狀態是一樣的,常人很難區別,所以修煉就講了一個悟。」(《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正是我悟到了這個法理,成為了我堅定的走到今天的第一步。其實去各種執著也是一樣的。一個夏日,農村的朋友給送來一些鮮蒜,一直對大蒜功能非常認可的我讓家人趁新鮮吃飯時多吃點,等曬乾了再吃就很辣了,我中午就吃了好幾瓣,因為吃的時候不辣,胃裏也沒有甚麼反應,再說這是常吃的東西,從下午到晚上就把吃蒜的事忘了。晚上睡著睡著,忽然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滾,家人叫上醫院,或者吃藥,我全當沒聽見,一邊疼一邊想自己吃了甚麼東西,忽然想起中午吃蒜的那種心態,原來是執著呀!一會兒肚子就不疼了,想起師父是這樣說的:「對甚麼食物執著都不行,其它東西也是一樣。有人說我就愛吃這個,這也是慾望,修煉的人到一定成度之後,沒有這個心。」(《轉法輪》)

師父管我

剛開始煉功我就看到了另外空間的光、顏色,煉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中每逢沖灌的灌的時候,小法輪隨著雙手落下來,就像農村揚場時糧食落下來的樣子。煉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時,在腳前看見了大法輪,(今年在光盤上看見到天安門打橫幅那些大法學員身前大法輪圍著轉)。看見了空氣中游動的亮點和筆尖樣的黑手爛鬼。看見了飛到我左眼外側的太極,本來從遠處飛來時有籃球那麼大,離我越近越小,黑白色,非常清楚,到左眼外側時只有比米粒大點,飛快的旋轉一下子進去了。我的皮膚沒有任何感覺。「是師父一開始就給你下上一套東西,其中之一的是太極,他把你天目封起來了,到你開的時候,它裂開了。」(《轉法輪》)

師父幫我清理家庭環境

家人幫我提高心性,師父幫我清理家庭環境。一天夜裏,我正想睡下,丈夫忽的從床上爬起來,喊著叫著:「越學越壞了,這日子沒法過了!」一邊喊著到陽台上把供了多年的觀音菩薩使勁摔在地上,我一下子沒有了睡意,小聲說:「半夜三更的叫人家聽見笑話,到底是怎麼回事?」同時我馬上想自己怎麼惹著他了?我忽然明白了,我上班,生活上的事基本上他管,我回到家中不是學法就是煉功,心裏經常悟修煉的事,根本沒時間和他交流,他受到了冷落,又因我也曾告訴他給菩薩開光的事,修煉後又很煩他喝酒抽煙,在家庭中我沒有做好。後來我把此事告訴了一個同修,可能是師父借同修之口點化我,說那裏邊不乾淨。我才想起來了這觀音是他從集市上買來的(學法前)是他先拜的,並且他還繼續拜。我雖拿師父的像去開了光,但是他是常人,師父只管修煉的人,不管常人。

心性在法上遇事亦超常

九九年春天的一天,早飯後去上班,走到單位的大門口,我平地栽了個大跟頭,臉摔在了路兩邊的石凳子上,只聽得像用斧子劈乾木頭的聲音,喀嚓裂開的樣子,牙床碰在石頭上了,身後的同事「哎喲」一聲,叫著我的名字說:「怎麼了?」想去拉我,可是我動作很快,爬起來就說是師父考驗我。如果不是煉了功,這臉不知會摔成甚麼樣子,因為當時心性在法上,知道遇到任何危險都有師父的法身保護,所以嘴裏連一點血也沒出。有多少人看見也不放在心上。

環境變了也是考驗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惡魔撒旦降臨,各單位都有專管法輪功學員的人。頭頭們為了自己的烏紗帽對「六一零」唯命是從。公安局經常有被邪靈指示的來找我的麻煩,上著班打電話叫,也到縣裏統一辦學習班。我的書、煉功帶等甚麼也沒有交給他們。問我為甚麼煉法輪功,我說:「我經常看見有些農村百姓,用個小手絹卷著一點點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掙來的錢到醫院看病,她(他)們那點錢能付的起幾次醫院各種檢查的費用?而誰又能不生病呢?別說農民、下崗工人,一個普通職工真有了大病也是不得了的(就是後來有了醫保,可是醫院開的很多藥都不屬於醫保範圍),而煉法輪功,做好人還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我們這裏有被邪惡抓去轉化邪悟回來的。我剛退休那陣,一個被邪悟者拽下去的昔日同修來家找我,胡說八道。我一直用自己悟到的法理來勸她:你修多麼高這本書(《轉法輪》)對你也有指導作用,直到你修煉圓滿,並且也要達到煉功中所要達到的狀態。一次沒有拽下我去,又找來一個和她一個狀態的也沒有達到目地,還說再找某某來和我講。我放下常人的面子嚴肅的說:「不能再叫任何人(邪悟的)來我這裏……」。在當地,邪悟者給修煉環境起到了很大的破壞作用。

