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又一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在二零零二年,我開始下決心修煉大法。直到現在也很難忘記當時那種滿懷感恩、豁然的心。之後不久我騎自行車的時候出了一場車禍,我被轎車拖走好幾米,而且直接是臉挨著地。我知道一個大的業力消掉了,所以回來後和同修一起堅持煉完了動功,結果隔天早上幾乎腫全都消退了,而且手腳基本都恢復正常。所有人看到我一天之內的反差,震驚的甚麼話也說不出。

在師尊的指引下,在一篇明慧文章的下面我們發現了一個郵件地址。我給這裏發了一封郵件,本來只是想要最新的經文,然後打算抄寫下來的,結果收到了每日的明慧文件。我至今也忘不了看到明慧文件時同修那失聲痛哭的模樣,那種感覺真的像沙漠裏遇見綠洲一樣,也讓我更加確信師尊時時在我們身邊,就看我們有沒有那個心。

──本文作者

慈悲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現在向師尊彙報一下我這六年來的修煉心得體會。

得法前的經歷

在我小的時候,母親因腦血栓而臥床不起。這個病讓媽媽的智力一下子變到幾歲小孩子的程度,不管衣食住行都必須有人在旁邊照料。爸爸為了因治療媽媽的病而欠下的債務及我和弟弟的學費,去了外國打工。家裏就只有媽媽、我以及當時只有小學三年級的弟弟。一家三口的生活費僅僅是媽媽的病退費四百元。那樣的生活真的很苦,很苦。不記的到底有多少次我躲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流淚。滄桑的心總是望著天空悄悄的問:為甚麼活的這麼苦?為甚麼活在這個世界上,為甚麼這麼孤獨?

但是常常覺的有某種東西在牽引著我,這種感覺真的很強烈。幾乎每次遇到麻煩或者困難的時候,都會有人及時出來幫忙,包括親戚、朋友、同學、老師、鄰居、社會上的人,或只有一面之緣的人,甚至有些錢到現在也不知道是誰送的。記的以前有人替我看相說,我每次有難的時候都有貴人相助,真的一直是如此。以前不知道為甚麼,現在想起來覺的只有經過那樣的苦難我才能得到大法,並且感覺冥冥中師尊早已經保護著我。

我的得法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機緣巧合親戚(大法弟子)來到了我們家,起初是來幫忙打掃屋子的。因為迫害開始以後接觸的機會不多,所以對於法輪大法我知之甚少,對電視裏的污衊也是採取半信半疑的態度。這位親戚的出現給了我莫大的震動。到底是甚麼力量讓一個人在那樣流離失所、四面楚歌的迫害下依然那樣平和?到底是甚麼讓人可以放下所擁有的一切,毅然的選擇繼續修煉?也到底是甚麼讓他在根本看不見方向的路上繼續前進?這位親戚是在高人的指引下接觸大法的,並被明確告知他此生活著的意義就是得這個法。就這樣,我接觸了大法,也了解了甚麼才是真正的修煉。在二零零二年,我開始下決心修煉大法。直到現在也很難忘記當時那種滿懷感恩、豁然的心。

之後不久我騎自行車的時候出了一場車禍,我被轎車拖走好幾米,而且直接是臉挨著地。司機好像嚇壞了,因為我的臉被磨腫了,而且手腳根本動不了。但是我知道就像師尊講的:「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轉法輪》)我知道我絕不會有事,我心裏懇請師尊幫幫弟子,讓我能夠起來,就這樣我能夠站起來了,也能一步一步走路了。我知道一個大的業力消掉了,所以回來後和同修一起堅持煉完了動功,結果隔天早上幾乎腫全都消退了,而且手腳基本都恢復正常。所有人看到我一天之內的反差,震驚的甚麼話也說不出。

