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的路上不停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 我是在二零零三年鬧薩斯瘟疫(中共叫「非典」)期間得法的。從那天起至今五年多的時間,我身體健康,不用再吃一粒藥。

去年七月份,我大姑姐帶著本村的兩個人去石家莊看病,走到半路途中,公交車的左側弓子板斷了,我大姑姐她們三人都坐在左側這邊,有的人當場就死了。她帶的那兩個人,女的左臂掉下來了,右臂折斷三段,男的肋骨斷了。可是我大姑姐擦破一層皮,連藥也沒用就好了。因為通過我們給她講真相,她明白了真相,她知道大法好,還每天都把真相護身符帶在身上,這是大法保護了她。

──本文作者

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在二零零三年鬧薩斯瘟疫(中共叫「非典」)期間得法的。在薩斯期間,單位放了三天假,放假後,我不知道甚麼原因心裏總想找七年沒有見面的同事。放假第二天,我就去找她。我一進她家屋裏,她和她的孫子正在學法呢。我在她家裏呆了一會兒,臉就感覺發熱,心裏不舒服。當時我就告訴她說:我不舒服,我血壓高。當時她讓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接著她又給我講真相,同時又借給我一本寶書《轉法輪》。我拿到以後,每天晚上都是看到十二點左右甚至還看到一、兩點鐘,因為白天上班,只有晚上才能看。就這樣看,看到第七天,我吃了藥就噁心想吐,一連三天都是這個狀態。我悟到是師父管我了,在給我清理身體。從那天起至今五年多的時間,我身體健康,不用再吃一粒藥。我就有一顆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心。

我在得法不久就開始消業。第一次消業是嗓子啞,喉嚨腫疼,說不出話來,連咽吐沫都疼的難忍,那個滋味別提多難受了,這種狀態持續了十幾天的時間才過關。隔時間不長就開始第二次消業,是重感冒,咳嗽發燒,渾身疼痛,尤其到晚上睡覺時,咳嗽不斷,全身疼的難忍,吃不了,睡不安。我丈夫聽著我咳嗽的很厲害,非要我到醫院去看。我說:我沒病看甚麼?我丈夫對我不吃藥不理解,問:「為甚麼不吃藥?」我翻開《轉法輪》,把這段講法念給他聽:「你覺著『病』的怎麼難過,希望你都堅持來,法難得。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在消業期間我沒有缺過一天勤,照常上班。丈夫見我不用吃藥就好了,感覺很神奇。每次過關我都是憑著信師信法的堅強意志走過來的。那種過關後的興奮心理,是用語言難以表達的。只有修煉的人才能真正體悟到大法的奧妙無窮。

得法前,我愛感冒發燒,又患上了高血壓,常年不離藥,脾氣又急,一遇事就著急,總愛發脾氣,得理不讓人。得法後,從此不但不吃藥了,身強體壯,走路一身輕,皮膚變的白裏透紅,比同齡人顯的年輕,脾氣也變好了,說話和氣了,家務活全包了,任勞任怨,像變了個人似的。丈夫見我改觀這麼大,從心裏稱讚大法好,第一個認同大法,他和兒子、兒媳首先退出邪黨組織。

二零零五年,我看到救人的資料緊缺,師父在一次講法中說到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就主動建起了小型家庭資料點,使這朵小花放出異彩。在做資料過程中,也是磨煉人心過程。有時打印到深夜,我是個急性子的人,特別當打印機出現故障時,我更是心急如火。

有一次打印機不噴墨了,我對維修技術不怎麼懂,又怕把機子零件弄壞,在清洗打印頭時,弄得滿手、滿臉、毛巾上全都是黑的,直到把它修好為止。每次帶著自己製出的資料去救人,一直堅持到今天,不管怎麼苦,怎麼難,怎麼累,心中覺的甜,從沒有想過放棄。我認識到:做資料的過程,是在證實法,也是修自己的過程,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這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既然是師父安排的路,毫無疑問的就堅持到底。我知道這是我來到人世間的根本目地──修煉、返本歸真,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在這過程中不斷傳來同修的讚揚,我認識到,正像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後來給我們班組的工友講真相,同時還證實了法的神奇。有一次我們班幾個去庫房出貨,一拽貨不小心把一麻袋牡蠣(石頭類)帶下來了,正好砸在我的右腳上。當時我「哎呀」一聲,馬上又說:沒事,我是大法弟子。當時把她們嚇壞了,非讓我到衛生所去看,我說沒事,也沒去看。出完貨後,她們非要看看我的腳砸的怎麼樣,一看連皮都沒破。真像師父說的「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她們說:要是我們,得把腳砸碎了。她們都覺的很神奇,她們知道了大法的美好,當時就都退了邪黨組織。

