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大法修煉的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通過一段時間的修煉基本上掌握了發短信的技能,短信詞能不能發出去的規律,隨時修改短信的內容,根據不同的人編寫不同的短信詞,根據不同的回應給予不同的回覆。

如我發一短信:「天象大變必有因,人心善惡天知情。工作之便多行善,善待大法福隨行。信與不信自己定,福禍就在一念中。」對方回覆:「你一定是個虔誠的教徒吧!」我又發去:「法徒此舉無他意,大難來前提醒您。天災人禍天之怨,善惡有報是天理。做事三思而後行,善惡一念要清晰。願君善擇平安路,美好未來屬於您。」對方又回覆:「謝謝您的好意,我會銘記於心的。」我真為他高興。

──本文作者

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上旬得法的,當時,因為身體不好又多種藥物過敏,沒辦法,走上氣功修煉的路。學了好幾種功法,雖說身體狀況有所改善,但收效甚微。而且這些氣功師擺出了很多他們都無法解釋的難解之迷。此時,我產生了想了解迷底的想法,到處找氣功書看,越看越迷糊,誰也說不清楚。這時同事(同修)給我請來了《轉法輪》,我一口氣看完後,謎底全解開了,這就是我要找的,終於找到了,我很興奮。從此走上大法修煉之路。

從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修煉以來也已經十二年了,從沒有認真想一想總結一下自己的修煉過程。十幾年來,雖說學法、煉功從未間斷,三件事也在做,但是很不精進。就連前四次大陸法會交流會徵稿,我連想都沒想,似乎與己無關,藉口是我沒學好,沒的寫,也不會寫。我還是多看看同修的,多學學同修是怎麼做的。看似虛心,實則是自私懶惰,只想索取不想付出。這次在同修的提醒和鼓勵下,我終於也拿起筆來想認真的梳理一下我的修煉歷程。

一、心酸的回憶

我自幼體弱多病,幼年喪父,小弟三歲夭亡,我當時也只有六歲,母女相依為命苦不堪言。又因我是女孩,不能頂門立戶備受欺凌,我幼小的心靈深深的打上了悲苦的烙印。幼小的我就想長大了一定要爭氣,不能再受欺負(這就埋下了爭強好勝的心)。有一天母親找來一個算命的先生為她和我算了一命,說我「上克父兄,下克弟妹,出門子克丈夫,母親除非是金命,還得是真金,否則也會犯克。」這一下我又增加了一個「罪孽」,母親的悲苦怨恨都遷怒於我,從此沒有了好臉看,沒有了好話聽。當時我覺的很委曲:家中的不幸怎麼都算在我的頭上?最後還給我嫁了一個克過妻子的丈夫做填房,這就開始了另一種痛苦的無處訴說的生活。二十二歲就給九歲的孩子當了繼母,怎麼做大人孩子都不滿意,總是跟我過不去。當時我對母親就產生了怨恨,滿腹的委曲無處訴說。只是暗地裏落淚。自認命苦,忍吧。……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熬著,因長期憂鬱苦悶,身體患有多種慢性疾病,雙眼幾乎失明。回憶起這前半生真是痛不欲生。

是師父,是大法把我從痛苦的深淵中解救出來,給了我新生,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我現在七十多歲了,活的輕鬆愉快。自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後,慢性病消失了,眼睛基本恢復正常了,看書寫字都沒問題。現在,通過學法修煉,再回過頭來看我這痛苦的前半生,一下子就明白了這些苦痛、恩怨不就是生生世世積下的業債嗎?這半生的苦不就是還業債嗎?這後半生沒有了那麼大的業力,又得了大法,我是多麼幸運的一生啊。

