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偉大的師尊好!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機關幹部,一九九八年夏天正式走入大法修煉。在這十年的修煉路上,風風雨雨,走的時好時壞。摔摔打打中,是偉大的師尊一次次將弟子扶起走正,並走向成熟。今天,我克服各種干擾把自己正法修煉的經歷和體會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得法

一九九七年夏天,同事借我一本《轉法輪》,我看了一遍後,覺的這李老師講的太好了,書上有些事就像在說我,這是我以前練的幾種氣功中不曾講過的。可是要放下各種執著心、名、利、情,我覺的太難了,所以又拖了一年的時間,才走入大法修煉。在學法小組,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通讀《轉法輪》,學習經文,我都非常認真。師父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的法,深深印在了我的腦海裏。我也終於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是返本歸真,而不是當人。相見恨晚的感覺使我下決心堅修這個大法,在返本歸真的路上精進實修趕上去。白天上班,我有時間就抄法、背法,下班回家,剩餘的時間全部用在學法煉功上。(我在修煉前就已離婚)我有一年的時間,去學法小組和煉功點一次不落。我又粗又硬的腿一盤就是四十五分鐘,疼的直掉眼淚,心裏不斷的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後來四十五分鐘的煉功帶折了,我悟到是師父讓我盤一個小時的腿,從此就盤一小時了。修煉兩個月後,開始消業。我的各種慢性病:氣管炎、胃病、產後風、心臟病都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溢於言表。是師父幫我消業,又為我承受了許多。師父說「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我努力按照師父說的去做,修去我的爭鬥心、妒嫉心,主動和多年有意見的人和解,凡事為別人著想,性格變好了。同事都說我修煉法輪功後像變了一個人,這法輪功這麼好啊。因此也有幾位同事走入修煉中來。

二、洪法

每到週日休息時,我就隨同修們去洪法教功。從城市到農村,從集鎮到學校,每次都不落。下鄉工作時對農民講,回娘家向親屬講,向鄰居講,向同事和領導講,向遇到的有緣人講,講大法的美好,講我身心受益的體會。我備足大法書借給領導、同事、鄰居看,雖然他們不一定能修煉,但法輪大法好深深印在了他們的腦海裏。在以後邪惡迫害時,在人這一面的表現,就是他們有意保護我,不上報,使我幾次免受洗腦班迫害。

想到師尊講過的關於修成無私無我,正法正覺的偉大覺者方面的法,我坐不住了,決定利用我家條件,為同修提供集體學法的環境,成立了學法小組。為了方便大家看師父在國內外的講法錄像,我又買了一台大彩電,兩個居室,兩台電視同時播放,屋裏擠滿了同修。有的學員看到我家的牆上、窗戶上都有法輪在旋轉。那些日子是我最幸福的日子。

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開始鎮壓法輪功。一時間中華大地被謊言、邪惡籠罩著。聽說輔導員被抓後,我和同修們一起去省城護法,要求放人。由於去省政府的路被戒嚴,我們很多學員被警察圍住,帶上警車,然後送往本地派出所。第二天惡警逼我們看誹謗大法的電視,逼我們寫保證。我們不配合,告訴警察那全是假的,我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們都是受益者,是中央搞錯了,所以我們絕不寫保證。他們沒辦法,最後放我們回家了。到家後我難過的哭了,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師父和大法被誹謗,這個黨算完了。我不聽、不看電視,就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一天也沒有耽誤學法煉功。上班後,我又向單位領導和同事講事情的真相,揭露邪黨的謊言。

四、進京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第一次去北京證實法,由於同修手機被監控,沒等我們去天安門和信訪辦,就被非法送回當地的拘留所、派出所迫害。因我不寫不煉功的保證而被開除邪黨黨籍,撤銷職務並勒索三千元。這對於一個放下名、利、情的大法弟子算的了甚麼。(現在知道不應該配合邪惡)為揭露邪惡制止迫害,我還要去北京證實法。但是,這次去我一定要在一週之內回來,不給親人和單位領導帶來麻煩。

