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兩次死裏逃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我今年六十五歲,從小體弱多病,高度過敏的身體,不能隨便打針吃藥。一九七五年我因長期失眠注射維生素B1過敏發生休克;一九八八年因月經四十多天出血不止,注射安樂酮止血針劑又過敏,險些丟了性命。為了求得一個好的身體,我三十六歲就吃齋練氣功,辛苦錢花了上萬仍不能解脫痛苦。我曾為這不爭氣的身體感到渺茫和憂傷,因為我丟不下一雙未成年的兒女,我苦苦尋找求生之路。我不相信好心人沒有好報,我默默乞求上蒼的慈悲和寬恕,重新安排我的命運。

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一九九六年,法輪功洪傳到了本地,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走進了大法的門,煉上了法輪功。從此我的身心得到全面的淨化,十幾年的老花鏡摘掉了,嚴重的血小板減少、神經官能症等十一種難治之症全好了。而且我面色紅潤,走路生風,我終於有了人生最大的財富──健康。我深切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所以我熱心的告訴親朋好友,法輪功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才能真正達到祛病健身!

然而一場邪惡的迫害開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惡集團瘋狂鎮壓法輪功,我成了這場政治運動的重點迫害對像,我的人身自由受到嚴重衝擊,我被長期監視居住和公安多次傳喚,我是當地第一個被抓入派出所的、關進洗腦班、蹲了監獄的,還遭到非法抄家和審訊。當地不法人員配合江氏邪惡集團,對我方方面面施加壓力,強行要我接受電視台的採訪。

一九九八年,女兒的死本屬嚴重醫療事故,因為我修煉法輪功沒有去追究醫院的責任及經濟賠償。誰知道我的寬容竟然成為他們迫害的藉口,他們妄圖將女兒的死栽贓於法輪功,以達到污衊大法、誣蔑師父的目地,所以大造輿論,又一次轟動省市上上下下。但我不能違背自己的良心,必須堅持講真話,因為是大法救了我的命,在女兒離世的日子裏,我深深體會到人世間善念無存,在那雪上加霜的日子裏,是大法和師父又一次幫我度過最艱難、最痛苦的人生轉折關,所以我堅定自己的信念,一修到底,永遠不離開大法。我拒絕採訪和座談,不進入邪黨人員的政治怪圈。因而他們惱羞成怒,對我恨之入骨。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我又去北京上訪,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往返三次都平平安安,他們抓不到我的任何把柄,更加氣急敗壞,非要置我於死地。他們編造偽證,強迫他人簽字,不簽者關押。我就這樣無辜勞教兩年,也是本地第一個送勞教的,而且養老金被扣除,每月只發三百元生活費。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四日(正月初十),我被他們騙進勞教所。在勞教所裏我是「嚴管對像」,完全沒有人身自由、言論自由,沒有做人的尊嚴,上廁所、坐、站都由犯人監管。我在勞教手冊上寫了「法輪大法永世長存」這句話,他們命令我擦掉。由於我不配合,挨罵、罰站一晚上,還背抄監規,一夜沒閤眼。第二天又以軍訓為名折騰我,不停的左右轉正步走,起蹲,達三個半小時。我是快六十歲的人,但並不覺得疲憊,雖然腿稍有點發直,吃了午飯後甚麼感覺也沒有了。我知道是師父在為我解難。

我是教師,一向是受人尊敬的,但在獄中我的人格受到嚴重侮辱:無端挨罵、挨吼是家常便飯,惡人整天橫眉冷對,言語污穢,限制我洗澡洗衣不能超過十分鐘,稍有怠慢,吼罵聲一齊而來。我每天幹十六小時的超強勞動,由於我皮膚過敏,接觸的都是化纖物品,雙手都爛了,也不給調換工作。

在這不公正的對待下,為爭取合法權益,我絕食絕水二十天。他們把我隔離起來,在酷暑的日子裏,把我關進一個四壁密封的房子裏,由專人看管,白天強制勞動,病了也不准休息,晚上不准扇扇子,不准掛蚊帳,不准用驅蚊藥,還不准蓋被子。勞教所四週都是臭水溝、糞便池,蚊子特別多,一晚上不睡覺無所謂,兩晚上不睡還勉強,三晚上實在挺不住,兩眼打架,人感疲憊,我昏昏而睡,人完全麻木了。第二天當我醒來後,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包,心裏是說不出的滋味。為了掩蓋迫害我的罪惡,洗漱時間安排在早上四點左右,晚上零點左右,每晚的睡眠只有四個小時。

她們還僱用私人醫生對我強行灌食,八個高大的女吸毒罪犯把我按在椅子上不能動彈,胳膊被抓得發紫,用一公分粗的膠管從鼻孔插進胃裏,每天灌三次,每次罰款三十元。由於長時間被灌食,我右鼻孔發炎,灌食管子長期插在鼻孔裏不拔,有人探視就把管子抽去,惡警在家屬面前裝出一副關心人的模樣,卻不准我說話。就這樣我被她們折磨得骨瘦如柴,血壓低到極限(五十-六十),但她們仍然不停灌食,她們的目地是讓我屈服、放棄。

二零零一年四月,我從勞教所出來後,身體很虛弱,不法人員經常騷擾,加之自己在修煉路上摔了跤,心裏愧疚,長期心態不穩、緊張。二零零二年七月二日,惡警又闖進家中抓我,但在師父的加持下,邪惡沒有得逞。

事情過後,我沒有向內找,向內修,使得邪惡又對我進行迫害。同年七月九日早上煉完功後上廁所,腿突然抽筋,我摔倒了,當時大小便閉塞。但我堅信大法,雖然十六天小便不通,但我全盤否認,照吃照喝,以正常人的生活方式料理家務。每天堅持做三件事。每天晚上腰疼得睡不著覺,煉功就更難了,特別是煉周天法,即要做到五套功法到位,又不能改變動作,這要相當大的吃苦精神,但正念出來後,大法的神奇就能展現在你面前。我橫下一條心,忍受煎熬,一定要煉功。突然一陣奇異的香味迎面而來,自這以後煉功腰不痛了。要闖過這一難關,必須對大法堅信無疑,而且還要有堅強的毅力和意志,因為強大的正念是來於法的,說白了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僅二十多天的時間我的腰完全好了。可在同年的十一月,因執著家務瑣事,放鬆了自己的學法、講真相,弄菜時腳下打滑又仰面摔倒。我的腰椎骨徹底折斷,半個月臥床不起,動彈不得。但是我仍不動搖自己的信念,還是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清除。在師父的關照下,經過兩個月的艱難困苦,我又闖過了這一難關,成為一個健康的人。

經過這兩次的死裏逃生,我深切體會到,堅定信念,同化大法,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