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煉路 兌現史前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在大法被迫害的最初幾年裏,由於消息閉塞,我一直靠熱心的同修給我傳遞經文和《明慧週刊》,但輾轉到我手裏時,時間已經過去比較久了。因為不能及時看到師父經文和《明慧週刊》,跟不上正法進程,我特別渴望看到大法網站。就在我冥思苦想、一籌莫展之際,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和丈夫(同修)認識了兩位老年大法弟子,在他們的幫助下,我買回了一台電腦,利用同修提供的破網軟件,我終於登上了大法網站「明慧網」,那個激動啊沒法說。我們暢遊在大法網站,就像回家一樣,感覺離師父更近了。
──本文作者


敬愛的師尊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在大法中修煉十年了,可以說是個老弟子了。從得法至今,我經過了數次心靈的歷練,並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不斷成長。感恩師父,用盡人間的語言也無以表達我此刻的心情。終於提筆參加這次法會,也想在師父為我們提供的這個珍貴的平台上,向師父彙報我的修煉情況,也藉此與各位同修交流。如有悟的不對之處,請師父開示,同修慈悲指正。

在我剛修煉不到一年的時候,邪惡突然對大法開始了鋪天蓋地的打壓和迫害,在突如其來的情況下,學法不深的我對此變故感到一頭霧水,好像天都要塌下來了,一時之間不知道怎樣面對。但神奇的是,在那段特別黑暗的日子裏,師父在《轉法輪》中的兩段法總是反覆出現在我腦海裏:「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當時也奇怪學法不深(對《轉法輪》看的不多)、對大法修煉也不太懂的我為甚麼腦中總是反覆出現這兩段法。多年後,我才明白──是慈悲的師父將法打入我的腦海,用他那洪大的慈悲加持我度過了最黑暗的歲月,也使大法深深的紮根在我心裏。

二零零零年四月,因為一個同修在邪惡面前說出了我,本地的派出所、公安機關以及「六一零」等就突然對我抄家。那些警察進我家後翻箱倒櫃的搜查。沒有思想準備的我站在屋裏,不停的指責他們,沒有怕。但看到搜出來的大法書籍和師父的法像,我著急起來,心裏就求師父:「師父啊,不能讓他們再搜了,大法的東西太寶貴了。」說來真是神奇,我剛一想完,警察們馬上就停止了搜查。這件事對我的觸動很大,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師父真的就在我身邊呵護著我。自此以後,邪惡就把我盯上了,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就來騷擾,詢問作筆錄、還要簽字。我深知大法是正的,自己修煉大法、按照大法做好人,我為甚麼要簽字畫押呢?這樣做了,不就是在承認邪惡的迫害嗎?所以無論邪惡要求我幹甚麼,我都不去配合。邪惡的「六一零」夥同上級部門脅迫所在單位領導,以我「頑固」為由非法處分我,後來又硬扣了我一級工資。現在想來因為自己顧慮單位領導的處境而認可了邪惡的這種經濟、名譽上的迫害,舊勢力在我以後的修煉中給我設置了諸多障礙,使我的修煉之路曲折艱難。

學習師父的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師父在法中教導我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我悟到自己必須去掉顧慮心,不能再承認邪惡的任何要求,又幸得師父無微不至的呵護和耐心點悟,我才在以後邪惡更為瘋狂的迫害中一次次的化險為夷。

後來單位配合「邪惡」的要求,組成所謂的幫教小組,我不承認它,其實也是形同虛設,到後來也就不了了之。有時候也會感到心理不平衡,對迫害我的人有怨氣,在否定「邪惡」中摻雜了人心。隨著學法的深入,這些心慢慢就淡下來了,也升起了想救度這些人的正念。其間,「六一零」以及「派出所」還有社區也派人在所謂「敏感日」輪番的到我家來做「探視」,漸漸的我也能克服以往不理睬、很生硬的態度,將他們作為應該救度的眾生看待了。我想,就是因為那一顆堅信大法的心,師父保護了弟子。近幾年,邪惡對我的迫害不再那麼明目張膽,基本不到我家來騷擾了,但我知道它們背後的伎倆,也更加可憐那些被邪惡操控的人。

在大法被迫害的最初幾年裏,由於消息閉塞,我一直靠熱心的同修給我傳遞經文和《明慧週刊》,但輾轉到我手裏時,時間已經過去比較久了。因為不能及時看到師父經文和《明慧週刊》,跟不上正法進程,我特別渴望看到大法網站。就在我冥思苦想、一籌莫展之際,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和丈夫(同修)認識了兩位老年大法弟子,在他們的幫助下,我買回了一台電腦,利用同修提供的破網軟件,我終於登上了大法網站「明慧網」,那個激動啊沒法說。我們暢遊在大法網站,就像回家一樣,感覺離師父更近了。

