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現自己的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修煉前我是一個多災多難的人。童年喪父,青年喪母。母親在時常說,我是從死神手裏奪回來的,我三歲時得了一場大病,三天三夜不省人事,只是抽風。眼看我不行了,父母就把我放在草捆上,只等我咽下那口氣。好在我命大,死神並沒有奪走我,我奇蹟般的活了下來,但卻嘴歪眼斜了。隨著年齡的增大,我越來越自卑,對人生沒有信心,沒有歡樂,平時少言寡語,性情孤僻,大事小情我從不上前,總覺的人前矮三分,總想像我這樣的活著幹啥,真不如死了。

人生的路就像走迷宮,先是漆黑一片,走著走著突然發現點亮光,從而使我有了奔頭,改變了我命運,九六年四月,我有幸接觸了法輪大法。從得法到現在風風雨雨的已經走過了十二個年頭了,也算是個老弟子了。這些年來,我也是跟頭把式的,有過痛苦辛酸,也有過喜悅甘甜。每次回想起來,我都感激不已,時常淚流滿面。面對師父面對大法,我的感激之情不是用語言就能表達完全的,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使我脫胎換骨、人生觀、世界觀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是大法把我變成一個全新的人。我懂的了忍,為甚麼要遭受那麼多魔難,人到世間來的真正意義,也知道了自己是誰,我為甚麼而存在。

得法前我渾身上下都是病,最嚴重的是黃膽性肝炎、風濕病等,一年四季離不開藥,別的病還可以忍受,單說風濕病,天一涼,渾身關節就疼痛難忍,手一沾涼水就又紅又腫。那時單位又開不出工資,我和老伴,兩個月每人才給一百元錢,孩子們又紛紛下崗,吃飯都困難,哪兒還有錢治病啊。就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我喜得大法。學法不長時間,我身上的多種疾病就不翼而飛了。十二年了,我不曾吃過一次藥,沒花過一分醫藥費,滿面紅光,心寬體胖,七十四歲的我走起路來就像中年人,一點不打怵,過去整天愁眉苦臉,動不動就生氣,發脾氣,現在整天笑哈哈的,天大的事情也不往心裏去,熟悉我的人都說我變了,就像換了一個人。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正念,毅然決然的走了出來,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現身說法,決心要為大法討回公道,討回清白。我利用事實告訴世人: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偉大的師尊把我從地獄中撈出來,洗淨,並把我從地獄中除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確實是祛病健身,強身健體,能使人心向善,社會道德回歸的高德大法!對社會和精神文明建設是起著推動作用,對國家對百姓有百利而無一害,我弄不明白這個惡黨和政府怎麼了?為甚麼非要打壓迫害這些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人,為甚麼非要把這些有利於社會的好人推向自己的對立面,假設成敵人。

我沒上過幾天學,法學的也不好,悟性差,嘴又笨,不善於表達,面對面的講真相困難大,於是我就發揮其它方面的長處,印模板、掛條幅、發資料、貼不乾膠等等。九年來,究竟做了多少,我自己都記不清楚了,有時遇到有緣人,也能一次勸退成功。

大法被迫害的九年中,我也曾經被綁架,抄家,但憑我學法修心的堅實功底和師父的慈悲呵護,我都闖了過來。記的有一次,我因要去北京為師父討回公道,被綁架了,社區的那些邪黨的幫兇把我從某派出所接了回來,某書記軟硬兼施的逼我寫保證書,叫我放棄修煉:「寫了就放你回家。」我說:「我今天的一切都是大法給的,叫我放棄,絕對不可能,除非你給我一個槍子。」那個邪黨書記看了我一眼,立馬蔫了,再也不敢要我寫甚麼了。直到今天,無論我遇到甚麼關,甚麼難,面對甚麼樣的邪惡,沒有一個人敢叫我寫甚麼東西的,我知道是自己堅定的那一念,解體了邪惡的那個物質場,在我這個正念之場中邪惡它站不住腳。

又有一次,我和老伴一起去公園講真相,被惡人綁架了,被送到派出所,惡警審問我時總是有事,後來就把我扔在屋裏出去了,幾個門全開了,老伴悟性好,就及時走脫了,因為我的「怕」,錯失良機,過後,惡警又來審問我,拿了個大本子照我臉打了兩下,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後來我被關了半個月,這不是自己求來的嗎?好在師父一直在我身邊呵護著我,半個月後,我平安的回到了家。

還有一次,我去給同修送資料,走到半路突然一個信息打到腦中來,後面有人跟蹤。回頭一看,真的有一個警察,我隨機應變,順腳走進了一家商場,三拐兩拐,再回頭看時尾巴沒了。

奧運前夕,邪黨瘋狂的抓捕大法弟子,我和老伴也不同成度受到了騷擾,面對邪惡的無理要求,我和老伴謹遵師父的教誨:「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堅決抵制,最後邪惡退縮了。

與此同時我也過了一場親情關。邪惡綁架了我的女兒,在女兒被扣上手銬被帶走的一瞬間,我也是一陣挖心剔骨的痛,女兒現在還被關押著,前幾次去看守所送錢物,那種「親情」免不了在心裏騷動幾下,心裏也是酸酸的,「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轉法輪》)師尊的話及時點醒了我,我調整了心態,把這個情放下了。

修煉十幾年了,關和難是一個接著一個,但我沒有趴下,始終按師父要求的那樣正念正行,精進不停,十幾年如一日的早上三點半起床煉功,堅持做好三件事,遇事不斷向內找,向內修,在法中不斷的昇華自己,魔難中我感到自己變的更加堅強了,成熟了,現在就是出現天大的事我也滿不在乎,在真修者面前,真的甚麼也不是。

有一次在夢中,我在追趕一輛車,車門打開了,師父伸出了一隻手把我接了上去,這個夢就是我這些年修煉的真實寫照,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是走不到今天的。師父,謝謝您!弟子也請您放心,您給我指引的路我走定了,現在正法已到最後的最後了,我一定要謹遵師父的教誨,利用最後的有限時間救人,搶人,做好自己應該做的,讓師尊為我少幾分操心多幾分欣慰,以實際行動兌現自己的誓約。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