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自己 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我與丈夫不知前生前世是甚麼緣份,總是說不到一起,做不到一起。一輩子都是他行他的,我走我的,一對話就冒火,一合作就打仗。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在魔窟中被非法關押了五年多。零六年底從回家後,我想:這幾年丈夫承受的也不少,我要對他好一些,要像個修煉人那樣,待人和善,慈祥,心胸寬廣,為他人著想。想的挺好,可一遇到問題還是把握不住自己,於是我對照大法,找到了自身的很多缺點和不好的心,……從此我的狀態改變了,變的平靜、祥和了。我的家庭環境漸漸改變了,祥和了,丈夫和女兒都明白了法輪功真相,並做了「三退」,女兒還在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

──本文作者


尊敬的恩師好!
敬愛的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六月榮幸的走入大法修煉中來的。十一年的修煉路上,有人心放不下時的辛酸、痛苦,更有在大法中修煉、昇華的殊勝和幸福。十一年來,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一步一步的在修煉的路上走向堅定,走向成熟。在此記錄下修煉路上的點滴體會。

一、在家庭矛盾中修自己 救親人

我與丈夫不知前生前世是甚麼緣份,總是說不到一起,做不到一起。一輩子都是他行他的,我走我的,一對話就冒火,一合作就打仗。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堅持信仰,二度被迫害,在魔窟中被非法關押了五年多。二零零六年底從勞教所回家後,我想:這幾年丈夫承受的也不少,我要對他好一些,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要像個修煉人那樣,待人和善,慈祥,心胸寬廣,為他人著想。

想的挺好,可一遇到問題還是把握不住自己,不知不覺嗓門就提高了。我丈夫是邪黨黨員,我給他講大法的美好,勸他退黨保平安,他卻說:我可沒看出來。說話像吃嗆藥似的。當時我滿臉通紅,感到很愧疚,丈夫內心是知道大法好的,是我沒做好,給他造成了障礙。我意識到:要救人必先修好自己;要修好自己必須學好法,還要向內找自己。

於是我對照大法,找到了自身的很多缺點和不好的心,如:善心不夠,不能包容別人的缺點,得理不饒人,怨恨心、委曲心……繼續找下去,找到了「總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的心,再找下去,終於找到了根子上的問題──以自己為標準的自私自利的私心。

這時我大吃一驚,學了十多年的大法,嘴上和心裏都知道「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為甚麼在家裏卻以「符合我觀念的、我認可的」為標準了呢?原來是那顆不讓人碰、不想改變的私心被觸動了,所以自己才發火的。根本原因找到了,我就加強學法,分清它、不承認它,否定它,發正念清理它。

一次,為一件事心裏感到不暢,又想發火,鼓足勁要把一大堆理由發洩出來。剛要張嘴,卻感到大腦一片空白,那些「理由」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我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這時我明白了,是慈悲的師父看到弟子找到那顆骯髒的心,有修好自己的願望,就把另外空間像山一樣的物質拿掉了。淚水瞬間溢滿了我的眼眶。從此我的狀態改變了,變的平靜、祥和了。

在學法中,我經常用大法有針對性的對照、檢查自己。通過向內找,我還找到了多年來影響我和女兒關係的根源,那就是自己受黨文化毒害,形成的獨斷家長式的作風。我決定:是我的錯我要改,並向女兒賠禮道歉。從此,我的家庭環境漸漸改變了,祥和了,丈夫和女兒都明白了法輪功真相,並做了「三退」,女兒在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

二、正念坦蕩發資料

前幾年散發真相資料的特點是數量多、面積大、範圍廣,大冬天每次出去發資料,回來時頭上都是冒熱氣,身上穿的羽絨服都濕透了。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覺醒的世人越來越多,但被中共謊言毒害的人仍大有人在,這就要求大法弟子更要用心去做、用智慧去救人。

師父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中說:「不管怎麼樣啊,在這場迫害中,我與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這場迫害的,以致在我們全盤否定這場迫害中按照師父我的要求保持著你們特有的修煉人的狀態,作為大法弟子來講能夠在自己的責任中做好這一切,那就是在精進。」