如果說大法被迫害初期我仍然堅信大法是基於對大法的強烈的感性認識,後來師父又不斷發表經文指導我們修煉,大法漸漸撥去我心中的迷霧,又通過大量看網上同修的心得交流文章,我開始理性的審視自己的修煉,終於明白正法修煉的意義所在─那就是在助師正法中救度眾生、同化大法,最後走向輝煌殊勝的圓滿。

以往我是手寫小標語,然後去貼,有時也用寫信的方式講真相。能上大法網站一段時間後,我就開始想自己能打印出真相資料去救度眾生多好。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這樣想了,師父馬上就為我安排了一切。二零零五年初,我們聯繫到了幾個外地同修,他們都是被邪惡迫害後流離失所的,不遠千里來到我家。有的教我裝系統、電腦安全設置,有的教我打印《明慧週刊》和真相傳單。我們在教與學期間,也安排了時間集體學法和煉功、發正念,共同切磋、交流。至今想起來,那段時間真是很寶貴啊。

其間還發生了一件當時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外地來的同修中有一個工程師同修正念很強、對事物很敏感,他感覺到了來自另外空間的邪惡力量對我丈夫的制約,於是只要有機會,就不停的對著我丈夫發正念。有一天大家近十人圍坐一起時,屋裏的茶几不知怎麼莫名其妙「噹」的一聲斷了一個角,正當大家感到驚異之時,這位工程師同修告訴大家,是那個邪惡的東西(後來悟到是舊勢力黑手)受不了我們的正念之場,氣急敗壞的打壞茶几跑了。從此以後,我丈夫的修煉狀態有了一個提升,感到師父的呵護真的是無處不在。師父的苦心安排去掉了我們長期以來的心病和困惑。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學習技術的過程中,我邊學邊記筆記,反覆操作,就這樣我很快便學會了建立資料點的基本操作,外地同修才放心的離開。後來我教丈夫學會了打印,他自己也摸索出了更多製作真相資料的方法,也學會了維修機器。剛開始時,為了節約紙張,我將《明慧週刊》編輯後再製作,供應本地區的同修,由於需要的同修多、製作時間緊,數量有限的幾十本《明慧週刊》同修們輪換著看,後來又有家庭資料點建立,我們製作週刊的量就減少了很多。同修們把省吃儉用積攢的錢送到我們手裏,我們開始打印彩色的真相傳單和小冊子,在色彩和包裝上都講究美觀大方和實用。和丈夫製作「真相護身符」,注重製作的每一個環節,爭取合理利用,既要保證質量,又不浪費,同修反映很好。解體中共的《九評共產黨》一書問世後,丈夫也陸續製作出數量不多、但非常精美的小本《九評共產黨》。也製作了諸如《漫談黨文化》和《解體黨文化》等書籍。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我也遇到不少技術方面的難題,學會了上網求助同修,自己也抽出時間鑽研技術。

剛開始做彩色真相資料時,墨水的購買是個問題,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我專門到外地去購買墨水及一些需要的耗材,也利用這個機會進一步學習技術。接待我的就是來幫助我建立資料點的流離失所的同修們。寫到這裏,我的心裏有說不出的滋味:他們的條件真的是很艱苦。根本沒有肉吃,他們也捨不得買肉吃,全是青菜蘿蔔、南瓜等,和米放一起,加很少一點油和鹽巴燜在鍋裏,弄好了,一人舀一碗便吃。可是一個個都樂呵呵的,全不當回事兒。老年同修唐阿姨(化名)和年輕的小文(化名)不辭辛勞幫我聯繫其他同修,和我一起奔波,幫我訂購墨水,還耐心的帶著我購買了一些資料點需要的其他一些耗材。這次經歷,我看到了資料點同修在證實法中無私無我的表現,閃耀出來的是大法修煉者不屈的精神!從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差距。

回到本地,當地的協調人同修不久也找到了購買耗材的門路,主動為我們聯繫,耗材的問題也就得到很好的解決。隨著本地走出來的同修的增多,大家開始重視光盤在救度眾生中所起的巨大作用,對光盤的需求量以及光盤內容提高了要求。而在此之前,所需的母盤全靠從外地拿來,能拿到才可以做,而且時間也拖的久,非常被動,內容方面也顯的單調。這樣就促使我們考慮自己下載製作。在下載音象資料等大文件的問題上,出於安全考慮,我也猶豫了一段時間,心想邪惡隨時虎視眈眈的盯著我,不能因為失誤影響資料點的正常運轉。協調人同修積極尋找可行的辦法,終於得到了突破。但我也知道,正念才是最有力的保障,所以,在我做資料以來,也從來沒有「怕」,因為我心中有法,心中有師父。我和同修共同研究鏡像製作方法,也上網尋求技術幫助,在邊嘗試邊製作中積累了比較豐富的經驗,製作的光盤內容不僅豐富,而且具時效性。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我很注重光盤封面的視覺效果,從網上下載或自己製作封面圖片,在可打印光盤上直接打印(使用佳能打印機),這樣既保證了光盤的視覺效果,使人們樂意接受並珍惜,也保證了光盤播放質量。我丈夫特別強調真相資料內容的選擇,把好真相資料的關:無論如何,光盤的內容都要緊緊圍繞講清大法基本真相「四•二五」和「自焚偽案」。特別注意製作、推廣和發放神韻光盤,救度眾生。最近幾個月,針對中國當今正在發生的重大事件,我也能及時從「新唐人網站」下載錄像並結合大法真相或退黨方面的內容馬上製作出光盤,還製作母盤提供給其他資料點同修。同時也著手編輯本地的真相傳單和小冊子,曝光本地邪惡,發往明慧發表後供本地區同修下載製作。在此,也十分感謝明慧同修的支持幫助。我們的資料點自建立以來,在安全方面,我們本著對同修負責、對大法負責的態度,無論是對家人、朋友還是同修,我們都很注意修口。

