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師父安排的路,我越走越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回顧十二年的修煉歷程,感慨很多,雖然深一腳,淺一腳的,但深感走師父安排的路,我越走越寬。

一、放下對工作的執著,我有了輕鬆的工作

我是基層醫院臨床醫生,工作量大,風險多,還要值夜班,加班加點是家常便飯,顧不上管家、管孩子,我們早就習以為常,三十多歲便多種病纏身,只要倒不下,就得上班,一個蘿蔔一個坑。我為工作所累,不知何時是盡頭。

九六年我喜得大法,無病一身輕。根據我個人的理解:修煉到最後,根據需要會有輕鬆的工作。我悟性較差,根本不敢想這輩子我還能盼上個輕鬆的工作。已經得法了,順其自然的走師父安排的路吧,就不再琢磨此事了。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曾三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六次。上班後,醫院僅發三百元錢生活費。我每天兢兢業業的工作,到頭來連飯都吃不上,扣去水電費後,有時還要倒找錢給醫院。由於學大法,心性提高後,真正的替病人著想,工作認真負責,不收禮,不收紅包,不拿藥物回扣,我的醫德為當地人熟知,醫術為周圍人認可,人們都知道修大法的人是好人。所以,工作環境發生變化,有的醫院高薪聘請,有的醫院請我去當科主任,最後,我到了一所工作量相對少一點的綜合性醫院做科室負責人。工作中,我處處樹立大法弟子的形像,正念抵制工作中的不正之風。現在醫院拿藥物提成每月幾萬元已司空見慣,不請客、不送禮,不送紅包,病人在醫院便會受冷落。工作中,我謝絕了藥商提供的一切回扣,並告訴他們我修大法做好人的道理,有的藥商當即表示三退,並記住大法好,讚歎道:「我做了這麼多年藥商,第一次碰到不收藥物提成的人。」許多病人走後門找我治病,送紅包,或贈購物卡,有的我在病人出院前將紅包作為押金交至住院處,再將押金條送給病人;有的在出院前送給家屬,病人及家屬無不稱讚「法輪大法好」,並對比說:共產黨幹部要都要不及,而法輪功學員給都不要。

只要能治病,我給病人花最少的錢,吃最便宜的藥。經常碰到病人在某專家那裏看完病,手持幾百元的處方,再找熟人介紹給我,結果幾元錢,甚至幾十元錢解決問題。病人大出血,我便拿出工資給病人輸血;病人在房間內被偷,連飯錢都沒有了,我便悄悄給病人錢,後來病人家屬還錢時不知我姓啥,去找院長,院長一口就說出是我,因為類似的事情發生過多次。安徽發生水災,我除了醫院統一規定的捐衣服外,還捐錢。長期以來,病人遇到甚麼事兒,只要聽我一解釋就放心了,他們知道我修真善忍不騙人。以前科裏經常有醫患糾紛,病人及家屬找院長及職能科室,鬧的領導們很頭痛,而我來醫院後所負責的科室裏,不管忙閒,很少有到醫院裏找的,連職能科室及院長都感受到「安靜」了。他們說:「看某某主任給病人做工作和風細雨的,有點事也就被她壓下了,沒有到院長這來鬧的,偶爾有來找的,是來表揚的。以前,哪個月某某科病人不來鬧事就不是某某主任了!」當別人讚揚我時,心裏美滋滋的。但轉念一想:「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我找到了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己的執著,趕緊抑制它,去掉它。

當我執著於名,想在工作中出人頭地的時候,我的周圍出現了妒嫉我、排斥我的同事、專家,到處說我的壞話,甚至送禮、送錢與醫院院長勾結排擠我,甚至到「六一零」、公安局誣告我。我堅決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同時向內找到自己的爭鬥心、妒嫉心,尤其是對名的執著,堅決不要這些心。我要證實法、反迫害,我站出來面對此問題,義正詞嚴的揭露小人的惡行,並表示要用法律維護我的尊嚴,要求迫害我的小人當眾給我道歉。並利用揭露惡人的形式向尚不明白大法真相的人講真相,結果,不到一個月,連續兩起嚴重的醫療事故,使迫害我的惡人都遭到了惡報,網站、報紙紛紛報導,病人家屬到醫院鬧,市委狠批了院長,最後醫學會鑑定為一級責任事故,惡人受到了免職、停職的報應。從此,醫院一蹶不振,惡人遭到了眾人的唾罵。