我想著「責任」二字,在現階段悟到:責任就是對大法負責、對眾生負責、對修煉負責。每次拿到真相資料後,我都要看一遍,包括真相光盤。這樣做,一是搭配發放真相資料時避免內容重複;二是可靈活挑選面對面講真相的素材。檢查完後,我把資料裝在精美的塑料禮品袋內,粘上一小條雙面膠。散發時選擇清潔醒目的地方,想著:大法對世人的救度,正在通過真相資料的內容和它外在的精神風貌、以及大法弟子救人那顆善心,傳遞給世人,一定要讓他們明真相得救度。在散發之前,我對真相資料發正念,讓每一份資料發揮最大的救人作用。

發資料的時候,正念堅定,堂堂正正,明確的知道自己在做宇宙中最偉大、最殊勝的事,任何生命都不配干擾、破壞。遇到一切問題都向內找:是否做到了對大法負責、對眾生負責、對自己的修煉負責?是否用心在做?用智慧在做?基點擺正了嗎?或者哪一念不對?找到了就去掉它、解體它,就這樣越做越順。

發的過程中如被人撞見,我的做法是:不驚、不怕、不躲,更不能跑,一定要先發制人(不是治人,是制約人不好的思想、魔性,啟發他的佛性),懷著一顆平和慈善的心、為他好的心、救他的心,主動打招呼、問好、講真相。

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你要記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變常人的,不是常人帶動你的。」

根據我的實踐,這樣做了之後,每次都能轉「危」為安,而且對方能高高興興的接受真相,沒有一個能惡起來的。如:一次我往一座七層樓上發真相資料,樓內很靜。我上到六層拿出資料邊走邊揭粘貼,一抬頭發現七層樓緩步台上有個人蹲在地上整理大蔥。他抬頭看到我時,眼睛緊盯著我手中的真相資料,一臉緊張、警惕的神情。

我立刻面帶笑容,像老熟人一樣打招呼:「大兄弟,整大蔥啊!」他「啊」了一聲,這時我看他臉上的表情恢復了常態。我說:「給你一份真相資料看看吧」,他接過資料,四週瞅瞅,見沒地方放,想放地下,瞅瞅也覺的不合適(此時表現出了大法弟子精心製作、包裝的真相資料讓世人感到了份量)。我說:「你暫時就放這兒吧,幹完活再拿屋去。這兩份請你交給鄰居。」他說:「這屋沒有人,是空的。」我謝過他就走了。他的話也提醒了我,以後發真相資料先看看是否有人住,以免浪費。

又如:今年大年初二,我出去發真相資料,剛剛在一家門上粘完,一轉身,對面屋出來一個人,她看看門上的真相資料又看看我,滿臉懷疑,站在那不走。我想:不能讓她魔性起來。我就立刻很祥和、喜慶的跟她打招呼:「大妹子,過年好啊!」她臉上的懷疑打消了,也問了我一聲「過年好」,我又說:「你這是要出去呀?」說著就自然的下樓走了。

三、放下人心 面對面講真相

面對面講真相,對我這個平時不愛聊天、不善交往、喜歡清靜的人來說,好像有一定的難度。可是我是知道宇宙真理的大法弟子,再大的困難也要堅定的走下去,要兌現自己的誓約。

開始我只在親朋好友、同學、同事、鄰居的範圍中講。由於我兩次遭中共無理迫害,丈夫、孩子和親戚都害怕,替我擔心,同時也擔心中共對他們搞株連迫害,所以對我講真相百般阻撓、抵制,說些尖酸刻薄、難聽的話,讓我知難而退。更甚的是,二姐夫將我趕出他的家,還用「報警」來嚇唬我。這一系列的打擊、傷害,使我感到委曲、難過、灰心意冷,背地裏流淚,曾經有近一個月沒有講真相。

後來,自己覺的應該振作起來。我學習《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師父說:「常人說了甚麼,或者是干擾你了,你不要往心裏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人的思想來源很複雜,而且有許多人是觀念在講話,不是自己的真念、不是自己真正的人在講話,所以說出的話往往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他講過了啥他自己馬上就忘了。他自己都不重視他講的話,你為甚麼重視呢?別管他講啥,你講的話對他來講每一句話都是噹噹響的炸雷。」

