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繫眾生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幾年來,我從沒間斷面對世人講真相、勸三退。特別是今年。記得六月六日高考那一天,我發了一個願:從今天開始我要去菜市場講真相。從此,每天早晨我發完正念就走,天天堅持,碰見熟人我就講,勸他們三退保平安。

為了救人更多,我在買菜時儘量多接觸人,大聲講,讓左右攤位的人都聽見。這家買點,那家買點。花一元錢、兩元錢勸退一個,花五角也能勸退一個。有一次碰見一個賣瓜車,車上賣瓜的有六個人。我在買瓜時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願意聽,同意退出邪黨組織(其中一個人是黨員)。我挨個給他們起個假名,六個人都得救了。

我就是這樣天天不落的講真相。每天勸退的人多則八、九個,少則二、三個。買菜的人都很忙,所以我講真相一般都是開門見山,直指三退。我體會較深的是:講真相首先要慈悲於世人,講前我都心生一念:我一定要救你,我能救了你。和世人講真相時,說話要和氣,慢聲細語,臉上帶著笑,祥和慈善。這樣講出的話別人都愛聽,樂意接受。在三個多月的時間裏,通過我講真相大約有四百多人得救了,他們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一天,有個賣瓜的小伙子見到我,說:「大姨,你昨天給我起個名把團退了,我這生意可好了,當天就賣了十五筐瓜。」他還主動要求跟我換真相紙幣,我給他換了三十元真相紙幣,他高興極了。有個賣菜的農民見到我,拍著左腿說:「你都不知道哇,自從你給我退了隊以後,我這腿痛病都好了。」

除了到菜市場講真相外,我到商店買東西還和營業員講。我家附近有個掌鞋的,鞋攤上經常有人在那坐著嘮嗑。我也常去那兒講真相、勸三退。有許多都是同事、親朋好友,我就特意去他們家裏講。在大街上走,碰見不認識的人,我就想方設法找話題和他們講。只要能說上話,我就把話題引到三退上,他們明白真相後都退了。我是先勸三退,然後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現在勸三退很好做,一般都退。我悟到這是師父在做。師父把路給我們鋪好了,把有緣人都送到我們面前了,所以一做就成。只要我們開口去講就行。只要能救人,不管身在何處,逢人我就講。上街辦事買東西,不管路途遠近我都打車,為的是和司機講真相。上車就講,講完就退。看著他們得救,我心裏很欣慰。

再講一下自己在魔難之中救人的事。

我大兒子(大法弟子)在今年五月二十一日那天被邪惡迫害離世了。在離開的前一天,我們還在一起做《九評》。離開那天的下午兩點鐘,三十多名大法弟子給他發正念。他一直呼吸困難。在最後的彌留之際,我拍拍他的臉,一點反應沒有,眼睛已經定了。我好悲痛。走到裏屋,我摸這個同修一把,拉那個同修一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當時我大兒媳婦不在這裏。我想得把她找來,還有我的小孫女,讓她們見上最後一面。我穿上外衣下樓,到外面打一輛車。上車我擦擦眼淚,就和司機講真相。我講了一路,司機終於明白了真相,同意退出邪黨組織。當時我頭腦裏一片空白,沒有想到大兒子永遠離開了人世,心中只有一念:救人!快救人啊!

第二天,我大兒子遺體火化。我小孫女二歲半,她媽媽去了火葬場,我留在家裏照看孫女。十點鐘,我給二兒子打電話,問問火化情況。他告訴我說:現在把我哥推進爐子裏去了。我當時聽了沒有太大的反應,領著孫女走出家門,途中碰見一位老同事,她跟我打招呼。談話中我很快把話題引到三退上,告訴她千萬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她就退了。她還告訴我,說她二兒子三十六歲得病去世了。我聽後心裏一驚:是啊,我大兒子此時此刻正在火化呢,他只有三十八歲呀!突然我警醒過來:不對,怎麼會有這個念頭呢?我意識到這是邪惡干擾,企圖用親情阻止我講真相。不能這樣,我不悲傷,不難過,我還要講。這時有個退休教師跟我孫女說話。我想這是師父鼓勵我,讓我救人,這位退休教師肯定是有緣人,機會不能錯過,一定要把他救了。這位教師聽了我講的真相後,馬上退出了邪黨組織。

四個月後,我小兒子從日本回來。他把他大哥的骨灰從山上撿回來,要撒到松花江裏去。那天我們一家人坐車來到江邊,雇一艘漁船把我們送到了江心。船主是夫妻倆。途中我和二兒子給他倆講真相,他倆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在大兒子離世後的幾個關鍵時期,我都不忘講真相、勸三退,因為我心裏始終裝著眾生。救人是我要做的頭等大事,這也是師父所要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