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呵護我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八年多了,回首自己走過的修煉之路,雖坎坎坷坷修煉,但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不斷努力的趕上正法進程。

一、多學法,心中才有法

走入修煉才明白,人生的命運是業力輪報所致。我的一生苦難很多,感覺自己生生世世造了很大的業,修煉路上走的一跤又一跤的。曾經被中共邪黨綁架五次,兩次被非法強制教養。但是我從得法開始,堅信大法的信念從來沒有動搖過。

修煉之前,我在常人中是個很自私、心胸狹隘、名利心很重的人,個性又很強,因此造成家庭積怨很深,活得很累,對身體的傷害也非常大,年紀輕輕就滿身是病。一九九八年修煉大法,知道我生命今後要走的就是這條路。

九九年邪惡的迫害開始後,曾兩次被非法強制綁架在勞教所裏四年,那時還不懂得完全否定舊勢力。在邪惡的黑窩裏,那真是到處都是魔,但我心裏始終抱定一念:「堅修大法,跟師父走到底!」在那個魔窩裏,能讓自己清醒、有正念,那只有多學法,我就利用一切機會,得到師父的講法,然後背下來,自己背會了,再找機會給同修背。同修聽了師父的講法,明白法理,正念就出來了,個別被轉化的人,還因此明白過來,歸正到大法中來。因為我背法,明白法理,還經常給同修背法,不配合邪惡,在勞教所承受了很嚴酷的迫害和巨大的壓力。曾被電棍電、多次大背銬、不讓睡覺、關禁閉、長時間一個姿勢坐小凳體罰、派人看管我。但是因為心中有法,每一次魔難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了,回首那段極其黑暗殘酷的歲月能走過來,都是因為一直能保持多學法,心中裝著師父的法。

二、救度眾生溶於生活中

被舊勢力鑽空子浪費了幾年的時間,對救度眾生是個損失。在邪惡的黑窩出來後,身體被壓進了很多不好的東西,對肉身的傷害也很大。很長時間身心疲憊,一學法就睏,並且怕心很重,在頭腦中形成了一種很強的恐怖意識,狀態很不好。看著同修做著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心裏很急,自己想做,又力不從心。我就用大量的時間學師父的講法及《轉法輪》,又看了《九評》和一些學員的網文,我決定開始突破自我,做好救度眾生這件事情。我每天出去講真相,可是因為有好多心摻在裏邊,常常是出去了好長時間,一個講不成就回來了。我看這樣不行,我決定找同修帶我一同出去講真相。剛開始出來,看到同修講。我心裏就慌張,特別是在人多的場合,我只能躲在一邊緊張的發著正念,心怦怦怦的跳個不停,特別是看到同修面對面的給資料,我更是緊張,總想快點離開那個地方,那一段時間,我很多時候都是高度緊張的發著正念跟同修去講,每次講完真相回到家,我一顆懸著的心才落下來,心裏想:今天又安全回來了。

但是我不斷的學法,不斷的排斥它,不間斷的去做,怕心越來越淡,那種看到警車、警察,人多就恐懼的心理也越來越談。就這樣,我一點點的不知不覺的走了過來,直到現在,我可以獨立的面對面的向眾生講真相,面對面的向眾生發真相資料,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也暴露了很多心:怕心、急躁心、疑心、自我保護等,我就隨時用法歸正自己,有時學法不精進,懈怠一段時間的時候,自己意識到以後,馬上又投入到正法洪勢中去。現在,我已把講真相溶入到自己的生活中,隨時碰到的眾生,只要有機緣,我就搭話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同時我加強學法,不斷純淨自己。通過救度眾生,我不斷的修出了自己的慈悲心,把一切都和救度眾生溶在了一起。

三、法中需要就去做

記得《明慧週刊》連續兩期刊登一些學員揭露當地一些邪惡的文章。我們當地協調人與大家交流說:「我們每個學員應該寫出自身被邪黨迫害的經歷。」當時個別學員還認識不上來,存有怕心,有的學員想寫,又沒寫過東西,協調人就從自身做起,首先把自己被迫害的經歷全部寫了出來在當地散發。更多學員認識上來都想寫但又不會寫,我就幫他們寫。這樣陸續每天都有學員來寫揭露文章,在寫的過程中,師父把我的智慧打開了,能在最快的時間裏,給不同的學員寫出準確恰當的文章,這是我事先沒有想到的。在寫的過程中,自己也在不斷提高,感覺空間場越來越純淨,因為在這之前一段時間,狀態很不好,一直突破不了,自從寫完揭露文章後,狀態改變過來了。當地的環境也因為眾多學員都揭露了當地邪惡所改善。直到目前,這個區域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形勢都是比較平穩的,當然還有更多其它的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方式同步在做。

四、學會遇事用法衡量自己

自從勞教所回來,丈夫另成家了,同修幫我安排一住處。因獨居,經常有各處同修來,多數都是被迫流離失所的,針對這種情況,我們就加強學法,在法上交流,一段時間成熟後,馬上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但是在這一段時間裏,卻暴露出來自身修煉中太多需要歸正的東西,被觸動的怕心、私心、利益心、妒嫉心都很嚴重。特別是妒嫉心上來,兩三次魔性大發,對同修的傷害是很大的。還有這個利益心,因我經濟上比較困難,造成和一個同修斤斤計較,嘴上不說,心裏較勁。有時,還對別人說人家是非,當時說完也後悔,可上來那個勁兒就想發洩,抑制不住,心裏總是彆彆扭扭。我在這個過程中持續一段時間,後來我對別人這種挑剔是非的態度,全部反饋到自己身上來了。一個被迫害六年才出來的學員,到我這裏來對我就是不依不饒。這一次,我想必須把握好自己。所以不管這個同修對我怎樣,指責我、挑剔我,甚至當著同修的面,指著鼻子對我大吵大吼。有時就像裏外不分,我都先把它忍下去,有時眼裏含著眼淚,咬著牙往肚裏咽,那我也先把它忍下去,在學法中再提高上來。過了這一段,我忍過去之後,一看甚麼也不是。在這過程中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有很多時候是用常人心在忍,並不是一個修煉人的不動心,認識到這些不足之後,我盡力在法中歸正,讓自己認識上來,昇華上來。後來這個同修幾次來向我表示歉意,她走時寫信來表示內疚並感謝我,她說:「姐姐,同修中你對我是最好的!」在這件事情上,我盡力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走過來以後,發現很多心真的淡化了。今天不管任何一個同修來,我會從內心去珍惜這一段緣份,在法上要求自己,是因為正法我們才走到一起,真有觸動自己的時候,那真是自己提高的機會來了,用法來衡量一切,天地自然寬。

回想我修煉的八年多時間裏,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在人世間表面上,我甚麼物質財富都沒有,但我該有的東西甚麼都不缺,只是想到師父的承受與付出和自己達不到法的標準提高不上來時,那是一種內心的真苦。還有身邊的同修,一次次給我無私的方方面面的幫助和鼓勵,慈悲的對待我,寬容的包容我,正念的引導我,使我能與大家共同的走在整體的正法路上,由此我發自內心的謝謝偉大的恩師,謝謝萬古機緣相逢的同修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