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修大法走過的路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我是農村大法弟子,以下寫出自己修煉大法九年多,走在修煉道路上的片斷。還有很多我沒有寫出來。我這是第一次寫,自己總感覺沒做過甚麼轟轟烈烈的大事,只做了我應該做的,普普通通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的事。看見明慧網上同修和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稿,那些同修們做的那麼好,自己的差距太大,真是愧對師父。

我寫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寫了一看不行,又一遍遍寫,有三、四次,才寫成這個樣子,我看都不滿意,句子不通順,應寫的沒寫上,不應寫的又寫上,請同修們多多指教。在這有限不多的最後一段路上,我要走好、走正師父給安排的路,多救眾生。

七二零」前得法修煉的路

一、得法

那是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的某一天中午,有十七、八個人在我住處洪法,有幾個鄰居在那看,我聽到消息後也去看看怎樣煉法輪功。前幾天,我就聽人說,學法輪功的人過些日子要來咱這裏洪法,並告訴我說,你的身體有病,你煉這個功,對你有好處,我心中就有了底。當時我看到這些煉功人正煉沖灌這套功法,旁邊看著的人說你快上去做,我不好意思,就跟著做,手跟著上下比劃著。我一直堅持到做完,特別抱輪這套功法,把我累的兩臂酸痛,也沒有放下來。那些學員都笑著說,你能堅持做到底,行!可以!我在第二天,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日,我就到煉功點。

我去後十多天沒有請到大法書,那時候學法輪功在中國大陸是高潮時期,有時就請不到書,過十多天才請到這本寶貴的大法書《轉法輪》。當時我請到後,我是雙手捧著,心裏真高興又激動。回家後我連一分鐘都沒有耽誤,馬上把書打開,看到師父的法像,我也不知怎的,有種親切的感覺,師父的慈悲、善良,真願意多看會兒。我就趕緊看書,看著看著,我不知道眼淚掉出,師父說的太好了,太實實在在了,句句都這麼好,用人的話無法形容,我很快就把這本寶書看完了。

當時我心想自己怎麼才知道有煉法輪功的,還有這樣好書,要早知道,我早就學煉了。我剛去學功那幾天,我就能吃飯、胃也消化、身體舒服、心情大有變化,高興開心等等。我真正感覺到了沒有病是甚麼滋味。二十多年前我就有胃病,甚至小時候胃就不好,我有萎縮性胃炎,大夫告訴已很嚴重,稍不注意馬上會病變為胃癌。還有多種病,身體好的地方已不多。喝湯藥(中藥)一連喝了十四個月,只有過新年三天沒喝。這個病把我害的走投無路、生不如死,外地醫院我也去過,沒有一個醫院能把這個病根治掉。

二、過關

我走修煉大法路第一關色慾這一關,順利通過。在夢中我記的很清楚,一個小伙子長的高高的身體,一絲不掛,光光的,我看的是後背,我趕緊說這是誰家的孩子,這麼冷,別凍著,快回家穿衣服,他趕緊走,一霎那不見了,我馬上醒了,這是師父來考驗我。

不長時間,情關來到。得大法的當年臘月,我女兒生小孩住院,難產後剖腹。白天晚上都是我自己來護理大人和孩子。女婿送飯給女兒吃,我是買醫院的飯吃,剛生第三天晚上九點多鐘,女婿來送飯,喝的滿身酒氣、東倒西歪、兩眼通紅、怪嚇人的樣子。我當時愣了一下,隨口說這怎麼啦,喝成這樣,才來送飯,下午沒吃飯,產婦能不餓嗎?女婿當時不滿意,火起來,磕磕巴巴的說,我朋友祝賀我得兒子去飯店喝酒,有甚麼不對。女兒這時甚麼話也都沒說,只是哭。我馬上想到自己是學大法的,不是常人,我一聲不說,可心裏沒有忍住,到醫院鍋爐房哭了很長時間,我不放心女兒,趕快到產房看看,這時女婿已回家了。我看到女兒哭的兩眼紅紅的,我兒女情沒放下,心裏如刀割。我就這一個女兒,受這大的委屈。女兒也沒有吃飯,這一宿我剛剛睡,有人來推我,說你快起來看看你女兒怎麼啦,她難受的直哼哼。我嚇的愣著,別人提醒我,快去找大夫,我才明白過來,跑去叫大夫。醫生馬上快步來產房,護士也來了。這時大夫和護士趕快打針輸液,大夫在產房觀察,批評我說,你這個當媽的怎麼這樣粗心大意,不早告訴我嗎?你女兒的危險期還沒過,你不注意觀察嗎?我把女婿送飯前前後後說了一遍,醫生說:再不能叫他來了,你女兒看他不生氣嗎?她難產剖腹就怕生氣,我當大夫告訴他不叫他來,我還得批評他,哪有這樣的人。過些日子出院,我和女婿商量把女兒接我家吧,他母親七十多歲,不能護理大人和孩子,女婿也同意了。我把女兒接我家安排好,就到放師父法像的房間,師尊顯給我看,鼓勵我好好修煉。那時我遇到事還不懂用大法衡量,常人心多,當時真悟不上去。

