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蕩不凡正法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有一年冬天的一個夜晚,我們幾個同修坐車到農村去發資料,在回來的路上。一位男同修說他還有一個條幅,要去掛在村邊的樹上。我們在車上等他。天很黑,過了一會他還沒有回來,我和一位女同修下車找他,才發現他掉到了路邊的護坡下面去了,一點也看不見他的影子。我倆找到了農民壓在玉米秸子上的大長桿子,在上面等著。剛看到人影我們就把長桿子的一頭給他,把他拉了上來。幾天後那位男同修路過那裏一看,才發現立陡驚人的深,足有一層半樓那麼深。他說:要在平時是怎麼也爬不上來的。他那天晚上就是抓著石縫裏的那些乾枯的小草爬上來的。我們都知道只有在師父的呵護下才會有這樣的奇蹟出現。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各地同修們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八月份走入大法中修煉的弟子,自從看了明慧又刊出了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徵集文稿的通知。感到很激動,也想把自己平凡的修煉過程寫出來,利用明慧這一修煉平台,與同修們做以下交流。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樹立信師信法的堅定信念

走入大法修煉之門

一九九五年八月的一天,鄰居大姐到我家串門,她說:「我從河北老家帶回一套氣功錄音帶,你聽了準能學。」當時我也沒有向她要,因為那時她也還沒開始學。幾天後我突然想聽聽錄音帶上到底講了甚麼內容。就去向大姐借來了,我聽完一遍以後,突然明白:氣功不只是能祛病健身,氣功還叫修煉,還能往高層次上修煉。突然從思想上得到了昇華,特別是沒修煉之前在練其它功時,練其它功的人教我給人看病,我發現在我與病人之間的中間位置出現了一個黑不黑白不白的東西,擋住了我的視線,我想繞過去,可是怎麼也繞不過去。我聽了師父濟南講法錄音後,使我非常震驚!師父救我多及時啊。我如果繼續下去,不但跟病人以德換業,而且時間一長還會招來附體。多可怕啊!感謝師父讓我及時聽到大法,帶我走上了回家的路。

大法在我縣蓬勃發展

九五年十月,我單位有去北京旅遊的同事,我們就讓她幫助給請來了《轉法輪》和《法輪功》這兩本寶書。這時我縣聞到法的人也越來越多了,我們就在一起開始了集體學法和煉功。在學法和煉功的過程中,大家懂得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法理,在身體上也得到了康復。就奔走相告的向親朋好友們宣傳。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縣晨煉時就有三個大的煉功點,還有幾個小的煉功點。那時有幾百個人在煉功,每天都有新學員加入,煉功的人群像滾雪球一樣不斷的壯大。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法輪功的煉功點已成為我縣一道美麗壯觀的風景線。

橫下一顆修煉圓滿的心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集體學法的環境給大家提供了交流的平台,祛病健身在每個修煉者的身上已不在話下,大家在一起交流悟到大法的法理和大法的神奇,有的同修看見了一隻大眼睛,有的看見了法輪,有的婦女七十多歲了(身體向年輕方向發展)又來了例假。有的說在打坐時身體往起拔等等。大家交流的目地不是追求神奇,而是為了堅定大家信師信法的信念。相信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都是真理。我有一次在睡覺前,躺在床上身體突然向鵝毛一樣的輕,身體在往上飄,我感覺身體已離開了床,但頭感覺還沒有起來,那種美妙神奇的感覺無法形容。從那一刻起,我更加堅定了信師信法,下決心一定修煉圓滿,隨師把家還。

二、用正念正行證實法

「七﹒二零」之後,我家的一樓是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上下班或在家經常受到他們的干擾。愛人(未修煉法輪功)單位的領導怕影響他們的「烏紗帽」也來干擾。我單位的領導也是為了保住「烏紗帽」更是干擾不斷,逼著寫這寫那。那段日子裏天總是陰沉沉的,有時還刮著狂風,下著沙塵暴雨。邪惡不允許同修見面,那種壓抑,那種孤單很難受,空氣都像要凝固了一樣。走在街上好像和人群之間被隔了一層東西,又好像隨時會遇到豺狼,真是有一種天欲墜的感覺。隨著大家在不斷的增加正念,不斷的突破干擾,不斷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現在已是天清體透。

