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與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是桃園的學員,得法兩年多,和大家交流我的修煉心得。

因為高中時對氣功感興趣,上大學時聽說有個化工系教授在其它法門中練的很有心得,還開了一門氣功課,所以我特意選了最接近他的化學系,希望能修到他的課。誰知道這四年我在每天上課,晚上打電動中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後來沒考上更好的研究所,就留在母校修完碩士學位。

就在我研究所即將畢業前的某一天,突然想起自己來這學校的目地,不就是想好好煉功嗎?就要畢業了,我卻甚麼都沒做?有一天凌晨四點多起來,想找那位教授學功,到練功點一看,發現他的學生竟滿地打轉,又吼又叫的,我很懷疑的想,這就是我要的嗎?轉念間,我看到隔了一條走道的另一邊有一群人在那裏打坐煉功,其中有一位竟然是我的同學,於是等她們煉完功後我去詢問,才了解他們煉的是法輪功

我在短短不到一小時之間,開始煉起法輪功了,我如飢似渴的在一天之內讀完一遍《轉法輪》,每天至少學一本各地講法及其他大法書籍,學法之後我才知道,在一夕之間我的人生有如此巨大的轉變,都是有原因的。

回想起我考大學時的分數剛好上化學系,而化學系竟然是全校有最多大法弟子的學系,我在將要離開學校前的最後幾個月突然想起我要修煉,卻在相隔那麼近的兩種不同功法中,選擇了大法,更在短短時間內就順利通讀了大法經書,走入了助師正法的行列。這種感覺就像師父在《美國東部法會講法》中說的:「這一切發生的變化,是你做夢都想像不到的。從地獄中把你撈起,給你洗淨,還要給你那麼偉大的一切」。

更讓我驚訝的是在助師正法中我所使用的技能,竟然跟我所學的化學是完全不相關的東西,而是為了痛快的玩電動而練就的電腦組裝,硬體測試的技巧,我想如果不是師父早就在管我而做的安排,我找不到一個更好的解釋了……

隨著工作項目的推展,幫同修解決的問題也越來越多,心性的考驗接踵而來,解決一個同修的問題還好,當接二連三同樣的問題又出現在相同或不同的同修身上時,我就守不住心性了,心裏常會怪同修怎麼不按照技術員教的去做,難怪才會一直出問題。有時思想一不對頭,又會認為這是對我做正事的干擾,甚至還會想:正法時期懂電腦技術的大法弟子都很忙,他們根本就是在與時間賽跑,怎麼同修對這些得來不易的工具,這麼不珍惜。

在向內找之下,我知道這些不好的想法其實都是因為我這陣子因為想做好常人工作,花了不少時間學習,所以學法像在走形式,不能靜心學法所造成的。而心性沒得到提高就反映在我的工作上,一些原本不需花費太多時間解決的問題,卻用了更多的時間來處理,人為的造成了這些難關。師父在《精進要旨》〈負責人也是修煉人〉中說:「你的心沒去掉,沒提高上來,那下一次矛盾還會再來,這就真的會干擾了大法的工作。」

師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中說:「由於大家現在確實很忙,很多人都主動分擔了好多工作在做,就使學法很難投入進去。思想中老想著正法的事,在學法中靜不下來,實際上等於白學。你不能理智的、清醒的學法,那就是白學,還耽誤時間,所以這方面大家一定要認識到。」

我明白了,只要調整好我的學法狀態,問題也就會消失了!雖然我並非處在「思想中老想著正法的事」的狀態,但我知道我有一部份的確是被自己的執著障礙著。前一陣子我向某位同修學習如何寫程式,同修在這方面技術很好,能夠處理相當多的問題,但讓我看到彼此間的最大差距,還不是在技術上,而是幾天的相處中我看到他在法上提高而自然表現出來的心性,這正是我不足的地方。我體會到以往在幫忙解決同修問題時,我對同修的那種負面想法說不定就是阻礙了同修前進的原因,所以在修煉中形成的這個問題、那個問題,其實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

以上是我最近的修煉狀態,我體會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已經跟以前個人修煉只要不斷學法煉功就會有提升完全不同了,個人心性的提高不是做了多少事就能代替的,我們不能只是忙於具體工作,而把修煉人最根本的心性要求都忘了。師父說:『修在先煉在後』(《轉法輪法解 》〈在北京《轉法輪》首發式上講法〉),我體會我們只要注重學法修心就會做好所有的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