我在女兒身上的情關有很多的例子,僅提這一個片段吧。通過九年的學法修心性,雖然修的磕磕絆絆,有時做好有時做差,可我是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在修煉的路上來磨煉自己,在這些艱苦的闖關中,我能一一闖過來,在實修中一層層去掉人心與執著。

「七二零」後講真相的路

一、在山區發真相資料

我家住在一個山區,山溝溝多,這裏加我只有三位修大法的,在「七﹒二零」前,十七、八個人修,「四﹒二五」後有的就漸漸的不煉了。在講真相初期,我們三個或兩人一起去發資料,一村一村的輪流著發。只要資料到,不管甚麼天氣都去。尤其颳風天更去,這樣天氣能安全些。有一次我和一同修去發,過一個大河,我們拿一根大木棒,走在河中探一下,看水深不深。我們手拉手一前一後,邊走邊探水,不長時間,我倆到了岸邊,去做我們神聖的大事,把兩個村子都發了。

大約一年後,我們分開做,有時單獨去發資料,我悟到師父講的法,修煉路不同,每人有要走的路。記的在零二年秋天一個沒有月光的晚上,我獨自走山路去三個村子發資料(走山路近)。吃晚飯後在家走時太陽就落山了,我走到山上時,天空有些黑,再加上這山上都長的大小不同密密麻麻的樹,山路又長著草,分不清哪是路。我站住觀看應該走哪條岔道,當時我一點不怕,也想不到有怕,我站住有一、兩分鐘,就在這時,在一個山溝高處的上方,突然出現一個像太陽落山似的大紅球,明明太陽已落下,這怎麼啦?緊接著又出現一個小粉色的球狀物,我動念了,一下沒有了。當時我激動,這是師父鼓勵我顯給我看看。我就更來勁,不一會兒就翻過了這山。我順利的把山下好幾個村子眾生的門縫都塞了真相資料(隔幾家發一份,這樣每個村子都能有些資料)。回來時走大路,就像有人推我,快得腳像不沾地似的,順利的到家(在路上邊走邊發正念,每次去發資料都是在家把正念發好,發資料時邊做邊發正念)。

二、掛橫幅

那幾年到處掛橫幅,我們這裏也一樣,同修送來,我就晚上掛到大馬路邊的大樹上。這點兒東西不夠我做,我就去買紅布、黃布、買墨水自己寫,我文化少怕寫不好,我先用粉筆寫,然後再用墨水筆描上。晚上寫,一宿就幹了,第二天我用高粱稈還有塑料繩、用小塊布把小石頭包上,一個個做好,一下就能扔很高,晚上,我商量老伴(常人)騎自行車帶我去大路掛大樹上。因我不會騎自行車,有一次我又和老伴去掛橫幅,過一個小道溝溝,把腳脖子崴了。我顧不上疼不疼,我就做我的事,走一段路掛一個橫幅,走著走著,就聽腳脖子咯登一聲,又走了幾步,一點不疼,像沒有事似的。

就這樣我隔一段時間就做一些,掛完再做一些。連續有兩年多,有時自己去掛,順便貼一些大法真相標語不乾膠。從零四年下半年,我這地方連我只有二個修大法的,有一個來病業時悟不上就不學法了。我去她家先後有六、七次告訴她千萬別放棄,可惜最後她還是變成常人了。