江魔頭使盡了渾身招數,到處建廟、造謠,邪惡陷害法輪功,又派些特務到處暗訪,還利用到處寫字畫、摸底、題詞,給師父造謠,暗地裏拉攏不明真相的人給他的臭皮囊打氣,找他們當陪葬,我堅持每天學法,任何東西都動搖不了我,而且繼續理智的講真相救眾生。

教訓

剛開始講真相只想給熟人講,這本身就是一個誤區,認為比較安全,這其實是人的思想。一次我到一個熟人家,老倆口都是邪黨黨員,他們家裏掛著毛魔頭的像,他們還曾經學過亂七八糟的附體功。我想給他們個光盤叫他們自己看,可他們家裏沒有VCD,反而整天在電視上接受偉光正宣傳,再加上多年邪黨文化灌輸,邪惡最不願離開他們的肉身。在去他們家講真相時心裏尋思著原來關係也不錯的,又是為救你們八成不難講真相,所以忘記了先發正念或求師父加持,因而在給他們講真相的過程中他們老倆口受外空間邪惡操控干擾老給我打岔、爭辯。當時我搶著說話,結果舊勢力和邪惡鑽了空子,講的效果不好,回來嘴上還起了泡。

護法神

一日中午十二點發正念,天開始下雨,我聽見房頂上低沉的雷聲,好像是一個人在追趕另一個人的跑步聲(我住樓頂),一個回合,又一個回合,一聲巨響,我一下子笑出聲來,我想是我的護法神滅了我周圍的邪惡,以前聽見雷聲從來沒高興過,我們修煉的人身邊發生的任何事情,只要看見聽到都不是偶然的。

還有一事,自從丈夫發表三退聲明和宣布以前所做的對大法不利的事作廢,我看他有了好的變化。一次夢中,我站在他睡覺的屋門外,看見他身後附著一個無頭女屍,我大聲吆喝:誰弄來的這玩藝兒?趕快弄走!我看見站在門兩邊的兩個人(陰間的)衝過去就把那個女屍拽走了。他甚麼也不知道。我們修煉的人能夠知道常人的家裏、身上、以及整個的社會環境的另外空間是甚麼樣子,由於人類的道德下滑造成了各種災難,師父慈悲傳大法,希望眾生都能明真相、得救。

樓頂講真相

因我住樓頂,天窗又在我們樓道,經常有人從這裏上去下來的,結果不知甚麼原因屋頂漏雨了,而且漏在燈罩裏了,雨下了兩天,很擔心雷電,天晴了,我趕快去找人來維修,來了三個外邊打工的,我一看三個人,心想何不趁他們幹活時給他們講真相,以前從沒敢爬上去過,可是我就一心想著給他們講真相,也沒有多想別的,於是念一出真的上去了。先是問長問短,慢慢就切入天安門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訪,《九評共產黨》,他們不但都願意聽,也都同意做了「三退」,臨走我每人給一個真相護身符並給了部份小冊子叫他們傳給別人看。

異地救人

俺閨女懷孕七個月,我帶上修煉人所需要的一切到了她居住的城市。白天我一個人在家。我到小區的內外觀察環境,經常碰見文革時的產物,不大的一個小區裏,光在宣傳欄上張貼的有照片的那種先進就七十多個。高高的樓層,四面有小門,各有值班人員,因車輛很多,院內十字路口都裝有攝像頭。公路兩邊的人行道正在換地磚,也有的弄綠化帶,他們都是外地打工的農民,所有的建築工地和菜市場都是外來務工的,了解到這些情況講真相時心裏有了底,在那裏花真相幣基本沒人看,接過去就裝起來,有時提示他們,我這錢上有「天滅中共」之類的字,您收不收?他們會說只要是錢就收。我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促「三退」。

一次在人行路上遇見一個人,他的自行車上帶著很多揭來的小廣告之類的東西,我和他搭話,知道他是打工做這個的,我便告訴他一定不要揭法輪功貼的真相,因為那是救人的法寶,給他講邪黨腐敗等,他做了「三退」並說和他一塊住著的還有二十多人,回去告訴他們也退了,可惜我幾次出去也沒再見著他。到超市也常常能遇見老鄉(聽口音),我如果給那人講真相時,就發現別的顧客會離開那裏,提供方便,很快就能勸退一個。我經常去菜市場買菜同時講真相,一次遇上了一個老鄉,給他做了「三退」。

