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邪惡就迫害不到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三年得法的,在邪惡迫害中,靠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風風雨雨走到了今天。其中也走過彎路,然而我聽師父的話,跌倒了沒有趴在那不動,得爬起來,繼續往前走。記得九三年十月份第一次參加師父講法班時,聽法的第二天,就接到家裏發來的電報,說一歲多的兒子得了急病,叫我速歸。心想,兒子得了急病,得找醫生呀,我回去又有甚麼用呀,家裏還有丈夫,還有丈夫的大哥、大嫂都在本地。我就沒回去,一直聽完師父的講課,就急急的往回趕,在路上還在回憶師父的講法,和姐姐一起討論:「原來修煉就是修這顆心呀」。(和姐一起參加的學習班)那時候不知道甚麼叫正念,只是那顆對大法的嚮往、追求的心。一到家,兒子啥事也沒有,保姆正在餵「蒸雞蛋」他吃呢。八天不見,還長胖了點。後來明白了那是魔的干擾不讓我得法。

記得九五年的時候,從師父講法明白了從現在開始要廣傳大法。我就召集同修一起到所屬地下面的縣市去洪法。我算是年輕弟子了,有工作有小孩,小孩子當時有三歲多。我們帶上師父的講法錄像,先是到街上以各種方式宣傳,晚上租場地放講法錄像,按師父辦班的要求,然後教功。記得在某縣傳法時,我是白天上完班,匆忙趕上最晚一趟去某縣的車,第二天趕最早一趟回來的車,可早上四、五點鐘時住宿地方的門衛還沒醒,又不願打擾人家,我就從大門下面爬出來,雖然只有一點縫隙我也能爬出來。連續幾天都這樣,因為每次都得按師父當年辦班的要求,聽一講停下來教功。一次得要一個多星期。那時除了工作和做家務就是學法、煉功、洪法。我可是甚麼都看不見啊,也沒甚麼感覺(不過有時,狀態好發正念時全身發熱,有這個感覺)。我就憑著對大法的深信、對師父的深信,那是一種感覺從本原上來的一種信,寫到這不知怎的眼淚都出來了。邪惡瘋狂迫害、媒體漫天謊言時,從沒對大法動搖過。

我真切的體會到:不管平時做的如何,邪惡迫害時,只要當時有正念,邪惡還是不敢迫害。甚麼是正念,我體會是:心中有師父、有法,並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我兩次被邪惡非法勞教(九九年和二零零二年),當時都是沒有正念,只當是人對人的迫害。後來正念正行證實法救度眾生時,一次都沒有被迫害(等會在後面略述)。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瘋狂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我和妹妹(同修)一起上京證實法(九九年七月一十九日),我和妹妹是本地區最早上京證實法的,當時我倆的行動也帶動當地的同修走出來了。那時沒有人的觀念,沒有人的一切,只知道大法需要做甚麼,就做甚麼。後來,被邪惡反覆抓進看守所,勞教所,親自體驗邪惡迫害的手段、歹毒,和了解到的迫害的種種酷刑,加上家人、親人、社會方方面面的壓力,心中生起了一點怕心。不敢當著丈夫的面學法、煉功、發正念,往往是他一到家我就藏起了書。他看見我看書就罵我:你不怕死嗎?你再要被抓去就離婚。(其實我不怕離婚,只是不想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形像、不想由此而影響到眾生的救度,特別是丈夫的得度和他親人的救度。)看到我發正念就罵我是巫婆。後來感覺這種狀態不對,首先得把家這個環境修過來、正過來。我就跟他寫了封信,說明大法的好,惡黨如何邪惡,在勞教所我受到的種種迫害,並說明我每次受到的迫害,邪惡不只是在迫害我,同樣是在迫害你呀,因為我是你妻,我們是一家人啊。你不能站在邪惡一邊呀,應當站在親人一邊啊。等等還有好多道理。而且時常不忘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