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我請了年假,和一位同修大姐幾經輾轉到了北京。二十二日,也就是自焚偽火案的頭一天,我倆去了天安門廣場。那天,天陰冷,飄著小雪,遊人比較少,但是武警、便衣、警車到處都是,顯的有些恐怖。我有點怕,走了兩圈也沒拿出條幅來。後來被武警發現盤問,帶上警車。三個警察在車上,我一下子清醒過來似的,突然高喊:「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警察拿起警棍就朝我的身上打來,同修大姐大喊:「警察不許打人。」他又來打大姐,我就拽警察喊:「不許打人。」他罵著髒話,又來打我。這樣幾個來回,把我和大姐的胳膊、腿都打木了,青紫青紫的。並把我們送到前門派出所,關在大鐵籠子裏。裏面已經關了六十多位各地來證實法的同修。惡警提審出去一個人就是打罵,邪惡至極,各地惡警也來認人。因大家誰也不報姓名,一起背誦《論語》、《洪吟》,高喊窒息邪惡,邪惡的氣燄被壓下去了。警車又把我們拉到西城看守所繼續迫害。

我為自己在天安門表現的不好很懊悔。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這次沒做好,很慚愧,那麼從現在起,我一定要做好,聽您的話。」在體檢時,原本血壓不高的我,竟是一百八十。惡警讓我們吃飯,我不吃,我要帶頭絕食抗議,有幾個同修也不吃。年三十早上,他們偽善的拿來餃子、瓜子、糖,我還不吃,心裏一遍遍背誦經文《忍無可忍》,心態越來越穩,越來越踏實。大年初一的早上,看到走廊裏惡警拽大法弟子去灌食,我們監室絕食的同修也被帶出去。我看到這邊放著粥,不喝的就被帶到那邊強行灌食。我喊:「我拒絕灌食。」惡警舉起警棍罵著髒話要打我,我直視他的眼睛沒有怕,他的手在大法弟子的威嚴下垂了下去。開始量血壓,又是一百八十,然後他們強行給我灌食。那種邪惡的場面簡直無法形容,我的淚止不住的流。這是甚麼世道啊,大年初一對修真、善、忍的好人野蠻灌食,進行非人的折磨。當天中午,看到走廊裏一男兩女三個同修被叫出去,我想這是放他們出去了,這幾人都非常堅定。那個男同修不配合邪惡,一直被扣著手銬、腳鐐。我想我也該回去了,果然聽到喊我出來。從這一刻起,我們四人第一批正念闖出魔窟。初二到家,初八上班,彷彿甚麼也沒發生一樣。我親身見證了大法的超常、神奇。師父時時都在我們身邊,我們心裏想甚麼全知道。弟子正念足,言行符合法的標準,師父就幫助我們。

五、流離失所

二零零一年三月末,同修告訴我,住地派出所要抓我,是被一同修丈夫舉報的,就這樣我被迫流離失所了。在這期間我和其他幾個流離在外的同修一起做資料。當時邪惡迫害很嚴重,不時就有同修被抓,資料點被破壞。那時不懂正念否定,一年之內搬了九次家。從一樓到七樓搬運設備、物資,只有三個人,人手少,東西又多又重,很吃力,身心都感到很苦,只是內心充滿了希望。有時,同修們一起跑二百多里地去農村各地發資料,在寒冷的冬天,經常一發就是大半宿。由於幹事心,學法少,被邪惡鑽了空子。去一個同修住處時,被一個蹲坑的警察抓捕,送到本市看守所迫害。因我不配合邪惡,一個字未寫,就將我非法勞教兩年。在那邪惡的黑窩裏,精神上、肉體上受盡凌辱和摧殘。不分晝夜由惡警和邪悟的人圍攻,灌輸那些邪悟的東西。在迷迷糊糊理智不清的情況下,上了他們圈套,摔了個大跟頭。等我清醒後才知道錯了,痛苦的大哭,公開聲明我做錯了,我的一切所說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那個邪惡的環境下,摔了大跟頭,給自己修煉路上留下污點,這是我終身的遺憾,對不起恩師的慈悲救度。出來後,我決心要用行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六、學好法,講清真相

師父在《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中說:「我想呢,就講這麼三件事。一個是大家學法的問題,一個是發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極其重要的。」學好法是講清真相的基礎,是我們從人走向神的天梯。從新工作後,我自己一個辦公室,工作量也不大。我感謝師尊的加持,給我創造這個有利的學法環境。每天有大量的時間學法、背法、發正念。通過不斷學法,法理越來越明,正念越來越強。講真相的效果也越來越好。凡是來到我辦公室的同事和來此辦事的人,都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外出辦事時,無論上哪,平時接觸到的有緣人都是講真相的對像,讓他們明白這場史無前例對大法的迫害,從而得救。