資料點的成立

我剛得法不久,我們地區一直給親戚他們經文的一個供應點(那時是去複印部複印)被破壞了。一時間想要經文變的非常的難,基本上是一個經文大家輪流抄寫來看。有的時候明明知道師尊發表了新經文,就是到不了我們手裏。我知道像同修這樣的真修弟子可以不要任何常人的東西,但是不可以沒有師尊的經文。我看在眼裏,急在心裏。

在師尊的指引下,在一篇明慧文章的下面我們發現了一個郵件地址。我給這裏發了一封郵件,本來只是想要最新的經文,然後打算抄寫下來的,結果收到了每日的明慧文件。我至今也忘不了看到明慧文件時同修那失聲痛哭的模樣,那種感覺真的像沙漠裏遇見綠洲一樣,也讓我更加確信師尊時時在我們身邊,就看我們有沒有那個心。也因為這樣才想到要成立一個資料點,這樣的話不但能及時看到經文而且也能看到修煉切磋文章(在當時得等很長時間才能看到修煉切磋文章)。

但是光有文件沒有電腦可不行。於是周圍的同修幫忙湊錢買了一台低檔電腦和家庭用打印機。正愁沒有放電腦的桌子,我朋友突然打電話說他們家要換家具,問我要不要桌子,要的話馬上給我搬來。我感到真的所有的一切師尊都給我們安排了最好的,就看我們要不要走師尊安排的那條路。

就這樣從二零零二年末開始至今我們的家庭資料點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平穩的走過了六個年頭。我們一直是家庭資料點,所有的設備、耗材都是自己購買,機器也是自己學會修理,電腦的使用以及內容編排也是自己摸索和學習的,供應著最初幾個人到現在的二十幾個人的資料。

剛開始的時候除了打印師尊的經文以外,因為沒能收到《明慧週刊》和《明慧週報》,所以每週都會從每日文件當中選擇比較有針對性的文章來做切磋文章集和製作傳單。就這樣除了師尊的經文以外,我慢慢開始做傳單、mp3文件、錄音磁帶、《明慧週刊》、《明慧週報》、小冊子、九評書、真相光盤、真相幣等等。

最初同修連電腦開機都不會,而現在除了電腦基本操作和打字以外,還打印《九評》以及刻錄光盤。

剛開始做資料的時候我甚至連一遍《轉法輪》也沒有看完,完全是那種想幫助同修的常人心態。因為要自己編輯明慧文章,所以每天明慧文件幾乎一個不落的全看。通過看這些心得體會我更加懂得了我所修煉的功法的偉大,讓我明白應該以修煉人的心態對待資料點而並非只是為了幫助親人。

得法前我花很多時間非常認真的學習功課,但是總感覺力不從心,注意力不集中。但是學大法尤其是開始做資料以後,回家基本沒有時間做功課,反而學習成績卻有明顯的提高。有一次期中考試,要看的內容有整整幾百頁之多,而且這個科目是我最差的一個,但是連夜要做一些資料,所以早上利用半個小時隨意的看了幾道題然後去考試了。然而讓我感到震驚的是,考試題居然是我看的那幾道題,那個學期我得了獎學金。其實修煉大法之前,好幾個科目我都不及格。這樣的例子真的數不勝數。當我真正的把大法放在第一位的時候,驚訝的發現看似付出的一切,我全都以另外一種方式得到了更多。呆一會兒講的我們家人的變化也充份的說明這些。

弟弟的得法

因為從小就媽媽病重、爸爸不在身邊,所以弟弟的性格一直比較自卑自閉,跟我也不愛說話,總是一個人悶在屋裏看武俠小說,晚上也不敢一個人出去,總說有黑黑的東西跟著自己,並且對大法有所抵觸。所以我們給他的經文或者傳單他一概不看,更相信電視上講的那些。

直到他臨高考還有半年的時候,我清晰的做了這樣一個夢。夢見他背對著我在看電視,而他的背部骨骼全是黑黑的,這時我聽見這樣的話:「他現在得了××病(類似骨癌),本來已經到了原來壽命期限。因為他周圍的人都用心修煉,所以再給他半年的機會,他如果在這半年內能用心修煉法輪大法的話,就能活過來。」