後來,我在發正念時看到他來了,就想師父說的話:「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心想:我就是這個家的主人,我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你沒資格管我,而且你也是為大法而來的生命,你應該同化法。後來,我堂堂正正學法、煉功、發正念,他啥也不說了,而且惡警來干擾,他就罵惡警。惡警每次來干擾,他都是站在我這邊。有一次,說是全市大抄家,當惡警找到他叫他開門時,他據理力爭,硬是不給邪惡開門。邪惡沒趣的走了。今年奧運來時,惡人又去干擾他,要他代我簽甚麼字,他把惡警大罵一通,轉頭就走。那次去了三個惡警,其中一個年輕的沉不住氣了,就把他們的上司罵了一通:大約是「上面吃多了沒事幹,叫我們來挨罵」,接著把他們的上司罵了一通出氣。一邊罵一邊沒意思怏怏的跟在我丈夫的後面走了。這是丈夫自己回來對我說的。(這裏說明一下,邪惡開始是干擾我,可我就是不配合它,叫我給他們打電話報告,我不打;叫我簽字,我不簽;我叫去派出所,我不去,只要他們來找我,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一次,惡警叫我簽甚麼字,我不簽,他們就說不簽就到派出所,我也不去,惡警說不去就打電話叫車子叫更多的惡警來。他們其中的一個就開始打電話,我發正念讓他們的電話打不通,結果電話真的沒打通,而且打電話的惡警就站在我面前,他卻問另一個惡警說:她人呢?到哪去了?這時他看不見我了,一群惡警就走了。那時我在開店,那天正好有一個同修在那,她也幫我講真相。由於我總不配合他們,所以就只好去干擾丈夫。)

順便說一下我是如何正念正行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我的方法是面對面講真相、貼真相標語、把真相小冊子、光碟送到各家各戶。在街上搜集各種能看見的電話發給明慧。有一次在一個樓道裏正準備把光碟用雙面膠巴到一家人的門上,不料這家人猛的打開門,我瞬間把光碟放進包裏,自然的下樓,邊發正念,讓她在那站著,不要動,結果她真的在那站著。無數次的到樓道裏送真相資料,都非常順利,唯有這一次有驚無險。每次出門時先對真相資料發正念:你們被選用來作真相資料,這是你們的緣份和福氣,你們一定讓有緣人得到你們並珍惜你們並傳閱你們,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發揮你們神的力量最大限度的救度眾生。然後想,我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義務和史前大願,任何邪惡都不得干擾和破壞,師父的法身就在我的頭頂上方,光芒萬丈,法力無邊,邪惡見了就解體,「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每次都很順利。返回途中發正念,鏟除收到真相資料的眾生背後的一切邪惡,讓收到真相資料的眾生能認真對待真相、了解真相、傳閱真相資料。

主要講一下我是如何面對面講真相的。《九評》一出來,知道講真相多了一項要勸人退出惡黨和講惡黨是怎麼回事。首先是勸丈夫退黨,勸了幾次不退,後來竟有一次我正在勸他時,哪知他對著我的臉就是一掌,我沒有恨他,對他說:你打我也好、罵我也好,我不怨你,反正我是為了你好。後來我再沒對他講,天天對他發正念,並求師父給他機會救他,大約過了一、二個月,他在外地出差,本說得上十多天的,結果只三、四天就回來了,說不知怎的把腰扭了,疼痛,人不能站立了,領導叫他回來去醫院看病。我一看機會來了,真是師父給機會來了。他叫我給按摩、揉腰,我發正念讓師父把功能鎖上,只是常人對常人的按摩。因為師父說過不能做按摩的事。我體會到我的手是帶功的。我一邊按一邊對他說,你是信醫院還是信大法,你自己定吧,反正你也知道一些大法的神奇,醫院現在是去不得,一進去就是上百上千的,有的還查不出是甚麼病來。順便說,你還是不肯退團嗎(他不是黨員只是團員,曾經是單位的團支部書記)?某某黨這麼壞,老天要滅它了,退出保命啊,這時他說,退就退吧。就這樣他得救了。他煉了幾日法輪功,腰也好了,沒去醫院。只是可惜他腰一好就不煉了。