修煉中,關難來時,有時過的好,有時過的不好,跌跌撞撞的。幾年來,我儘量不錯過有緣人,講真相,做三退,不斷的向內找,使自己的心越來越純淨。當對工作執著的心放下時,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去年的一天,我被突然通知晉升職稱必須下鄉支農,且衛生局長嚴格規定原單位不准給下鄉人員安排工作,讓支農人員安心在鄉下醫院工作,這是史無前例的。我們地區共三百多人下鄉,最後只有三個人不回原單位上班,我是其中一個,而鄉下醫院要求我們每五天趕集的上午去坐診即可,其餘時間可以休息,醫院有疑難病人我們能隨叫隨到就行了。我知道是師父特意為我安排的,其餘兩名不上班的醫生是陪伴我的。正法修煉,做好三件事需要很多時間,一年來,我在做三件事上,成熟了很多。

下鄉結束,第一天上班時,我被院長叫去談話,奇蹟般的把我調到了一個非常清閒的管理科室。這是別人走後門也難得的好崗位。我衷心的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決心利用我的有利條件救度更多的眾生。

二、開創家庭修煉環境

得法後,由於身體的變化,使家人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加上守心性,孝敬公婆,疼愛丈夫,孩子也乖,一家人其樂融融,家人非常支持我。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由於我反覆被關押,家人懼怕惡黨秋後算賬,影響家庭和孩子,便軟硬兼施,當一切都無濟於事時,他們很失望。我講真相證實大法,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時,他們竟當眾羞辱我,尤其是公公、丈夫。我一如既往的孝敬老人,當他們頂撞我時,一向愛面子的我心裏難過,也知道修煉中「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認識〉)我要將求名的心去掉。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通過學法,我明白了:這場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背後是宇宙正邪的較量。在講清真相中,很多被矇蔽的人有誤解、偏見,既然他們這世和我成為一家人,肯定是應該得救的生命,我發誓一定要救他們,我心性守不住時,有過爭執、有過痛苦。我知道他們背後有邪靈、爛鬼操控,我便發正念,解體干擾他們得救的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然後將新下來的真相資料送給家人,尤其他們身體不好找我看病時,我真誠的教他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漸漸的,他們開始看真相資料了,但公公說我們傳《九評》是搞政治,經過我反覆講真相,勸三退,全家二十多人先後明白了大法真相,全部做了三退,有過錯的就寫嚴正聲明。家人紛紛得福報:婆婆多年的哮喘病,以前每年都要輸幾次液,而今,服點藥就過冬了,也不怎麼遭罪了;老婆婆跌倒後,因念大法好,十多天便恢復正常了;小姪女念大法好,年終考試全鎮第一名。親戚逢年過節聚會時,我不失時機的給親友們講真相,勸三退,家人不再反對了。在一次喪禮上,親友、鄰居一百多人,我邊講邊給他們真相資料,使一百多人幾乎全部明白了真相,入過邪黨組織的做了三退。

今年,中國天災人禍此起彼伏,駭人聽聞,人們都覺的年頭不好,保命要緊。覺醒的親友成了活傳媒。如果有真相資料,他們看完後就出去發了。家裏的日子越過越好,我用大法賦予我美好的生活,證實大法,使很多人因此走上了修煉的路。

三、帶好小弟子,正法路上奇蹟顯

女兒七歲便隨我走上了真修大法的路,曾在車禍中憑著對大法的正信,闖過難關。她從小學就當班幹部,學習成績好,做班級工作特別有辦法,她從不訓斥同學,而是善意的講道理,充份尊重同學、理解同學,經常被評為優秀班幹部,在向災區捐錢時,她自覺將自己的全部積蓄捐獻。