三、給民工講清真相

我住的地方安50千伏電線鐵架,用的民工全國各地都有。大部份是中國西部省份的,還有黑龍江的民工。這個工程用了兩三年才完成,走了一批又來一批,這樣一批批的來民工,我就抓住這個大好機會,在家發好正念,給一批批的民工講真相發資料。開始頭一兩年還沒有三退的事,後一年開始三退,大部份人都相信大法,接拿資料。有個別的不聽不要資料,有幾個頭頭是黨員也給退了。有的說謝謝,有的告訴我注意安全,你是好人。我說這都是我的好師父教我做好人。我又把我以前做常人時的人和身體都講給他們聽,有的說這大法確實好。

我的兒女們有時也幫做,二兒子把《九評》拿到廠裏給他工友們看,他們說這本書真好,在街上買不到。他們爭著看,我到女兒家,女兒和我一起到她的住處去發資料。女婿看完資料我告訴他給你的朋友們看,誰看誰好。他說這裏也有。我的兒媳婦們回娘家講給娘家人聽,全家人都受益。開始也就是「七﹒二零」時全家人都攔著不讓我學法煉功,並且他們都哭著不叫我做大法徒,我說誰也擋不住我。看我決心大,誰也不管了。並且他們一年又一年,支持我還幫我做大法的事。(那時他們怕下崗沒飯吃)現在全家和睦、喜氣洋洋。孩子們都懂事。我知道這一切一切都是恩師給的,恩師做的我心裏有,寫不出來。

四、給親朋好友勸三退

我今春到南方姐姐家講真相、快救人。頭二天我就在家發正念,坐火車檢查時,包裏有《九評》、大法資料、護身符、師父經文,我一點不怕,用儀器檢查我就發正念,一切順利通過。我沒起歡喜心。

在火車上,我退了一個黨員,五個團、隊員共六個人。到站下車時,他們把我們(老伴也去了)送到車門口說再見、走好。一路順風到南方姐家,我外甥們說把山東大舅接來咱們好好敘敘。我悟到這是師父借外甥的嘴叫我哥哥來的,我說那太好了,大家真高興。三天後我哥哥來到,我就開始做講真相救人的事。

先是把我姐姐、姐夫及全家人都勸退了。又把我哥哥全家人全勸退了。我首先對哥哥說明你回家後必須叫他們從心裏都同意,退出惡黨、團、隊,才能救,心裏不同意,我寫上也救不了。我哥哥笑著說,這樣的好事,聰明人都退,你放心,咱家這些人都同意退。我又把姐姐鄰居和她的親朋好友(我和他們都見面說話)都退了。給外甥的朋友們和親人也一一都退了。這都是師父的安排,還巧妙的安排我和他們都見面,都是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

外甥們的朋友要請我們去做客,在飯桌上還有朋友的朋友在座,我都一一給他們退了。他們都高興。有的說謝謝。我當時又想起恩師,都是師父您做的,只不過用弟子的嘴巴說說,我心裏有熱淚。

我共退了有70多人。臨走時,在車站上還給外甥的一個朋友(惡黨黨員)勸退了。我們這次串親來回共20天,我著急回家,心裏想著做大法事,快回家。在姐家我也煉動、靜功,沒有錄音機,看師父經文,沒拿轉法輪,心裏難過後悔,《九評》帶少了,不夠分的。資料也少,錯過機會,多帶些好了。給他們看看那地方農村根本沒有學大法的。只不過聽說有法輪功,市、縣、鎮有,我給退的,有一部份是市、鎮、大隊的幹部、教師。

外甥們和姐姐說我倆來一趟不容易,到廬山玩玩吧。我考慮一下說可以。坐出租車下車時,我給司機退隊,講了幾句真相(時間關係沒能說很多)。每到一個景點,我都發正念。特別到廬山會議館,剛到大門口,很多人都在照相,外甥們說,姨娘,咱們照相吧,我說你們照吧,我不照。我心想,我來幹甚麼的,我是大法弟子,有大事做,我能在這惡門口照相嗎?我開始發正念。當然常人他們是不知我來幹甚麼,還以為我來看風景呢。他們照完了,就進大門入館內,一進院,我又發正念,進大廳,我不進去,我說你們看吧。我在院子石長椅上。轉念想不對。我得進會議館去發正念,對著這些惡黨的老窩老巢去發正念。我就按次序每個大廳對著那些惡黨的頭頭們的照片發正念。那天去一直發正念,累了我稍休息一會兒,接著再發正念。回去時,我又給司機講真相勸三退,這個司機很樂意退。我們在廬山景點照的照片,一片也沒有洗成。

