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 踏踏實實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 還記的迫害開始不久,一位學生家長送給每一個任課老師一塊布料,其他人都很高興的接受了。我想把布料送回去給家長講清真相,心裏又有一點顧慮,因為孩子的父親在公安局工作。最後我找到這位家長,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告訴我們要做一個好人,不能得這不義之財。之後我又給她講了很多大法真相,希望她不要相信電視上的謊言,她對我的信仰很理解。

……廠長的思想也在發生變化。以前為了公司的效益他會讓員工說假話,有一次他對我說:你們法輪功講真話,以後我再騙人,你得告訴我啊。當電視播出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後,周圍同事一看就說這是假的,並能從錄像中分析出種種疑點。看著這些得救的生命我發自內心的高興。也真切的體驗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個得法十年的老弟子了,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走到今天。

一、只要修煉,師父就在管

我是一名教師。在人中我是一個很笨的人,用我姐姐的話說就是智商不行。修煉前身體很不好,慢性胃炎、膽囊炎等疾病使我每天在病痛的折磨中痛苦的生活。所以當初也是抱著治病的心態走進大法的。由於心態不純,帶了很強的有求之心,匆匆的看了一遍《轉法輪》,大腦空空的,書裏講了甚麼都不知道,難怪人家說我是糊塗人。就是我這樣一個悟性不好的人,從修煉開始,師父就在管我。在我身上發生的神奇事,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在這裏僅舉幾例。

那還是一九九八年三月,我剛煉功,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一天我發高燒,到晚上燒的很厲害,因為在煉功點上聽到老學員說過消業之事,不用吃藥就會好的,於是我確信我這是消業,沒有吃藥,也不害怕。就這樣挺到早上燒就退了。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讚佩我的專一與堅定。那時我只要一煉功就能靜下來,師父在書中講到煉功中出現的一些狀態我也出現過,煉功時身體非常舒服。一次在煉功點上我正在抱輪,突然身體像沒有了重量一樣向上飄,當時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嚇壞了,雙腳使勁踩地不讓身體起空,這種現象持續了好幾天。像這樣超常的例子很多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曾有過。而我親身經歷了這些超常體驗,使我從感性上堅信師父說的都是對的。

還有一件事給我留下的印象很深,那是在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我騎自行車上班的路上遇到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我被迎面而來的機動三輪車撞了。那才叫撞的狠哪,我人從自行車後貨架上倒栽蔥式摔到地上,當時那一刻痛的我心都要窒息了一樣。三輪車主嚇的說話都結巴了。他說這事不怨他。撞我的同時機動車又撞到道路右側的一輛人力三輪車上,車上的紙盒箱子被撞到地上,後來聽說裏面的電腦被撞壞了,人家不放過他。在場圍觀的人很多,有人說:「這人給撞壞了。」當時我只有一念:我有師父保護,我沒事。就這樣我把著自行車艱難的站了起來。寫到這心裏很慚愧,就感到愧對師尊:多麼自私的一念,只想著師父的保護,卻沒敢說自己是煉法輪大法的、堂堂正正的證實法。

回家後,躺到床上就起不來了,整個身體沉沉的,動不了,那種痛更是難以忍受(我知道,即使這樣,我所承受的還只是一點點,師父為我承受的是用盡人間的語言都無法表達的)。頭幾天,從臥室挪到門口只有十幾步遠都需要很長的時間,我心裏急啊,第三天我必須上班了。那天是學生新學期第一天上課,我不能因為自己的過失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我想我一定要走下樓,就這樣一想,受傷的腿能抬起來了,我心裏好感動。此後就是近兩個月的痛苦承受,白天有繁忙而緊張的工作,晚上剜心透骨的痛使我徹夜難眠,那時就感到度日如年。