九九年「七•二零」後,因我多次被關押,放鬆了對孩子的教育,孩子慢慢的離開了大法。在常人的大染缸中,她學了不少壞毛病:犟嘴、追星,學習成績也下降了。那時,我真頭痛管孩子,她逆反心理很強。俗話說:子不教,父之過。師父也在國外給我們講過嚴格教育孩子,不能放縱的法。我想,要想使她改變,必須學法,真善忍能歸正一切。

二零零四年,孩子漸漸的回到了大法中,她經常與班裏的大法小弟子配合講真相,揭露迫害,尤其《九評》問世後。她給同學們講真相、勸三退,使班裏十幾個同學得救了。有一次,一張真相光盤落在了班主任老師手裏,經老師追問,牽扯了我女兒和另一名大法小弟子。老師將我丈夫叫去,讓他將孩子的被褥拉回家,不准再在學校住宿。不修煉的丈夫惱羞成怒,逼問孩子還煉不煉了,一向順從爸爸的女兒,這次漲紅了臉,她意識到該放下對爸爸的情了,便堅定的從嘴裏蹦出一個「煉」。她爸爸很失望。回家後對我惡狠狠的說:「看著辦吧,你去學校收拾吧!」

我找到另一位小同修的母親,請其他同修發正念,我倆一個上午,一個下午找老師講真相,當時,這個中學一位老師因給學生講真相,被惡人打黑報告而被非法綁架,所以學校師生對此都很敏感。明白真相後的老師表示不再追究此事了。幾天後,一位得救了的學生被班主任指使到辦公室拿東西時,意外的看到了這張真相光盤,便拿回來,完璧歸趙了。

中考時,她們班級裏明真相的同學全部考上了理想的重點高中,而惡意舉報大法弟子的同學儘管平時成績不錯,卻臨場發揮不好,遭到了報應。

上高中後,第一年文理分科,我女兒地理、歷史學的好,而數學、物理缺腿,理應選文科,然而,拜讀《九評》後,知道惡黨製造假歷史、假政治,搞歌功惡黨那一套,她堅決抵制,要從頭腦中解體邪黨文化,毅然選擇了理科,表示寧肯考不上大學,也不往腦子裏灌這些壞東西。這使她爸爸大失所望,他認為這種選擇是考不上大學的,爺倆兒爭執一番後,還得順從女兒,女兒的政治、歷史是全班倒數第二名,那位倒數第一名的也是大法小弟子,她因此受到政治老師的體罰。孩子的選擇,無異於放下生死。高中課程很緊張,她不忘做三件事兒,常常利用吃飯二十多分鐘時間出去發真相資料,班裏有十多個同學得救。高二結束後,一次偶然的機會,女兒轉到了一個不學政治、歷史的環境,今年高考,她超常發揮,又奇蹟般的被一所名牌大學錄取了,同班的那位大法小弟子也考上了理想的大學,證實了大法的神奇。

四、在協調工作中,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

去年,我負責一部份同修的協調工作,由於天天上班,工作、家務比較多,還要做三件事,把自己搞的很忙,同修都背法了,可我至今連一遍都沒有背下來,看到同修們學法煉功很精進,證實法的事情也做的很多,我打心眼裏佩服。做協調工作後,我有每週和其他協調人切磋的機會,自己有了很大的提高,漸漸的,滋生了學人不學法的苗頭。當聽到某協調人談出某個觀點時,雖然覺的不符合法,卻不敢大膽提出來切磋,幾個協調人都不同成度的崇拜某個協調人,被崇拜的協調人曾有過正念闖出魔窟的經歷,做了大量證實法的事兒,且表面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十歲左右,臉皮較細,白裏透紅。久之,該協調人每次切磋發言都留在最後總結,只要她說了甚麼,別人再有不同意見,則一定被她「扭過來」,訓斥、貶低同修是常事。當我發現這些協調人組織大量散發不是明慧網的東西時,我意識到這是原則問題,便站出來給予制止,並找相關人切磋,竟沒有一個人認為不對。而我被視為不配合整體。當散發《九評》必須協調同修分片劃區每戶不落的發放時,我有不同意見,也被拒絕。當地有一「同修」周圍曾出現多次同修被綁架事件,經反覆調查,證實該人可能是公安內線,有特務行為,有同修為了減少損失,將此人行為在明慧網曝光,結果文章寫了三次,均未上網,且往上網點遞交時,不知為甚麼落到了被曝光者手裏,她氣急敗壞的說:「想給我曝光,沒門兒。」