師父講:「我們人類發展到今天這樣一個成度,幾乎人人都是業滾業滾來的,人身上都有相當大的業力。」(《轉法輪》)痛苦就是消業,就是在還業債。

我能活的輕鬆愉快,是師父給了我真、善、忍做人的法理。使我明白了生生世世的業力輪迴的因緣關係的法理,使我擺平了人世間的恩恩怨怨。

二、歡喜心、顯示心、怨恨心、爭鬥心等私心的暴露

1、通過歡喜心、顯示心吃的苦頭給我的啟示

在我剛剛開始學法修煉時就有很多神跡出現。比如:引導我到煉功點、幫我清除走入大法修煉的障礙。兩次高壓鍋崩開、從高處摔下來等等,都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沒出現任何問題。把老鼠、蒼蠅從屋裏攆走等等。如:我家廚房有很多老鼠,經常用鼠夾子打。夾住老鼠後再用水溺死,老打老有。修大法以後都是家人去做。有一次被我碰上,我就提著夾著小老鼠的鼠夾,對小老鼠說:「我告訴你,小老鼠,回去告訴你的同伴,這裏是人生活的地方,不許你們再來搗亂,否則我對你們不客氣。」然後,我把鼠夾子打開放它走了,此後,我家再沒有見過老鼠。又如:我房間裏發現了蒼蠅,我就把門打開,就命令蒼蠅「出去!出去!」它就真的飛走了。於是我產生了歡喜心,事後總是沾沾自喜,向人顯示,造成了不良後果。如:在我得法不久,一次用高壓鍋做粥,高壓鍋被崩開,鍋裏的飯湯崩了我一身,尤其是我那兩隻裸露的雙臂和兩手滿都是飯湯。我當時的念很正,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一點事也沒有。因此,生出了歡喜心,沾沾自喜,逢人就說,產生了顯示心理。結果,三天後手上出現了水泡(不疼也不影響幹活),就是讓人看著不好受,給大法造成了不良影響。現在想起來還深感慚愧,要是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都得燙熟了。

在我修煉以後,發現我的腳底板粉紅油亮,自己看著心裏都高興,沾沾自喜,慢慢產生了歡喜心、顯示心,時不時的就想顯示一下。但是,每當顯示後腳底板就會發生變化,不是紅潤而是青紫,時好時壞,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腳底板為甚麼會變。有一次別人提到腳跟裂口子,我不自覺的又把腳伸出來了,次日腳底就變了顏色,還生出癩斑,難看極了,奇癢。我突然醒悟這不是邪惡鑽了我顯示心理的空子嗎?其實,師父一再點化我,而我就是不悟,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師父早在《轉法輪》中講過:「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這一下使我明白了師父就在我的身邊,時刻在呵護著我,更明白了這一思一念是何等的重要。

我暈車已有幾十年了,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所以我很少出遠門,非去不可的那就得做好充份的準備。因我藥物過敏不能吃藥,只能準備嘔吐用的袋子。修煉大法以後,這本來不是問題的問題了。可是這個舊的觀念始終沒去,每到出遠門就如此準備,每次都是吐的一塌糊塗。零七年四月回老家,三百多里的路程,當然得做好充份的準備。準備了好幾個塑料袋。怕暈車早餐未吃,滴水未喝。就這樣一出城就開始了嘔吐,吐了幾百里,腹內本來沒有東西,就這樣乾嘔,真是翻腸攪肚,簡直要把腸胃都要倒來了。兒子開車,走走停停,老伴、兒子看著,著急也沒辦法。痛苦極了,在這痛苦難忍的時刻,我突然喊了一聲:「師父!」就這一聲我的腸胃瞬間恢復了平靜,心裏也不難受了,像沒事一樣。我馬上讓兒子開車,兒子都覺的不可思議。就這樣又是幾十里,也沒有再難受。我真實的體會到師父就在我的身邊,時刻都在呵護著我,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感恩之情無以言表。謝謝!謝謝恩師的慈悲苦度。

師父早就告訴我們:「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轉法輪》)

是呀,你想暈車,你怕暈車,你不就是求暈車嗎?我每天都在學法,可是遇到事就不在法上,這說明自己學法沒入心,沒能做到真正實修,今後我一定要認真學法,用心學法,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真正做到精進實修。

通過這件事對兒子、老伴也是個教育,他們也感到神奇,相信了大法的法力。兒子、兒媳都同意退出團、隊組織。(我曾勸多次,他們都不敢退)

這件事本不應反覆,可是,又產生了顯示心,孫女在通縣結婚請我們去,問我暈不暈車。我美滋滋的拉著長腔說:「不──暈!」孫女說:「有師父保護您,是吧?」我高興的拉著長腔說:「對──了!」可是,結果又是吐了一塌糊塗。兒子、老伴嘴上雖說沒說,心裏肯定有想法:怎麼又暈了?又造成不良影響。又給了我一個歡喜心、顯示心帶來的痛苦的教訓。