大家說出了自己想說的話

有一天,我和一同修去十幾里以外的農村輔導一位新學員。中午我感覺好像有甚麼事情,我倆吃完午飯就急忙往回返,回來後得知省城的站長、輔導員一夜間都被綁架了。我們決定去省城要人。大家就分頭行動,能找到車的去找車,其他人分別去通知,約定幾點後在某地集合,不到兩小時就集合了四十多人,兩輛小客車連夜就出發了,一路上不斷傳來省城那緊張的消息。有一輛小客車總出毛病。天亮了,我們才到省城的高速公路上。那裏早已有警察在堵截法輪功的車,我們到那裏的時候已有被堵下的車了。我們車上有人下去跟他們交涉,他們怎麼也不放行。而且知道從哪裏來的後,就通知當地公安和政府來接人。這時有人要上廁所,大家好像被提醒了甚麼。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點頭示意,心照不宣的三三倆倆的下了車。高速的兩邊全是玉米地。為了不引起警察的注意,有的連包都不帶了。當警察發現不對勁的時候,我們已經走的很遠了。我們到了幾戶人家的地方,那裏有一輛小型拖拉機。我們和司機商量給他錢,讓他把我們送到一個交通方便的地方。到了那裏大家簡單的吃了口飯,就各行方便智慧的往省城出發。有雇兩輪摩托去的,有的是搭貨車去的,我和十幾個人是坐客車去的,客車行駛到高速公路邊的便道上又被截了下來。警察上車問車長:「車上有煉法輪功的沒有?」車長回答說:「他們頭上又沒貼貼,我怎麼知道。」警察親自觀察了一會兒,看著大家若無其事的樣子,就放行了。到了省城我們搭出租去省政府,在車上司機說:「前面警戒不讓過,我們只好繞道行了。」我問他:「為甚麼?」他說:「因為法輪功。」我問他:「法輪功怎麼樣?」他說:「還是好吧,要是不好那麼多人(學)?一個傻,兩個傻,還都傻啊?」我為他有清醒的理智而感到自豪。

我們來到了省政府門前,有好多的警察在巡邏。我們看到遠處有人在行走,好像是我們的人。就去詢問他們,一問真是同修,他們告訴我們大家都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我們找到了集中地,看到大家都在馬路牙子上邊坐著,期待著。我們來到了人群中,人群中有家屬在往回找人的,有單位在往回找人的。聽同修說當地的大多數都被看起來了,因為他們頭一天就來了。現在大多數都是外地來的,外地的還在不斷的向這裏集中。警察一大客一大客的往城外送人,被送出去的同修,他們在搭出租車回來。人群中有傳紙條的,有傳經文的(當時不知真假),有打聽哪裏來的,有來回走動勸大家回家的,還有領著東走走西走走的,有的警察穿著便衣在人群中,情況非常的複雜。下午宣傳的警車開始了反面污衊性的宣傳,堅定的同修們不聽也不信。到了晚上,大家被警察推散了。第二天清晨,我們又來到了這裏,聽到同修說已經被抓走了幾車了。後來我們一起來的大部份被抓上了大客車不知道去了哪裏,我和十幾個人被送到某派出所裏,他們給我們一一做了登記。大家都如實的說出了自己的姓名、地址和單位。他們放反面宣傳讓我們聽,我們不聽,我們跟他們講理,講大法的好處,講我們是如何受益的,我們都說出了自己心裏想說的話。後來他們告訴說:他們說了也不算,可以給向上級反應,就讓我們回家了。我們又回到了原來集中的地方,想找我們一起來的同修,可是那裏已經沒有幾個人了。就在這時我們一起來的一位男同修過來了,他告訴我們他們被拉到一個大院子裏,在那裏滿院子都是我們的同修。警察就一個一個的審問:「是哪裏來的?還煉不煉了?」然後分成組,說「煉」的都在院子裏曬著。他被弄到一個屋裏去就拳打腳踢,打他的那個惡人邊打邊說,要把他打死扔到荒郊野外。後來來了一個當官模樣的人把他放了出來。