面對面講真相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我都講,自從師父說「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從那時起,面對面講真相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我都講,從未生出過甚麼人心,諸如面子呀,怕呀,虛榮心呀,對方能不能接受呀。我只知道要讓人知道真相,要讓人得救,這是我應該做的事。零一年到零六年我在開副食店,只要進店的人,我就給他講。有一次有幾個人一排蹲在我的店門口,我走到他們身邊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其中一個說,你知道我們是誰嗎?還給我們講這些。我說,不管你們是誰,我是為你們好啊!慢慢講多了,有了經驗,三言兩語就能講明真相把人救了,一開始講我都是先問對方聽說過法輪功嗎?了解法輪功嗎?一般都說不了解,我就說法輪功可是好功啊,是煉功鍛煉身體,教人做好人的,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啊,千萬不要相信電視、報紙上宣傳的法輪功,那全是假的,全世界都在煉法輪功呢,再說某某黨如何迫害法輪,在歷史上本身就如何壞,現在老天要滅它了,退黨、團、隊保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又不花一分錢,多一道生命保險何樂而不為呢?況且用化名、小名都可以,神只看人心,就算你還不太相信的話,退一萬步說,萬一沒有這事,你哈哈一樂,又沒損失一根毫毛,萬一有這事,你不就撿回一條命嗎?一般人都願意退。有個別的人我還沒說兩句,他不動聲色就走了,還有的人等我說了半天,他卻說你不要枉費心機了,我是不會相信的。也有的人觀察他好像在聽,總感覺他會不會去報警,這樣的人,他走了我會對他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不讓他去報告惡人,只能傳給善良人。

隨著大法真相的深入人心,講真相更容易了,我開頭就問:你是黨員嗎?有的說是,有的說不是,不是的就問是團員或是少先隊嗎?有的不懂少年先鋒隊是啥,就問你總戴過紅領巾吧,用手做個手式,然後說你聽說過「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嗎?接著講真相,他(她)同意退出後,再讓對方記住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給送一個漂亮的「真相護身符」,對方都說「謝謝」。生人一般先要打招呼,根據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語言拉近距離,比如看見一個年輕女孩帶著一個大約一歲左右的小孩,就過去招呼,一臉微笑的說,在帶小孩呢,不是你的小孩子吧?她說是,我說,呀,真是不敢相信呀,你這樣年輕,自己都像個小孩子,看起來像十七、八歲(年輕女孩一般都願意別人說自己年輕漂亮),她說有二十歲了,丈夫二十四歲了,她那麼小就成家了在家帶小孩,肯定不是黨員,就直接問讀書入過團、隊嗎?說入過少先隊,這時就給她講天要滅中共,退隊保平安的事,她同意了,再問了解法輪功不,她說了解,問是從電視上了解的,還是見過煉法輪功的人,她說從電視上看過。我一驚,並說電視說的可不是真正的法輪功啊,真正的法輪功與它說的完全不一樣啊,然後給她講大法真相,大法在全世界的洪傳。最後送一個真相護身符,並囑咐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會得福報,保平安。她說謝謝!給在路邊等活的拉板車的人講、給收破爛的講、擦皮鞋時給擦皮鞋的人講;煤氣燒完了,打電話送煤氣,給送煤氣的人講;坐公車,客人還沒有只有我一個,就給司機和售票講,等來了客人,就給客人講;坐的,給的司機講;兒子的同學來找他玩,就給他同學講;買菜時給菜農講;到商店買東西就給商店老闆講,有時不想買東西,就買支冰棒,然後好講真相,因為,商人的心裏,你給他做了生意就高興些。在路上給鋪路的民工講,上理髮店給理髮店老闆講,給理髮師傅講,給洗頭妹講,給要飯的講,到娘家給老家的人講。面對面講真相,只要一有機會我就講,沒有甚麼顧慮。當然也有時忘記講了,人已經走過去了,我會後悔,然後追過去。有一次,看見一個老太太在面前一晃而過,我感覺是我的一個老同事,她已經走遠了,我好後悔沒叫住給她講真相,心想這次錯過,也許再也沒機會了,我就轉頭去追她,一直追到她買東西的地方,站在她旁邊,看她。等她買完東西跟她一起往回走,跟她聊天,問您是某某嗎?結果她說不是,我說你好像我的一個同事啊,她說難怪你總看著我呢。拉近距離後,然後開始講真相。她說是少先隊,願意退出,再送她一個真相護身符,叫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後她說謝謝你啊,我們相同的路也走完了,就分開走了。

