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苦精進 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看完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我被師父洪大的慈悲深深的感動著,一直流著淚聽完師父講法。

有幸看了三○一期《明慧週刊》,同修的文章對我觸動很大。同修在文章中寫:心得交流的過程也是心性提高的過程,也是正悟法的過程,也是留給未來的需要。是同修給了我勇氣,今天我發自內心的要寫出我這九年來的修煉體會,不管我文化程度多低(我只有小學四年文化),能不能發表,我都不在乎,能作師父的弟子,這已經是最大的福份了。

一.在比學比修中精進著

我剛得法的時候是精進的大法弟子,我的緣份很大,同修給我寫了個紙條,讓我去找學法小組。我去之後,同修說你快學吧,這個法太好了,你一定會學,快來學吧!這句話深深打動了我,我就請回《轉法輪》,回家捧著書,越看越愛看。身體受益了,眼睛往裏摳著疼,二三個小時上了九次廁所,以前的心臟病、胃病、手發涼、牙疼都返了出來,我就把自己當成一名真正修煉的人,嚴格要求自己,不管冬夏、天氣好壞,天天堅持去學法煉功。

二.放棄一切執著,嚴格要求自己

夏天很早就上班,很晚才能回來,我有時下班不吃飯就去學法、煉功。同修都在等著我,我很過意不去,就告訴同修,讓他們不要等我,不要耽誤了大家學習時間,落下的我一定補回來,大家同意了。到點就學法煉功。

丈夫讓我做出選擇:要他還是堅持煉功?我說:「自從開始修煉,我都改變了,做一個好人。如果在以前,你罵我、打我,我就一樣和你對著幹。可現在,我是個修煉的人了,修『真、善、忍』,這樣多好!如果讓我選擇,我選擇修煉!」丈夫一聽火了,把我打了一頓,並且趕我走,要和我離婚。我心平氣和的說:「那就隨你吧!」(這時期邪黨已經開始迫害大法)去了法院三次都沒有離成,我在想這都是師父安排的吧。

這天晚上下班回家,丈夫說咱倆談談,丈夫說:「明天你就搬出去吧,這樣對咱倆都好。」我一切都明白了,他是常人那個怕心、怕失去物質利益的心。我說行,但是單位冬天放假不開工資,你給我房租和吃飯錢,每個月按最低三百元,五個月一共一千五百元,行嗎?丈夫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我照樣五點起來做飯、打掃衛生,嚴格要求自己,放棄一切執著,走好師父給安排的路。飯做好了,我說起來吃飯吧,說完之後,就去拿自己的東西準備走,想起師父的法《洪吟二》〈法正乾坤〉。他的心被打動了,丈夫起來說,你別走了。

就這樣家裏的事情剛剛平息,早晨上班看到幾個職工正在說我的壞話,和領導說我煉功,讓領導開除我。這時我就想,不是你們說了算,是師父說了算。可是領導聽了別人的壞話後,對我的態度也冷冰冰的了,可我是個修煉的人,不和常人一樣,就主動和他們說話,可他們不愛理我。這時我想起師父講古代韓信受辱於胯下的故事,想他一個常人都能做到忍,我一個修煉的人應該超出常人的境界。

領導找我談話,說上級有指示,不讓修煉法輪功了,讓我就不要煉了,別的職工也側面和他說了我的情況。我說煉法輪功做好人而且身體健康有甚麼不好嗎?領導說:「你表現的是好,挑不出來甚麼,而且連續好幾年都評為最佳文明職工榮譽稱號,但是上級不讓煉,我也沒有辦法,如果你繼續煉,我就下崗了。」我說:「我在單位兢兢業業,在家裏做個賢妻良母,在社會上做個好人,不會給您找麻煩的。」後來領導就讓我幹活去了。

可那幾個說過我壞話的工人看我又回來了,就面目表情惡狠狠的說:「把她攆走!你這個溜鬚拍馬的,甚麼好事都讓你佔了!」我聽後,笑了。他們不知道修煉人的心,在大法面前他們的妒嫉心都出來了。