2,怨恨心和根深蒂固的爭鬥心

我雖說從小受壓抑,但我爭強好勝,從不服輸,總想出人頭地。如:在我十三歲那年,因為繡花借不到花樣子(因為我年齡小人家不願借給我),我就立志「將來讓全村的人都來求我」,我的願望真的實現了。從那時起,我爭強好勝的爭鬥心一直伴隨著我。由於坎坷的前半生,總覺的我的苦痛很多都是人為的,心存怨恨,又無可奈何,一直忍受著。含淚而忍,忍了幾十年。所以,這個爭鬥心根深蒂固,很難去掉。到後來孩子長大成家單過了,老人也過世了,就剩丈夫和我了,我可甚麼也不怕了,你說我,我就和你對著幹,產生了強烈的爭鬥心。在修煉大法以後,認識到作為修煉人這種心必須得去掉。遇到矛盾要忍,從自我做起。忍,還不能含淚而忍,「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在修煉的過程中,爭鬥心心得到了抑制。但是,在大法遭到迫害之後,失去了原來的修煉環境,這個爭鬥心又有抬頭,不願讓人說,無論別人說的是不是對,雖說不去爭吵,也得強詞奪理的推卸責任,反正你不能說我。這方面還得修。

三、一次難得的洪法講真相的機會

那是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一,大孫女結婚全家人(十五口)一起吃年飯,飯後聊天,孫女婿說:「奶奶身體真好。」我就接著這個話茬說起了我的身體為甚麼能好,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四•二五」的起因,「七•二零」開始的迫害。我越講越興奮,他們越聽越入神。時不時的提點問題,如:「自殺是怎麼回事,殺人是怎麼回事?」我說煉功人不能殺生,殺生就造業,造了業就得消業吃苦。殺人是更大的殺生,就得抵命,那還修煉甚麼。自殺也不行,師父說:「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他出生後,這個家裏有他,學校有他,或長大了單位裏有他,通過他的工作和社會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聯繫,也就是說整個社會的布局都是這樣布置好了的。但是由於這個生命體突然間死掉了,不是按照原來特定的安排了,發生了變化。那麼誰打亂了這件事情,那 個高級生命都不饒他。」(《轉法輪》)你想自殺會造下多大的業力呀?那個業債是無法還清的,所以真修的法輪功學員誰也不會去自殺。

江澤民等一夥利用殺人、自殺案件栽贓法輪功,矇騙百姓,製造仇恨。自焚更是如此,是假案、是偽案。根據他打坐的姿勢,他們根本就不是法輪功。再說法輪功不殺生,更不能自殺,怎麼會自焚呢?很顯然也是這個流氓集團的栽贓、陷害法輪功矇騙百姓、製造仇恨。這以後家裏人都明白了真相。

四、利用手機短信講真相的點滴體會

我得法十幾年了,也是個老學員啦,但是在做好三件事上還不如人家得法晚的新學員做的好,我也為這種狀態著急,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談到用手機發短信可以講真相,我想我要有手機就好啦,我就可以講真相啦。還真是心想事成,兒子真給我買了一個手機,我從沒接觸過這東西,漢語拼音我也一竅不通,都得從頭學起。但我相信,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學會救人的本事,我相信師父一定會幫助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一定能在短時間內學會,掌握手機發短信講真相的技能。

1,修去怕心

發短信也會暴露出怕心,怕監控、怕定位、怕引來迫害等。加上在開始發短信時技能欠佳,一有返回來的電話就手忙腳亂,不知所措。如:有一次我正在集中精神發短信,突然話鈴響起把我嚇了一跳,不知摸哪兒是好。本來想掛機,一亂反而按了開機,對方開始問話,我也不敢搭話,心慌意亂,最後這才按到了掛機,心怦怦的跳。平靜下來以後,我反問自己,你怕甚麼?沒偷沒搶,沒做壞事,你是在救人,你怕甚麼呢?有師在,有法在,你有甚麼可怕的。只是技能不熟練,應儘快掌握技巧,做好我該做的事。自此後心態比較平靜了,再遇到類似問題就能冷靜對待了。這個怕也就慢慢消失了。

又如:有一次我發短信時話鈴響了,我想聽他說甚麼,因為我沒怕很從容的開機,就聽到對方興奮的喊:「法輪功!法輪功!你說話呀,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真的,法輪功是挺好的。」為了安全起見我沒和他對話就關機了,我很欣慰,為他得救而高興。