最近的一個晚上,心想今天一個人都沒救,不行要出去講真相,邊往外走,邊求師父把有緣人引到我面前來,我好救他(她)。走到市公安局門口時,停了一會,對著它近距離發正念,接著往前走,看見一對中老年夫妻,男的是我丈夫以前單位的一把手,現調到同系統的另一單位,已退到二線。我就跟他們打招呼,你們好!過去散步啊!答應「是」。他們走的好快,當時沒跟上去講真相,好後悔,心想下次見到一定不錯機會。知道他們去廣場,我也是去廣場,每天晚上廣場都很多人。我找一地方坐下,心想有緣人快來聽真相,一邊在心裏發正念:解體周圍環境所有眾生頭腦中抵觸大法的一切不好的物質,解體阻礙他們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然後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用神通打到眾生的頭腦中去,希望眾生能得救。時間慢慢過去了,還沒來一個有緣人,心裏想不能老是坐在這,得主動去找有緣人。於是起身走動,廣場盡頭是市委大樓,我就到那坐在不遠處對著它近距離發正念。

發一會兒一睜眼,喲,那對中老夫妻正走到我面前了,而且一晃而過,這次決不能錯過機會,我馬上起身幾大步趕上去打招呼:「劉廠長,你們這麼快就回家啊!」「是啊,轉了一大圈,每次都是轉一圈就回家的。」「噢,是這樣啊!劉廠長,給你說個事,是為了你好啊!「哦,你說。」「你把黨退了吧,反正現在也沒用了,某某黨這樣腐敗,老天要滅它了,退了保命、保平安啊!退了,它做的壞事就跟我們沒關係了,不管老天怎麼懲罰它──天災、瘟疫,我們就可以被免災難,得以平安,不受它的牽連,你就退了吧。」「他連聲說:「好、好、好啊。」我又問他夫人是不是黨員,她不作聲,我就從包裏拿出隨身帶的二零零八年新唐人神韻晚會光碟和天音光盤給他,並說:「這張光碟送給你,是一台頂好的國際水平晚會,還有一張是天音,天音裏還有電子書、有網絡在線,你點網絡在線就可以看到在國內看不到的好多東西啊,送給你有時間看看,作為一種閒時的消遣吧。」「好啊,看完還給你。」我一笑:「不用還給我啊,送給你的親朋好友吧。」他也笑了:「好吧。」這時我就沒跟著他們了,去別的地方尋找有緣人了。心想真是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啊,弟子只是有個救人的願望做表面工作而已。在往回走的時候,看到三個上了年紀的婦人散步並也在往回走,我快步跑上前去打招呼:「你們三個一起在散步啊。」他們說:「是。」我一臉笑容的說:「散步好啊,俗話說『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身體都還好吧。」其中一個答:「還好。」再問他們是不是快到家了,住在哪呀?他們說住在哪,我就順勢問,你們那有沒有人煉法輪功啊,一人說沒有,另一個說誰敢煉法輪功呀。我說:「有呀,我們那有好多人煉呢。」話題已經打開了,接著講大法真相、退黨大潮,其中一個有七十多歲了,我就重點給兩個五十多歲的講,兩人一個是團員,一個是少先隊,兩人都明白了真相得救了。

面對面講真相是我用的最多的了,生人就先根據不同的人,不同的環境用不同的話語拉近距離,熟人就直接講,一看到就說:給你說個事啊,是為了你好的,一直惦記著你呢,接著講大法真相、退黨大潮。有些多少年來都沒碰到過的朋友,又不知道住在哪的,我就在心裏想著能見到就好了,結果沒幾天就碰到了。有一個老同學就是這種情況,看到她時,我真高興啊,當時她帶著一個小孩子,我就先去商店買點小孩子吃的東西給她,然後給她講真相。一開始她說不相信這些事,我不灰心,繼續反覆講,中間也插些人的事,以免她聽得心煩,當她聽常人的事聽得高興時話題又轉到真相上來。最後還是退了邪黨。與隔省的朋友就買個IC卡去公話打長途,知道地址也寫信。後來店沒開了,找了個單位上班了,我就在新單位講真相,單位大部份人都明白真相並退了邪黨。心想這裏的人該得救的都救了,得換個地方了,不久就辭職了。

我真的感覺到我們想甚麼師父都知道,而且呀,只要有正念(神念),講真相都不會有干擾和麻煩。還沒走出來的同修、還不管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一定不要再等了啊,大法弟子有師有法,沒有做不來的事啊,不信就試試看吧!我也確實還沒修好,跟那些正念正行的同修相比那還不知差多遠呢,我還要精進。

有不正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