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的每一句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同修好:

得到真善忍大法,是我人生的轉折點。學法,背法,精進實修,從不成熟走向成熟。正念正行,堅如磐石,做好三件事,成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沐浴在法光中,信師信法,離返本歸真越來越近,有很多神奇的故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切磋交流。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師父,請等等我

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弟子。得法前領著妻子各地打工,想找到自己的人生真諦,瞎摸夜走,步入佛教,看到廟裏勾心鬥角,不是一塊淨土,有一種失望的感覺。半年前認識了甲同修成了朋友,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希望,甲同修講到法輪功與佛教末法,講到自己證悟的法理,我想和我心裏想的怎麼這麼一樣。看到法輪功弟子接近圓滿,我很著急,當時有一種物質壓在我身上,進不了這個門,我把一切希望寄託在甲同修身上,將來他能圓滿能來度我。後來,法輪功功友給我看《佛家人物參考材料》,我發願:師父,等等我,再給我一年時間,我也要和法輪功弟子一樣圓滿。

看師父講法第二天天目開了,能用眼睛看到幼時夢中看見的物質在眼前飄來飄去,看書中法輪圖形旋出來大輪、小輪都轉,師父的法身從煉功圖上走出來,甲同修說我天目開了。自此我開始向所有認識的親朋好友講真相,按師父的要求做三件事了。

每天我都去甲同修家,在那認識了幾位同修,交流中看到了同修的正念正行,無私無我。同修們也耐心的幫助我,看到我哪不對了,就給我指出來,使我受益非淺。每天學法背法,我和同修形成整體,互相交流切磋。按師父的要求好做三件事,自己的身體變化很大,向外擴大著,一天一個飛躍,一個飛躍向前突破著。

心性魔煉,壞事變好事

家裏的矛盾每天都有,本來是對的,妻子跟我唱反調。她姨看不過去了,告訴我隔三差五敲打敲打她。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認為自己心性好,可心裏還時不時的想教訓她一次。平時我說一不二,現在反過來。有時忍一句就能過去但沒忍住,過後很難過,知道是業力、觀念在說話,考驗面前放不下人的東西。

家裏親朋好友說我太迷了,每天都來干擾我。母親坐在床上哭,一宿一宿睡不著,為我擔心。當時自己沒站在法上,傷了母親的心。向內找,如果善意告訴她我沒事,把真相講明了,壞事不就變成好事了?後來我把觀念轉變了,認識到只有這樣的環境才能魔煉人心,無論誰來說大法不好,我都樂呵呵的把真相講清。

我每天早上去早市兒賣貨,上貨,中午我家開小飯桌掙錢,為附近學校的孩子做中午飯,我負責買菜、做菜。沒修煉前,我身體不好,修煉後身上的病不翼而飛。家裏人和認識我的親朋好友在我身上讓他們看到大法的美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早市賣貨是魔煉人心的好環境:發正念,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形成了一種機制。啥人都能遇到:有買完貨沒給錢說給了;有買幾個月說買貴了;在別處買完到我這兒來退貨的;有借錢不還的。還有一次推車碰到自行車一下,讓他在眾人面前罵個沒完,當時我還向內找,是不是前世我欠他的。他咋生那麼大氣呢?早市買東西的人都認識的,有過來打抱不平,說我太實在。佛教居士看到後,說:你們法輪功真能忍,我們做不到。

通過一件件不好的事,每次我都能想到自己是煉功人,「不求世間得失」,結果把壞事變成好事。師父說:「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

背法讓我走出人的觀念

在背法上,我是堅定不移,持之以恆的。在走路中,工作中背法,遇事知道向內找,同化大法,溶於法中。認識我的同修都說:背法是師父在七二零以前就對學員提出的精進學法的要求,在長春掀起背法熱,很多精進的學員都能背法。看到我和老學員的差距,心想:一年以後我一定能和你們一樣。

最初從《洪吟》開始背。每天早上出早市兒,有人買貨時用智慧講真相,沒人時發正念、背法。走路騎自行車看著題目背,有時背熟了明天又忘了,又從新背。背法時有時也遇到思想業干擾,靜不下來,有時迷糊、頭暈,可我還是堅定的背。背完《洪吟》,能清醒知道自己在背法了,主意識很清醒。

接著又背《洪吟二》,早上起來出早市兒,開始背〈梅元曲〉時,我推三輪車天還沒亮,當背到「盼梅歸」時,我的眼淚掉下來了。我悟到對應自己層層空間眾生在期盼著自己的主、王,不能迷失在世間,也是師父期望的。《洪吟二》背完了,我明白了很多法理,我還是從感性上認識法。緊著開始背《新經文》,才真正從法理上昇華上來,知道了自己的使命、責任和救度眾生的緊迫和重要,才知道發正念的重要性。