離女兒的預產期還有二十天,這天中午,窗外飛來一對喜鵲,我招呼女婿拿相機拍下來,晚上女兒到醫院非常順利的生下一男孩,為甚麼要說這事呢?因為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去的時候一路上我就讓女兒念「法輪大法好」,到那裏沒有普通床位了,我們進的是特需(交一萬元錢押金,最好的醫生護士)。陪人可以和產婦在一起,給孩子餵奶、換洗尿布、洗澡等都由護士辦,按時送飯菜、水果。在產房外等候時我給其他陪人講真相,有人很願意聽,有家人不信,我女兒兩點多進去,四點就生了,而那個不信的是下午兩點進去的一直到護士送我們回病房那家還沒有動靜。再說我女兒本來因年齡稍大和別的原因打算剖腹產的。大夫護士們提著女兒的名字好幾次說她真有福,這麼順利,早一會兒晚一會兒都住不上這個特需。第四天出院時結賬,花的錢也並不比普通床位多。

在那裏我還勸退了一個博士(女兒的同學)。女兒單位發了電影票,我叫閨女打電話邀她那個同學看電影,其實我根本不願到電影院去,因我目地是救人,結果她真來了。當我告訴她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賣錢時,她說:「阿姨,你說的這事我相信,他們能幹出這樣的事來。」

一天上午出去,看見很多人都提著小袋麵粉,一個老太太告訴我超市搞活動,這是特價的。我讓她放下休息一下,她便和我聊起來,她是陝西人,來小兒家住,說到三退,她說老家有人給她打過電話,她是「七•二零」以前的學員,因在外地,沒有集體修煉環境,懈怠下去了。我給她講了師父又有新的講法了,初三晚上我在網上看見新唐人新年晚會,國外學員十分精進,我也是早起晚睡,學法煉功,只說得她不願跟我分手,一種十分後悔的表情,顯示出對不起師父的樣子。

大法顯神奇

零六年夏天我給了熟人真相材料《偽火》光盤和《九評》書,幾天後我見著他問:「看了沒有?」他說VCD壞了,這麼熱的天在家搗鼓了兩天也不行。晚上我帶上我的VCD,一邊請師父加持到了他家。告訴他把所有插頭拔下來從新插上,他說弄了好幾遍了,我在他家不停的發著正念,鏟除他家裏障礙他明白真相的不好的因素,他又插了一次,圖象非常清楚的放出來了,我拿去的VCD根本就沒有打開。我多次把VCD借給人家看真相光盤。

還有一次,給另外一個人講真相,我給了他真相光盤後,他又找我說光盤不行放不出圖象來。我即刻去了他家,一邊發著正念一邊拿著他家的VCD遙控器時而快進、時而快退……一下子就有了圖象。我告訴他我們心誠,師父就幫,那人說:「法輪功真這麼神哩!」

家鄉之行

隨著《九評》的廣泛傳播,「三退」大潮加快著正法進程,我想家鄉還有需要我去救的人。不知家鄉同修做到了甚麼成度,我要儘快回老家一趟。正在我考慮這件事的時候,一個多年不見的同事托人捎來她的電話號碼,真是天助我也。一方面我想找她講真相還找不著她,另一方面,我可以坐她的便車到濟南。我準備了給她的禮物,裏邊放上真相材料一宗和神韻晚會光盤。一路上,她給我講怎樣掙錢,我就給她講如何修煉,到目地地後我另轉車回了家。我找到了一個從小學到初中的同學,是我村的幹部。我向他表明我這次回家的目地就是還想著他這個老同學,我要幫他選擇好的未來,他欣然同意了。我這次回去帶的救人的法寶不少,走到哪裏,就講到哪裏,在適當的時候就把真相材料送給有緣人,幫他(她)們「三退」。

一天,我和哥嫂一行三人去看望舅舅,當時天很熱,我只穿著短袖衣服,而舅舅穿著棉襖坐在床上。舅母說舅舅已經很長時間起不來了,今天看天好,頭一次起來(其實都是因為我去的原因)。舅舅家的牆上掛著毛、鄧、江、胡的像,是鎮上發的,這麼窮的日子,要那東西幹啥?我上去把他們扯下來拿到院子裏燒掉了,舅舅說:「妮,要變天了,別看種地給那點錢,實質是籠絡人心。」人還很明白。我給他真相護身符,教他念「法輪大法好」並給他留了點錢。吃飯的時候,我給大家講真相,全家都化名「三退」了,臨走舅舅也高興的一直送我們到大門口。

結束語

修煉至今已有十年之久,所經歷和感受是不可能全落筆於紙上的。從做好人起,一點一滴修去自身的各種執著,淡泊名、利、情,走過彎路,遇過風險,從精進到懈怠,又從懈怠到精進,從分不清人心和神念到穩步的走在神路上,有喜有憂,真正做到把遇到的好事壞事都當成好事,在刻骨銘心、剜心剔骨時能心如止水,這時才真正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師父慈悲,末劫時期歷盡千辛萬苦,法正乾坤,我們才有幸修煉成為大法徒並讓我們知道了連歷史上有些神也不知道或難以知道的天機。三界為大法而生,為大法而存,讓我們全世界所有大法弟子在最後的最後,更靜心的學好法,再去執著,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萬古艱辛只為這一回。

祝師父好,祝各位同修更精進。此稿得到同修和家人的幫助,還誠望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