丈夫因為我放走了撞我的人,生氣不管我。有時讓孩子幫個忙吧,孩子說:自己的業自己還。我知道是師父借孩子的口點化我。是啊,一個業力滿身的人,還想舒舒服服的,欠下的業怎麼還呢?之後我不再期待別人的幫助,每天樂呵呵的坦然的面對這一魔難。在這期間,也在考驗我對法是否堅信。如有同事看我走路很艱難,受傷的腿直直的不能打彎,很擔心,就說這麼長時間還沒好,是不是膝蓋撞壞了?到醫院拍個片子吧!我聽了毫不動心,思想中沒有壞的念頭,就是相信大法。後來我的腿恢復如初,在親人、同事面前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因為我心中充滿了正信,看法時就感到法理在不斷的顯現,自然工作中的心態也就很好。我教的是畢業班,這時往往老師會把精力用在學習好的學生身上,因為要升學率。我還和往常一樣,對優、差生平等對待。這一年在學生給任課老師滿意率打分中,學生給我打的分數,使有的老師都感到驚奇。非常感慨的對我說:「有的主科分數都很低,學生給你打了那麼高的分啊!」

以上這些神奇的事例是我修煉初期親身經歷的,但對我以後能在修煉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影響很大。即使在邪惡最瘋狂的時候我也從沒有動搖過對大法的正信。今天我寫出這些,只是想告訴那些還被謊言迷惑的人,返出你的本性,親自了解一下真相,俗話說:「要知道梨子的酸甜,自己去品嘗」。

二、學法、背法、心性昇華

我得法不長時間,就參加了集體學法小組,在那裏,學員們正的言行感染著我,使我受益匪淺。隨著不斷學法,看師父講法錄像,聽老學員在一起切磋法理,給我幫助很大,我逐漸認識到修煉的珍貴。特別是看了師父的經文《和時間的對話》後,給我的觸動很大。當時我看到很多學員都在背法,特別是年紀比我大的人也在背法,很受鼓舞,我想我也要背法。開始背法感到很難,記不住。現在明白是因為後天形成的觀念太多,加上我所學的專業,受黨文化的毒害很深。離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太遠,障礙了我得法。為了能把法記下來,我就抓緊一切時間背,洗衣、走路、早晨上煉功點的路上我都要背法。哪怕是記住一句我也要背,一年下來,《精進要旨》中的很多經文我都能流利的背下來了,遇事也能用法來衡量對與錯了。這給我以後能在魔難中不迷失方向打下了比較堅實的基礎。在被邪惡非法關押時,憑著法,不斷堅定對大法的正信走了過來。

「七﹒二零」邪惡迫害開始時,我腦中首先返出《轉法輪》中的一段話:「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和經文《精進要旨》〈大曝光〉中「我們把常人社會的形勢改變一下,大氣候反過來的形勢下,看誰還說大法好,看誰的心態在變化,這一下子不就表現的淋漓盡致了嗎?」師父講法中相關的內容也不斷的在腦海中出現,我體悟,出現的這場巨難師父在法中都告訴我們了。那時電視各個頻道滾動式播放誹謗大法的內容,偶然間我看到有一個頻道正在播放耶穌蒙難的經歷及他的弟子們當時各自的心態。我坐在床邊看著,心中升起對大法無比的堅信。在邪惡壓頂的那段日子,再看《轉法輪》,感到這本書真是太珍貴了,書中每句話都打到我的心裏。

寫到這感到慚愧的是,這幾年在背法上不像剛開始修煉時精進了,《轉法輪》從二零零三年就開始背到現在也有幾年了還沒有背下來。原因是背法時不入心,心態也不夠純淨,有時像完成任務一樣,其實就是有安逸心。這樣做的結果是在騙自己,而且對法也不敬。現在我每天都用一定的時間背《轉法輪》,感到受益很大,因為現在是真正用心在背,主動的在同化法、得法,效果就大不一樣。背法的速度快了很多,也能記住了,其中內涵也領會了很多。而且越背法心越平靜。