記的第一次參加法會,聽每位同修發言,無私無我找自己。當自己發言時,講自己怎麼正念正行,一天勸退多少,持之以恆在一個地方做,堂堂正正。同修都說不如我,我還沾沾自喜。出來後一位同修一句話點醒我:「大家都說你做的好,當心被魔鑽空子,你要多學法。」回來的路上找到自己出的歡喜心,求名心,執著自我。回想師父為弟子承受付出,我哭了,開始背《轉法輪》,對自己更加嚴格要求,知道修煉的嚴肅性。

我每天學一講《轉法輪》,然後一段一段的背,思想業干擾,心裏難受,困,有想放棄的感覺,明白那不是我,我對背法更加精進了。早市沒人時背短經文,《也棒喝》背了二十一天,三個月背完第一遍《轉法輪》。背第二遍《轉法輪》時,自己能運用功能。兒子電腦聲音大,干擾我,讓電腦放不出聲來,兒子以為壞了,拿去說修不了,回來我讓電腦正常,馬上就正常了。背到《悟》時,電腦音箱聲音更大了,我有點生氣,當時向內找,我是神,它和我一樣,他不就是神了。我馬上溶入法中,音箱聲音再大,在我能量場制約下,甚麼也聽不到,只有一句一句背,四個點我把《轉法輪》背完了,背完二遍《轉法輪》。大法深深在自己心裏紮下了根,堅如磐石。

背法的修煉過程,放下了名利心、安逸心、色慾心,還消去了強加的變異因素。師父安排我參加集體學法,和同修交流,大家都在背法,相互促進,共同提高。交流中發現自己經常談同修的不精進,這不行,那不對的。捫心問自己:你甚麼都行,為啥不去做資料,做最神聖的事,走師父安排的路?

不長時間,我去大資料點做《九評》,每天早上出早市兒,還得上批發點上貨。上午九點學法,下午做資料,晚上回家時間挺緊,功沒煉,背過的法每天都重背一遍,到現在還有幾十篇沒背呢,還有點睏。本性的一面告訴我嚴格要求自己,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煉功,用手電照著〈新經文〉的題目背。背法時加上一念,這是宇宙大法,不許添字落字。為了信師信法,我每次背法都跪在師父的法像前,不知不覺,背法不用題目了,幾十篇短經文、《洪吟》、《洪吟二》背有上千遍了,可以倒背如流。

背法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也是同化法的過程,法每天清洗著自己。背法同化法,讓我年輕十歲,因賣貨認識我的人多,都說我是世上最好的人,無論走到哪裏,我都能證實大法。背法同化法,用善緣修掉了執著,讓我修心斷慾,家庭和睦。背法同化法,讓我信師信法更堅定,一分一秒都沐浴在法光中。

正念中做好三件事

在不斷精進實修,對法理認識不斷理性昇華,符合自己在不同層次不同標準要求時,師父按照自己的願望安排我去了大資料點。去資料點前,協調同修乙告訴我大資料點裏面沒有水,冬天沒暖氣,進去就是一天。

資料點兩位阿姨不向內找,出現矛盾,幾台打印機做不出《九評》來。去資料點第一天,乙同修讓我和技術同修學修打印機,在和同修交流中,了解了資料點的情況,去過資料點的同修認為我們資料點空間場不好,修好的打印機不是卡紙,就是電腦出現錯誤,技術同修告訴我們應該修自己了。阿姨說沒啥找的,天冷了彩噴怕凍。

乙同修回家做去了,資料點只有阿姨和我了。因為我出早市,為了遷就我,每天上午九點大家來學法,十二點發完正念開始做《九評》,到整點就發正念,通過學法交流切磋,阿姨同修在法理上昇華上來,知道向內找了,打印機也正常運轉了。打印裝訂時我倆一起背《洪吟》,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向內找,發正念成了我們的法寶,過程中否定了舊勢力對我們資料點的一切干擾因素。

丙同修為我們搭了屋中屋,因為天冷,打印機啟運慢,硒鼓不轉,插上電爐子好一會兒才能運轉。屋裏放的水凍上一層冰,我用神念和屋裏所有法器溝通,讓它們找回自己的良知,同化大法,將來有個好去處。學法背法也讓法器聽法,正念起來同化大法,我可以用三台打印機同時打印,打印速度比以前加快了,暢通無阻。

我不在時阿姨打印不是電腦出錯,就是打印有道子,當我看到有道子,告訴她都是假相,再打出第二張時乾乾淨淨的了。交流中她明白了得用正念神念才能見證大法的神奇。

背《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大法弟子穩定的做好三件事,不要出現人心的浮動。希望大法弟子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後的路。」背這段法時,自己符合法的標準要求時,法無所不能,把一台將要淘汰的打印機組合安裝後,與打印機用正念神念溝通:「我再一次選擇了你,你要好好運轉,同化大法。」打印機開始打印了,愉快的聲音,打出的《九評》乾淨。我告訴所有來的同修,被拆的打印機神奇般的運轉了。

