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

一、得法

在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同事拿一本書來讓我看看,於是第一次接觸到了大法的書《轉法輪》。當時悟性太差,一口氣看完後還給了同事,只覺的這是一本教人做個好人的書,並沒有往深處想。

日子一天天平淡無奇的過著,為了消磨時間,我熱衷於常人的各種娛樂,但不管怎麼樣,內心還是感到空虛。為了擺脫這樣毫無意義的生活,我常去城郊外的山下獨坐,一坐就是大半天,直到聽到山上寺院的暮鼓響起才回家。我曾想,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坐了四十九天達到了開功開悟,那我要怎麼樣才能得知生命的真諦呢?師父說,「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轉法輪》〈第一講〉)。終於在一九九九年年初的一天,我得法了,當天高興的睡不著覺。一個聲音在我的心中歡呼著:找到了,我找到了!後來有一天我看《轉法輪》這部天書時,無意間翻到師父的像,猛然看到師父正對我微笑,眼睛動了動,好像在鼓勵我呢,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師父就在我們修煉人的身邊!

二、修心

接著的修煉卻是很苦的,當然現在回想起來,從得法以後,舊勢力已經在橫加干涉我的修煉道路了。主要表現在對我家的經濟進行嚴重迫害。丈夫接的每一樁生意都是上萬元的賠進去。表現上看,都不怪他,因為修煉以後明白了人的痛苦是業力輪報,一直以來承受著經濟上帶來的壓力,還覺的自身的業消了,心性又提高了而高興,卻不知正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記得有一次,家裏只剩三十五元錢,而距離發工資還有一個星期,丈夫卻帶一幫人到家裏來打麻將,悄悄的把那僅有的錢拿走了,事後我守不住心性哭了一天,當時想修煉怎麼這樣難啊。就在我實在過不去關的時候,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裏丈夫和我都穿著古代少數民族的衣服,我們各自站在雪山下的路兩邊爭吵的不可開交,我們的孩子跑向這邊勸勸,又跑向那邊勸勸,淚水漣漣,真是可憐。突然雪崩了,一下子一堵雪蓋了下來,眼看就要淹住孩子,丈夫跳過去奮力把孩子扔向我,他卻被雪淹沒了。那一刻,我是從極端悔恨中醒來的。「我明白了」,我對著師父的像說:「我一定要過去這一關,業力輪報實在是太苦了,我一定要修煉脫離這個人世間的苦海,隨師回家。」

記得有一次,因常人心放不下,耿耿於懷,結果那一天不是無緣無故碰到桌的角,就是頭莫名其妙的碰到牆面上,只覺的奇怪,因碰到的物體感覺離我不算太近,怎麼會碰到呢?就在當天和一個同修去她家,人在路上走著,心裏卻還想著生氣的事,腳一下踩在一小塊香蕉皮上,一個標準的下跪式讓我的褲子右膝蓋部位碰成白色,每當我看到這條紫色的褲子上邊的一團白色的痕跡,我就會自覺不自覺的提醒自己,要守心性,不能生氣。

還有一次,衣櫃門總是關不上,我才關上,它自己又彈開了,關上,又彈開,我理了理衣櫃裏並不算多的衣服,再關,還關不上,又生氣了,結果用力一「砸」,衣櫃門上的玻璃碎了,正好把「忍」字上的這個「刃」字活靈活現的呈現在我的眼前,我這才悟到:真得把持住自己。

三、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眾生

我得法的時候已經是江魔頭正準備迫害大法的時期,所以我個人的修煉是溶在證實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中的。當時報紙、電視、廣播電台已經鋪天蓋地的對大法進行災難性的誹謗、宣傳及造謠。我對大法從沒有因此而動搖,但由於甚麼信息都被中共邪黨封鎖,沒有師父的消息而感到難過。一天我在街上看到擁擠的人群中有一個人又高又大,非常突出,我一看,原來是甲同修。其實是師父又在點化我,找甲同修可能有新的消息。至此,我走上了證實法的修煉道路。

