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三國演義--張翼德義釋嚴顏》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三日】話說張翼德,即張飛領兵一萬,孔明領兵一萬五千,從荊州同日起行,入川到雒城。張飛取陸路,孔明走水路溯江而上。陸路山路險阻,多關隘,有重兵把守。且張飛本人性烈,易怒,勇多謀少,怒時好鞭撻士卒。水路相對簡明,有諸葛亮與趙雲,謀勇俱佳。結果卻是張飛先到,奪了頭功。其中過程耐人尋味,對我們今日要做的事很有啟發。

張飛領兵後,徑取漢川路,前至巴郡。《三國演義•第六十三回》中寫道:「巴郡太守嚴顏,乃蜀中名將,年紀雖高,精力未衰,善開硬弓,使大刀,有萬夫不當之勇:據住城郭,不豎降旗。」嚴顏深溝高壘,堅守不出。張飛多次殺到吊橋後,都被亂箭射回。嚴顏在城樓上,還一箭射中張飛頭盔。「飛指而恨曰:『若拿住你這老匹夫,我親自食你肉!』」

然而,無論張飛怎樣罵,怎樣挑釁,嚴顏就是不出戰。嚴顏的計謀是「張飛性如烈火,專要鞭撻士卒;如不與戰,必怒;怒則必以暴厲之氣,待其軍士:軍心一變,乘勢擊之,張飛可擒也。」

這次張飛清醒的看到了自己的缺點,冷靜的將計就計,裝出大怒的樣子,要探路偷過巴郡,且有意把消息讓嚴顏派來打探的人知道。嚴顏大喜,以為張飛中計,親自領兵去截張飛後路,結果被張飛生擒。

嚴顏被擒後,全無懼色,「張飛見嚴顏聲音雄壯,面不改色,乃回嗔作喜,下階喝退左右,親解其縛,取衣衣之,扶在正中高坐,低頭便拜曰:『適來言語冒瀆,幸勿見責。吾素知老將軍乃豪傑之士也。』嚴顏感其恩義,乃降。」

得嚴顏後,凡到之處,盡是嚴顏所管,都喚出投降。自是望風歸順,並不曾廝殺一場。於路關隘四十五處,皆順利過去。是以張飛先到了雒城,得了頭功。

從以上故事中,我想到了幾點:

一是面對我們自身的執著不足,我們要在法中儘量抑制,盡力修去,在沒完全修去前不要把它看的太重。有些可能是利用來在人中生活,甚至是利用來將計就計的講真相救世人。看的過重就會形成一個執著「執著」的執著。我們堅信師父,堅信法,用心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就一定能達到目地。正法必成,其實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控當中。師父在《美國首都講法》中也告訴我們:「當然,修煉中自身還存在著很多不足,我也看到了有許多特別突出的不足。我一直都沒有講,現在也不想講,因為我知道,雖然那個缺點很大,但是在正法中,有些也起到了防干擾的作用。說到這兒,大家不要去猜想,你不要覺的你的缺點應該保留,(師父笑)我只是看到了一些問題,但最後我要給你們解決這些事情。」

二是對要救度的世人不要有怨恨心,要有洪大的慈悲。師父告訴我們當今的世人絕大多數都是值得救度,值得珍惜的。我們要盡心盡力去講真相,救度他們。那些給我們製造了麻煩和困難的人,除極少數罪大惡極之徒外,我們都要理智、智慧、慈悲的去救度他們。張飛都能義釋恨之入骨的嚴顏,何況我們身負救度眾生重任的大法弟子。

三是對人對事都不要看絕對了,當我們真的把講清真相的事情做好做到位時,當眾生對正法對大法真的有了正念時,我想師父會給他們彌補的機會的。正如嚴顏後來幫助張飛順利過關到達目地地一樣。所以我們對我們要做的事要充滿正信,要信心十足。這不是我們要依賴常人,而是我們要給予常人開闢自己美好未來的機會。全民反迫害要靠我們來開創,清除迫害,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

師父在看著我們,讓我們按師父的要求,把我們要做的事「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見《美國首都講法》)不辜負師父與眾生對我們的期盼!

一點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