通過學法、背法,我體悟修煉必須得是紮紮實實的修煉自己那顆心,真正按師父的要求做,不管做甚麼事情,即使是很小的事情,也要按照大法的標準用心去做,決不能敷衍。

三、放下我,在工作環境證實法

得法前我是一個私心重的人,心眼小,妒嫉心強,看重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像。特別是從小到大都很貧苦,對個人的得失也看的很重,失去一點東西心裏都像放塊石頭一樣沉甸甸的,難受很長時間,得到一點意外的收穫就很高興。如有時學生家長為了能讓老師對他的孩子特別照顧一些,會請任課老師吃飯,或給任課老師一些好處。開始有些覺的過意不去,時間長了也就心安理得的吃著、拿著,認為現在的社會就這樣嘛,無知中也造了很多業。

得法後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師父告訴我們在常人中修煉,要做一個好人,在利益面前我告誡自己要聽師父的話,不是我的我不要。還記的迫害開始不久,一位學生家長送給每一個任課老師一塊布料,其他人都很高興的接受了,我想,如果我也和別人一樣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那與常人有甚麼兩樣呢?何況電視每天都在連篇累牘的誹謗大法,世人都被謊言矇騙著。在這個時候,作為大法弟子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決不能給大法抹黑。想把布料送回去給家長講清真相,心裏又有一點顧慮,因為孩子的父親在公安局工作。最後我決定把布料送回去,堂堂正正的證實法。我找到這位家長,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告訴我們要做一個好人,不能得這不義之財。之後我又給她講了很多大法真相,希望她不要相信電視上的謊言,她對我的信仰很理解。回來的路上,心裏感到特別輕鬆,我為自己敢於邁出這一步證實法而高興,隨之怕心也去掉了很多。以後再遇到此類事情我就給家長講真相,東西能退回去就退回去,實在退不回去的我就把家長的電話記下來,以後再以其它方式償還。

由於我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公道話,被非法關押後,學校迫於上級的壓力,以研究處理為名不讓我上班,並扣發了我的工資,這樣一拖就是半年多。沒有了收入,家裏生活很拮据。為解決家庭的危機,同修開始幫我想辦法,並很快幫我找到一份工作。在這家公司工作的那段時間真是魔煉心性,首先要去掉面子心。記的剛去公司的時候,一進大門竟看到我的一個學生在這裏工作,學生和我打著招呼:老師來了。我站在那心裏別提多難受了,一想到要和學生共事就彆扭,自卑心也上來了,就覺的在學生面前抬不起頭。心裏想著:學生會怎麼看我?放著老師不當去給人打工,別人又會怎麼看?害怕別人問自己甚麼原因來這裏打工(這是自己騙自己,別人都知道我的情況),好像自己犯了甚麼錯誤一樣。其實是觸到我那個名了。現在想想當時的想法就是沒有把大法擺到一個正確的位置,沒有認清大法弟子與眾生的關係,不知不覺中把自己擺在了被迫害的角色,這也是正信不足的表現。後來隨著心態的不斷調整,改變觀念,並向不明真相的同事講述大法的美好,以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真實感受,我的心又變的堂堂正正了。也不再覺的自己低下了。

再就是利益的考驗,因為給個人企業打工,工資很低,而且沒有休息時間,工作強度大而繁忙,每天被人呼來喚去的,誰都能支配你,這和原來的工作性質大不一樣。特別是每天看著廠長對我工作的挑剔和不信任,心裏不免有些委屈。頭幾天我幹的很被動,有時真想不幹了,但一想到同修介紹我來的時候就告訴公司經理:我們是煉功人,一定會盡職盡責的幹好工作。如果我現在不幹了,會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而且這裏的員工還不了解大法真相。於是我打消了不幹的念頭,一心一意的幹好工作,在壓力與矛盾面前不動心,就是樂呵呵的。後來廠長對我的態度開始變化,一個月後我幹甚麼工作他都不再監督我,有時賣貨即使我一個人收錢他都放心。原來總廠也有大法弟子,他在那裏開創了比較寬鬆的環境,在他所承包的範圍內招了很多大法弟子。他和廠長接觸的機會很多,經常在一起聊法輪功的事情,廠長已經明白了很多真相,有一天還拿了一張真相傳單給我看。他很感慨的問我,你們煉功人就是做好人,甚麼壞事都不做唄。

