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腰鼓隊中的修煉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日】剛加入腰鼓隊時,我從來沒去參加過練習。某一次我們要去參加遊行,前一天晚上我才去學,因為很快就學會打法,就產生了驕傲自滿的心。常常教鼓的同修一教,我學會後,看到其他的同修還學不來,就覺的自己學的快,有一種沾沾自喜的心理。

腰鼓隊剛成立時,台灣北、中、南都有,我們每到一個地方遊行、表演就得重學當地腰鼓隊的打法。所以常常在表演前,只練習幾十分鐘然後就匆忙的上場表演了。因為練習時間短促,加上自己自豪學的比別人快,就這樣一直不斷的加強我那顆驕傲自滿的心。有幾次的遊行,我看到站在我身邊的同修常忘記怎麼打,還暗自在心裏笑同修笨,這麼簡單也學不會。

之後我們腰鼓隊的打法終於定下來了,全台灣的打法都是一樣的,我們不需要再臨場前重新學習了。

因為我都沒去練習,總是自滿自己現學就會,結果在某次遊行中失算了。看著同修整齊一致的揮動著鼓棒,我卻記不熟打法。我心想,當我自己學的比別人快時,就沾沾自喜,而同修都沒有沾沾自喜,也沒有因為我不會打就瞧不起我,還是一直很親切的教我怎麼打。當時我的眼淚差點忍不住就要流下來。

腰鼓隊不是一個人會打就好,是一個整體,是一個很神聖的鼓隊,結果在這麼神聖的鼓隊裏,竟然摻雜著我這一個心態這麼不好的成員。我感到很羞愧。

以前打鼓的時候,我只想著要打好鼓,從來都沒看過自己在打鼓時的樣子。有一次媽媽來看我打鼓,媽媽說我打鼓的時候表情很兇,當時我心性就守不住,一直替自己辯解,我說邊打邊走是需要體力的,那天已經走了二個多小時,打到都沒力氣了,所以就笑不出來,心裏還覺的媽媽沒能體諒我。媽媽聽我說完後也沒說我甚麼,只是笑笑的就走開了。

事後我自己回房間向內找,我想如果我是民眾,看到一個很兇又一副苦瓜臉的人在打腰鼓是甚麼樣的感覺,我們不是要把大法的美好帶給民眾嗎,像這樣一副不高興的樣子民眾還會想接近我們嗎。

然後我就告訴自己,每次打鼓都要記著微笑,要把大法的美好帶給所有看到、聽到我們表演的有緣人,就這樣,一次次的改進,每一次我打鼓很開心的露出笑容時,媽媽也會給我鼓勵,說我越來越進步了。

有時遊行時間較長,打到繫在右手小指的線都把已結痂的皮給掀起來了,鼓棒的線一直不斷的重複磨擦著流出血的肉,而且也開始越打越提不起勁時,我就會想起師尊給我們腰鼓隊寫的詩《洪吟二》〈腰鼓隊〉中說的「法鼓聲聲都是真善忍」,然後我就會告訴自己,每一擊都要很認真的把「真善忍」通過打鼓打出來,不要放鬆。正念一出,越打越有力氣,手也感覺不出來有線在磨擦了,一點都不覺的累,也不覺的渴。

現在和各地腰鼓隊的同修一起打腰鼓時,看到同修們賣力揮動鼓棒的樣子,不管打的怎麼樣,在我眼裏看來都是很美的,遊行時同修們齊心打鼓的樣子,都會讓我感動的流淚。遊行中看到沿路圍觀的民眾向我們揮手、拍手,看到同修陪著我們一路發傳單,我感動的笑了,我知道這樣的笑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像以前勉強的練習讓自己笑。

我常在和同修遊行時,心裏默默的對著腰鼓隊的同修說:「謝謝你們,我很高興我是腰鼓隊的成員,我很高興能和你們一起打腰鼓,我們每個人的心裏秉持著同一個理念,要揭露邪惡,要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世人,不管路途長或短,不管太陽多麼炎熱,也不管突如其來的狂風暴雨,我們都是風雨無阻的揮動著鼓棒,一直走到終點,從沒有一個人離隊,謝謝你們。」

我希望我們腰鼓隊能越打越好,只要我們腰鼓隊到的地方,就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真善忍的美好,帶給看到、聽到我們鼓聲的有緣人。

個人層次有限,認識有不足的地方,懇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