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一直呵護著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幸得大法的女大法弟子,由於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會寫文章,遲遲不願意動筆,同修再三催促說是師父安排的你一定要寫,我明白是師父安排,就必須得寫,因此我就寫了。

(一)師父就在我身邊

得法不久就做了一個夢,夢中邪惡來抓我,我就拼命的跑,邪惡就在後面使勁的追,我就一邊跑一邊喊師父救我,邪惡一下子就不見了,可是接著又夢見邪惡來抓我,我又一邊跑一邊喊師父,邪惡瞬間就不見了。一晚上反覆四次出現這種現象,每次喊師父邪惡就消失了,醒來後我感到師父太偉大了,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這更加堅定和增強了我要在大法中堅修到底的信念,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修煉的心,我每天都抓緊學法四~六講《轉法輪》,煉功三個小時(靜功二小時)。

(二)保護大法書

有一天晚上,我去一個學法小組找同修(因輔導站安排我去處理一些事情),晚上九點多鐘回家,下車後剛走到一個僻靜的一個地方,忽然聽到後邊「呼呼」的跑步聲,一個小伙子一下子就撲上來搶我的包,嘴裏說著:「把錢拿出來」!我當時一愣,被這突如其來的陣勢給嚇住了,就說:「要錢你拿去吧。」就把包給遞過去了。剛遞過去,馬上就想起了包裏有大法書《轉法輪》在裏面,我就把包往回拖,嘴裏說:「不能給你!」想著大法弟子要保護大法書──一個大法弟子連大法書都不能保護還算得上是大法弟子嗎!可是對方怎麼也不肯放手,不但不放手反而還打我,又用腳來踢我。後來他看我怎麼都不放手就用刀來殺我,並惡狠狠的說:「我捅死你。」刀子向我的胸部刺來,我感覺到胸部就有點痛,心想你殺不死我,我有師父呵護!師父講:「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緊緊抓住包不放手,心裏沒有怕的感覺。當時有過路人行走,也有三輪車來往,他就耍流氓的說:「我們兩個人的事情有啥不好說的。」他和我一直扯到附近一個單位送職工回家的大客車前,這時車燈直射到我們身上,他害怕了拔腿就跑了。我馬上明白了是師父呵護了我,謝謝師父,謝謝大法。我就慢慢的回到了家。到家後,想起剛才那一幕才感到後怕。一看胸部只有一點血,無大礙。我這次見證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呵護著我們,師父太偉大了!大法太神奇了。

(三)堅定維護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邪惡開始放誹謗大法的電視,我當時心裏好難受,好難受!用語言無法形容,不明白為甚麼一個政府怎麼會這樣撒謊?簡直不可思議。我根本就不看那個電視。大約在五點鐘左右有一個書商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叫我去運書,說有一批大法書問我要不要。我說:「有書我就要。」我問了一下情況,怎麼取得聯繫,他就告訴我一個傳呼機的號碼,說在甚麼地方去找她。

我就找到當地一位修的很精進的同修一起去了。雖然受到不少干擾,找到了那位同修,但是最後還是在師父的呵護下,找到了願意給我們拉貨的車子,可是天已經黑了。大約晚上九點左右,我們把車子開到存放書的地方時,才知道這個同修被綁架了。門口有警車,車裏坐著警察,但是我們倆人不怕,心想有師父在不會有事的。我們把車停在警車的前面不到十米遠的地方,我們倆人不說話互相用眼神鼓勵。我們就開始裝書,裏面有錄像帶,煉功帶,同修就在車邊靜靜的裝,並且堆放好,沒有一點怕的感覺,被抓同修丈夫突然出來看見了警車、警察,就發火吵,我就一邊勸他走,一邊勸他說沒事,你回屋去吧你放心。他就一邊吵一邊嘟嚕著說:「明明看見警察在,還敢在這裝書。」我們很快裝好了,沒有被干擾到,在車子往回走的路上我們倆怕心出來了,心想警車會不會跟著,老往回看,司機看我們這樣就說:「沒事,我是專門對付警察的,如果有警車兩下就甩掉了。」我們馬上悟到師父借司機的嘴鼓勵我們,就這樣很順利的到了家。

剛到家,家裏人就叫我趕快走,說:「警車來我家兩次了說是抓你。」我一聽看來這趟書運的還真好,還躲過了這一難。跟我同去的同修也躲過了這一難,後來聽說帶我們去裝書的那位同修被惡警綁架,追查這批書運哪去了,並揚言說如果抓到此人重判三年多徒刑。因為當時我們在那樣的環境下,我們互相誰也沒有問誰的名字和其它情況,都憑著對大法堅定的一顆心保護著大法書,所以沒有留下後患。後來書商害怕,幾次打電話來叫我燒了,我一直不理他,所以大法書就保護下來了。

