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眾生 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個很內向的性格,從小嬌生慣養,很少和外界接觸,人們都說我像大家閨秀。一九九八年得法後,我這個人就變了。

……晚上發資料兩點鐘發到最後一個屯,當時正開十七大,所謂的敏感日,我們不承認這些東西。當時發到一家,我剛把資料送這家門口,他看見我們就開始罵,後來就大罵。我倆沒理他就繼續做。突然他從路口竄出來,手提鐵鍬站在我面前兇狠狠的問:你是幹甚麼的?我瞅瞅他,沒動心,很平靜的對他說:我是好人,我們是來給你送福音的,是來救你的。我往前去,他就往後退,很害怕的樣子,撒腿就跑。

──本文作者


我是一個很內向的性格,從小嬌生慣養,很少和外界接觸,人們都說我像大家閨秀,大門不出二門不進。一九九八年得法後,我這個人就變了,變化最大的就是我的工作。

一、吃苦耐勞,用自己的行為去證實法

我原來是在後勤工作,管管圖書很輕閒,突然間工作有了變動,下來在班級當保育員,我想我是煉功人,就接受了。常人打抱不平說:「太欺負人了,你太傻了,別人工作變化領導要先和人家談,而你工作變動是命令性的通知。」就這樣給我一次次的調換工作,都是別人不願幹的工作,而我卻欣然接受,而且每一項工作我都任勞任怨的,把它做好,因為我是煉功人,我要用我的行為來證實法去救度眾生,單位的人卻說我變了,我都給他們做了三退。

二、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信師父堅信法走好自己的路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師父被誹謗,當時我坐在床上心裏非常難受,痛哭流涕,覺的好像天塌了一樣。當時本地同修被抓、被判、被勞教,我心裏非常沉重,看了師父的講法之後一下悟到我應當承擔起這個責任和使命,於是我就找地方做資料。後來陸陸續續有同修走出來,環境發生了變化,這時就想,鄉下的那些眾生也應當救度啊,不能把他們落下啊,我怎麼去呢?我的一念師父就幫我,突然一個同修來找我到鄉下去做資料,當時我非常高興,下班了我也沒吃飯直接就走了,我倆一人背了一袋資料,一點也沒覺得沉,走了一屯又一屯,不知不覺發完了,已經是早上三點鐘了。我們走了很遠,來到路邊小站上車,我坐上車又直接上班了。後來我們的人數增多了,四人開始去鄉下做資料,走了一宿,這次感受更深,走路像有人推我一樣,胳膊像飛一樣,輕飄飄的誰也追不上我,當時我身邊的同修說:「我怎麼追不上你呢。」這就是大法的威力,因為當時我心裏背《洪吟》〈威德〉:「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

晚上發資料兩點鐘發到最後一個屯,當時正開十七大,所謂的敏感日,我們不承認這些東西。當時發到一家,我剛把資料送這家門口,他看見我們就開始罵,後來就大罵,我倆沒理他就繼續做。突然他從路口竄出來,手提鐵鍬站在我面前兇狠狠的問:你是幹甚麼的?我瞅瞅他,沒動心,很平靜的對他說:我是好人,我們是來給你送福音的,是來救你的。我往前去,他就往後退,很害怕的樣子,撒腿就跑。我當時很吃驚,一下想起師父在《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的:「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

三、人神一念之差

一天早上,剛發完六點正念,這時感覺不太舒服,心裏難受一下地就摔倒,胳膊、腿都不會動了,不會說話,腦血栓的症狀。當時我的第一念就想,我絕不能倒下,我還得去救人,因為晚上我們就去發資料。這時我掙扎著起來,拽著床頭起來倒下,我圍著床轉了一圈起來又倒下,起來倒下,把暖氣罩全撞壞了,心想:「必須起來,誰也別想迫害我,干擾我救人。」心裏默默背師父的經文《志不退》。

這時我丈夫聽到有「噹噹」響聲,覺得不對就過來,看我坐在地上。我怕他害怕,安慰他沒事,心裏說著有師在,有法在,啥事都沒有。這時他說都這樣了,快穿衣服上醫院,我說不去,我好了。就這麼一念,胳膊也抬起來了,嘴說話也流利了,在地上走了幾圈讓丈夫看我能走了,就這麼堅信的一念,我真的好了。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激動的淚水直流,心裏說師父謝謝您,您時時都在呵護著弟子,您太慈悲了。

後來我才發現身上被撞的青一塊、紫一塊,頭上還撞了一個大包,但是晚上我照樣下鄉去發資料,救度眾生。

還有一天晚上,我準備去救人,這時我丈夫冠心病犯了。快到出發時間,我準備走,他說我都這樣了,你還走?我說你沒事。我走了,這時心裏想著就是救人,當我回來之後就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真是放下人的東西,才能有神的東西。正神在看護著我們。

還有一次也是下去做資料,一不小心就掉到一個大坑裏,之後一隻腳脖扭了。當時心想沒事就繼續做,等到回家之後一看腫的挺粗,鞋強脫下來,我想發正念,腳特別疼,我想你不讓我盤我就盤,而且我還要雙盤,盤上之後特別疼,心想,師父說了:「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這樣我就堅持了半個小時。第二天早上起來煉功,手扶著桌子站起來,這時我姑娘說:「媽你能上班嗎?」我堅定的說能上班,我沒有打車,跟每天一樣,穿著高跟鞋,正常去上班,到單位,誰也沒看出來我的腳,我正常工作。結果下午下班就好了。

十年來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風風雨雨到了今天。甚麼敏感日、奧運會等,那不是法,不是師父安排的,我還是不為所動,還是穩定的做好三件事,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只能為給我們大法弟子樹立威德並且是給我們集中鏟除它們的機會,它們只能自取滅亡,加速滅亡。我們突破所謂的敏感日、奧運和所謂的關難,不就是在否定它們,排除它們嗎?

我們是超越舊勢力的大法徒,所以我就是堅信師父、堅信法、救度眾生,走好師父安排的路。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幫助過我的同修。

個人所悟,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