師父的講法使我豁然開朗,心裏像打開一扇窗一樣敞亮。是啊,常人在迷中,只看表象,只關心自己的利益,而我知道的是宇宙的真理,我怎麼能被常人帶動呢?向內找,還找到了一顆執著親情的分別心。

找到了就去掉它,不分世間的親人、朋友,世上的人不都是我們要救度的對像嗎?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我感悟到:只要有救人的願望想要去做,師父的法身就會給安排的。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我只不過出了一張嘴。

一次,發現最近幾天有點懈怠、不夠精進,心想:「不行,得去救人。到我原來住的地方去,那裏有我的有緣人。」結果剛下公交車,就碰到原單位的同事,已有十多年沒見面了,聊了一會,就給他講真相,他用真名退出了邪黨,還拿了大法真相護身符。

緊接著同修約我,剛見面沒說上兩句話,又碰上我的同學、也是同事,講明真相後,她不但自己聲明「三退」,還讓她丈夫也「三退」了。我到市場去買菜,又碰到同事倆口子正買菜,雖然他們當時沒「三退」,但也聽了大法真相。

我體悟到: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接受的、反對的、誹謗的、當時不退的,都要端正心態,不急、不躁、不爭、不辯,心平氣和的,就抱定「為他好、救他」的心去講。有的當時沒有聲明「三退」,其實也不白講,他在考慮,一旦遇到別的大法弟子再和他講,很多人終究會得救的。

我原單位有位同事是邪黨黨員,他院裏先後有二個鄰居(大法弟子)去他家勸「三退」,他不聽,抵觸,後來又有別的同修去講,還是不退。有一次,他在超市被我碰到了,我又給他講,他說:「都這麼說啊,看來得聽人勸」,馬上同意退黨了。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謝謝眾生的問候》)

我遇到一個受邪黨文化毒害很深的人,他對大法的認識都是邪黨謊言灌輸的那一套。我看直接講道理根本講不通,只好換了一種方式。

我問:「你對現在的人怎麼看?」他說:「現在的人完了,壞人多好人少,這公園裏就有很多人行騙,騙吃、騙喝、騙錢的都有。」我馬上問:「有騙人平安的嗎?有人告訴你怎樣能保命、保平安,你為甚麼不信呢?現在的人都為自己,甚麼壞事都幹,無惡不做,只有法輪功不做壞事還救人,有人卻聽信共產黨的話把他們當成壞人。現在共產黨還在抓,抓進去往死裏整,都是在背地裏幹的,老百姓不知道,更殘忍的是活摘器官,牟暴利。煉法輪功的冒著這樣的危險告訴你真相,好玩嗎?不好玩,他們真的是在救你,為你好。你還把他們當壞人,真是辜負了人家的一片心吶!希望你三思。」他有點不好意思,瞅著我說:「謝謝你!」看的出,他是從內心說出來的,善念已經出來了。

有一次,在公園裏跟一個人搭話,剛剛進入正題,他馬上打斷說:「這是法輪功講的。」我問:「他們哪個人得罪你了?」他說:「沒有哇。」「那是你看見他們哪個人做過壞事?」他說「也沒有」。「那你為甚麼對他們印象那麼壞呢?」他不吱聲。我說:「那一定是受了電視、廣播抹黑法輪功的假新聞的影響。其實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是按『真、善、忍』修自己的好人。你以後可不能這樣說了,這對自己不好。」接著,我給他講了真相,他同意退了隊,臨走時他再三的說「謝謝」,並叮囑我注意安全。

講真相時的智慧來源於法中,取決於我們那顆純淨的心。現在我無論遇到甚麼樣的人,基本都能做到心不動,就幹我應該幹的。

在幾年的助師正法中,所做的那麼一點一滴,都是我應該做的,距離師父和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很多。一切來自於大法和恩師。沒有大法和恩師的呵護,我甚麼也做不了,傾盡我的所有也回報不了師父與大法的恩德,弟子只有精進不停的做好三件事,不負師恩。

弟子叩謝恩師!謝謝同修們!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