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抓緊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

一.喜得大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大法的神奇在身上展現,喜悅無法言表。得法前我患青光眼,手術後仍不見好轉,筷子掉到地上都得用手去摸,眼球逐漸縮小,更可怕的是醫生說將來有可能失明,我很痛苦。就在這種情況下,我得法了。同修給我拿來一本《轉法輪法解》,字雖然很小,看起來有些吃力,但我想這麼好的書一定要好好看,就是不要這雙眼睛也得看,就在這時,書上的字突然大了起來,像小學生鋼筆字帖一樣大,字字句句映入眼簾,我的心情無比激動,下決心在今後的修煉中不管遇到多大困難,一定記住師父的話「難行能行,難忍能忍」(《轉法輪》),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了這幾年正法修煉的路?

二.去人心,全力證實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瘋狂的迫害法輪功,二十一日我們去省政府說明情況,途中被大客車劫持到一所學校,那裏非法關押了許多大法弟子,大家互相鼓勵,有師在、有法在,我們甚麼也不怕。夜間警察來讓我們登記,我們就和警察講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後來家裏找熟人把我接回家,說下午三點看電視,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黨、這個政府竟能做出這樣荒唐無恥的決定,面對師父和大法被惡毒的攻擊污衊我的心都碎了,我憤怒了,對著電視說:這是無恥的誹謗,這是斷章取義。我哭了很久,晚飯也沒吃,弟弟叫母親看著我(當時在娘家)。我想不能叫常人看著,我得回家學法煉功,這麼好的大法,我學定了,決不放棄,誰不讓煉也不行。

由於當時我沒有給邪惡寫東西,社區通過親屬找到我,讓母親陪我去社區,我和社區書記講了學法後我身心的變化,並拿照片給他看。書記拿紙筆讓我簽字,我不簽,母親代我簽了(當時用了人的觀念,反正是常人簽的,不算數。)都是自己沒有做好,沒有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留下了污點,造成損失,後來寫了聲明。

二零零零年夏天,丈夫患了癌症,我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遇到事情處處為他著想,關心他,善待他。他看到我身心受益,對大法有好感,非常支持我,但是他本人對煙酒的執著不放,不想學大法。後來我陪他去了省腫瘤醫院,在那裏沒有了修煉的環境,我每天就背《論語》、《真修》、《博大》及《洪吟》,有機會就跟同病房的病人、家屬講大法真相,他們都知道大法好,知道國家對法輪功做出的決定是錯誤的。由於當時學法不深,有些真相沒講到位。

丈夫在省醫院住了八十一天回家了。不幸的消息又來了,父親得了心梗住院了,在去醫院的路上,我的心裏真覺得好苦啊,家裏躺著一個要死要活的,醫院裏又住了自己的父親。到了醫院看到女兒在,女兒說:媽媽,您回家照顧爸爸吧,我在醫院照看姥爺,替您盡孝。三天後父親去世了。在這樣的打擊下,丈夫的病情加重,幾天後也去世了。面對這一切,我的心中很苦,我不斷的背《洪吟》〈苦其心志〉。我想,邪惡想在經濟上、親情上擊垮我,辦不到,處理後事三天後,我就繼續學法煉功。

因平時注意給單位領導講真相,所以當市政法委打電話給單位領導詢問我煉功的事情時,被單位領導搪塞過去了。

孩子出去打工,家裏只有我一個人,孤獨、寂寞湧現出來,我想,這不正是我學法提高的好機會嗎,我白天晚上學法看書,為後來講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一天,妹妹打電話說,我的一位同學父親去世,她去參加葬禮,看到了我小學的同學(在我下鄉的時候曾經追求過我),他現在已離異,個人條件很好,要上我家來和我建立新的家庭。當時我很著急,如果我是常人可以和他建立家庭,可我修大法幾年了,我悟到我必須用我的所有能力全身心的投入到助師正法中來,不能再被人世間的瑣碎事情羈絆。於是我給師父跪下求師父,明天同學來了,不許他對我動手動腳。這樣等他來的時候,我和他談了好長時間,既沒有傷害他,同時也和他講了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家裏的經濟條件和各方面都在好轉,是大法給了我一切,我決心全身心修煉大法,不想再建立家庭。他不想放棄,又來過兩次,每次來都規規矩矩的,後來看到我很堅決,就不再來了。這是我修煉以來第一次求師父。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已經走過了經濟困難,親情割捨,孤獨寂寞的所有困難,平穩的做著三件事,每天都非常充實,體驗著在大法中修煉使我變得堅強,感受到一個為他人著想的生命的幸福快樂。