五、到農村去講真相

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我悟到中心內容就是講真相快救人快救人。我到農村去講真相串村子,到住家去講退黨、團、隊。因每家都是一兩個人,有的去幹活或去幹甚麼等,大部份都是一人在家,講真相方便,都容易接受。我走在街上時一至三人我都講,容易接受。如大幫人我沒講三退,特別是退黨;人少時,容易勸退。主要是老百姓怕中共惡黨來報復,頭些年中國大陸運動一個接一個,他們都害怕呀,怕惡黨某一天來整死他們,(單獨退黨時他們能接受)。如他們是親朋好友,自家人他們能退。這個惡黨太黑了,所以有些人怕。我根據情況用智慧去講真相救人,也得聽人家的口味,處處心細。還得有膽量,用大法衡量去做。還得注意安全,方方面面都得做好,才能做到多救人。

農村有大集,利用去趕集講三退。遠地方我坐車去,大部份我步行走。因步行走,條件方便,碰到人,我幾乎不放過機會(在家把正念發好),走到哪我就講到哪。碰到小學生三、四個或更多我也講真相救他們,小學生單純、好講。在市內我大部份利用買東西或問路、車站、等車時間。我看好了機會來到,我馬上去講三退,一般他們都能接受三退接資料。

我現在兩邊的親戚、朋友、熟人幾乎全退了。我在做真相方面,甚麼事都碰到過,如危險、辱罵、譏笑、嘲笑等等。特別有幾次危險,都是師父巧妙的幫助才脫離危險。自己經常總結做的好、壞的情況,每次去做時,回家後我都檢查一下哪方面做的對與不對。找出經驗,才能做好下次的講真相救人的事。用師父講的法,我悟到修煉路不同,每個人有每個人走的路。

六、集體學法

我住的地方現在只有我和另一個同修兩個人修大法,由於悟的不同,我一直單獨學法,和別處的同修偶爾見面能切磋一些,但時間和環境有限,在我的心裏老是想著我要能和同修們在一起集體學法多好啊!恩師知道我有這個願望,就巧妙的給我安排這個機會。

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份的一天,我到一個地方講真相救人,看見一老太太頭髮白了,精神爽快、結實的身體騎著自行車來到我面前,我心想給這老人講真相救她。我用搭話的方式說,你這個老姐妹這麼大歲數還能騎自行車,真了不起。我就開門見山的想給她講真相。她一聽是同修,又是老鄉,馬上下車,當時我倆真是好激動,我們同時小聲說,這是師父安排我們見面的。

我在心裏向師父合十,再次感謝師尊操心巧妙的給我安排這個好機會,使我能達到願望集體學法。雖然路途遠,需要坐車。可我心裏高興,不怕吃苦,不怕天氣變化,不管颳風、下雨,只要通車,我就能參加集體學法。這正是我修煉心性和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呀!

我又想起還有煉功的事,我說說煉功的事。特別是打坐,這些年我都做。只有幾次沒有煉,孩子們的奶奶去世的那幾天,還有女兒生小孩住院,我在醫院空病床煉了幾天靜功,來人住就沒煉,那時我得法兩個多月,惡黨還沒開始迫害大法。動功我基本都堅持煉,除了有極特殊的事。闖病業關時,我都堅持做,實在做不了,我停一會兒再做。

七、過病業關

我家有果樹,要打農藥,幾乎每次打藥時,病業關就來到。也有舊勢力的迫害,不管哪一方面,我都不在乎,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我從來沒有臥床休息。比如第二天要打農藥,頭天就拉肚子,一宿去便所,便的幾乎都是水,一般也得二、三次,甚至更多次,我連想都不想,第二天照樣去打藥水。家裏的常人他們都不知道,我也不說這事。大法真神奇,我們把藥水打完了,肚子不疼也不去便所了。我好了,和正常人一樣。這樣的例子很多,不管怎樣,身體有多難受,我照常學法、幹常人活,或做講真相救人的事,有時過幾天它也好了。我悟到只要弟子按大法標準做,師父就有回天之力。

八、發正念

全世界大法弟子統一發正念,我基本都能做到。只是在開始的夜裏11:55分,有時晚點。那時還沒有買小鬧鐘,起來後很快補上。後來又有地方市、區的同修統一發正念時間,我都堅持發,每天共十遍左右,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去做。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