我發現協調人有問題。在一次切磋時,被崇拜者也嚴厲的指出了我的問題,當眾訓斥了一頓,儘管我當時很難接受,但我還是不吭聲的離開了。我向內找,找到自己愛面子心;看到對方的態度,我找到:我在做協調工作時,尤其對親人同修表現出不耐心,甚至訓斥,將同修推的越來越遠的教訓。師父教導我們:「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裏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精進要旨》〈清醒〉)是同修看到我不精進的狀態心裏焦急,而我有學人不學法的心根本不能實修,只是幹事,我要徹底改變這個狀態,安心學法,要真正自己在學,發正念要按師父的要求。師父在《成熟》中告訴我們:「在這樣一條前無古人留下修煉形式參照的情況下,完全靠修煉者自己走出一條路來,而且又要求每個人自己證悟自己的路,不樹立榜樣。自己走的路只能給後人做榜樣,沒有替代,誰修誰得。」最後,我被替換下來,不再做協調人。我沒有執著做協調人,我決心自己實修一段時間,調整一下狀態,我要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

今年春天,鄉下一位老同修找我,讓我與她配合做事,我很遲疑。多年不見了,又聽同修說她狀態不好,邪悟期間轉化過大法弟子,最後拒絕了,完全是出於自保。第二次,這位同修幾乎是求我來了,我們做了一次長談,她以前的資料渠道被以上那幾位協調人封了,人家都躲著她,嫌她狀態不好,訓斥她,弄的老同修哭了好幾天,最後求師父點化。她說突然有一個念要找我。

看到同修的難處,我悟到:這是師父的安排,我要幫助她。正法需要,該做甚麼就做甚麼。我們一起協調的日子裏,互相在法中切磋,看到對方的不足,及時善意的幫助,我們倆決心走好師父安排的路。我聽說過的這位同修的缺點,交流中都發現了,當我指出來時,老同修非常感謝,決心歸正。以前她能睡覺,而今,每晚睡兩三個小時,精力體力特別好,帶領周圍同修做三件事很精進,資料點遍地開花。真相資料遍及每個村莊,發完本鄉鎮發外鄉鎮。她經常組織同修切磋,每星期我們先切磋一次,回去再分頭找同修,包括鄰縣的同修。生活中,他們處處按照真善忍,真正替別人著想,趕集天,上坡幹活過程中都是他們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的機會,連村幹部都走入了修煉隊伍,以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知道自己遭惡報是因為迫害善良所致,自動棄惡從善,告訴大法弟子以後只管發資料,整個村子裏三、四百戶明白真相做了三退,他們經常是挨家挨戶的勸退。連當地派出所的警察也收到勸善信後,良心發現自己的過錯,常來村裏找機會接觸大法弟子聽真相,經常通風報信。精進實修的大法弟子們在村裏提高心性後所做所為感動村民,他們的莊稼在同樣甚至還不如別人用心管理的情況下,年年都是收成最好的,村裏老百姓稱是「神長」、「瘋長」;他們幹活有使不完的勁兒,也在農村傳為佳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成了他們村的時尚,大法弟子們踏踏實實的學法,煉功,不斷的向內找,開創了穩定的修煉環境。

奧運之前,邪惡綁架了我們地區近二十個大法弟子,凡是跟隨以上所提到的那個被崇拜的協調人的同修,幾乎全部被綁架,而老同修所在的鄉鎮一點沒受損失。我們地區整體正法形勢受到影響。我痛悔以前沒有當成最主要的事兒,歸正協調人的不符合法的行為,直到矛盾大了,出現了迫害。

我們立即集體發正念,曝光邪惡,與家屬配合營救同修,使本來邪惡預謀的嚴重迫害減輕了許多,我要與外面的同修儘快形成整體,挽回損失,繼續救度更多的眾生。

讓我們在正法的最後,勇猛精進,踏著師父指引的光明大道,穩穩當當的走到最後,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我們的誓約吧!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