三.跟上正法進程,抓緊講清真相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和另一位同修踏上了講清真相的征途,用我們親身經歷的大法神奇向單位的同事、親朋好友講述大法的真相,不論是嚴寒酷暑、颳風下雨都沒有停止過,使很多有緣人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在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之後,在勸三退的事情上,我思想中產生了畏難情緒,認為這些年挨門挨戶的講,這三退不都得重來一次嗎?後來明慧登了密勒日巴的修煉故事,密勒日巴的師父一次又一次的讓密勒日巴蓋房子,真可謂用心良苦。我們是大法修煉,師父在正法中歷經千辛萬苦,為了救度更多眾生,師父在「向世間轉輪」,正人間的法,我怎麼能用人心對待這麼神聖的事情啊,頓時覺得自己離師父的要求相差太遠,再次拜讀幾遍師父《向世間轉輪》的經文,心中升起慈悲,要救度眾生,師父不會讓我們做沒用的事情的。

在一次朋友聚會上,一同事說:共產黨太黑暗了,在單位幹得很憋氣,不願幹了,你們快給我退黨吧。我一聽這不正是個機會嗎?馬上說:我幫你起個化名退黨,將來人類淘汰時,你就保命了。他很高興,這是我勸退的第一人,當時在座的有丈夫單位的同事六、七人都是黨員,他們都說共產黨不幹好事,我們全退,之後我把護身符給了他們。就這樣我從同事、同學、親朋好友做起先後退了二、三百人。一次給二嬸退黨,二嬸說她家門上有人給送的小冊子她都看了,明白真相,二叔、二嬸都退了。我意識到大法弟子是個整體,發資料的同修鋪好了路,世人明白了真相,我們勸三退也比較容易了。前些時候遇到了我第一個勸退的人,他和我說:大嫂,退黨這兩年幹甚麼都順,不瞞你說,我承包廠,上半年就掙了三十多萬,你給我的護身符我時時戴在身上。我也替他高興,告訴他:你要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去年,同修在公交車上和一女孩講真相,女孩說她也想學功並留下了電話,同修問我去不去,我當時一聽怕心就上來了。我說你在車上認識的,她是不是特務啊?現在想起來很可笑(我有怕心一直不敢在公交車上講真相)。同修說:怎麼可能呢?女孩是上醫院看病的。同修已經和女孩說好要教她煉功,我家離她很近,不能不救,這個怕心非去不可。我冒雨給女孩打了電話,女孩的母親接待了我們。女孩二十九歲,腦上長個瘤,手術花了二十多萬,還留下了各種後遺症,每次來月經不走,就得去醫院打止血針。我們和她講了我們修大法身心受益的經過,她們很感動,下決心要學。第二天我去她家教她煉功,女孩的母親、姐姐、外甥女都一起學了,我給她們講了大法的美好,按「真、善、忍」做好人去病健身,大法洪傳世界各個國家的形勢,天安門自焚是中共政府造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她們都非常愛聽。母親說:你在講的時候,我的腿直冒涼氣。我說你是有風濕吧?她說是啊。我告訴她,法輪功度己度人,在這個場中的人都會受益。我要走時,小外孫女說:姥姥你別走啊,我還沒聽夠呢。聽了這話,我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因為我的怕心差點耽誤了一家人得救,師父說眾生都在盼望著我們去救度,如果錯過了,這一家人損失的或許是幾個世界的主或王啊。一個月後見到了女孩,女孩說她已經不去醫院打針了,大法太好了。

我們不放過任何機會,同修的丈夫住院了,同修和我說:你明天來帶幾本《九評》,我已經和他們講真相了,但都沒退呢。第二天,我帶著《九評》小冊子去醫院,剛走到醫院門口見到了警察,怕心上來了,轉念一想:我是神怎麼會怕人呢?我念著正法口訣,背著大兜子堂堂正正走入了病房。同修正在向大家講真相,大家聽得非常認真,我坐下來發正念,當時的場是純正、祥和的,有位政府官員說:他家附近有大法弟子送過他《轉法輪》,他很廉潔,政府機關中的腐敗他看不慣。病人的家屬都明白了真相,走了一批又來一批,全都退了。由於我們越講念越正,怕心不知不覺就沒有了。

上個月,同事的兒子結婚,我們同修四人配合默契,很快就退了三十人。在另一次婚禮上本想講不了幾個人,可是到了飯店,同學的父母、弟妹、孩子、朋友認識的、沾點邊的,都起了化名三退了,新郎、新娘給起了好聽的名字金童、玉女也退了,這一次婚禮有十幾人得救了。

同事、同學、親朋好友都講到了,我們就利用買東西、購物等條件講真相勸三退,有一位賣白菜的老大姐退完後,高興的雙手合十說:感謝你們。也有不順的,給同修的親屬講,不但不聽,還要報警,我們覺得這人好可憐,將來怎麼辦呢?我們沒有灰心,有機會,還會想辦法救他。

幾年的修煉、講真相,先後有十幾人走入大法修煉中來。我親身體驗到只要按照師父的話用心去做,做到做而不求,師父就把有緣人帶到你的面前。在寫文章之前不免有些自滿,求安逸心,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師父告訴我們不要自滿,還要救度更多的眾生。我要學好法去掉人心,放下一切人的觀念,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出正念,修出無私無我的正覺,用慈悲去救度更多的眾生,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不叫師父操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