一個月後,打印機卡鼓上面的彈簧折了,向內找自己不符合法的時候,出現歡喜心、顯示心,被舊的因素鑽了空子。

干擾來了,阿姨幾天沒來了,資料點停電,我把打印機拿回家做。妻子說:「再回家做,扔樓下去。」我發正念清理她背後的一切因素,讓她支持我,不許反對我。

來電了,我搬回去做了。打印質量不好了,資料點房子說要往外賣,給三天時間搬家。其實師父一直在點悟我們,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同修都覺的這裏安全,被另外空間邪惡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全盤否定它,讓他們賣不成,一切都是假相。我向內找自己,這裏面隱藏著一顆最大的依賴心,覺的這裏安全,其實就是一顆隱藏很深沒有暴露出的怕心,怕回家做資料直接涉及切身利益和安全。找到了執著,去掉它。

回想從做資料開始,吃了不少苦。每天半夜十二點發正念,然後背法,天沒亮,去四站地遠的早市賣貨,然後直接上資料點。冬天凍的手腳疼,用電爐子烤,喝的是帶冰的涼水,晚上黑天才回家。

同修幫忙來收拾東西搬家,乙同修問我們倆,租房子誰能去住,阿姨有丈夫,回去晚了天天挨罵,我也不能去住,幫忙同修問我回家做去行不,我說一切都師父說了算,佛法無邊。

假相來了,搬家時樓下小白麵包車裏坐了十多人,其中裏面有警察,我和同修丙搬設備,發出強大的正念,讓他們看不見,我們是神,中午我們六位同修形成整體,近距離對著小白車發正念,讓它趕快離開,午後小白車開走了,在師父呵護下,順利的搬完了家。

家庭資料點走向良性循環

其實我悟到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煉,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備的修煉環境,才能走出人,超越人,才能讓常人看到修煉人的風範,才能講好真相,才能給後人留下參照,才能證實大法,樹立自己的威德。

我的家庭資料點運轉了,每週做一百五十到二百本《九評》,有時也做《轉法輪》、各地講法。因為家裏活兒少,我只負責做菜,妻子、兒子支持我,讓我在家悄悄的做,阿姨每週來一次裝訂。

一次兒子同學的女朋友領二個同事到我家來了,妻子領進屋。三台打印機正在打印,她們問這問那,我說幫別人打點東西,發正念讓她們甚麼也看不見,坐了一會兒,她們走了,我向妻子發了火,然後我馬上到乙同修姐姐家,讓她幫發正念,當時在場的另一位同修提議讓我搬家,因為她們可能舉報我。當時我全盤否定,一切都師父說了算,回家發正念,讓她們甚麼也想不起來,抹去在我家看到的一切記憶。

耗材用完了,同修說賣耗材那有警察蹲坑,有攝像頭,前幾天有同修在那被抓。早市賣貨時,怕心出來了,大腦想著被抓被打。我捫心問自己,那是你嗎?你怕嗎?我堅定的回答,那不是我。收攤不賣了,我要去賣耗材那裏發正念除惡。向那兒去時深挖自己,發現是一顆依賴心、等、靠,求安逸心,沒走出為私為我,舊宇宙的屬性。到那有幾十名保安在做早操,我對著他們發了一個多小時的正念,背了三遍《除惡》。九點開門了,樓上樓下走了幾家,沒有一點怕的感覺了。

還有一次,妻子出去一開門,進來兩個警察,當時我正在切《九評》裝訂,我馬上迎了上去,讓他倆坐下,同時發正念讓他們啥也看不見。在師父的呵護下,他倆灰溜溜的走了。一次次的考驗,見證了大法的神跡。

為了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師父為我安排了一份工作,幹一天休息一天。一段時間,我在一同修租的房子做資料,乙同修原來做資料的地點出了麻煩,於是把設備搬到我那裏,我們一起做資料。

奧運邪火傳遞前,居委會、片警挨家搜查,乙同修出了怕心,因為屋裏東西多。當時我全盤否定,屋裏東西都是法器,在另外空間閃閃發光,師父就在我們身邊,誰也動不了我們。師父點悟同修,夢到一個小伙騎自行車,帶一個老年同修上到山上。

三個月的房租到期了,我的家庭資料點又從新開始。為了給同修乙減輕負擔,我負責一部份資料,白天沒時間學法,我改變了修煉環境,半夜十二點發完正念,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學一講《轉法輪》,工作中我還能背法,我的家庭資料點走向良性循環。

「不管我講多少,修煉的這條路得你們自己走。 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 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 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背過這段法,心裏意識到,自己沒修出海納百川的境界,寬容不夠,他的事,沒做好。我下決心,按「真、善、忍」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起。寫到這意識到自己很強的做事心,證實自我,為私為我。其實從修煉到現在,自己一直嚴格要求自己擺正基點,師父咋說我咋做,抱著整體角度,抱著救度眾生的角度去思考,明白自己來世上的目地就是要兌現自己史前的誓約。身在常人中修煉,精進實修成了一種機制,總是看到自己的缺點和不足,堅信師父的每一句話,把自己溶於法中,真正的同化大法。

我農村長大,沒念幾天書,寫出來想啟發身邊沒走出來的同修,趕快醒悟,別讓正法落下,師父說:「也不要對不同意見的學員放棄,因為他們都是我的弟子。」(《致法國法會》)

(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