聽到這些話,我哭著拉起弟弟,問他要不要修煉。他說要,我們就這樣跪拜在那聲音來源處,雙手合十,然後我就醒過來了。醒來以後我哭的眼睛通紅,因為太真實了。然後我趕緊問弟弟,最近是不是骨頭痛。他大吃一驚的說:「好幾個月前骨頭開始痛起來,有時晚上痛的睡不了覺。我怕你們擔心,所以沒有說。」我把夢裏的情形原原本本的告訴他,他也大吃一驚,也像夢中一樣決定修煉大法。

因為是高三,所以晚上九點為止有晚自習,加上做作業基本沒有時間學法煉功。所以我們(同修、我、弟弟)決定不參加晚自習,回家以後六點半開始先煉五套功法,然後學習一講《轉法輪》。「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轉法輪》)因為知道他的天命已到,所以最重要的是真正修煉,在法中延長生命。命都沒有了,何來的福份上大學呢?除非師尊給。

就這樣三個人堅持了半年。每次煉功,弟弟的衣服全都濕透了,尤其是煉靜功,他說感覺骨頭全部都重組,疼痛難忍。我們知道弟弟也是要得這個法的,但是業力太大,必須放下一切真正的修煉才能有機會得法並真正的活下去。大法給了他重生的機會,而他也確實從法中從新活過來了,從裏到外完全變了一個人,變的真誠、善良、寬容。更讓我們驚訝的是他的學習成績。以前他的成績是中上的位置,然而修煉以後每次月考都在提高,最後一次是班裏第二名。他們班主任甚至以為他沒有參加晚自習是在接受額外的輔導,不然效果不會這麼明顯,不知道他晚上學完法之後有時連作業也沒有做就直接睡覺。

高考日,舊勢力對他的安排讓他明顯感覺注意力不集中,狀態不好。之前有一次,我夢見他躺在烏黑的空地上,怎麼叫都不醒來;還有幾次夢見他們學校校長把他趕出學校,說他沒有這個資格。我知道舊勢力一直在虎視眈眈,因為我們要救的是一名將來有可能成為大法弟子的人。我一直在外面給他發正念,他考上大學並非是為了自己的前途,而是在大學裏能夠學到更多必要的知識,實現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他高考最終成績是班裏第二名,全年級十幾名。這是他考的最好的一次,不僅如願上了自己志願的大學,而且因成績優秀獲得了獎學金。我們周圍的人都哭了,一個連命都沒有的業力滿身的人,在師尊的慈悲下有了這樣重生的機會。

再說說我的母親,雖然剛開始主意識不太清醒,但是媽媽也用心念「法輪大法好」,認真看書,後來基本上做飯洗衣服等等家務事都能做了。從躺在床上甚麼都要人伺候到後來的家庭主婦,所有看過媽媽變化的人都說是醫學奇蹟,因為以前醫生就說過這個病不更加惡化,算是好的了。

結束語

這是我第一次寫心得體會,以前總覺的修煉的不好,就沒有下筆。現在覺的這是一種自私的想法,願意看別人寫的,而不願意自己付出。每個人都在修煉的路上走著,難免都會有些磕磕絆絆,關鍵是怎麼從新走正。經過寫心得體會讓我回顧了自己走過的路,有慶幸、有感恩、有羞愧、有後悔。以後我會常常試著寫心得體會,不管能否發表,這是我們修煉的回顧與反省。

比起同齡人,在我生命的路上有過很多的坎坷,現在也是。但是如今我卻感謝這些,因為這些苦難讓我更加珍惜現在,珍惜我所擁有的修煉環境。在多麼困難、絕望的環境下都不要忘記師尊就在我們身邊,而且以法為師。那麼真的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師尊,雖然我有時做的不好,但是弟子一定會在修煉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唯願吾師笑。

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