還有一次清溝工作中,他們把溝裏的石頭往我的溝裏面扔。我看著他們,他們也在看我,我就笑了,接著幹活,繼續把他們扔的石頭清理出來。當時我想起師父講的法:這不是懦弱,這是大忍之心的體現,這是意志堅強的體現!他們看我這樣,更加生氣,說:「給她點厲害嘗嘗,攪和攪和讓她過不好,氣死她,氣死她!」我聽了都笑出聲了,他們說我傻了,精神不正常了。有人信了,也有人不信,都到我這邊看。領導也來了,卻看到我正在正常幹活,大家就說:「這不是正常嘛,根本沒有傻嘛!」

有一天中午吃完飯後,我看了一會書,丈夫趁我不注意,照我的脖子給了一掌。我問他為甚麼打我,他問我是不是在單位不正常,不幹活坐在地上傻笑了?我說我不正常領導還能要我嗎?你看我正常不正常啊?丈夫拿起電話給我親戚都叫來了,大家七言八語的說用繩子把我捆起來,我二姐就上來抓住我說:「快來,把她捆起來,關禁閉!」我說:「誰敢動?你們誰都不配動我!法輪功是叫人思想道德回升,做個好人的,只有學這個法才是最正的,我就要學下去!」他們甚麼也不說了,都走了。

到了晚上,公安局、鎮派出所的打來電話,三番五次打擾,居委主任領著他們到家裏來,讓我簽字,我不簽。丈夫上來就打我,這個說寫了吧,那個說寫了吧,他們說早晚都得寫,寫一句話說不煉法輪功了就行了。那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甚麼也想不起來,他們說了一個多小時,我想,我就簽上,讓他們快走吧,我還是仍然堅持學法煉功。於是,我就寫了,他們也走了。後來一個好長時間沒有來的同修來了,我高興的眼淚往下流,感覺好多話要說。同修問我們這裏的情況怎麼樣,我說最近讓我寫不煉法輪功,我說我寫了,可我還是堅持修煉。同修說這是污點啊,你快寫聲明,聲明你寫過的「不煉法輪功」的話作廢。我就寫了聲明交給了同修,當時的感覺真是如釋重負。

三.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

有一天,單位種花生。休息了半小時後,大家都起來幹活了,我艱難的站起來,鼻子出血了,可是卻沒有東西擦。他們就問我怎麼還不幹活呢?我就告訴他們了,我說咱們先換換,我在後邊踩,等我鼻子不出血了,再換回來。就繼續幹活了,可接著又出現腦血栓的症狀了,左腿不好使,邁步費勁,我著急了,可是沒有害怕。他們看我樣子就問我怎麼了?我說腿麻了,一會兒就好了。我很費力的拖著腿幹完了活,他們還在笑我、戲弄我。讓我多挎個土籃,又在後面看我笑話,我走了幾步後,摔倒了,土籃摔出去很遠,他們卻笑的前仰後合。我用力才爬起來。可下班騎自行車回家的時候就沒事了,第二天還照常上班。他們說你行嗎?我說沒有事,就是走路慢些。我沒有在乎腿怎麼樣,心裏只是信師信法。

回家後,丈夫正在看電視,看我回來了,就讓我快點做飯,我就說:「既然你先回來了,就先做飯唄?」丈夫火了,「要你是幹甚麼的?」我想起了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不和他計較,這樣,腦血栓症狀半個月就好了。

幾年前,也看到過另外空間的景象,人或物的真實反映,也接觸過、看過整個藍藍的天體,一個六七歲的特別漂亮的小女孩,還看到整個天上一個大大的「佛」字。有一次我和母親去看病,大夫說我肺部有腫瘤,那時我學法不到一個月,另外空間一隻手和我這邊的一隻手抓住成一個餅狀,情景非常清晰。我不斷學法,知道這是功能,但我沒有歡喜心。有一次我聽到另外空間「轟轟」的聲音,看到透粉透粉的天,我捂住雙眼還是能看見,我就想起師父說過,開了天目後各種信息干擾的時候,你真是很難把握住自己的。我告訴師父,不要讓我看了,我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我的天目就封住了。

自我得大法以來,我的思想道德回升了,不和常人一樣爭鬥、打罵,只有一個祥和的心態善待他人。得法之前,和丈夫打了不少的仗,氣的身體也不好,甚麼心臟病、胃疼病、上火牙疼。自從得法以來,九年沒有吃過藥、沒有打過針,無病一身輕。我丈夫是常人,自我們結婚以來,他要家裏的權力,甚麼都要說了算,工資從來不給我,還向我要錢,如果我不給,他就連打帶罵,我每個月工資只有三百元,而且幾個月才發一次。他工資上千,有時,他就問我開資了嗎?我說:「沒有,幾個月才開一次,不夠花,自己家裏花銷、人情往來、老人和孩子花銷等等,都不夠用的,有時還是借的錢。」丈夫就說我把錢拿給娘家了,張口就罵。

