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的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八日】下面我把修煉過程中的體會、感受點滴說一下:

2002年的7月,我出了一趟遠門,那天天氣特別熱,太陽特毒,真是驕陽似火!汽車水箱裏的水像開鍋似的,司機不敢把車開快,只是慢慢往前蹭,都不如騎自行車快。真是爬行,就這樣,司機還時不時的下車看看水箱,直搖頭,一臉的無奈。車內人雖然熱的不行,心裏也著急甚麼時候到達目地地呀,但是也得耐著性子安慰司機:不要著急,慢慢走吧。」

我們走的是高速,上不著村下不著店,附近連個加油站、飯店都沒有,真的把一車人困在這兒了。從面目表情上,人們都著急又無奈。我也同樣著急,心裏不由的想:「師父啊,我們走不了了,別把弟子扔在這裏呀。」真是奇怪,不一會兒,不知從哪裏飄來幾朵烏雲,把汽車籠罩了。其它地方都是晴朗的天氣。又過了幾分鐘,瓢潑大雨下起來了,就在汽車這塊下,別處還不下。汽車走,烏雲走,雨也跟著車下,司機乾脆把車停下來了,讓車盡情享受一下涼爽。足足下了有20分鐘,人們在汽車裏歡呼雀躍,說:「山西這地方真怪呀!睜著眼(有太陽)下大雨。」「有烏雲就下雨。」「好像這雨就是專門為了咱們來的。」他們不明白,只有我明白。水箱的水降溫了,大夥笑著議論著上路了。

第二天下午,我們一行八人乘坐一輛車又出門了。一路上人們海闊天空的談笑,因為是異地兩個單位,互相不太熟悉,我的年齡也大了,而且也沒有甚麼話和他們講,只是聽。

有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突然指名道姓的說起師父來了,又說法輪功如何如何,「天安門自焚」等等。言語都是誹謗和污衊,惡黨電視騙人的那一套。我心一驚。因為是小伙子突然說的。當時我的護法意識還沒有現在強。心想:「他說兩句,下面不說就算了。」誰知他說起來沒完,我看也太不像話了,我說:「法輪功把你家孩子扔井裏了?你咋這麼恨法輪功呀,你跟法輪功有甚麼仇呀?你不要人云亦云,電視怎麼講,你就怎麼說。電視把你賣了,你還幫著數錢呢。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我比你更了解法輪功。小伙子別瞎說,小心點兒呀。」我嚇唬了他一下,他出於和我不熟,又是他父親的朋友,礙於面子不說了。其實他心裏就不服。

到達目地地時,天已經黑了,主人招待我們一桌涮羊肉,大夥酒足飯飽各自休息,相安無事。第二天清早,我們下樓去吃飯,在樓下碰到那個小伙子,他對我說:他上吐下瀉,折騰了一宿,一點覺也沒睡,早飯也不想吃了,他爸爸正找車準備送他到附近醫院去輸液呢。我體會到大法是慈悲的,同時也是威嚴的。

這兩件事司機都知道,我向他講了真相,讓他知道大法的神奇,他讚歎的說:「要不是我親眼所見,親身經歷,誰說我也不會信的。」聽說他回去後,把親眼目睹的大法的美好與神奇,講給了他的家人和親朋。

有一次我去看望一老年朋友,她正在家裏輸液,說心臟病又犯了,老伴準備讓孩子們幫著湊點錢,去醫院作心臟搭橋呢。我說:「孩子們掙點錢不容易,做這種手術費用也高,你把錢留著吧,做甚麼心臟搭橋呀!跟我煉功吧!」(平時我向他們多次洪法、講真相,他們從我身上也看到了大法的神跡。)老頭說:「行啊!明天還輸一次就完了,讓她跟你煉吧。」老太太一看老頭同意又支持,第二天輸完液就讓我教她。

第三天單位讓家人出差了,要去五天。這給了我空餘時間,真是天賜良機呀,在這五天裏,我倆抓緊一切時間教啊、學啊、煉啊,一切事都擱下來了,吃飯從簡,跟著煉功帶她能煉下來了,心裏很高興。最後一天晚上,我說:「放放師父的教功錄像帶,看看我教的動作準確不準確呀!」可是由於孩子們動了電視和錄放機的連線,我倆都不知道哪連哪,這事也不敢打電話求人幫忙呀。正犯愁呢,有人敲門了,開門一看,原來是鄰居給我送水果來了。鄰居是上班族,工作很忙,一年到我家來也超不過兩次,可是這天又不是年節他就來了,而且我家的錄放機就是他幫著買的。那兩機連線他沒用五分鐘就連好了。我謝過他,他說:「你們看吧,我還有事。」就走了。這不就是師父安排他專門來連導線的嗎?!我倆異口同聲說:「是師父派他來的。」

老太太得法了,而且精進,老頭為了讓她煉功,買菜、做飯、家務全包了,真是全力支持。病沒了,身體好了,精神起來了,他們向仨孩子詳細談了事情的前前後後,孩子們鼓勵老太太煉下去,分別向他們的家人和朋友講述大法的神奇。一個孩子的主任說:「我這裏有一本《轉法輪》送給你媽吧。」老頭更是樂的合不上嘴,嘴裏直叨咕:「這法輪大法真神了,真神了!」

這只是在我修煉的路上的點滴展現,我知道,所有的同修都會有說不完的、經歷的、體悟的大法的神奇與美好。大家都拿起筆來,把大法的美好與自己的經歷和體會留給後人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