2,要用善念,不能有氣恨心、爭鬥心,言詞要平和

師父曾講過:「我說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芝加哥市法會講法》)。所以我們的短信詞一定要平和,不能帶有氣恨心、爭鬥心的因素,否則對方不易接受,他還會說出對大法不敬的話而造業。

如:有一短信中有一句「停止做惡是出路」的詞,發出去以後立即返回信息,說了很多難聽的話。看來這段信息使他很反感,沒有達到救他的目地,反而使他造了業。因此,我想我們應該把我們的善念、慈悲心溶入所發的短信中,使他看後就感到是對他好,就想看下去。所以,我們對惡人、惡警也不能心生怨恨,只能慈悲勸善。他的未來只能由他自己選擇。

3、要儘快掌握技能熟練技巧與規律

通過一段時間的修煉基本上掌握了發短信的技能,短信詞能不能發出去的規律,隨時修改短信的內容,根據不同的人編寫不同的短信詞。根據不同的回應給予不同的回覆。

如我發一短信:「天象大變必有因,人心善惡天知情。工作之便多行善,善待大法福隨行。信與不信自己定,福禍就在一念中。」對方回覆:「你一定是個虔誠的教徒吧!」

我又發去:「法徒此舉無他意,大難來前提醒您。天災人禍天之怨,善惡有報是天理。做事三思而後行,善惡一念要清晰。願君善擇平安路,美好未來屬於您。」對方又回覆:「謝謝您的好意,我會銘記於心的。」我真為他高興。

五、三退後的一點體悟

我出生於一九三五年,父親是個熱血青年,在一九三八年就參加了「革命」,一九四二年被侵華日軍殺害。我們母女東躲西藏的逃命。日本投降了「解放了」,在我這幼小的心靈上就開始接受惡黨文化的灌輸教育,……幾十年來在惡黨文化的灌輸下,滿腦子裝的都是惡黨的「偉、光、正」。工作後一直做黨務工作,不求名不求利甘心情願的做惡黨的馴服工具。一九四九年入團、一九六一年入惡黨(均已退出)。幾十年來都以根紅苗正而自居,嘴上沒說而心裏卻是沾沾自喜。幾十年來沒做過自己想做的事,沒說過自己想說的話,都是黨叫幹啥就幹啥。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沒有了真正的自我,沒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思維空間,都是惡黨文化的那一套。就是婚後的家庭孩子都擺不上日程,孩子病了都不能請假照顧護理,直接影響了孩子日後的成長髮育(現在想起來都感到對不起孩子)。

《九評》出來以後,通過反覆學習較深刻的認識了惡黨的邪惡本質,有很多是親身經歷的。自我決定退出邪黨組織後,我自己一下子輕鬆了許多,有一種解脫的興奮感覺。當時,也說不清為甚麼。現在通過反覆聽解體邪黨文化的錄音後,才明白了這個無形的惡黨文化的枷鎖在束縛著我,沒有自我的空間,沒有真正的自我思維,都是按照惡黨畫的框框行事,所以才會有這種無形的壓抑感。再加上這些年的世風日下,惡黨的腐敗,耳聞目睹百姓的咒罵。深感痛心又無能為力。沒有了先前的所謂「根紅苗正」的喜悅,更沒有了做黨員的「榮耀」。只有痛心和恥辱。可是,從沒想過離開這個惡黨,這就是這個惡黨文化無形枷鎖的作用,讓你沒有自己的思維,在這個枷鎖的桎梏下,讓人沒有了自制能力。只有忍辱負重的痛苦的承受著。通過這些年的學法修煉,喚醒了我的良知。所以當有人提及退黨時,我的心一子復活了,馬上決定無論用甚麼形式,我也得退出來,得到徹底解脫。就這樣先做了聲明退出,然後把組織關係轉出來,一根火柴就把它結束了,我的心也就真正的解脫了。

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只道這幾十年的苦累是因緣所致,業力所累。從沒有想過還有其它甚麼原因,現在看來有很多東西是惡黨文化造成的。惡黨文化佔滿了我身心的每個角落,直接影響著我的人生,除了惡黨文化以外沒有自己的思維,所以,幾十年來在這個困苦中掙扎著。

由於自己文化水平不高,修的不精進,對法理的認識浮淺,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