作為修煉人,做大法工作的過程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師父有這樣一段講法:「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時期,工作再忙都不能離開學法,這是你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為你們來講就這樣要求。」為了保證資料點的正常運作,我和丈夫把大法工作分工已經有較長時間了,他負責打印和維修機器,而我負責上網下載、編輯製作光盤、編輯本地真相資料和發送三退名單等等。由於我們的證實大法工作在本地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有時候事情堆了一大堆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我沒及時去做,丈夫就不高興。細想來,還是私心在起作用,覺的光做大法的事,學法耽誤了,或者沒時間煉功了,想暫時把大法的事放一放,等自己狀態正常了再做。通過學法、交流,我認識到是自己沒有把握好時間。一味的強調自己,邪惡越是有空子可鑽,越是讓你覺的沒時間。所以一定要否定它,讓自己神的一面主宰一切!

孩子的學習不如自己的意了,和丈夫的關係處理不好了,常人工作做出了成績卻長期不被承認,救度眾生遇到瓶頸了。所出現的這些事情都令我剜心刺骨的難受。經過一番苦苦掙扎,在法的指導下,我找到了自己的虛榮心,找到了妒嫉心,也找到了害怕自己不能圓滿的心。這些心不都是私心嗎?歸根結底,我知道還是自己學法不夠、實修不夠。

有一段時間我特別想和幾位認識的同修切磋交流,可又感覺他們不是很樂意,心裏有點埋怨他們。幾位老大法弟子知道後,就特意安排時間和我們集體學法交流,同修慈悲而誠懇的說:「關鍵是學法、學法呀!師父講了向內找、向內找,真的要向內找才能提高啊,怎麼就是不去實修呢?」他們講自己的體悟,平時學法悟到的法理,並且說只要我願意,可以安排合適的時間共同切磋。同修的話以及他們所寫的體悟文章也讓我看到自己執著的人心。過後不久,師父的《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發表了,我反覆讀誦好多遍,師父苦口婆心的教導令我深感汗顏,我痛下決心要多向內找自己。在學習師父的新講法中,我更加認識到救度眾生刻不容緩,更加堅定了修煉的意志,因為我們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後來我放假在家,時間寬裕了,有時間大量學法了,我開始認真的背法。在背法的過程中,法理清晰起來,心性也在逐漸昇華,認識到自己一遇到問題就向外推,寄望於同修幫助解決,是依賴心重,注意多向內找自己。面對丈夫的指責我平心靜氣的接受並抱著「有就改,無就注意」的心態處理。我悟到只有多向內找,才能解決出現的矛盾,也只有向內找,才能走出「私」,才能擺脫羈絆,讓心性向更高的境界昇華!

修煉路上的每一個收穫、每一點領悟,都離不開師父的導航。當我摔倒的時候,師父耐心的等我爬起來;當我摔掉包袱迎頭向前的時候,師父鼓勵我,讓我感受修煉的喜悅。

自我們建立家庭資料點以來,雖然也出現了這樣那樣的困難和干擾,但一路走來,我們學會了獨立、學會了堅持,變的更加成熟、。我們一直平穩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為救度這方眾生,為實現我們的史前誓約,我們努力著,跟著師父走到了今天。在此,也希望本地同修們都能行動起來,讓家庭資料點在我地遍地開花,讓大法的真相傳的更快、更廣,救度更多的眾生。

修煉的路一定不會風平浪靜。如何走正修煉之路,是每一個修煉者必須面對的。在我的修煉歷程中,人心時時想拽我下來脫離修煉人的軌道,對我來說是多麼驚心動魄的事情!有一天我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看著穿梭不停的車輛和人群,我忽然心生感慨:我們能走到今天,是因為我們的師父啊!師父的無量慈悲照耀著我們,才讓這裏的眾生有了得救的希望!

我多想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能站在這裏,弟子能在魔難中一次次站起來,摔掉包袱向前走,是您的慈悲呵護與加持。弟子能榮幸的擔負這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是師父您賜予弟子的無上榮耀。師父,謝謝您!」

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大陸大法弟子敬上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