有一次開資後我買了點東西回家,丈夫看到了,就問我是不是開資了,讓我把工資給他,說他是一家之主,他說的算。我就說一家之主也要講理呀,他聽後非常生氣。晚上睡不著,就起來抽煙,我就想啊:這常人活著多累呀!我第二天休息。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我丈夫就領著我老婆婆到我單位打聽我的工資。後來同事告訴我了,我說:「是嗎?問就問吧!」同事說:「你真是好樣的。如果是我早和他離了,你那點工資他看在眼裏了,他開那麼多,怎麼不把他的工資給你呢?還有臉到單位打聽你的工資,他們娘倆怎麼這麼對你呢?」同事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替我打抱不平,都說:「第一次遇到這種人,如果換成別人早就和他離婚不要他了,這娘倆也太欺負人了,你們過得甚麼意思啊?離婚後找個好的,讓他們娘倆看看,你離開他行不行!」這時我的心裏也非常難過,眼淚就流下來了。同事看我這樣就都甚麼也不說了。

下班後回到家,我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沒有提他們去單位的事情,只是感覺心裏好涼好涼。晚上和同修說了我的情況,同修說,過魔難關,咱修煉的人都要過關的,讓我一定要把握住,今天就先學學法,學到師父的一段講法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想到這裏,我心裏平衡了。

有一次,我向丈夫借錢,丈夫說:「你憑甚麼向我借錢啊,你在我這,吃我的住我的,還有你欠我的,都該給我的。」我就說:「借你的,我開資還給你。咱倆不是一家的嘛。」丈夫就借給我了。我很高興,盼著開資,還上了錢,鬆了一口氣。師父說: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對別人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要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再談談這幾年修煉的路,我盡一切努力處理好家庭的事,做一個像樣的大法弟子。我們家親戚多,來來往往,吃住不說,飯也不好做,這個說咸了,那個說淡了,這個說好吃,那個說不好吃。我想身為一名大法弟子,信師信法,不管誰說好聽的不好聽的,都能容下,都向內找,這是給我提高心性。時間長了,家裏的親戚都很尊重我。

前一段時間不精進了,有時就懈怠,師父的經文來了,就精進精進,像常人完成任務一樣,像發真相資料發完了就沒有事了一樣,面對面講真相也是,懶惰了,發正念也少了,煉功也少了,學法也少了。有一次在睡夢中師父點醒我:在一個運動場裏,我們好幾個人,就認識二個人,其中一個人就說:「小王、小張、小邱,你們三個抱著這隻雞,圍著運動場繞一圈到終點站。」我心裏在想,這是幹甚麼呢?聽那人說:「小王你先開始吧。」於是,小王抱著雞跑到了終點,小張也這樣到了終點,我抱過來這隻雞一看,白雞紅冠子,我開始走,走的很慢,我向外圈看了看,覺得不對勁,外圈站著一些惡黨,手裏都拿著槍,對我開槍了。我開始發正念。邪黨的子彈打在我身上,槍林彈雨一樣也不起作用,也沒有把我打倒。還有四五米就到終點了,我不發正念了,就有兩顆子彈打在我的腰上,把我疼醒了,之後出了一身汗。當時我坐了起來摸了摸腰,知道這是夢。我想怎麼做這樣的夢呢?我想了想,白雞是中國地圖,代表中國,紅冠子代表惡黨,我醒悟了。這個階段不精進,懶惰、懈怠,三件事做的也少了,師父在點醒我呢,快跟上正法進程,快到終點了,時間不多了!

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感覺師父的洪大慈悲和殷切希望,在為不精進的弟子和學員著急。我看到這,眼淚止不住往下流,心裏好難受,我不能懈怠下去了,千年的等待啊!不要錯過這一回,我來到人間不是過常人生活的,是返本歸真,隨師父正法、救度眾生的,一定要去掉人的觀念和執著。堅定理智的做好三件事,這才是師父所要的,才配得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