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痛苦中清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有緣得法的。在大法中修煉十餘年,回想起這段風風雨雨的路程,沒有師尊的呵護和大法的指導,我是無法走到今天的。

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發生起,是師父的法《和時間的對話》、《道法》、《挖根》等經文使我非常清醒、理智的面對將要發生的一切,毫不動搖,正念正信,不迷不惑。我和當地同修一起去了省政府證實法。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市信訪辦,並且不斷用書信等方式向社會各界人士講清真相,揭穿邪黨謊言,挽救被邪惡毒害的眾生。

在去北京信訪辦回來時被關進看守所。當時有幾十名大法弟子同時悟到不能簽拘留證,堅決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迫害。警察每天提審我們的時候,我們就給他們講真相洪法,他們也說我們沒罪,他們只是在執行上邊的政策。就這樣,只要提審,我們就給他們講真相,洪揚大法的美好。我們每天學法、背法、煉功,後來警察開始搜身,每個人從裏到外摸個遍,很嚴。我先被查完了,回到後面,這時一個同修小聲對我說:「有一本《轉法輪》袖珍本用手帕包著圍在我腰上,你拿下來吧。」我說來不及了,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他們動不了我們。說話間已經查到她前面一個弟子了。警察仔仔細細的摸那個學員腰等部位,而輪到她時,卻只是在衣服外面拍了拍,說走吧。當時我們真正感到了師尊在我們身邊,為了我們的安危每時每刻呵護著我們,感動的我們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我悟到當我們在正法修煉中符合大法對我們要求的那一層次時,大法的威力就會顯現。大法的神奇、神聖和玄妙只有真修弟子在正法修煉中才能體會到,也使我們更加堅定了正念。二十幾天後,我們絕食三天,在大法的指導下與恩師的慈悲呵護中,闖出了看守所。在這次經歷中也顯露出我們很多在法上認識不足之處,不夠成熟。想到當初自己也曾在是否進京證實法的問題上猶豫不決,心性站在人的基點上,通過學法也找到了自己那顆為私的心。

我女兒是和我一同走入修煉的,六歲時師父就給開了天目,後來公公也因為在無藥可救的情況下知道了大法,不治自癒而走進了大法修煉中。通過我們幾個大法弟子這幾年的變化,家裏的老少親朋都知道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們,也都非常支持我們的修煉,同時也正確擺放了他們的位置。

在這十餘年的正法修煉過程中,我逐漸的明白了一些法理,把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事都看成是自己修煉的好環境,把自己當成煉功人,只要學法我就不覺的苦,知道自己是宇宙裏最幸運的生命,一天不學法我就覺的自己生存的沒意義。漸漸的學會了放下人的各種執著心,觀念,知道加強自己的主意識,不再強調自我,做事情知道考慮別人了。現在通過正法修煉我親身體會到:在一切艱難險阻面前,只有深入學法修心向內找,記住師父的話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紮紮實實的修煉自己,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同時我悟到,我們要珍惜最後正法修煉時間,真正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在勸三退、救度眾生的歷史潮流中,真正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不為世間的一切所迷惑。

我的職業是理髮,認識的人特別多。有一次遇上一個在獄中服刑八年才出獄的人來我這理髮。我把師父傳法度人的事告訴他,他很激動。他說我是犯過錯誤的人,沒人能看得起我。我說平常人看不起你,我們不能,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師父大慈大悲,不計一切眾生過往之過。只要你不參與迫害法輪功,退出邪惡組織,就是得救的生命。從今以後你記住「真善忍」是佛法,做個真正的好人,你就會有美好的未來。那人感動的連說謝謝。在這種場合裏我真正感受到了師父無限慈悲的場和大法的神聖、莊嚴與威力。我為他正確的選擇而高興。

我還想把一件發生在我身邊的事寫出來和同修交流切磋,吸取教訓,以免類似事件發生。

我姐姐是九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最近一段時間我發現她有些放鬆自己,懈怠,狀態不好。有一天她打電話給我說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人叫她死,她答應了,覺的自己放下了生死。醒來後她很害怕,因為她從小膽小,情重,這是加重了怕心。當時我和幾位同修都幫助她,讓她加強學法,否定舊勢力安排,把看到聽到的都看成是假相,排除干擾。可是我還是感覺她主意識不強。在這個事情上我有些麻痺,沒有真正慈悲對待同修,以為她是老學員,通過學法交流她自己能夠走過來,表面上每天打電話叫她多學法,也去和她面談了一次,可改變不大。我覺的她沒能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三退做的不夠,沒能把心真正放在正法修煉上,被常人的假相迷惑,不緊不慢,沒認識到正法修煉的嚴肅性和緊迫性。在前幾天突然腦出血,離開了我們。

我想,為甚麼我姐修煉了十多年高血壓從來沒復發,而在這急需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卻出現了這樣的事情呢?痛心之餘,我冷靜的思考這件事情發生的原因:作為姐妹同修,在她放不下人的執著的時候,我沒有真正慈悲同修,沒有珍惜大法弟子的生命,沒有幫她從法上強大正念,找到根本執著,使邪惡隨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造成了最後不該發生的結局。

師父點化我:我看到我姐趴在地上起不來,說,從頭到腳哪個部位我拉她一把她都能起來。可是我沒有把她拉起來,卻讓邪惡鑽了空子。師尊早就講過,「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我在痛苦中清醒了,認識到自己沒盡到責任。我一定汲取教訓,絕不允許這種事情再發生!

同時我看到,現在還有一些大法弟子放任自己的執著,不重視正法修煉的嚴肅性。這樣怎麼對得起師尊的苦度和給予我們那美好的一切呢?同修啊,我們不能再被舊勢力鑽空子了,我們每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都聯繫著無量無計的眾生啊!這種損失是慘重的,應該驚醒了。

希望我所經歷的一切對同修有所警示,抓緊講真相,珍惜正法修煉的機緣,挽救被邪惡毒害的世人,助師正法完成史前大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