這七年來,我們從開始的不知道怎麼做,到用筆書寫「法輪大法好」貼的滿城都是,從油印機打真相資料到現在的一體機,從轟轟烈烈到現在的潤物細無聲,從常人的幹事心到理智、智慧、慈悲的去講清真相,去救世人,其中經歷了風風雨雨,也逐漸的讓我們走向成熟。師父時刻慈悲呵護著我們,讓我們走到了今天。其中的幾段經歷我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那是二零零二年的八月,我隨單位的幾個同事去出差,幾天裏都很忙,再加上有怕心,身上帶著的資料一直未拿出去,直到要回去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同事去逛街,他們買了好多東西,又到一家親戚家去玩,我心裏覺的不能再耽擱下去了,我說我先回旅社去,他們一聽,把一堆東西全讓我帶回去,不好推托,我帶上大包小包上路了,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步行在街上貼起不乾膠來,也還順利,只剩兩張了。我進到一個單元樓,剛貼了一張,樓上一個人下來正碰見,他一看,立刻慌張的叫住我:「你幹甚麼?快把他撕下來,我放你走!」當時怕心上來了,一聽他讓我走,我便遲疑了,正猶豫之際,他一下從上面下來抓住我不讓走,我立刻意識到我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我正走向舊勢力安排的圈套,我沒有否定邪惡的命令、指使。

這時門衛聽到吵鬧聲也圍向我,也不知咋的,我一下正念出來了,跟他們講大法是被冤枉的,我煉功我知道。他們不聽,強行搜走了我帶的東西,並讓門衛送我到派出所去,門衛揪著我的胳膊走出小區,我想我不能被他們迫害,不能送我去那邪惡的地方,發正念是想不起來的了,我想起了師父,我請師父救我!正這樣一想,我忽然覺的我一下高大起來,到公路邊時,我一甩把門衛的手甩掉,飛快的向公路對面跑去,好像沒幾步就跨過去了,我回頭一看,門衛被不知那裏來的那麼多飛馳而行的車堵著過不來,說時遲,那時快,一輛的士停在我面前,我坐上車脫離了邪惡的迫害。

後來想起來還有些後怕,這怕心也好長時間才逐漸的去掉。這次教訓使我深刻認識到:做證實大法的事是最嚴肅的,不能有拖泥帶水、猶豫不決的心理;在遇到邪惡時要堅決不能配合邪惡的命令、指使和安排,要正念否定它;在遇到難關時,就是甚麼都想不起來時也一定要記住我們是師父的弟子,他隨時在我們的身邊保護著我們。寫到此,我淚水禁不住流了出來,慈悲的師父呀,不爭氣的弟子讓您費心了。

一次我們去周邊的小鎮發資料,當時帶的資料有些多,小鎮出來後還剩一些,於是我們沿著公路邊走邊發、邊貼不乾膠、邊掛橫幅,當時已是夜裏十一點過了,一直沒有回去的客車,有個同修那天可能身體情況不太好,他說有回家的車我們走吧,沒做完的資料回去再做,大家想也可以,結果客車倒是經過幾個,一個也不搭我們,有個同修說,看來不做完想求安逸是不行的,咬咬牙堅持一下,也許等我們做完車就搭我們了。果真如此,當我們把最後一條橫幅端端正正掛好的時候,一輛有空位的大巴車停在了我們面前。

還有一次,我們到了那裏才發現小鎮的電燈全亮堂堂的,各家各戶的門口坐滿了乘涼的人,怎麼辦呢,大老遠的來了總不能夠白跑一趟,再說,這裏的眾生正等著明白真相呢,有個同修提議,發正念停電,等我們發完真相資料後再亮。真念一動,全鎮的電燈全黑了。我們剛做完離開小鎮的時候,燈亮了。

正法路上神奇的事太多太多,在這裏我只有一句話想跟我們同修講,正法已經到了今天,邪惡已被大量清除,只要我們心中想著師父、裝著法、裝著救世人的願望,在理智的、慈悲的心態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一定不會有甚麼危險和可怕的,因為我們是「濁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師的法徒、未來的法王。」(《賀詞》)

同修們啊,有些學員總是有不見師面難得真傳之憂,其實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後邊的學員都聽清楚了,是吧?後邊的學員遠沒有關係,我無數的法身在你們背後。」(《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還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說,畢竟我們都是師父的親人,說是說,其實我們是多麼想見到給予了我們太多太多的師父!在此請允許我代表我們貴州省畢節地區的大法弟子向師父致以崇高的敬意!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