廠長的思想也在發生變化。以前為了公司的效益他會讓員工說假話,有一次他對我說:你們法輪功講真話,以後我再騙人,你得告訴我啊。當電視播出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後,周圍同事一看就說這是假的,並能從錄像中分析出種種疑點。看著這些得救的生命我發自內心的高興。也真切的體驗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如果我們都能做好,主動的改變自己,善心對待每一個與我們有緣的人,就會形成一個個正的場,從而使更多的世人得到救度。

四、維護資料點,用心做好三件事

幾年來,我與同修甲一直承擔當地資料點工作,每天大多時間都用在做三件事上,往往還是感覺時間不夠用。每當我們懈怠和安逸時都非常自責。覺的對不起師父,因為能比較嚴格的要求自己,在這幾年的證實法中,心性得到很大提高,特別是看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後,更是受益匪淺。師父那無量的慈悲深深感染著我,看著看著不知不覺中就感到有些執著心的根被師尊給拿掉了。心的容量頓覺擴大了很多。現在很多執著心,如對自我的執著,證實自己的心,顯示心、妒嫉心等,一表現出來,馬上就能認識到了,而且執著心也不像以前那麼難放了,只要想放,正念一出,很快就會放下。我體悟,就是師父給拿掉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做資料的過程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能否以一個純正的心態去做是很重要的,如果把握不好就變成了常人的工作。在做資料前,我們先將本週明慧網上所有的真相資料下載打印一份。無論怎麼忙,我都會抽出一定的時間去看,從不敷衍。因為我想,要想讓眾生了解真相,自己得先珍惜。真相資料中那純正的信息、一個個啟迪人善念的小故事也在不斷的洗滌著我的心靈。每當看到世人在危難中,只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或善待大法的一念一出,就得救度時,我都為師父的慈悲與對眾生的承受而落淚。看過資料之後我會根據內容合理搭配,再根據同修所需數量打印,幾年來都是這樣。做資料時的心態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說做資料時一定要心無雜念。當我們心態純淨時,做資料時常有一些神奇的事情發生,令我們非常感動。有時也會因為我們個人的執著,如說起與修煉無關的事情,或說起別人的是非,馬上就會出現故障。不是電腦死機了,就是打印機不幹活了。待我們調整心態後一切又恢復正常。這方面我們的感受是很深的。我和同修甲都很珍惜在一起證實法的這段機緣,誰有哪方面的特長就在哪方面發揮,互相間從不攀比,因此配合的非常默契。在這過程中我們最大的感受就是要用心去做。以救人為大,決不憑自己的興趣想做甚麼就做甚麼。讓這些真相資料真正起到救人的作用。靠著師父的慈悲呵護,以及周圍同修真誠與無私的幫助。我們這個資料點比較穩定的走到今天。想起那些可敬的老年同修,常讓我感動。

覺的自己修的不好,稿寫的很被動,幾次想擱筆,看明慧網上同修關於法會投稿的文章,很受鼓舞,突破後天的觀念與障礙,找自己不想寫的原因,一是私心,寫不好還耽誤學法時間,只想得到,不想付出;二是對自我的執著。把不好的心都放下,就是證實大法,用我在大法中受益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當寫這句話時,我的淚流了下來,心中升起對大法的無比敬意與對師尊的感恩!執著自我的那個物質沒有了。還被各種觀念障礙的同修,快些拿起筆來吧,千萬別因為自己的執著錯失師父賦予的這次整體證實法、除惡的寶貴機緣,給未來留下這歷史的見證,這也是每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