隨後給我家的親戚朋友講真相,勸三退,從高幹、教授到農民,共六十多人,沒幾天都退了邪黨組織,因為他們看到了我修煉以後的精神面貌,身體沒有了病,脾氣也變了。我每年秋收季節都去農村幫助親戚幹活,覺著有使不完的勁,他們說我像變了個人一樣。他們都信大法好,有的在看書,他們都同化了大法。

在證實法、講真相、勸三退中,我和一位老同修一起下鄉趕圈集,到縣邊資料少的地方發放真相資料勸三退。不管天多熱,也不管天多冷,我們都堅持去,我們配合的很默契。我們講三退時,一個人講,一個人發正念,效果很好。遇到不相信的人。我們就把一個真實的故事講給他們聽。去年七月份,我大姑姐帶著本村的兩個人去石家莊看病,走到半路途中,公交車的左側弓子板斷了,我大姑姐她們三人都坐在左側這邊,有的人當場就死了,她帶的那兩個人,女的左臂掉下來了,右臂折斷三段,男的肋骨斷了。可是我大姑姐擦破一層皮,連藥也沒用就好了。因為通過我們給她講真相,她明白了真相,她知道大法好,還每天都把真相護身符帶在身上,這是大法保護了她。通過講這個真實的故事,也起到了很好效果。

總起來說就是利用各種形式去救人。在奧運期間我們利用晚上去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在講真相,勸三退救度世人中,經常遇到這樣的一些人,當你講到緊要時,他突然反問:「你是法輪功?」面對這樣的情況怎麼辦?就堅持正念,清除對方背後的邪惡因素,使對方明白過來,從而被救度。當然也有說三道四的,怎麼講也不聽。遇到這種情況我們也不灰心。師父說:「不管在講清真相中大家多麼努力、你付出多大,我告訴大家,世上總有你救不了的人,總有一部份人是不能被救的了。我們不能因為這些人而灰心,也不能因為這些人而動搖了。一些人說如何、如何,我們就動了心隨他去怎麼行?我們是來改變人的,卻不能被人改變。」(《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想不管碰到甚麼樣的人,這也是對大法弟子的嚴峻考驗。只要按照師父所說的去做,我們只要去做就有收穫。是啊,今天有這樣的效果,緊抓住了救人這條主線,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呀!我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而已。其實在法中我們只要有救人的心,堅如磐石。師父甚麼都在幫我們做。

最近過心性關,甲同修聽乙同修說我說她的壞話。當甲同修告訴我後,我首先向內找,找到自己不修心帶來的麻煩,心裏還是放不下,總是返這個事。在我最痛苦的時候,認為對方傷害我的時候,我拿起寶書來,靜心學法,師父點給了我。「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這才能看的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在整個修煉過程當中,在業力轉化上就會出現這個問題,它比我們一般人想像的勞其筋骨要難的多。」(《轉法輪》)師父在《歐洲法會講法》的一段法說:「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

我明白了師父講的法理後,再出現矛盾時,不逃脫,不避開,出現在自己身上就有自己要去的心,首先找自己,找到自己不足後,面對事實,我親自找到甲同修面對面把事情說清楚了。各自找自己,把隔閡化解了,一切矛盾迎刃而解。我們一定要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平時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中歸正自己。

由於學法不深,層次所限,僅是自己層次中的點滴體會,跟同修們相比還覺的自愧不如。自從我得法那一天,正像關貴敏歌詞中唱的:「我知道了自己是誰,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總覺的自己得法晚,跟老學員比不如人家修的好。因此我從不肯放鬆懈怠,但是跟那些修的好的同修比還有一定的差距。在這正法最後的最後階段,一定要倍加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多學法,多修心,精進,再精進,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圓滿隨師還。

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