(四)做一朵小花

九九年上北京為大法的清白上訪,被非法關押到二零零三年八月底才回家。回家後,靜靜的學法,煉功發正念,每天溶於法中,那段時間是我從得法後,最清靜的一段時間,我多麼想把師父的所有的大法書從頭到尾再多看一遍,可是靜心學了幾個月,有同修就問我願不願意做資料,說我們當地沒有資料點,資料是外地同修送來的。我當時一聽感到太吃驚了,一個片區沒有資料點這能行嗎!這是絕對不行的,既然是這樣,那就讓我來做吧!可是我甚麼都不懂,連最起碼的基礎都沒有,但是我想到,有師在有法在。不怕,走一步看一步,別想那麼多。我就和同修一起去買了一個小型複印機,從外地同修取回資料做原樣,就開始複印。

剛開始做的時候怕心很重,因為機器聲音很大,怕被外邊聽到,所以一邊做一邊聽外有沒有人,因為當時家裏只有我一個人,心裏膽膽突突的。有時稍不注意就把字印反了,有時還訂反了,又加上沒有人教,自己摸索著做,墨粉用完了,也不知道在甚麼地方買,只好拿到賣機子的商家處去裝粉,一桶粉要價二百八十元,不然就得買個新粉盒五百八十元,可想商家心有多黑。有一次我丈夫又去買粉,送粉的突然說出了送粉的地方,我丈夫馬上就去找到了,原來一桶粉才三十元,他回來很高興,給我說。我馬上就悟到是師父借那人的嘴有意說出來的,謝謝師父替我們解決了一件大事。

由於以前沒有資料點,許多同修都缺師父的新經文,為了給同修儘快把新經文做好,有一天晚上我和丈夫配合做,我感到那個場很祥和,所以做的很順利,明顯的感覺到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我心裏感到很幸福。直到今天回想起,同樣有一種幸福感,當同修得到經文後都很感動,問是誰做的,缺不缺錢,怎麼才能報答我,我說不用報答,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只需要同修精進實修就行了。

(五)向內找提高心性

有一次某同修做了一個夢,她悟到說我家不安全,就把在我家住的同修匆匆忙忙帶走,造成了很大影響。當時,當地協調人找幾位同修在一起和我切磋說,暫時不能做資料了,說我這也沒做好,那也有問題不適合做資料,暫時由外地同修送來或者由我自己去取。當時我想怎麼能這樣呢,一個夢就能起這麼大的作用。我想是針對我的心來的,是甚麼心呢!我得好好的向內找,把它找出來。我背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我守住心性沒有解釋就同意了。

第一個星期我去拿資料,人家還沒做,我就等他們做好拿回家。後來我找到了,是自己在做資料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生出了歡喜心,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還有許多不好的心,把我自己都嚇了一大跳:這是怎麼修的呀,趕快去掉吧!平時我把名看的太重,這次就讓你在這些同修面前讓你丟臉,看你怎麼對待這個問題。當時,感到很不好受,真的是剜心透骨的。第二個星期去拿資料,家裏沒人一直到晚上都不見影子,我就回家了。我悟到:找不到人,我就應該自己做了,於是我就上網下載,自己把資料全部做好。

(六)正念選擇一體打印機

有一次我獨自一人去買機子,但又不懂得甚麼機子好,就憑信師信法的正念,有師父看著一定能夠買到一台好機子。我到了商場就像走馬觀花一樣,這台機子看看那台機子看看,把這個商場機子看完,就又走到另一個商場,最後在一個商場聽營業員詳細介紹一台機子的情況後,我就買下了這台機子。後來,我就對機子說:你到了大法弟子家就要為大法做事,好好配合,做好救度眾生的事,將來有一個無比美好的未來,這是千萬年都難得機緣。因為我悟到,任何生命給它的第一念都是至關重要的,你給它加進去的是甚麼它就是甚麼。果然機子很好用。記得師父經文《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下來了,我工作了一夜,沒出一張廢紙,印了二千多張紙。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在二零零五年下半年,就自己直接上網下載了,一直到現在我甚麼資料都能做,包括大法書籍。當然我做的還不夠,比起精進的同修差的太遠。回想起做資料的過程,真是歷盡艱辛,來自同修的讚揚,來自同修的指責,對心性的磨煉是剜心透骨的,可以說是個修煉的好環境。能走到今天全靠師父慈悲呵護!

現在我們這裏已經有幾個資料點,一直運行的很好。由於層次有限有不足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