在迫害中做出選擇

「七﹒二零」以後,大法遭受了迫害,電視二十四小時滾動播放污衊法輪功的新聞,干擾人們的視聽。很多人都信以為真,各層領導因為來自上面的層層壓力,為了名利,幹著與邪惡同樣的壞事。我單位的領導就是為了保住「烏紗帽」在不斷的干擾我們,逼著我們寫這寫那。一次單位領導讓我寫不煉功了的保證,因學法不深,迷迷糊糊的就寫了:「我不到哪裏哪裏去煉功,還有不到甚麼甚麼地方去煉功(意思是我只是不到外面去煉功,在家裏我還煉)。」有一天,單位的一位同修悄悄的告訴我說:「咱們寫了保證都是不對的,她在外地的一個同學說有開了天目的看見一個一個的大佛都在往下掉。」我聽後心裏很難受。過了一段時間單位領導又一次讓我寫揭批材料,我說:「不寫!法輪功沒有錯。」第三次,單位領導又讓我寫悔過書,我就寫了我煉了法輪功使我身體的許多病都好了。領導看了後氣急敗壞的說:「你這是悔過書嗎?你這不是在為法輪功唱讚歌嗎?」我說:「我說的都是實話。」她又氣急敗壞的說:「你回家吧,不用來上班了。」第二天,我在家裏帶了一個兜放在辦公室的抽屜裏,心想再攆我,我就收拾東西回家。把心一橫下來,她再也沒提讓我回家的事。第四次,局領導派黨委一個人來我單位找領導讓我簽字。我拿過來一看,材料上寫著我已悔過不煉了,還說我因擾亂社會治安被拘留過。我簽上了「不同意」就走了。後來單位領導找到我把我好一頓訓斥。幾天後,局裏那個人又來找我簽字,我就問她:「你為甚麼說我擾亂社會治安?」她說:「是從公安那裏抄來的。」我說:「我那天在家裏洗衣服就被派出所的人叫去說是談話,就給我們送進了看守所,你說在家裏洗衣服就是擾亂社會治安嗎?」就這樣她被我問的啞口無言的走了。

放下生死怕心自消

二零零零年三月五日,因邪黨在開兩會怕我們上訪,就用找我們去談話的這種方式把我們都騙到了公安分局。那時我正在家裏洗著衣服,被騙去後在談話中,我說:「法輪功真相會大白於天下的。」問我去不去北京?我說:「不一定。」當天晚上把我們說「不一定」和說「不知道」的四位送進了看守所。看守所裏那天晚上就一個女號﹝八號﹞擠了十七個人,其中大法弟子就有九個。第二天又開了一個一號室,把我們九個就分成了兩室,我和四位同修還有兩個犯人在一號室。八號室裏有我們一起進來的一位同修在煉功,其他三位也跟著煉了起來。惡警氣急敗壞的打開牢門用電棍電她們,又給她們戴上了手銬和腳鐐子。當時,我們聽到後都非常難受。我說:「我們應該配合她們,我們也煉功。」我們一號室裏有一個第二天就到期了,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同意我的想法。為了不給犯人增加麻煩,我讓她們等我們煉功的時候,就喊:「她們煉功了。」我們四個準備好了就下地面對面的站著抱輪。所長和惡警聽到喊聲後更氣急敗壞了。他們踢門、打門,像瘋了式的喊叫,看我們不為所動,就把門打開,用電棍電我們。電棍在我們的臉上、額頭上、脖子上「啪啪啪」的響著,來回電了三次才停下來。那段時間,一些犯人都跟著我們學法、背《洪吟》、煉功(煉功時有一人在門口守著)。學法後犯人們過去的那種打罵聲沒有了,做不好都能找自己的不對。有一個犯人後悔的說:我在外面要是得到大法該多好啊,我就不會幹壞事到這裏來了。還有一個犯人學了大法後,她經常犯的痛經病都好了,她還經常夢見一些仙女在天上飛呢。

有一天,走廊裏突然有喊叫聲,就聽一個警察說又從北京帶回一個來。當時我們正在吃飯,就聽隔壁有女人的慘叫聲,誰也吃不下去,都在那靜靜的聽著。一同修跟我說:「他們(警察)可狠了,有一次讓我背銬子就背了三個多小時。」我當時聽了心裏很害怕,心想:我的骨頭很硬啊。轉念又一想:「豁上了,死又能如何?」(因那時還沒有明白發正念的法理)就這樣一想,心裏一下子亮了起來,好像甚麼都不怕了,身心感到非常的輕鬆。一天早上,突然一個警察喊我的名字,我認為又叫去拷問甚麼事,就下地往門口走去,警察喊:「拿行李回家!」就這樣正念走出了看守所。

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

大法遭受迫害以後,電視二十四小時滾動播放污衊法輪功的新聞,干擾人們的視聽。我時刻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聽也不信播放污衊法輪功的內容。邪惡為了讓我們放棄修煉,達到全部轉化的目地費盡了心思,使盡了招術。

有一次,市裏邪惡的領導為了讓我們放棄修煉親自來我縣找我們談話,一個辦公室的主任表示很客氣的樣子,我將計就計的和他也很客氣的說了我修煉以來身體的病都好了,說完我自己,並且又舉例說起別人的病煉了法輪功也都好了。例如,有一個得了子宮肌瘤的也好了。他就裝著說他的親屬也有病,他一定要拜訪這位同修。我知道不能暴露同修,我也知道他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就沒有告訴他。他問:你現在還煉嗎?我說:「你這個人也不是個壞人,我就跟你說實話吧,我在家裏煉。」中午我去菜市場正好走在他們的後面,就聽他跟市裏的另一個人說:「她們都心照不宣的在家裏煉,最後不還會走到一起嗎?」