我單位新調來一個「六一零」辦公室下屬系統的人,每次週末值班,領導都安排她和我一起值。關心我的人叫我千萬不要向她講真相,怕她討好領導告發我。我想她越是這個身份我越應該講,免的她無知迫害大法造業。這天,她正在門衛看電視,我說:「你看電視上演的也不都是真的,天安門自焚造假都能在中央台播放,你說它甚麼假造不出來。」她靜靜的聽著。我說:「你這個工作不怎麼好,管法輪功的部門容易造業。我看你這個人挺好的,千萬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並舉了一個委主任舉報大法弟子遭惡報的例子。她說:「我聽明白了,我也討厭那些居委會的人老去挨家挨戶的調查登記人家法輪功。我能把握好自己。」

還有一次,我去理髮,屋裏有三個人。我正在給他們講真相,突然從外面進來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大吵大嚷的:「甚麼時候了你還講這個,你還煉不煉了?」我立即對她發正念,讓她立刻閉嘴,清除她背後的邪惡因素。一個男的站起來制止她:「你說甚麼亂七八糟的,你看這個大姐說的多好。」她立刻停下來,不好意思的說:「其實你講的也有道理。」便不吱聲了。我知道這是發正念的作用,是師父看到我當時沒有怕心,保護了我。從此以後,我更重視講真相時發正念。

七、勸三退救眾生

《九評》發表後,我連看了四遍。加上看明慧網上同修們勸退的經驗,自己做起來也比較得心應手。開始,我是先從我的親屬、鄰居做起。我的老家在農村,路較遠,我就利用節假日多次去講真相、勸三退。因為以前我曾幾次在那裏發過真相資料,他們對大法有些了解。除我的親屬以外,有不少的鄰居和鄉親也退出了邪黨的組織。

為勸退,同學聚會我每次都參加。同學們來自全省各地,大多數都是黨員、幹部。以前給他們講大法真相還容易接受,可是講三退他們或不聽、或迴避,受惡黨毒害較深。所以我先找關係比較近的同學單獨講,本著退出一個是一個的原則,這次不退,給他一本《九評》和小冊子回去看,明白後,下次來時一講就退了。幾年來我耐心的去做,大家也都明白了真相,明白了我真心為他們好,所以大部份人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我單位的同事大多是邪黨黨員,把當官、追求名利看的最重。我一直覺的對他們勸退最難。可是現在是搶人救人,如不救,將來他們的下場多可憐。大法弟子的責任、慈悲心促使我不能等下去。我利用一切有利的機會理智、智慧的去做。有不少在職的和退休的同事退出了邪黨組織。

一天,我因故去一個副職領導辦公室,我誠懇的對她說:「我有一個很重要的事總想對你說,一直沒好開口。」她說:「你說吧。」我說:「現在三退的人數好幾千萬了,共產黨貪污腐敗,你在上層你是最能感受到的,你不退出來,將來天滅它時,你為它當陪葬不合算,我擔心你,因為你這人很善良,你快退出來吧。」最後她說:「你給我退了吧。」我順手給她一本《九評》,告訴她回家好好看看,讓你的孩子丈夫親屬都退出來,她同意了。後來她被重用到另一個領導崗位,得到了福報。而以前監視我的那個副職領導,卻沒到年齡,就讓他提前退居二線了。

我牢記師尊的教誨:「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在日常的生活中,我不管去哪裏,都利用各種方式講真相、勸三退。

一次,我到外地參加業務培訓,同去的一位區領導和我住一個房間,我就找機會和她講真相。她說她外地的一個親屬修煉,以前和她講過,但三退的事不知道。我就給她小冊子看。會議結束的前一天,我說:「你都明白了吧,退了吧。」她同意了,也把孩子、丈夫都退了。