為了達到讓修煉者轉化的目地,邪惡之徒在省裏組織了一幫邪悟者在全省各市、縣巡迴做邪悟報告,想轉化其他修煉者。他們來到我縣後,縣裏又把我們找去想讓他們轉化我們,當時有兩個邪悟的人圍著我講他們邪悟的理,我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反駁他們邪悟的東西。我問他們有沒有天堂和地獄?他們都不敢回答我。我看到他們可憐又可笑的樣子真是讓人難受啊。那天除了一個當時被說糊塗的外,大家都很清醒理智的戰勝了邪惡,邪惡的害人計劃又一次被破滅了。

三、在救度眾生的路上謝謝師父的呵護

三件事是每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事,我要講的是在救度眾生中的幾個小故事。

神奇的爬上了比一層樓還高的護坡

有一年冬天的一個夜晚,我們幾個同修坐車到農村去發資料,在回來的路上。一位男同修說他還有一個條幅,要去掛在村邊的樹上。我們在車上等他。天很黑,過了一會他還沒有回來,我和一位女同修下車找他,才發現他掉到了路邊的護坡下面去了,一點也看不見他的影子。我倆找到了農民壓在玉米秸子上的大長桿子,在上面等著。剛看到人影我們就把長桿子的一頭給他,把他拉了上來。幾天後那位男同修路過那裏一看,才發現立陡驚人的深,足有一層半樓那麼深。他說:要在平時是怎麼也爬不上來的。他那天晚上就是抓著石縫裏的那些乾枯的小草爬上來的。我們都知道只有在師父的呵護下才會有這樣的奇蹟出現。

他們在等著幫我們解決困難

有一年的臘月裏,我和一名女同修雇車到鄰縣一個鎮上發資料,在回來的路上,走在一座大山的腳下,車突然熄火了。司機告訴我們車檔斷了,在那裏電話連信號也沒有。天又非常的冷,司機下來修車,甚麼也看不見,我們就用手機給他照明。我們拿手機的手一會就凍痛了,可司機在下面更冷,她的手一會兒就凍的木了。我們到車裏暖和一會兒再出來修,出出進進幾次也沒有修好,身體都凍哆嗦了,從心裏往外冷,足有半個多小時了也沒修好。怎麼辦呢?在大山的溝裏有幾十戶人家,還有幾戶亮著燈。司機讓我們去找一個座機給她丈夫打電話,我們就向村裏有亮的人家走去,叫開一家,那家裏出來的人便說:沒有電話,她告訴我們前面小賣店裏有電話。我們到了小賣店,店裏有四、五個男人在那裏嘮嗑。和店主說明情況後,我們在付電話費時嘮嗑的一男人說:用個鐵絲連上就能跑了。店主就幫我們找到了一根能用的鐵絲,我們回到了路上,司機真的就連上了。因離家很遠,司機怕再斷了,一路上她的腳踩著都不敢動,到家她的腿都木了。因為她是明白真相的,所以她也沒有太多的怨言。我們知道她也很辛苦,我們就多付了她一倍的車費。弟子知道要不是師父的呵護,讓那些人在那裏等著幫我們解決困難,我們就要在路上過夜了。謝謝師父的慈悲。

救度一切眾生

秋收的季節到了,前幾天,我和一位同修到地裏去發《九評》和資料救度眾生。我們倆滿山遍野的走著,一塊地一塊地的發著。滿身都沾滿了粘糊糊野草的種子,風刮的玉米葉子嘩嘩的直響,到處都是墳地。我小的時候,膽子非常的小。聽到村裏誰死了,好長時間晚上都不敢出門,害怕極了。特別是看到墳墓和看到死人是一樣的害怕。可是,那天滿山遍野到處都能看到墳墓,我們就在它們的邊上穿來穿去,也不害怕。並且我們走到哪裏把正念發到哪裏,把慈悲撒向哪裏。告訴那裏的花草樹木和各個空間的眾生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美好的未來。是大法讓我把怕心變成了救度所有空間眾生的慈悲心。同時我也感受到了慈悲的力量。

這是我修煉路上的部份故事,有些關、難現在想起來似乎很平淡,可是在當時的關中,感覺就好像來了一座山。但自己知道每一關每一難都是有師父的呵護,大法的指導,同修們的幫助才走過來的。讓我借明慧的這一交流平台,再一次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感謝我們的同修。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