還有一次,到縣城賣肉的攤上看表妹。一個剛買完肉的男士,我叫住他說:「大叔,您在哪上班?我好像認識您。」他說:「我在縣社上班,已退休。」我說:「您很面善,好像是熟人。我有幾句話想跟您說。您聽說過三退保命的事嗎?」他說:「沒聽說。」我說:「看您一定是單位的幹部和黨員吧?」他說是。我說:「現在退黨團隊已經超過三百萬了,這是天象變化。因為共產黨貪污腐敗不得人心,人不治天治,您退出來對您有好處。」他說:「我和家人都信某某。」我說:「大叔您信甚麼都不影響,現在大法弟子被共產黨活體摘取器官賣錢,它這麼殘忍,您說您不退出,您不就和它一樣在殺人、在摘器官嗎?您信神更應該選擇正義、選擇善良,否則您信的神有甚麼意義。」他說:「你不認識我為甚麼要跟我說這些?」我說:「目地只有一個,我就想救您。我看您很善良,不願意您到時和它一起遭殃,我這是為您好。」他一聽笑了,說好吧,退了。我又給他一本《九評》,告訴他回家好好看看,讓家人都退了。他說謝謝,就走了。

無論到哪裏,遇到有緣人,有機會接觸到,就是勸三退的對像。我深有體會,這都是師父安排來的。正念強時,非常想講真相時就有有緣人到身邊來。一次出門回來,剛下車,我正猶豫是走回家還是再坐一段車,這時迎面來一位打聽路的,問上某醫院怎麼走。我告訴他,我正好路過那個車站,你和我走吧。我問他上醫院看病人嗎?他說:「我心臟不好,住院去。」

我說:「我有一個好辦法,你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身體有好處。」他說:「那不是法輪功的東西麼?」我說:「大叔,法輪功可好了,你可千萬別聽電視台造謠。自焚是假的,大法是教人祛病健身做好人的,你看煉法輪功的人不貪不佔、不嫖不賭,哪個黨員幹部能做到。」他說:「做不到,現在共產黨壞的沒的說了。」我說:「大叔您是黨員麼?」他說:「以前入過,現在也不交黨費了。」我說:「你快退了吧,我幫你退,對你身體有好處,將來有災難沒你的事了。」他同意了。我又拿出一本《九評》和真相護身符放在他的口袋裏。像這樣的事情很多,不一一列舉。我無論洗澡、理髮、買菜總是換新地方,因為那裏的人需要我去講真相、勸三退。

去年我和妹妹給父親家裝修,到商店買材料。我問店主:「三退的事知道麼?」說不知道,我就給講一遍三退的人數和共產黨貪污腐敗、人不治天治的真相,老闆和老闆娘分別退出了惡黨和團隊組織,我又給了他們一本小冊子。隔兩天我又去此店買材料,他們店有幾個員工正在看電視上「十七大」某領導人講話。老闆說:「看甚麼,都是一幫腐敗份子。」我為他們明白真相得救而十分高興。從購買裝修材料的店主,到打車的司機,室內裝修的技工,我都給講到了,基本都退出了惡黨的組織。幾年來,我勸退的人當中,有工人、農民、知識份子、公安人員、專家、政府幹部、科技人員、大學生、商人,約有七百人左右。雖然勸退了不少,但我深知這都是師父在做,也是廣大同修共同發資料、講真相的結果。

我的經驗是:

1、平時要多學法,多看「七•二零」後的經文,多發正念,有條件整點就發。有干擾時,馬上排除,以免邪惡鑽空子。

2、講真相時別忘先發正念,來不及發時,也要有這個意念,對他想一下,解體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同時語氣要善。

3、單獨講效果好,最好同時給大法資料,彌補講不到的缺陷。

不足的地方是:沒修去的怕心、求安逸心、爭鬥心不時顯現,語氣有時不夠善,錯過不少與己有緣的人。

以上是我的修煉歷程和心得體會。修煉中的故事還有許多,由於篇幅有限,在此不做贅述。在以後的修煉中,我要牢記師尊的教導:「越到最後越不能放鬆,越到最後越要學好法,越到最後正念要越足。」(《致加拿大法會》)就在我拿起筆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干擾就來了,出現了頭脹、眼花、噁心、嘔吐的現象,這使我體會到同修共同切磋提高有多重要,因為邪惡害怕,所以才出現這種干擾現象。這更堅定了我要寫好這篇文章的決心,寫成的同時也在窒息和解體邪惡,提高自己。願同修們都拿起筆,寫出自己寶貴的修煉心得,大家共同切磋,共同提高,早日結束迫害,完成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